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千年的奇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蓝陵落水 书名:校异心修
    空中的浓烟飘了整整一个小时,周围被夷平的几座高山,乌黑似碳的土地,竟然还有些许的水流从烧焦了的黑土地上面流过!几堆突兀的犹如神剑一般的土地直插云霄,成四角形状耸立。这一切非自然的景象竟是几人打斗所造成的!他们是为什么能有如此的能力?又为什么在会这个地方打斗呢?

    待到浓烟散去,一个全乌黑,上还散发着阵阵的焦味,头发还冒着淡淡的烟雾,就那么直的躺在地上,若是普通人早已死过不知多少次了!而他的双手还在不停的颤抖,似乎还想站起来继续大战几百回合,就在此时一道惊艳的光芒从天空飞流直下,他那浑浊幽深的眼睛捕捉到那道光芒,努力的张开嘴深吸一口气,那些个空气刺激到他体内的内伤,是痛在上还是心上?一颗泪水缓缓滴下,和她甜美的回忆不自的浮现在脑海。那道光芒原来是由一柄晶莹剔透的神剑降落而产生的,似乎是女士用的剑,柔顺温柔,却又透漏的独孤求败的霸气。它插在地上不甘的低鸣着,忠心的它就等主人的一句话,让它再次奋战,夺回女主人!

    “我再和他说几句话!说完后就和你们走!”虚空之中响起无奈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充斥的很浓的生命之气,让人神清气爽。此女子定是倾国倾城的面貌!

    听此声音,他闭上了一直强撑着的眼皮,他也知道这一闭也许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了,他是在逃避!努力逃避着什么让他痛不生的事!空气没有一丝的波动,一个妙龄女子突然的出现在他前面,好像她就是和空气是一体的,空气能去哪她就能去哪。此女子单是背影就知道她是多么的迷人,可惜看不穿她的真面目。她蹲下体,似乎是去吻他,两颗脑袋碰在一起,这动作的确令人想入非非,不过那是换一个优美浪漫的环境的前提下。良久她将头偏向一旁,正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话。而他全都剧烈的颤抖起来,可惜眼睛始终是没有睁开。

    女子起,对着那把神剑问道:“我走了,你要不要一起?”神剑摇晃一下剑表示它会誓死和他在一起。她摇摇头,又缓声说道:“原来不止我一人对他如此,跟我走,后你主人会来找你的,你就等着他就可以了。”

    话音刚落,神剑就已经破土而出飞到她的边,她怜的摸了摸剑,握紧拳头柔声道:“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一定会的!我们都相信他,一个从未有过败绩的神话的人!”说完,空气还是那样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连微风都没有,而她已经没了影。

    时间总是易逝的,一千年多年很快就过去了,人们忘记了很多事,同样也收获了很多。只是那场大战会有什么人记下吗?而在一个奇异而又偏远的小山村中,有四座很尖很直的山峰,从高空往下看就会发现这几座山宛如神剑一样,镇守四方,像在守护这个村庄,有或者是在守护某个东西。那些老人们总是说这四座神剑山是一千年前忽然形成的,还有几天都说不完的故事,不过那种没有科学的事谁会相信呢?于是大家只是当这是一个神话故事,一个只属于这里神话。

    这个山村的夜晚是非常宁静的,八点一到这里的人就会睡觉,这似乎成了这个山村的习俗,无法变更的习俗!然而今天却可能因为一个小男人的尊严打破这个规律。八点的时候大家都不能控制的睡着了,当然我们的主角周越同学今天却是不能睡的,原因就是因为一次气愤的打赌,不过周越在和他们击掌为誓后却是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只因为只要在这个村庄里的人一到八点就会不受控制的往上倒,周越知道他有时不会在8点睡觉,所以才敢接下这个赌博。为了他有时8点不睡觉的事,他倒是得意了好长一段时间,认为自己就是什么真名天子了。可是后他也没什么有重大意义的表现,他就厚着脸皮的安慰自己不是不走运,是时辰还未到。

    周越一看手表八点半到了,其余的人早已在睡梦中游,心里得意的想道:“今天运气又来了,运气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嘿嘿。人品终于又爆发一次了,不愧让我等了五年的运气,今天全来了!那可是大学2个月的饭钱啊……”周越就这样想着想着,甚至连想到以后他有什么样的好运,又是交个温柔贤惠的女朋友,最好是什么都不要他心的。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已经是十点了,一个激灵将他从臆想的世界中惊醒。

    “十点了额,不知道这里会不会如那些老爷爷所说的那样,真的会有鬼那号东西在村里晃悠吗?”周越深吸一口气,利索的穿上衣服,又鼓励自己道,“好歹也快是一名大学生了,还怕那些个虚幻的东西!再说了我的尊严就只靠今天晚上了,如果说我因为怕那个东西输给他们了,那他们笑我到到死恐怕都不满意了,估计还得笑到下辈子去了,神马都是浮云。为了尊严!为了金钱!死了也值了!”

