第五集 巴蜀郡 第十九章 情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天空碧蓝,白云在上面自由自在地飘着。两个月的雨,清晰的芳香犹在,龙族上下都被清洗了数遍,干干净净。今,龙族可谓双喜临门,雷炎剑的现与龙族三太子要纳妃的消息不胫而走。

    婚宴提前数便开心接待来宾,雨水清洗了每一位过往的客人,似乎洗去了彼此过去仇怨,大家相待如宾。迎亲队伍早在一周前就发往炼狱,可三太子凌厉却没一同前往炼狱迎接新娘。

    他一直在龙族密室整陪伴魂不守舍的龙王,所有人都知道龙王痛恨人类,却不知道他痛恨人类的原因。凌厉是龙王一手栽培的人类,所有人见到这一幕时,都会猜测龙王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他的仇恨。

    凌厉毕恭毕敬地说道:“父王,你已经对着她沉默了两个月,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龙族密室里?”凌厉要迎娶张若彤并没遭到龙王的反对,但是他也没有同意,而是这么一直沉默着。

    龙王的目光没有离开画像,他淡漠地说道:“今天是你迎娶她的子吧?”

    凌厉回答:“是,我要在今天迎娶张若彤,她是百香宫的宫主。”

    龙王念道:“张若彤?秀?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为什么你走后又要回来,伤害了我,你又要伤害我的儿子吗?”

    凌厉不解地问道:“父王,你在说什么,秀到底是谁?你就把一切的真相告诉我吧。”密室中并无他人在场,凌厉出入密室多次都未注意过画像中的女子,因为他是心有所属。

    雪邦郡一遇改变了这一切,凌厉陷张若彤陷阱中,不能自拔。为此,他越发想知道画像中的人是谁,龙王将此画像挂在密室不避耳目,他的用意引起了凌厉的关注。

    龙王闭目凝神片刻,他长长叹出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秀,就是画像中的女子,她是仙道部第一位女仙客,全名叫秦秀。”龙王坦然地将真相说了出来,这使得凌厉的心猛揪了数下,因为修炼者的真名是不会轻易告诉他人的,龙王能说出来,就表明他们的关系绝非一般。

    龙王见凌厉脸色苍白,又笑道:“秦秀是位奇女子,有羞花闭月之貌,又有绝世高手之质,放眼天下,无人能完胜于她,更有人类对她敬畏如神、仙之流,最关键的还是她的心地很善良。”

    听着龙王的话,凌厉更是忐忑不安,遇到神、仙之流,别说是人类,就是修妖者也会心动不已。他轻声问道:“你们相恋了?”

    龙王没有回答,他有的只是微笑和沉默,这样的笑容是苦笑,还是欣慰的笑,也只有龙王自己清楚。他的目光凝视着墙壁上的画像,眼中流露出忽悲忽喜的内心世界,他沉默了,疲倦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密室内又回起龙王的声音,“不是相恋,只是我一厢愿罢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YZuU.CoM)修妖者与人类之间存有门户之见,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秦秀是人类修士中的翘楚,她又岂会在意我的感受,我的感受呢。”

    时至今,龙王对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还是念念不忘,言语间带着一丝遗憾。凌厉听得出也看得出,龙王和秦秀之间是有恋的,是因门户之见而告吹。凌厉想到张若彤就不免产生一丝担忧,他怕张若彤和画像中秦秀是同一个人。

    在炼狱百香宫中,晏子周围围坐一群人,他正在讲述昔主人秦秀与龙王的暧昧关系。这是在蒙二的问之下,他才愿意交待事的来龙去脉。

    两千年前,龙王还是懵懂少年时,就非常淘气,那时的他早已玩物丧志,修炼了百年也没能突破到天丹期。老龙王敖胜对此很无奈,随后就有人告诉他是名字犯冲的缘故,敖败也从此成了敖拜。

    一次,敖拜不满父王的严加管束就偷跑出来,他厌烦了龙主岛的生活,于是,他就悄悄的越界进入四方台人类修士的领地。不过他运气欠佳,在人道大昌,妖道退避时代里,他第一次跑出龙主岛就被人类修士追杀。

    在东海胡乱逃窜之后,敖拜已经迷失了方向。那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座银装素裹的山峰,他乐坏了,知道自己已经离开龙主岛,并且进入了仙道部井月宗南面的银粉山。

    银粉山位于井月宗南部,往就无人看管。群山重重叠叠,雄伟壮观,时而就有洁白无暇的雪花飘落下来,敖拜被美景引进入山峰腹地。“嗷嗷嗷”地犬叫声引起了他的共鸣。

    敖拜欣喜之下就闻声追了过去,见到一只小黑狗冲他是齿牙咧嘴地咆哮着,敖拜不知此狗已有主人,他“嗷”的长鸣就镇住了小黑狗,得意之下,他就大摇大摆地走向小黑狗。

    小黑狗惊恐之下,不慎跌入后的湖中,敖拜紧随其后钻入湖中将它救起,单纯的敖拜只想和小黑狗做朋友,他不知湖中还有人类在下面。在他将小黑狗带出水面上时,湖中的人类就用利剑袭击了他。

