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流芳百世 第十九章 强者的末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侯觉 书名:神兵乱
    金猎鹰子左右摇摆了数次,他晃过蒙二所有的雷击后,就让体滞留在半空中。

    此刻,蒙二已经降落在十丈开外地方,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失去翅膀的金猎鹰已经不敢正面迎接他的攻击。不过服用了天丹的金猎鹰,它的出手速度和攻击威力都比之前强了数倍,蒙二是同样不敢硬接它的每一次攻击。

    金猎鹰冷嘲讽的朝蒙二飘过来,如同行尸走一般,让人看了就觉得心寒,面对这场生死之战,蒙二心中出现了恐惧,他全在发抖,他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越是如此,他的子反而抖的越厉害,昔的风光宛如隔夜的茶,蒙二此刻的心同样是冰凉冰凉的。

    金猎鹰久经沙场,它从未被对手到这种地步,即使面对那些实力比它更强的修炼者,它也总能找到偷袭对方的机会,实在斗不过,那它也能仪仗自己的速度逃脱,因此,金猎鹰的速度就是在四方台修真界那也是小有名气的。

    一直以来,速度快就是金猎鹰引以为豪的东西,可是这一切全被眼前这个年龄不足二十岁的小鬼给毁了,他不但杀了它的儿子,还毁了它的翅膀,这两点都可以成为它杀死对方的理由。

    蒙二看着金猎鹰过来,他就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手中的雷炎剑时不时就朝金猎鹰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恐惧超越了先前的伤痛,此刻的蒙二已经忘记他的伤口还在淌血,他是一门心思都在金猎鹰上。

    见金猎鹰一次次晃过自己的攻击,蒙二带着前所未有的恐慌不停地后退,在一次后退的过程中,他被背后的不明物体挡住了去路。又见金猎鹰是慢慢的朝自己漂过来,蒙二就急忙转,他试图绕过挡住自己去向的不明物体。

    然而,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他的背后竟是狐仙洞的洞壁,这一回他可真是无路可走了。蒙二不知道自己到底倒退了多少步,反正他是记不住了,他赶紧闭上的双眼,好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蒙二知道金猎鹰正朝他飘过来,但他不能被对手的唬住,手中的雷炎剑和他的心跳是同步的。双方原本一直保持着十丈的距离,这个距离只是让蒙二自己内心好受一些,他知道这个距离对金猎鹰来说不算什么,以它的速度只需眨眼时间就能发动一次攻击。

    这时,一道长鞭重重打在蒙二的口上,他“嗯”一声就睁开眼睛,未等他反应过来,金猎鹰又送他一鞭,同样打在蒙二的口上。皮开绽,但这次蒙二是一声不吭,他俨然是淡忘了恐惧。

    战斗之前,每位修炼者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点恐惧,但是当对方出招后,他们反而不怕了。蒙二双目冷视着只会挥鞭子的金猎鹰,它的几次鞭打都能迫使自己倒地,这种皮开绽的滋味可不好受。但是即使他已经卯足了劲在躲避,他还是会被长鞭的余波伤到。

    每次打中蒙二后,金猎鹰都会停下来欣赏蒙二的惨状,然后发出它那难听的声音:“你也会害怕?你之前不就是这么玩弄我儿子的?呵呵,今天我要加倍偿还你,让你受尽折磨,然后才让你死去。”它说完就会再送蒙二一鞭。

    挨了十几下,蒙二的前半已经是面目全非,他整个人被金猎鹰蹂躏成了一个血人,不过倔强的他始终是站在金猎鹰的面前,他仿佛是在体会金猎鹰还能鞭打他吗?显然不是,他是在观察金猎鹰鞭打的速度,他在揣时度力,他要反击。

    就在金猎鹰挥动它的第二十鞭时,蒙二的左手突然汇聚出一颗旋拢诛,他徒手抓住了对方的长鞭,与此同时,他右手的雷炎剑毫不留的施展雷击,打了金猎鹰一个措手不及。金猎鹰丢鞭飞盾闪到一旁,它的面孔留露出复杂的表

    蒙二冷哼一声,旋拢诛顷刻间吞没了被遗弃的长鞭。金猎鹰大吼一声:“小鬼,你胆敢毁我蛇龙鞭,你这该死的家伙,我要杀了你。”金猎鹰声嘶力竭地怪叫着,它心痛它的蛇龙鞭。

    蛇龙鞭是有蛇皮和龙筋裹制而成,但其工艺非常繁琐,金猎鹰也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得到此宝,而蒙二如此糟蹋宝物,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蒙二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金猎鹰失去长鞭后,就不能再蹂躏他了,而且战局也该偏向他这一方了。失去翅膀的金猎鹰连雷击都要设法躲避,那它自然扛不住旋拢诛,接下来,蒙二自信只要自己用旋拢诛击中对方一次,定能让它消失。