    在进行了一番鼓舞士气的演讲后周越终于平复了心,小心翼翼的打开木质的房门,幸好他家还不算糟糕的,没有发出类似“咯吱”的之类的声音。出门到是解决了,可是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村子中心的神庙里。没错了,此次周越的任务就是去村里的神庙中拿回被他们做了记号的书本。周越一路埋怨的小跑着,抬头看见今天的月亮特别的亮,随即脑中闪过一条信息,那些个寒之物最喜欢在这种夜晚出来吸收月精华了。瞬间周越的体就被鸡皮疙瘩所笼罩,速度也很明显的加快的很多,同时暗自发誓以后再也别和玩这种无良的游戏了。

    周越一路上总感觉有人在跟踪他,后背森森的,而风也一下停一下子刮的,周越那种心理更强烈了,神秘的森林在以往他认为美好的月光照下,显得格外的森恐怖,在他眼那是月亮摆明了的和他过不去。忽然一阵风吹过,前方的草木随风而摆,那是他们正在嘲笑他连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东西都怕成这样,同样的又是因为眼前来了新了猎物而兴奋,算起来一千年年来都没人能在这里的夜晚出来的,沉静了一千年终于又能看到一个活人了!周越的想法的确没错,这里生活着大量的灵魂体,不过只有少许的可以出来害人,不过在这一千年却是异常的平静,是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他们,准确的来说是因为一个似人似鬼似神的东西压制了他们,也许他更本就不是个东西!

    快到了,这是周越这时的最高兴的事了,大概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异常兴奋的他怎么可能注意到他后一个骷髅跟着自己,就只有一副骨架存在,什么皮之类的都腐化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中了。骷髅那是和周越一样的兴奋啊,整整一千年年了,终于又可以再吃到了,骷髅的手指伸向自己空的嘴巴,还意犹未尽的准备下嘴唇,全然忘记了他已经是个骷髅了,他就直的把手伸向周越,估计他现在空旷的眼眶里是一个又一个的粉红粉红的心吧。可意外总是发生在让骷髅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只要他稍微用一下力眼前的食物就可以享用了!仅仅还是一个念头,大脑还没传达给手指的时候,意外就这样的发生了,才刚刚碰到周越的肩膀,就被一股强大到他不能抗拒的力量给直接蒸发了!就在周越肩膀遇袭的那一刹那,周越的大脑似乎也短路了,强烈的恐惧让他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那点惯让他差点就跌倒在地,随后肩膀遇袭的信息传达到大脑,于是伟大的大脑得出结论刚刚周越的肩膀的确遭遇袭击了!一阵眩晕之后,甚至没来得及回头,周越就已经拼了命的,甚至是不要命疯狂的往神庙跑去。一个指令传达至他全,那就是神庙应该有神物能克制那些个森森的透明状物体。

    剑状的山顶处,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上盘坐着一个影,只能用飘渺来形容的他,可是面貌已经模糊了,他不愿意见到自己的面目只是为了逃避,逃避是他这一千年来做的做多的,可是每次抬头总是会看到那一群毫无可言的永恒存在的非人类。他那模糊的面貌动了下,大概只有他知道这是他在这一千年来第一次露出的笑容,犹如那天看到那个让他痴迷深一生的仙女,那便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笑脸。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一千年了!那等无名之人连我的体都敢碰!这样死倒是便宜他了!”他高兴了一会,又忽然沉吟道,“一千年我没忘记过你一分钟,可是现在很多人都忘记我了吧……我就如那星辰一般,虽然璀璨,但只要人们不抬头,又有谁能记住我呢?如今我也得离开了,回到那个曾经称霸的地方了。”

    话说周越经过“遇袭”事件之后,飞快的跑到了神庙之中,虽说是神庙可是这里已经有点破烂了,估计几年的时间就再也没有这间神庙的存在了,周越轻轻的推开神庙有点破旧的大门,驾轻就熟的来到大厅,还好这里没有老鼠之类的小动物,饶是如此,周越的体早已湿透了,此刻他正在诅咒和他打赌的那两位。要是可以换的话,他现在愿倒愿被他们嘲笑一段时间了,毕竟小命比那个重要多了,可是既然来了岂能空手而回?一旦开始就得让它能够有个完美的结局。周越已经拿到了那本书了,正离开,忽然发现庙里出现了两个人,一的黑色服饰,左臂上挂着个估计是标记的东西。周越此时已经慌了,莫非刚刚就是这两位鬼大哥其中的一位“偷袭”了我?刚刚肯定是为了找乐子,才没下杀手!现在可能是准备开饭了。

