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流芳百世 第三十一章 原形毕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谢逊一看说话的是蒙二,就眉开眼笑道:“蒙二是你啊,好小子,给你师父添了不少光啊,哎,你也好久没回来了。”

    蒙二听出谢逊有些难过之意,连忙拉着谢逊道:“师父,今天可是我做东,你可别客气,呵呵,走。”谢逊知道蒙二上藏了不少妖狼和青羽猎鹰,也不推辞。

    吃饭时,蒙二询问了第四场比试的结果,三人听了谢逊的解说都笑声不止,他们可不是听到学堂的孙彻胜了开心,而是觉得谢逊主持比赛时,等待了两个时辰见他们依旧且战且停,就直接宣布孙彻胜感到有趣,能如此草率做出决定的,也只有他谢逊了。

    蒙二挖苦道:“师父,我佩服你的毅力和胆量,能有你这样的师父,我感到很光荣。”

    谢逊不给好脸色以命令的口气道:“顺治,下场比试好好教训那个小白痴,一定要让学堂那个大白痴知道什么是授业解惑,我让他的弟子获胜就是要教他怎么教徒弟。”

    闻言,蒙二、顺治和麦菜三人面面相觑对视了起来,他们总算明白谢逊的“用心良苦”了,不免都哈哈大笑起来。

    上午的激烈角逐,让大家对下午的比试更加期待。第一场鸡头与凤尾之战,让大家知道以弱胜强是可以实现的;第二场毛琳获胜,让大家知道勤学苦练是胜利的前提;第三场顺治的强悍,让大家知道负才傲物是需要资本的;而第四场就是告诉大家,什么叫无招胜有招,修行之精华。

    饭局过后,蒙二三人就尾随谢逊来到万剑锋,此时广场周围的山峰站满了万剑宗七派的弟子,蒙二和顺治此番前来是为了给菜助威的,同时也顺便看看宋蓓的实力,顺治再自大也不会忽略一个双系极灵根弟子的才华。

    在一位老者的主持下,第五场比试开始了,对战双方是5号夜月宗的凤莲和20号学堂的谭正白,两人均有天丹后期的内力。吴任耀的两个弟子基础都很扎实,内功是修炼的基础,吴任耀在这方面抓的很紧,而他的弟子也学得很好。

    蒙二站在上午所在的地方,在比试宣布开始之后,对战双方都没有急于发动攻势,正当蒙二纳闷之际,突然觉得对战双方有些不对劲,吴任耀的弟子谭正白恍如一个白痴一般,时而追欢买笑,时而痛哭流涕,而后又破涕为笑。

    蒙二看着谭正白神有些不寻常,他不由自主道:“他该不会中邪了吧。”

    站在三人中间的麦菜笑道:“不是,凤莲施展夜月宗的幻术,此时谭正白在迫自己抵抗呢。”

    “幻术。”蒙二重复了一遍,他立刻想起了幽冥狐胡不归和妙语鹦小翠,回想起自己和金猎鹰对战时,他们就联合施展了各自的天赋,那种美妙的感觉蒙二是记忆犹新,他又问了一句:“这幻术不都是妖兽特有的招式吗,人类也会?”

    麦菜“咯咯”笑了起来,回答:“蒙二,这普天之下有多少事能难住人类修士的,其实你潜心修炼,就能得到很多意外的收获。”麦菜说完又朝广场看去。蒙二看麦菜一点也不紧张,心似乎很愉快,他也不再问了,他可不愿意影响麦菜比试的心

    这时,广场上的谭正白朝凤莲攻了过来,但是他时常不自然的左躲右闪,或者跳上跳下的,行为极其怪异。一番折腾之后,他总归来到凤莲面前,两人对战所使用的武器都是长剑,交手数招之后,谭正白多出被刺伤。

    蒙二看到受伤后的谭正白似乎精明很多,他的攻击也变得更加敏捷起来,这不免又让蒙二想起金猎鹰在面对幻术时的举动,自己强力一击重创他之后,他的攻击也是变得更加犀利。疼痛可以刺激神经,它能使人清醒过来,但蒙二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他暗道:“有空一定让胡不归教我怎么破除幻术才行。”

    看着凤莲和谭正白的对战,是不会觉得很漫长,它比起第四场比试明显有趣得多,凤莲攻击要比谭正白利索一些。蒙二明明看到谭正白是一剑刺向凤莲的,但是快要触到对方时,他又立刻缩了回来,结果反被凤莲一剑刺入口。

    谭正白憋屈地飞到半空中,凤莲也追了上去,这时谭正白突然狂笑起来:“幻术,呵呵,只要我离开这个区域,我看你还怎么迷惑我。”蒙二等众人都听得很清楚,他也确定麦菜之前说的都是对的。

    不少和蒙二一样不明事由的弟子都不自地发出一声惊叹,谭正白脱离幻术后,便道:“倍剑术。”蒙二看得出谭正白的倍剑术远不如自己那么熟练,虽然他的飞剑也很快,但是那都是在內功庇护下才有的结果。

