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九十六章 诡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未及片刻门外果然响起了古连的声音:“在下古连,不知离忧大人可否已经起来了。”

    这么早便来找他,焉能没有要事,离忧从上轻轻的迈了下来,连凌乱的衣衫和发髻也没有整理,便随意的坐到了椅子之上,淡淡的说道:“古统领真是有心人,这么早便来看望在下了,倒是说之不过去啊。”微微的一顿似乎才想起什么没做一般:“古统领进来吧,门没有锁。”

    吱呀,一声门被推了开,离忧一见古连的样子就是一怔,好奇的问道:“古统领今天怎么这般打扮,却是不合这份派头啊?”

    昨晚绚丽威严的铁甲已经被他卸了下来,一席平民的装束加在这月牙城最具发言人的头上,倒有了几分让人不自在的样子。

    古连豪爽的一笑:“份派头算什么啊?离忧大人不是比我更是看得开吗?”

    离忧看了看自己上这蛮不错的装束,除了上十块补丁,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比之在古色小镇之时还要好上几分。但他却不知昨晚的几件事后,他早就成了整个月牙城风头最劲的人物,各大街头、茶馆、酒楼皆是对他的谈论。被好事之人翻成了多个版本迅速的流传了出去。若他以现在这副比之乞丐好不了那里去的装束出去,定然没有人会相信威名赫赫的离忧会穿成这样。

    离忧有些不太习惯的说道:“古统领以后还是直接叫我离忧,‘大人’这两个字听起来,还真是不太习惯。”

    “既然离忧大……兄弟这么客气,我也就不再矫了,这统领府还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的,不若我们便出去喝点早茶,让大哥给你看看这月牙城的风土人。”古连以为离忧乃是外来势力,自然才有这么一说。见离忧点头答应,便对着屋外叫道:“小六子进来。”接着才又对离忧说道:“这家伙对月牙城可谓都熟透了,哪里里有几只苍蝇他都能叫出名字来,有他带路自然是顺畅的紧。”

    这时昨晚那个矮小的小队长已经猴子般灵巧的“跃”了进来,手倒是不凡,应该是初入后天巅峰吧,离忧一眼便看出了他的修为。

    虽然古连叫他小六子但他的年龄却已经五十上下了,出了统领府,那他就是六爷了!无论是谁都这么叫。

    却见那小六子进来之后先是尊敬的给离忧鞠了一躬,然后才是古连,接着说道:“大统领现在营外已备好了三头角驹,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

    看来这一切,定是来之前便安排好了的。离忧不暗叹:“这古连看来对着杀神楼一行看的相当的重啊!这两者间还真的有些个猫腻。”

    古连长而起,对着离忧笑道:“我也几十年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早餐了,今天托离忧兄弟的福,看来是要享受一下咯!”

    离忧也不多说,径直便随了两人出了,骑上从未骑过的角驹,悠闲的向着北门而去。那北门的守卫,看见小六子带着两个平民行了过来,连忙“六爷,六爷……”的叫个不停,至于古连,因为很少在月牙城出面,所以他倒是没有认出来。

    甚至是连穿着破烂的离忧都“沾了光”,并没有受到盘问。离忧摇头暗唏,这人还真是奇怪的动物!

    这时天已大亮,街上的人早已络绎不绝,离忧和古连并骑缓行着,不停的说着什么,旁人却是半个字也听之不着,在前面带路的小六子又是暗自想到,这先天高手就是不一般,个个神通广大,也不知大统领和离忧大人哪个厉害一些,然后回想了一下昨天那天地的异象,还有那股席卷整个月牙岛的迫人气势,顿时咽了咽唾沫,估计还是离忧大人厉害些吧!

    走到一家陈旧两层的小楼之下,小六子突然停了,对着后的两人敬道:“两位大人,我们到了!”

    离忧望眼看去,这家酒楼不过三间门面罢了,灰暗的色调,显示着似乎很久没有换漆了,虽然破旧了些,却干净的异常,以离忧现在的眼力即使是百米外细末的尘粒也是看的清清楚楚,但在这里居然很难找到一粒尘埃,在这满是灰尘的大街之旁倒是怪异的紧。

    大门更是紧紧的关着,也不知这么做生意是为何意,楼前的陈帆招客旗之上挂着三个大字“馋香楼”,或许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字迹已经只剩下了淡淡的印记。

    但离忧看清了那三个字后,却是一阵诧异,暗叨,何时这馋香楼将分店开到这里来了?

