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奇异的开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蓝陵落水 书名:校异心修
    黑夜里村中的神庙,周越闭着眼睛躺在地上,黑衣人弯腰,手里的匕首在月光的照下闪烁着寒光,匕首朝着周越的喉咙划去,这一次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匕首很顺利的抵达周越的喉咙,黑衣人没有丝毫的停留,只要稍稍一用力周越的小命就没了!“若有来世,千万别做富家子弟!”黑衣人感触极深的说道。可以周越是富家子弟么?一个小山村的农民,怎么可能会是富家子弟!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找错了目标!杀错了人!周越开口想说你们杀错人了,可是黑衣人没有留给他时间,寒光一闪,划破了周越的喉咙。可是周越的嘴还是开口了:“,你们杀错人了,我可不是什么富家子弟!”而黑衣人似乎是没有听到周越的话,纵一跃,消失在漆黑的天际。可周越感觉自己还没死,只是鲜血从喉咙涌出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生不如死的痛楚!这时候周越倒希望能有个好心人再给他补一刀。体内的鲜血越来越少,周越只是感觉到无力,喉咙以及全带来的疼痛,犹如千万只蚂蚁在上肆无忌惮撕咬的感觉。

    “你就没有一个信念吗?一个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甚至都没有一个梦想!你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周越几米前,他缓缓说道,“生死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如果永远死不了生活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周越是彻底的糊涂了,这是怎么了?不就为了几百块钱,晚上来这里那本书么,有必要这么折磨人吗!先是莫奇妙的的被人追杀了,可是这两位杀手也太不尽职了吧,人都没死就走了,难道现在的人连杀手都没一点职业道德的吗?好吧,现在死不了,可是竟然来了个疯子,也不知道是人是鬼!说的这是什么话啊!好像学校里那些个卖弄风的装B哥一样,难道鬼界现在也开始流行寂寞了吗?不得不说周越的想象力很丰富,这样的关头还能想到这种事。越来越累了,终于要死了么?周越的眼皮压下,盖住了瞳孔。

    不知过了多久,周越睁开双眼,愕然发现他是睡着自己的上,他又一次的懵了。这是这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昨天的事是一场梦?可是这未免太真实了吧!又难道是穿越了?恩,很有可能是穿越了,是穿越到了过去还是未来?周越仔细的回忆做晚不可思议的事,得出一个又一个荒诞的结论,周越就这样坐在上回忆昨晚的事,头似乎有点痛了,使劲的甩几下,眼角的余光捕捉到桌上的一本书,心中的某根弦被触动了,周越慢慢理清思路,显而易见昨晚的真相就是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本书正是昨晚周越去神庙拿的书,而且书本上写着鲜红的“任务物品”几个字。昨晚那两个非人类的般存在震撼了周越的心灵,那么那一切不是梦!周越又一次感觉到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不可理喻!出神!发呆!周越现在能做的事就只有这两件事了。

    “周越!懒虫!起吃饭了!”门外响起豪爽的声音,可是这人就不怎么豪爽了,因为他怎么看怎么猥琐。此人叫汪鸣,是周越的同学,因为周越的父母在外地打工,而过几天他们就要报名去了,当然得疯狂疯狂,于是周越就报两个铁哥们叫到他家来玩。昨天的赌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原因就是因为代价都不肯去做饭,然后冲突升级为人格的冲突,再后来已经威胁到男人尊严的存在了。另一个永远是中立的状态,于是周越和汪鸣就开始了这场赌博。汪鸣在这时就已想到:后若在大学找了个女朋友,那开销的多大啊。鬼主意就打到周越上,当然周越还是有点资本的,就接下了这次尊严的挑战!汪鸣就以这里人们八点必睡的事做条件,随手拿了本书写下任务物品四个鲜红的大字,再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放到神庙中。那么昨晚周越的任务就是要来到这间神庙拿走这本书。故事就是这样奇异的开始了!因为周越和汪鸣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用这样的事作为胜利的任务,似乎有人在无形之中控了他们一般。

