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九十五章 嫣织雨的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这天堂阁和杀神楼迟早将有一场惊世之战,虽然现在天堂阁尚在重组,但有月宫庞大的势力作后盾,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援,人力支援,他必将和如今已如中天的杀神楼一战。只是凡戈、幽仇、百血歌的天赋就比之池三、儒黎、千觅还要高上一筹,更别说更是骇人的舒灭颜和离忧,这些人可都有冲击长生的可能,当他们成长起来的时候,也是决战之时。

    离忧问道:“这杀神楼在什么地方?希望不要太远才好。”

    “哦?”古连真的没料到离忧居然不知这等所在,这天下人都知道的地方,偏偏他这个先天修者阶的高手却似乎第一次听一般,看来他是从小在宗门里长大,此次事件才出来历练的吧!

    这些话他却没有说出来,他还要依仗离忧,将杀神楼这眼中之钉拔除,有离忧背后的势力支持杀神楼就一定不会找上古月宗。

    说白了,杀神楼将分部大摇大摆的开在月牙城,还被修筑成了最高的建筑,这已经触碰了古月宗的底线,但又不能将之奈何,虽然这里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分部。

    古连便详细的给离忧讲了起来,如此这般,倒是说了近半个小时,离忧也大致的明白了杀神楼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若说天堂阁是月宫的私营企业,那杀神楼就是为杀人而开设的交易场所,什么样的高手头上都有一个价码。当然像不死长生阶的存在,别说他们杀不杀的了,就是这个价格都要让天下第一的富人望而却步。

    离忧暗道,看来这杀神楼的确是该去一趟了!

    夜以深,人以疲,明天的阳光还是可以用用!

    别居山庄

    一席闺阁,木雕翼兽,寒帘半幕,连织云秀!虽至子夜时分,却依旧明烛影晃,这便是嫣织雨的一个习惯,她不喜欢晶源灯那种死板的感觉,她本不是一个几千岁的老怪物,她还是一个女孩的年龄。虽然修为绝顶,却依旧还是一个会被感控制的人。

    一脸的解不开的忧愁,手中还捧着一只茶茗淡淡的酩着,不知所想何为,完全没有她自己每天那迷人的笑容。突然放入茶几,挑起樱唇仿佛自言自语道:“人生就像这个茶几,虽然很小却充满了杯具。你怎么来了?自从池知霖被池三带走后你可是一直都没有来过这里了!”

    寒帘之外,儊儿的影依旧站在那里,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嫣织雨和儊儿从小一起长大,却非绝对的下人主子的关系,若说嫣织雨对任何人都能下出杀手,那么儊儿绝对是最后死的那一个,自少现在还是如此。

    嫣织雨露出了一丝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的苦笑:“哎!你要去就去吧!你已经达到了炼气五重天,永恒国度的确还差一个管事的,有药长老坐镇,加上池家在永恒国度的影响力,百年之内应该便有一个结果。”

    “哈哈,我就知道这招管用,小姐终究还是关心我的。”外面一直不语的儊儿大大咧咧的掀开寒帘,满脸笑容故意对着嫣织雨撒道:“我要是走了那小姐岂不是没有人陪,真是让人舍之不得啊!”

    “哼!你这小呢子连我也敢算计了啊,我看你舍不得的是你知霖哥哥吧!”嫣织雨烊怒道。

    儊儿连忙说道:“小姐一言驷马难追,可千万不能改口咯!再说我这次可是给你带好消息来的哦!”

    “哦?”

    儊儿收起了先前嬉笑的表,抿了抿嘴,说道:“刚刚月牙城千里堂的人传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魔门之中出现了一个年轻的人物,还带着一把绝世的魔兵,引出了天地异象,初步估计至少在魔器的级别之上,至于属于哪方的势力却还没有人知道……”然后顿在了那里,颇为思索的望着嫣织雨。

    “呵!离天轮出世的时还有一年就这么闹了,魔门中能有这么大手笔的也就废墟山庄,杀神楼,苍天阁了,废墟山庄远在修罗位面,杀神楼的主楼虽然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他们这些暗藏着的家伙还不会这么招摇,难道他是苍天阁的人?不会就是那被誉为幕歌平原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的逆苍天的儿子逆天戟吧?”嫣织雨快速的分析道,然后看向儊儿奇怪的表,笑道:“还有什么就说吧!”

    “那好你可站稳了。”儊儿笑道。

    嫣织雨淡淡的说道:“自从来到玄叶大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让我站不稳了。”

    “哦,这样啊,那你知道那个魔门小子叫什么名字呢?”