    金猎鹰仿佛是被蒙**疯了,它不顾一切冲向蒙二,雷炎剑经过滴血认主,它有时反应要快于蒙二的本能反应。一道雷击迫使金猎鹰改变飞行轨迹,蒙二确信了自己的猜测,不过它的速度仍旧很快,雷炎剑的雷击在十米内也无法伤它。

    蒙二为了减少被偷袭的几率,他选择背靠着墙壁作战,当轮到他反击的时,他会毫不犹豫施展倍剑术,双剑在蒙二的指挥下,那金猎鹰只能成为落跑的主。

    蒙二的双剑是左右夹击的,它们不离不弃追杀金猎鹰。金猎鹰数次都吃惊地回头看着蒙二,它忽然觉得自己太草率了,蒙二的倍剑术将他一次次围在死角,如果不是它先天反应就快人一截,那它早就成了一具尸体。

    在追杀的过程中,蒙二也看到了金猎鹰的利爪露了出来,双方的仇怨已经无法化解,除非一方死亡,否则这场战斗是不会停止的。金猎鹰将它最后的杀招也拿出来使用,不过这也正合蒙二的心意,他同样也在谋划一次绝杀。

    蒙二一边加快了双剑的飞行速度,一边准备旋拢诛,他想给对手来个致命一击,因为战斗至今他内功的消耗也很大,虚弱的他如果在倒地之前,还不能击杀对手的话,那最后死的人铁定就是他。

    金猎鹰一味的在半空中盘旋,它时常围绕一根柱子转上好几圈,随后又猛然飞离大柱子。在一次交手中,蒙二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金猎鹰就从一侧抓住了他,蒙二见自己已经腾空了,他连忙用旋拢诛击打金猎鹰。

    谁知金猎鹰的利爪只是他上的过客,在轻碰一下之后,它就逃走了,蒙二的旋拢诛打在他背后的墙壁上,结果大块的岩石被震的粉碎,落下的碎石很快就将一旁的蒙二给淹没了。

    蒙二吃力的爬出土堆,碎石粉末沾到伤口上奇痒无比,蒙二在地上滚打起来,重剑失去指挥后就跌落下来,而金猎鹰的速度能够轻易晃过雷炎剑,它再次朝蒙二飞扑过来,这一次它是带着必杀的决心来的。

    蒙二颤抖的左手伸出两根手指喊道:“去死吧。”重剑在蒙二的指挥下获得了新生,它从侧面偷袭金猎鹰。金猎鹰正面迎接蒙二的重剑,他的双手汇聚出一道内功屏障,并且大笑道:“呵呵,苟延残息之举,无大碍。”

    蒙二仰头看到重剑和金猎鹰的内功屏障对峙时,他眼角露出冷漠的神,一字一顿地喊道:“回——肠——寸——断!”他的话音落下时,一股类似旋拢诛的力量从重剑中迸发出来,金猎鹰满脸惊骇,它不甘心地呐喊道:“不可能,这不是强者的末路。”

    “轰”的一声巨响,蒙二在闭上眼睛之前,清清楚楚地听到重剑落地时的声音,他感觉这声音很好听,就像风铃被风吹动时所发出的响声,他很享受着这种声音,直到他完全闭上了双眼。

    蒙二一直睡着,睡着,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一个熟悉而且又高大的影出现在他面前。此人一席白装,他双目有些红肿,当他看着蒙二睁开了双眼的那霎那,是那么的激动和兴奋,“蒙二,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随后那白袍男子跑到门口又吼了两声:“师父,菜,蒙二他醒了,蒙二他醒了。”那声音是多么的兴奋,蒙二感到一股暖意,这个白袍青年就是他的伙伴顺治,蒙二朝他露出一张封闭已久的笑容。

    这时,门口又进来两个人,一位是靓丽的黄衫女子,另一位则是蓝色劲装的中年男子,这两人先后关切的问道:“蒙二。”

    蒙二比之前成熟很多,他躺在上笑道:“师父,菜,呵呵。”蒙二自然认得那黄衫女子就是麦菜,而蓝色劲装的中年男子则是他的师父谢逊。

    谢逊制止蒙二继续说下去,道:“你刚刚醒来,什么也别说了,先把体养好,师父以你为荣的。”谢逊说着就让顺治给蒙二端饭菜,而后又让麦大美人给蒙二喂饭,蒙二醒后的第一餐自然吃的很有滋味。

    蒙二看到顺治和麦菜步伐轻盈,又用灵识查探对方的实力,发现他们的内功都像个无底洞,蒙二知道顺治和麦菜都迈进了天丹期了。此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在扯他们的后腿,不过蒙二一想起谢逊的话,又恢复了往的神,“师父是以我为荣的,我没给他丢脸。”

    醒后继续卧三天,待蒙二的子彻底恢复之后,谢逊才准许他下活动。出屋后,蒙二才发现这是他在刀削峰的房子,他已经回到了万剑宗了,回想起前些子惊心动魄的战斗,他立刻检查了他的武器,雷炎剑在体内,但是那把黝黑的重剑却不见了,蒙二连忙跑到谢逊的门口轻轻敲了三声。

重要声明:小说《神兵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