    正在沉思中的周越听到汪鸣的声音,那个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有可能,周越甚至怀疑会不会直接把汪鸣干掉在这里!呼呼!周越吐出昨晚压抑的两口气,拿起桌上的书,朝着门口走去,得把两个月的生活费改成三个月的!一定得改!下定决心要让汪鸣付出惨痛的代价,不然真以为自己是那么好欺负啊。就在周越来到门前的时候,外面的汪鸣忽然把门撞开,注意是大力的!于是,又一次悲剧了!周越第一次和大门的亲密接触就这样被汪鸣夺走了,周越的额头被盖了个章,额头处有点红肿!汪鸣还正高兴着呢,凡是进入这个村子的人都忍不住在八点前睡觉的,就不信周越能抵抗得了。可汪鸣还未进屋就看见捂着额头的周越,周越还摇着头,汪鸣看这形就知道周越和门所发生很严重的亲密接触,而且始作俑者却是自己。

    “额……那本书!那个你这么那么不小心呢,门来了都不知道的躲的啊!我该怎么说你好呢?看,额头都肿了吧!你以后得注意点了。”汪鸣很是厚颜无耻的说道,同时也看到周越手里的任务物品。

    周越揉揉额头,深知对付无耻只能用更无耻来来对付,而且在这方面他丝毫不比汪鸣差,似乎还要更胜一筹。周越无奈的道:“我是想躲啊,可是你都没给我时间,还不给我的大脑发个信息,你让我怎么躲?当我先知啊!还有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赌注无理由的变为三个月生活费,如果你反抗的话,你大学的福生活就宣告破灭了!”

    周越最后几句话透漏着些许的杀气,和周越生活了几年的汪鸣自然察觉到周越生气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恩,敌人很强大,貌似应该息鼓收兵,暂避锋芒!汪鸣转边走边说道:“额……还没吃饭的,我饿了,先吃饭,那些等下再谈!”

    汪鸣真的和自己很像呢!周越看着汪鸣离去的背景,不联想到昨晚的事,难道自己的生活会被打破吗?一直以来早已没什么伟大的梦想,只是想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那个白影说的话……还有黑衣人的出现……改变的契机已经出现,事却不是他想要的!

    一个老人坐在门外的大石头上,轻轻摇着竹制的扇子,悠闲自在的享受久违的太阳。门口,周越呆呆的看着那个老人,泪水浸满了眼眶,依稀记得三年前,这个老人冰冷的躯躺在冷冰冰的雪地里,周越能做的只是彷徨,和孤独的哭泣,以及后来一个人度过了高中三年时光。可是他不是已经倒在雪地里,永远都起不来了吗!难道那真的只是一场梦?自己真的穿越了?周越控制不住自己,毕竟那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咫尺天涯的距离,阳相隔。虽然梦见过很多次,但是虚拟的事物最终只会让自己更加难过。近了!近了!颤抖的双手伸向老人。秋天临近,有些泛黄的枯叶被萧瑟的秋风吹落,枯黄的叶子虽不是漫天飞舞,却随处可见,几片飘的树叶从周越的头顶落下,晃晃悠悠的随风而飘,最前的一片是在老人的头上,落下……穿透老人的体,而后树叶所到之处老人的体就如同蒸汽一般消失不见。深深吸口气,平复激动心,恐惧……全乃至灵魂都在恐惧,颤抖!可是周越却又发现不止恐惧,还有夹杂着某些兴奋!真是个疯狂的世界!奇异的世界!

    “周越!你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这么久了还没解决你的需求吗?再不来我都快饿死了!哥数三声,你没来我们就先开动了。1,2,3,时间到!我们先开动的啊!”屋内的汪鸣早就等不急了,他是真的饿了。这时也就只有汪鸣能让周越稍微快乐点了,周越无奈的笑笑,甩出心中的霾。匆忙的解决他现在的问题了,汪鸣那种格,可保不准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万一他留残渣剩饭都不留,岂不是又得挨饿了!

    周越大声的叫道:“汪鸣你这个混蛋,你要是不等哥就开饭了,我一定让这几天别想吃饱睡好!很快了,给我几分钟就搞定。”