    “若我真的认识,这倒有点意思了。”嫣织雨一嘻。

    “认识倒不一定,但却一定听过‘离忧’这两个字吧!”然后美目不转的看向了嫣织雨。

    “什么?”嫣织雨罕见的失态,一把将儊儿狠狠的抓了住,然后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缓缓的放了开:“这绝对不可能,他已经死了快一年了,看来是同名同姓了。”

    儊儿也是一惊,她何曾见过嫣织雨如此失态过,却依旧说道:“根据千里堂所描述,他衣服上有天堂阁的血月标记,而且一破破烂烂倒是他混小子的风格。再说当时他只是掉下了云海,本没有死,小姐你本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往料尽天下的月姬大人,今天怎么变笨了。”

    嫣织雨眼神不断的变换,一张绝世的颜上还泛出了神采:“月牙城看来是风云变幻形势微妙,一年后的事实在是太重要了,看来我得亲自去月牙城一行了。”

    儊儿暗道:“月牙城有左右十一,外加古色小镇的月长老,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

    嫣织雨想了想又道:“你现在去将凡戈和幽仇接来,明天一早出发去月牙城,他们到先天也有一段时间了吧,也该让他们出去历练历练了。”

    儊儿问道:“现在一大夜了,用的着这么急吗?”

    嫣织雨严肃的说道:“现在月牙岛形势很复杂,没有表面那么简单,那些老不死的没那么听话,估计现在潜入城内的也不少了吧!离忧对月宫的价值非常大,绝对不能让他再出事了。”

    儊儿白了嫣织雨一眼,暗道,恐怕只是对你的价值大吧!却依旧向外走去,行至寒帘之外,突然停了下来,背着问道:“那五牙神舟也一并调过来?”

    “不,太慢了,我飞行的速度更快的多。”行数十万里的五牙神舟对她来说的确是慢了太多。连池三、儒黎都比之快的多就更别说修为更高的嫣织雨了。

    见儊儿走远了,嫣织雨才又端起了桌上的茶茗,淡淡的喝了下去,浑然不知茶早已经凉透了!

    月牙城驻军数十万大多都被安排在了城北外的那片狭小的营地当中,不仅起着维持整个月牙城的作用,还是对古月宗地的外围守护,所以每外出寻查的城卫也就十万之数而已。

    在这片十数里宽的营地中唯有一座小小的院落,里面是七八间稍微好上一点的军舍,院落的主人似乎并不是一个有雅致的人,熙熙攘攘种着的楹树兰草早就仅剩下些许的枯槁了。这便是管理整个月牙城的古连得统领府。

    清晨,天才蒙蒙亮!

    自从达到引血一重天以后,离忧晚上几乎就很少睡眠了,不知从何时起,通夜的修炼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昨晚在古连的强烈要求下,离忧终究还是来到了这“统领府”借住了一宿,若非如此估计他也就只有再次睡大街了,虽然他已经习惯了,并不在乎这些。

    不断的吸收着这天地间的灵衍引入了心脏之中那一团青芒之中,然后又融入血液当中运输到了全各处,每一个循环之后,全的血液又微微的活化精纯了些许,连颜色都差不多变的全橙了,看来离引血二重天之时一步之遥了。

    望着那已经收拢到心脏之中的青色光芒,暗道,大概用不了多久心脏中的谜底就要揭开了吧!离忧能隐隐的感觉到那股青芒完全被吸收之后,体肯定会发生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一直疑惑的问题估计也将得以解答。

    缓缓的收功之后,心中不免又一次的失落,自己将得何去何从?将救出来后又将去做什么?

    自从踏出古色小镇,仿佛便卷入了一个巨大的谋之中,一切事件的背后难道仅仅是嫣织雨在策划一件不为人知的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而且昨晚在胭脂阁出现的那些人,绝对不是古月洲中的人,他们又是何种目的?而那自称兽头的人所说的天轮又是什么?

    事越来越复杂了!

    离忧本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却总有一股力量将之往着他不愿前往的方向上推,或许这就叫做不由己吧!

    这时门外已经响起了角驹的嘶叫声,还有一队队城卫远去的整齐的脚步声。

    天亮了!

    离忧还有很多的事想从古连那里了解,杀神楼也是一个必须要去的地方,即使昨天的事不是他们做的,但多少会有些许的线索。杀手组织对于报可是相当的看重的,在月牙城即使古月宗都未必比之更熟悉其中的风吹草动。

    而就在这时门外已经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他能听出来人便是古连。这就是武修优于气修和灵修的地方,气修靠的是释放出的气感来分析外界的变化,灵修靠神识来感应,两者虽然各有长处,却没有武修来的直接和快捷。

    当然古连也是听到离忧的声响才敢前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