    小黑狗沿着敖拜修长的体滚落到岸上,而他则是再次跌落湖中,鲜血染红了一片水域,敖拜奋不顾冲出湖面要保护小黑狗。然而他冲出水面后就傻了眼,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站在他的面前,她的怀里正抱着那只小黑狗,右手还握着带血的利剑。

    敖拜第三次窜出湖面时,就停留在空中。小黑狗答谢敖拜的救命之恩,随后也转达了它主人的歉意,敖拜和秦秀第一次相遇就这么草率的收场。

    秦秀在分别时,惋惜道:“好像亲自对你说声对不起,可惜你听不懂。”小黑狗随即就将此话转达给了敖拜,并告诉他,自己叫晏子。晏子充当了他们第一次对话的桥梁。(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YZuU.CoM)

    龙王说道这里,又是一声长叹,“秦秀惜动物,也不歧视修妖者,给了我深刻且良好的印象,她的一颦一笑牵动着我的思念,使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回到龙族,我就拼命修炼,希望有朝一能够再见到她,与她说说话。”

    晏子回忆当景也对龙王是赞不绝口,龙王被人类伤害了,也不憎恶人类,他的心地是纯洁善良的,这和秦秀观念产生了共鸣,因此,彼此也有了好感。

    回到龙宫后,仅过七,敖拜就冲破了天丹期的瓶颈。敖胜知道后,非常开心,他问敖拜要什么奖励,敖拜说他希望有三天的自由时间。敖胜以为儿子是江山易改本难移,也就准许了。

    欣喜之下,敖拜再次来到银粉山,他在那里等了两天都没见到意中人,他垂头丧气地挪动他那英俊魁梧的子要离开银粉山,在他前脚刚走,湖中就有女子飞窜出来,敖拜听到水下落的声音就急急忙忙的回到腹地。

    那人正是秦秀,而晏子则是被她抱在怀里,晏子看到敖拜“嗷嗷”的鸣叫起来,秦秀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她要躲避的猛男就是当小金龙。两人相见恨晚,第二次见面,秦秀只对敖拜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敖拜非常吃力的说出了“没关系”三个字。他的语言还有障碍,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就因一个误会错过了。不过敖拜从晏子那里得到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的主人很喜欢这片湖水,她每次来这里都会沐浴很久。

    敖拜带着一点点遗憾离开了银粉山,回到龙宫,他破天荒格外卖力地学习人类的语言。他接见族中那些擅长演说的老者,并让他们传授自己语言知识,废寝忘食的他,在半年之后就能说一口流利的话。

    敖胜对他的做法非常不满,因为敖拜只对言语感兴趣,他回决了所有要传他武功的前辈,包括他的父王。时间一久,龙王也就由着他去胡闹,毕竟在他的领域内,他的儿子是安全的。

    敖拜学成之后,他又偷跑来到银粉山,可惜秦秀并不在这里。晏子告诉敖拜,他的主人是仙道部的仙客,地位很高,将自己留在银粉山是因为她不喜欢打打杀杀,但是仙道部有难,她会毫不犹豫出手援助,此行是去参加暗部的一个会议。

    敖拜在银粉山等候了数天也没见到秦秀,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女子总会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晏子坚信它的主人不会抛弃它,在它的劝说下,敖拜就陪着它多逗留了三天。

    夜里,秦秀回来了,她全上下都是鲜血,有别人的,也有她自己的,她疲惫地瘫倒在敖拜的怀里。敖拜见此更不忍心离开,在晏子“嗷嗷嗷”的叫声指导下,敖拜掰开了她的衣裳,为她清洗伤口。

    秦秀醒来之后,敖拜已经离开了,他们一睡一醒共度了半个月。随后,他们的藏地被龙族的密探找到了,这些密探都认得那位受伤的女子就是仙道部的秀仙客,他们自然不想放过这样的良机。

    在敖拜三令五申阻扰下,密探只得将敖拜带回龙族。在龙族,敖拜才得知秀仙客受伤的原因,金猎鹰抢占井月宗的领地,仙道部又遇人员不足,她秀仙客只得独自一人去挑落那上百只入侵的金猎鹰,经历了一场大战,才受如此重的伤。

    敖拜回到龙族就遭到了软,秀仙客醒来之后,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于是,她就让晏子替她转达了谢意。晏子是走兽型修妖者,它独有的追踪术很轻易就找到了敖拜,晏子为他送来一个传讯牌,并说明是秀仙客送给他的。

    敖拜收到礼物很是欢喜,秀仙客鼓励敖拜完成他父王给他的任务,只有这样,他们才有相见的机会。敖拜听从了她的建议,天赋异禀的他是块习武的好材料,只花一年时间就破开了敖胜设下的阻碍。