    谭正白两手不停的变化位置,两把飞剑得到指示后,就冲向跟随上来的凤莲。凤莲准备不足,结果被飞剑刺中了大腿,她如断了线的风筝跌落下来。受伤的右腿因躲避飞剑不及时,半截长裙被撕开,好在她上还穿着白色的长裤,不然她的一半**可就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了。

    凤莲看着染红了的白裤很不雅观,恼羞成怒道:“流氓。”

    谭正白委屈地朝周围看了看,这时,他的下方传来一副载歌载舞的场面,有无数的美女在跳着优雅的舞蹈,一句句嗲声嗲气的挑逗声接踵而来,谭正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跌落下来。

    蒙二看出来谭正白又中了幻术,他忽上忽下不停的乱砍一气,这时,凤莲冷漠道:“原形毕露。”她说着就朝谭正白冲了过去。谭正白虽然知道这些都是假象,但是在凤莲说出招式名称后,他的内心是非常的紧张,忐忑不安。

    虚晃的女子,一件件的退去她们上的衣服,赤**浮游在谭正白边,一项循规蹈矩的他有些做不住,20岁出头的他发现体变得异常火起来,但他并没有专于眼前的虚景,凤莲也不像胡不归那般有天赋,能将敌人的思维也带入幻景中。

    半空中的凤莲对自己被羞辱的事很反感,在她靠近谭正白时,便冷漠道:“流氓,叫你羞辱我。”她说着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背对着谭正白施展催幻术,谭正白被刺激后,内心的火让他疯狂地脱去自己的衣服。

    还未等他脱完,一道浑厚带着愤怒的声音传过来:“混账小子,给我滚回去。”谭正白看着眼前的幻影已经离去,他疑惑的环顾四周,惹来无数人的欢笑,一些女弟子看到他的下半,羞骂道:“下流。”

    谭正白还不知所以然,发闷的看着那些发笑弟子,傻乎乎的他也跟着大家笑了起来。这时,那道浑厚且愤怒的声音更加响亮:“臭小子,还不给我滚回去,闭门思过。”说话的是谭正白的师父吴任耀,坐在吴任耀旁的几人也是哈哈大笑,全场人都笑的不成形了。

    谭正白听出骂声来自他的师父,他连忙看了看自己的体,发现自己竟然光着膀子,腹肌和手臂多处带伤,这些都不重要,当他看到自己下体一个生机盎然的活物时,一股火辣辣的心火引上心头,他连忙找回自己衣服穿了起来,全场再一次爆笑连连。

    主持比试的考官笑呵呵的对着广场上的两人宣布道:“第五场比试,夜月宗凤莲胜。”谭正白无力的低下头,灰溜溜的离开了考场,他内心将凤莲从头到脚每个部位都骂了一遍,这还是消除不了他心头上的恨。

    第五场比试在诸多欢笑声中结束,凤莲的大名也被一些腼腆的男弟子铭记在心,他们可不敢招惹有这般手段的师妹。谭正白也算是倒霉透顶,那招“原形毕露”差点将他全部展现出来,如果不是吴任耀脸上挂不住了,他恐怕还有更离奇的举动,届时就不止亮出那生机盎然的活物那么简单了。

    笑声回了很久很久,随后就是第六场比试,蒙二依旧捧腹大笑的看着旁的麦菜,见她满脸通红,这不比谭正白好多少吧。当蒙二笑的更猖狂时,麦菜很希望凤莲用她的“原形毕露”对付蒙二,让他也知道不知所以然的下场。

    第六场比试也是大家关注已久的比试,由6号千羽宗弟子宋蓓对19号天刑宗弟子古乾,宋蓓是双系天丹中期弟子,而古乾是单系天丹后期弟子,这两人的对战绝对是一场火拼。

    蒙二远远的注视着比试,他心里记挂的不是比赛的结果,因为宋蓓脸色的自信足可以说明一切了。比试在主考官的宣布下,很快就开始了。

    古乾中等材,一古朴的灰袍装扮,他举剑后将剑立在旁,剑与人呈45度倾斜向下;而对手宋蓓则是一粉红长裙,长裙里面也是白色的衣裤,玲珑的材凹凸有致,她也摆出了准备作战的姿势和。

    双方彼此行礼之后,古乾持剑就冲了过来,宋蓓名声在外,古乾自居以挑战者的份参与其中,他一个箭步高高跃起,对着宋蓓当头就是一剑,宋蓓不慌不忙向后飞退一丈,随后就见她之前所站的位置留下一道裂痕。

    宋蓓面不改色地站在原地,这时,她手中的剑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淡蓝色的巨剑,宋蓓一声不吭的朝刚刚落地的古乾冲了过去,快速散出三道剑影。

    古乾不敢小视宋蓓的攻击,他嚷声大叫道:“守护,天剑。”在他说完之后,就见他的右手也出现一把淡蓝色的巨剑,只见巨剑轻轻一劈就化解了宋蓓送出的三道剑影中的一道。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