    上厕所,刷牙洗脸,周越都是以无限接近声速的速度进行,刷牙不过四分钟的事,洗脸就那么一分钟。洗完脸后,眼神扫描到一块镜子的存在,那一定是郑飞那个自恋狂的了。郑飞也是周越的好朋友了,只是没有汪鸣那么亲密,郑飞的钱袋似乎就是个无底洞,怎么花也花不完,典型的富家子弟,只是郑飞这丫的忒自恋了,而且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只有和周越一起的时候才像个普通人。那些喜欢郑飞的女孩子很是不能理解郑飞的行为,甚至周越也不理解这丫的,周越还一度认为郑飞是玻璃,只是郑飞对周越的行为很是中规中矩,没有逾越朋友间的界限,经过两年的发展,两个不同格的男生倒是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周越拿起那块镜子,整理一下头发,对自己这不帅不丑的容貌很是满意,甚至在他眼里还成了帅哥了。头发长了,都能罩住眼睛了,自言自语道:“头发都这么长了,又该剪了……”说着吧头发疏到一旁,奇异的事发生了,镜子里原本那个极为大众普通的面容竟变成了帅得不成样子人!精致的五官,完美无瑕!如果扮成女人也一定是个大美女!又是这样离奇古怪的事!周越瞳孔猛的一缩,这人……好像在哪见过!很眼熟!镜子的人那灿烂的笑容,落在周越眼里成为了妖异的笑!手也不受自己控制,大脑明明是要左手扔下镜子,可是左手却紧紧的握着镜子,更诡异的事发生了!镜子里的那个人开口说话了!没有声音,可周越只看他的嘴唇就知道他是在说什么!他说的是“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我会照顾你的!有些没有人们不相信的事并不是不存在,只是你们没看到。好好适应吧。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周越真的快要崩溃了,这种事无论发生在谁上的都会受不了,还好周越的心理没那么脆弱,换个心理脆弱一点的人早就崩溃了!周越此时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稍微一点动静就会影响他,都有可能决定他的生死!此时的周越后背凉凉的,衣服紧紧的粘住周越的皮肤。手无力的一松,一声清脆的声响宣告这块镜子的破灭。心脏几乎要破体而出,耳朵里,脑海里全是“咚咚……咚咚”的声音。我要离开这里!周越紧紧的握着拳头,一定要离开这里!指甲深深的掐入了里面,周越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他只是想要离开!逃避!

    周越疯狂了,奋力的跑进屋子,拿上已经整理好的行李,提前四天去上海,他们考上的大学正是在上海这座国际都市。汪鸣惊愕的看着周越那不像个人的举动,而郑飞还是板着副面孔,可是眼睛深处却闪现着不为人知的笑意!

    “周越你是怎么了?行为这么古怪!”汪鸣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我有点事要办,今天就去上海!快点拿上你们的东西,准备走人!”周越急促的说道,“饭也别吃了,带些吃的道路上吃。”

    “什么事这么急啊?……”汪鸣还想问清楚。

    一直未开口的郑飞却打断汪鸣的话,果断的说道:“别啰嗦了!收起你八卦的子,快点走吧!别耽搁了!”

    郑飞似乎比周越还着急,想要离开这里!郑飞总是与汪鸣针锋相对,只要是汪鸣赞成的郑飞都会反对,郑飞赞成的汪鸣就会反对。汪鸣还想斗斗嘴想道:可是这次恐怕真是发生什么事了,能让周越急成这样,从没过这样的急躁不安的周越!汪鸣不甘心的对郑飞道:“这次看着周越的份上就原谅你,不过我是听周越的,不是你听你的话。”

    周越此时也懒得回答,等了一会后汪鸣拿着行李走了处来,至于郑飞的东西则直接放在这里,用他的话说就是“衣服总是要换的,早晚都一样。”这等的败家行为,让男生人很是鄙视,可在女生眼里郑飞成了潇洒不羁,人气是直线上升,当然副作用就是一些拜金女疯狂的的追求。这家伙也是个无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周越和汪鸣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却不上去帮忙。

    汪鸣先开口了,不满的道:”郑飞你就不知道帮帮我们的吗?你就忍心看着我们在这受苦受累的啊,你只要帮我提一个包我就满足了。”

    “我这双手有他们的用途!我不能玷污了它!”郑飞看着他的双手,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帮你们背任何的东西,可是……”

    郑飞最后的那句话声音很小很小,几乎只有他能听见。周越此时只想着离开这里,完全没有听到他们的话。汪鸣对这句话很是鄙视,道:“手不是用来拿东西的还可以用来做什么?”

    郑飞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前方唯一的一棵柳树,空洞寂邈的眼神,他的回答明显的显现在眼眶中,那就是你们不懂!三个18岁的青年,人生的另一个起点是如此的奇异,他们都将面临各自不可预测的未来。

    前方的周越又一次震惊了,因为他看到了车站,车站却离他们有将近十千米的路程!他清晰的看到车站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如同站在他面前一样,甚至隐约可听见车站嘈杂的声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话周越在心里不知问了多少次了,这种力量……真的是不可思议!

重要声明:小说《校异心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