    圣婴期的敖拜出入龙族是不受限制的,这是他与龙王敖胜之间的协定,而那道阻碍就是衡量他是否拥有圣婴期的实力。此后,龙王只得暗中派族人保护敖拜,但是在他们一次切磋中,这部分人的存在暴露了。

    敖拜对此非常生气,他找到敖胜理论,坦言要与秀仙客在一起。敖胜没办法,只得撤走了所有的族人,他告诫敖拜不要轻信人类的话,仅此而已。

    时光流逝,敖拜渐渐的远离了龙族,他与秀仙客之间的事逐渐被暴露,碍于秀仙客的威名,大家只在背后议论。消息不胫而走传到了四方台各部高层的耳朵里,他们密谋借此机会除掉敖胜这个心腹大患。

    困龙阵也就在那个时侯被设计出来,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晏子被软在青羽门。半月之后,就传出龙王敖胜去世的消息。晏子说的口干舌燥,他就是希望蒙二改变主意,不要白白牺牲了张若彤。

    龙王说完之后就沉默了。凌厉侧耳倾听,室外的通道传来清晰的脚步声,脚步声忽高忽低犹如过往岁月,渐渐的消失在通道的尽头。龙王许久没有开口往下说,彷?沉浸在回忆中。

    良久,凌厉淡漠问道:“是她害死了爷爷,对吗?”

    龙王似乎没有听到凌厉的问题,他叹息道:“我立志要改变修真界,就是因为她,是她在控了我复仇的心灵,使我看不清人类和善面孔下的内心。他们用卑劣的手段杀死了我的父王,我的父王因我而死,因我而死啊。”

    龙族先王的英雄事迹一直在龙族流传,就当时而言,敖胜的内功修为和外功修为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普天之下已无敌手可以与他正面交锋,他也一度被龙族子弟尊称为龙战神,但是就是他这样的修炼者却无缘无故的死了,最终他的死因还成了龙族的一个不解之谜。

    凌厉一怔,连忙问道:“父王,你在说什么?”敖胜的死因有望被解开,凌厉掩盖不住内心的激动。

    龙王回头看了一眼凌厉,他平静道:“是困龙阵。秀仙客和我先后被井月宗的弟子骗进入困龙阵,我父王知道我们出事后,就进入困龙阵。他为了救我们死在了阵内,他临死都不忘告诫我,不要轻信人类的话,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龙王说得言简意赅,当的战斗必定非常激烈,困龙阵能够困住敖胜的行动,但是要杀死他,还必须有高手进入阵内。凌厉猜测当的战斗异常激烈,绝不是现在那些仙魔大战可以比拟的。

    龙王续道:“父王死后,我打着为父王报仇的旗号成为新一代的龙王,在所有人都不知真况下,我顺利地继承了王位。随后就有人类修士前来道贺,秦秀也来了,他们都是来刺探我的况,我对人类的看法。”

    凌厉怒道:“她还有脸回来!”

    龙王摇摇头道:“不,她来是向我道别的。杀死龙王,她立下了头功,仙道部为此要保送她进入仙界,但这不是她的本意。她走后什么也没留下,后然晏子告诉我,她会在仙界替我父王报仇的。”

    参与那次屠龙的修士都被保送到了仙界,而仙界中是不收留修妖者的,因此,要为敖胜报仇只得有秦秀来完成。龙王发动了两次兽人大战作为报复人类杀死敖胜的代价,即使两次都战败了,他也重创了人类修士的根基。

    晏子也就是在第二次大战中流落到了炼狱,随后的事,蒙二也都知道的。鉴于龙王和秦秀的悲剧,晏子极力反对张若彤嫁给龙三太子,因为关于龙王敖胜的死有太多的说法,晏子所知道的答案就是敖拜告诉他的。

    事发之后,秦秀就来到青羽门探望被仙道部修士软的晏子,她告诉晏子,敖拜是不会放过她的。后然敖拜将晏子从青羽门中救了出来,但是他从此以后又沦为了敖拜的阶下囚,因为敖拜从没忘记晏子对秦秀的重要

    不可否认,冥冥之中都早有注定,晏子找到了张若彤,龙族三太子也一见钟于她,虽然现在的张若彤与昔的秀仙客看上去是判若两人,但是她们拥有相同的容貌,而且都获得了龙族太子的芳心,一切看上去就像是回到了过去,晏子更像是来改变这一宿命的使者。

    龙王将自己的故事告诉凌厉,其中的意义就是让凌厉知道他的前车之鉴。有一种感叫廉价感,就像敖拜对秦秀非常好的,好得都让对方觉得他的所作所为都是理所当然。

    龙王脑海的回忆并非他说的那样:事发那天,敖拜几乎把生命都交给了秦秀,几度为了她命悬一线,而秦秀却无抛下了他,临别时,踹开了缠着自己的敖拜。老龙王敖胜实在看不下去,他明知困龙阵的可怕,但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还是飞入困龙阵,最后在困龙阵内惨遭无数修士的联手绞杀乃至丧命。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