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第一章 白色的世界

    好困啊,我打着哈气,疲惫的睁开双眼...咦?这是哪儿啊?我这好像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呢...

    恩...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是我梦游走到这里的吗?那个...梦游好像是我小时候的事了啊!这个想法不可能。

    我被拐卖了!?拜托,我都24岁了,要拐卖我也要在我小时候不记事儿的时候把我拐卖走吧?这个想法也不可能。

    难道说...哥们儿这次是遇到传说中玄幻的事,穿越了?

    如果我刚才躺着的是地面,为什么不是硬邦邦的水泥地,而是白花花的软绵绵的地面呢?上面的形状啊花纹啊,倒是别致的。我心里“咯噔”的一下,腾地就坐了起来,紧张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想着,这里可千万别是什么石器时代,光腚可哪儿跑的世界啊!

    我抬起头,仰望天空,阳光很充足,明亮却不刺眼,弥漫的阳光洒在上,感觉暖洋洋的,很亲近,很舒服。

    没有树,没有鸟,没有花,没有草,空气很清新,头脑开始变的清醒,没有了刚才的混乱,有的是比刚才更有精神。

    我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色的世界。我的第一个意识就是告诉我自己,这里很吸引我。充满了神秘。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让我感觉如此熟悉。我的体,也开始很自然的向前方走去。没有紧张,只有向往。

    周围很空旷,远处有一条长长的火车。特别的,车头镶嵌着翅膀的图案。从车头望到车尾,都是白色的。就那样,静静的横卧在那里,趴在那白色的浮云上面。就那样停在那里,它,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等一下,浮云?火车旁边那些烟雾缭绕的白色雾气,这里该不会是在拍电影吧?”

    我看看周围,就我一个人啊。如果这是在拍电影,可那些剧组、灯光、音效、导演都去哪了。如果不是在拍电影,那我眼前的景象,我要怎么解释?我数学不好,脑袋上顶着三个字,那就是“想不通”。庆幸的是,还好这里不是什么坟圈子,哦,就是那个埋葬死人的地方。这要真是坟地,我估计我走路是挪不动腿了。我突然在想,这是不是谁和我在搞恶作剧。要是哪个狗曰的敢把我给扔到坟地,和我开这玩笑,我敢打包票,那他以后可以开个户头,立一个墓碑在这里长驻了。我就是不让他半死,也要让他在这里当一个扫墓的。“折磨人不是目的,目的是折磨死他。”

    火车的不远处,有一座二层小楼。还是白色的!我勒个去的,我真怀疑这地方是不是和白色结缘了?要么就是这里的房产商的大老板是个洁癖,这地面,火车,房子,什么东西都是白色的,这要是来一个沙尘暴,这白色的世界就要变成“灰突突的世界”咯。

    呵呵,我就不喜欢白色,我喜欢黑色,和深颜色的衣服。因为这深颜色的衣服啊,它穿起来不容易埋汰呀!即便是埋汰了,它也不容易被看出来,主要是它能多穿两天,抗造!“切,你就说你这个人生懒惰得了。”嗯,我这个人确实是懒的,嘿嘿。

    正当我在“参观”这块新大陆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不远的那座白色的小房子,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孩。她向我这边看了过来,也开始漫步向我走了过来。我视力不好,太远的东西看不清楚。可我要是像个电线杆子杵在这里,这不是等着让人家看笑话吗?我也开始向她走了过去。毕竟,我也有要打听的事。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哪?怎么才能回去。反正,这里不是什么“曲径通幽处,误逢桃花林”的桃花源地。如果一定要总结我和这个世界的区别的话,那就是这个“白砖白瓦白色的世界”,和我这个“乌漆麻黒懒惰的人”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因为我发现,我自己浑上下,脏兮兮的,衣服裤子上全是灰土。

    当我走近一些,看到她的时候,我发现她,长的真像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她,一白色的宽松的外,黑皮短裤下,是黑色的长筒袜,还穿着高跟鞋,真会打扮啊!皮肤保养的很白,长了一张可的鹅蛋脸,压着波浪形的咖啡色的长发,把鹅蛋脸包裹在里面显得更加可。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眼睫毛长长的,像小扇子一样呼扇呼扇的,“会不会是接的眼睫毛啊?”鼻子大大的,可的让我看到就想笑,嘻嘻嘻。樱桃小口一点点,感的。材还行,高也就比我高个半头。恩,她除了长的像柳冰,还给了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微妙的感觉。

    她开口说话了,“年轻人”。

    年轻人?