    几分亲切感油然而生!

    在古色小镇鼎盛至极,到这里却落得如此之境,这月牙城的竞争还真是大的很!

    古连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疑惑的向小六子问道:“你小子怎么把我们带到这么一个破不拉基的地方来了,难道偌大的月牙城就只有这里最好吃?”

    小六子一急,他了解古连生气的后果,连忙赔道:“统领大人可千万要息怒,进去了你自然便知道其中的奥妙,要知道这地方甚至是古宗主都来过这里。”

    古凌天是何等人,五十年前也不过是一个小小宗门的护法罢了,但如今不仅成为了数千人的古月宗的宗主,更是古月洲的第一高手。他一贯深居简出,又为什么要来这等茶酒会所?难道这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古连本来还要说些什么,却见离忧已经先一步迈了出去,便也不再多言,径直和小六子跟了上。

    门打开了一条尺宽的缝隙,开门的是一个八、九岁的红衣小丫头,两只牛角辫上还镶这珠花,两只宝石大的眼睛闪扑闪扑的将眼前的三人打量了一番,最后定格在离忧衣襟上的血月标志上,眼中明显的出现了一刹的异色,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罢了,甚至连离忧与古连也未能看出她眼中的异色。

    月宫已经在大陆上消寂了七万年,除了那些上古宗门或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知道一点,一般人甚至都不了解这段历史。她一个小姑娘,又如何知道月宫的标记?难道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她的眼睛很快便从离忧的上离开,然后便不再理三人,转径直走了进去。

    离忧和古连皆是一愣,哪有人这般做生意的?而小六子却仿佛轻车熟路了一般,给两人解释道:“她没有说话,我们就可以进去了!如果她开口说话,无论说了什么,我们也休想进去。”

    “哦,你每次来都是这样吗?”离忧边走边推开了门,里面是一个小屋子,漆黑的色调,没有一丝光线照进来,以离忧的目力也不能看见三尺之外的事物,仿佛已经进入了地渊深处,或是死徒深狱一般。屋子并不大,两面墙的距离也就四、五步而已,用手触摸到墙壁还能感受到细腻的凹凸痕迹,似乎墙壁上刻画了某种图纹暗记。除了四壁,便是空无一物,那小女孩的踪迹也完全的消失了。

    三人明明看见她走进了屋子,为何突然会在屋子中消失呢?难道墙壁上有什么暗门不成?

    就在离忧要去细细检查每一寸墙壁之时。响起了小六的声音:“离忧大人不必担心,我每次来都是这般,需得等上一茶之时,然后自然会有门路打开。这种好去处我也就来过三次而已,其余的时候都被阻在了外面,呵呵!诶,说也奇怪,我第一次来的时候那可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是和古宗主一起来的,而且开门的还是那个小女孩,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似乎就没有长大过一般。”

    难道她已经达到了长生不死之境?居然可以永驻童颜?又或者修习了某种诡异神通,可以不老长?无论是哪一种况都说明一件事,这里相当诡异,绝不只是一个酒楼而已?离忧不想起了那个在古色小镇上从不对外开放的馋香楼四楼,难道那上边也隐藏了什么秘密不成?

    看来这里没那么简单,离忧暗自的提高了警惕,感官完全的放了开。

    古连也是一脸的疑重,嘴中寒的凝道:“每次都是怎样吗?现在可没有任何的路啊?小六!”

    小六子当然能听出古连语气中的危险气息,知道他是在怀疑自己是否有鬼,急道:“大统领,你可一定要相信小六,这是这里的规矩,每次都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危险。我怎么敢算计大人你啊?这里每天来的人也有不少!”

    就在这时,左边的墙上突然幻灯一般印出一扇冰黑色的大门来,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之缓缓的拉了开。门内紧紧可见昏暗的淡赤色的光芒,氤氲的犹如地府鬼界一般,一股气从门中被风带了出来,抚在了人脸上。

    风?这等死寂的屋子中居然有风?难道门的另一边本不是另一个屋子,而是一个通风的地界?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