    周越悄悄的拿着书本,心里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妄想着这两位“鬼大哥”是来聊天的,而自己不过是个打酱油滴配角,而他们也不是来开餐的。就这样,周越心理上偷偷摸摸的,可是那两个黑衣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而周越现在是没那个心思管这些事,他现在就想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周越这几十米走的是那个的艰辛啊,周越的目光测试一下距离,大概只有二十米了,刚刚和那两个黑衣人在一条直线上。周越激动了,很快他们就看不见自己了,自己就能离开了。就在他踏出脚步的瞬间,脚还没落地,就发现其中一个黑衣人竟然出自己的面前!这下完了!他们真不是人!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黑衣人毫无感的说道。周越瞳孔猛的一缩!果然如此吗?莫非做人真的不能贪小便宜?还是自己真的那么衰?这写些念头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产生,而黑衣人一脚朝周越踢来,周越甚至连他是怎么出脚都没看到,然后就感觉自己飞了出去,同时的心口一,吐出一大口鲜血。这一脚却是一直将他踢回原地,顺便还帮这座神庙打扫一下卫生,激起不少的灰尘。周越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可是那个黑衣人却是不打算放过他,“咻”的一声他已经来到周越的前,右手好不费力的掐住周越的喉咙,由于高的问题周越就这样的被黑衣人提起来。喉咙好像被掐断了!可是……他的手!他的手……!有温度!他难道不是鬼而是人?

    “你……你……不是……”周越艰难的从喉咙缝里发出声音,那黑衣人一听他要说话,随手一扔,周越就像是篮球一样,又是飞了出去。这次貌似重了点,导致周越竟然穿透了神庙的墙壁,被甩到了草丛之中。而周越全的骨头都快断裂了,稍微一动就是疼如了心扉。

    “你有什么遗言?尽管交代吧。”黑衣人依旧是没有感的说话。

    “你们究竟是人是鬼?”周越很是惊异的问道。毕竟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谁上都想知道真相。如果不知道真相,周越怕是死都不会瞑目。

    那黑衣人又是有些发愣,这人是不是傻了?不过组织的规矩摆在那,还是老实的回道:“我们是人,只不过比较特。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也该上路了。”

    周越还是不明白世间怎么会有这样变态的人。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周越也明知是躲不了的,索眼睛一闭,喊道:“给我一个痛快。”又是“咻”的一声,黑衣人出现在周越前,自嘲的笑了笑,在月光的照下看到这人长的很清秀,就是不知道是男是女。居然奇怪的朝周越鞠了一个躬。掏出一把匕首,弯腰,然后只要轻轻割断他的喉咙,就可以完成着恶心的任务了!可是,弯腰的时候……

    一股强力的冲击波从周越体里涌出,那黑衣人也是一惊!这种气势!!!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就被震得老远,震飞在半空之中的黑衣人旋转几圈,重心不稳的落地,隐约有摔倒的迹象,可是这种气势!!!即使在面对他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啊!这人的后一定有一个超强的老怪物在保护他!那可就糟糕了啊!极为恭敬的朝着周越的方向施以礼数。正准备说话的时候。

    “你们还真是退后了呢!这样的角色也杀!”周围的空间充斥着这两句话,他们根本分辨不出此人在何处。只是这声音带着无限的凄凉。甚至是憎恨,莫名其妙的憎恨,无能为力的憎恨!明显的感觉但这憎恨不是朝着他们。究竟什么人能让这样的强者产生无能为力的憎恨?他们心中也充满了好奇。

    “你们走吧,能持续上千年你们已经很不错了,改消失的还是会消失!以后不得向普通人出手!如若有下次!你们自己的规矩就不用我提了吧!”前一句还是充满了无限落寞,后一句却是无限的斥责,甚至夹杂着一些杀气!

    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是这样一个人物实在是可怕之极,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老怪物活着?而且他似乎还很了解会里的规矩,不!应该是整个会!黑衣人这样琢磨着,转离开这间神庙。

    却看周越早已昏迷了,虚空之中不知何物所产生的白色烟雾,包裹了周越的整个体,随即无声息的进入了周越体内!而周越的伤势竟以眼可见的速度在飞速的愈合!

    就在那团白色烟雾进入周越体内后,四神剑山内待了上千年的灵魂全都被地下的吸力往下吸,他们纷纷露出解放了的表。千年等待的何止他一人,这里数不尽的灵魂也是孤单单的等待了一千年,方才回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千年的等待!永不放弃的誓言!

重要声明:小说《校异心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