    “你现在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

    心愿??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做你是没有了。那好吧,现在,你可以选择了。”她说着,从上衣兜里取出来一枚金黄色的硬币。我没见过这样的硬币,花纹很特别,波浪和直线相互交错,心心相印。她翻转着硬币一边给我看一边和我做着介绍,说“一面是写的‘天’字的一面代表天堂,另一面写的‘地’字的一面代表地狱。一共是投币三次,三局两胜,如果你选的‘天’字的一面两次正面朝上,那就是说,你可以去天堂,相反的,如果你没有选中,两次都是‘地’字反面朝上的话,那你就要去地狱了。我保证我们进行的仪式是公平、公正、公开的。”

    去天堂还是去地狱?废话,谁愿意去地狱啊?当然是要去天堂了!可是我为什么要做这个选择啊?我要回家,我还要过年呢!

    “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投了啊。你已经被锁定……”

    “STOP!!那啥,我今年23岁,明年还要过本令年,工作还没定下来不说,我还没有女朋友呢!要说有也算是有一个吧。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去天堂和地狱啊?还有,为什么要用投硬币的方式来做决定?不要以为你长的好看打扮的鲜亮我就可以和你好说话,你给我解释清楚了,不然的话,我哪也不去!”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真不知道先回答你哪一个。好吧,首先,你能来这里,说明你已经死了。”

    我木讷了,“啥玩应儿?我死啦??我不信!”我伸出手,使劲儿的在她的胳膊上掐了一下,疼的她嗷嗷的骂街:“我勒个槽的,你TMD有病啊!没事掐我干什么!?占本姑娘的便宜,你想死啊?哦不,你已经死了。”

    “哦哦,我看看有没有知觉,看一看现在发生的是不是真事儿。”

    “我勒个去的,你要掐就掐你自己去!”她一边揉着受伤的胳膊,一边继续刚才的话题,“首先,你已经死了。其次,投硬币决定你是去天堂还是去地狱,是有说道的。一般来说,做坏事做的多的人,在死了之后会直接去地狱候车室办理手续下地狱;如果做好事做的多人,在死了之后会直接去天堂候车室办理手续上天堂。凡是到我这里的人,都是坏事和好事做的一样多的人。你能站在我面前说明你很牛鼻了,一般很少有人来这里的。还有,投硬币是采纳古罗马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来决定一些事的对与否。放心吧,我这是持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形式做的,一点也不作假。”

    我:“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她:“恩恩。”

    我:“我是因为生前好事和坏事做的一样多,所以会来到这里,然后要用投硬币的方式来决定我去天堂或者地狱,是吧?”

    她兴奋的说:“恩恩,你终于明白了,就是这么回事。”

    我怒了,又好气又好笑的说:“拉倒吧!有谁会相信你说的那些解释啊!?你是拿我当礼拜天儿过呢?还是拿我寻开心呢?说吧,是谁派你来玩我的。”

    “那好吧,那你能解释一下,你现在在哪吗?”

    “切!真有意思,我要是知道的话,还用问你么?”

    “好了,这里是天界中转站,天界的一个偏僻的小角落。还有,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你确实是已经死了。”

    看着她那么认真的表,那么镇定的说,跟真事儿似的,一点也不像演戏。

    难道我……真的,死了?生前做的好事和坏事做的一样多的人,在死之后才有机会获得“投硬币”的机会,决定你去天堂还是去地狱?我感觉我现在特别纠结,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我就像一块石像一样站在原地,让她感觉有点尴尬,打破我的沉思,狠狠的在我胳膊上掐了我一下,“猪,想什么呢?”

    “啊!!疼死我啦!!”疼的我在地上直转圈,“你这个死丫头,还真下死手啊!”

    “切,谁让你刚才先掐我的。”

    “真会打击报复!额,真疼。FUCK!”

    “怎么样?现在回过神儿了吧?回过神儿了,赶快举行仪式投硬币吧,我还要去吃饭呢!”

    “还真别说,你这一掐,还真把我给掐醒了。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恩,你说。”

    “那个……请问,我是怎么死的?”

重要声明:小说《我当网管的那几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