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九十章 伊人,兰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青龙手乃武门四十绝学之一,传言达到极致之时,将有青龙化形,即使是一片大陆也能一拳击沉,毁天灭地无所不能。以离忧当时在四方峰与百血歌一战之时只能发挥出第一招“青龙初窥”十分之一的威力而已,但却能和达到先天的百血歌拼成平手。百血歌何等人物,无论是杀人的手段,亿万中挑一的天赋,引灵一重天的他绝对比普通的引灵三重天的高手相差不多。

    而如今离忧早就今非昔比,在古伊洲戴的一年体制早就被那里浓郁的过分的灵气熏陶的不知提高了多少个境地。如今青龙初窥也能发挥出十之有三的威力,整整是以前的三倍,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那可是几何倍的增加。这又将是何等力量呢?

    却见离忧右手指天,全的气势顿时层层攀升,直接在瞬间将蛮奴加持在他上的气势场力冲击的粉碎。右手又一次的变为了青色,只是这次颜色更深了几分,暗青的血管勾勒出了奇异的图案,隐隐之间也能感受到有了龙的麟纹。

    伴随着一声低亢的龙吟,忽的离忧右手之上的空气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条淡淡的龙影,在漩涡的中央孕育而成。离忧似乎也极难控制,青色的手都开始发颤了,铁青的唇角大叫了一声:“青龙初窥,天地辞辉。”天空的龙影在漩涡之中猛的跃出,在空气中闪出数条幻影,咆哮着向这蛮奴飞了过去。

    蛮奴本能的感觉到巨大的危机,体之上一层铁泥般的铠甲瞬间浮现体表,手掌磐石般牢牢的将手中两米长的蛮牙以力劈华山之势,也是砍了过去。

    “难道他已经达到了炼甲阶。”阁楼上那左边的冷酷女子死死的盯着蛮奴上的甲层,很是的震惊。

    武修在突破引血阶便能运用体酝出一灵甲,防御极其恐怖,没有高出一倍的实力,甚至了护灵甲都破不了。若蛮奴有这样的实力,离忧也就不用再打了。

    右边的那稍微内敛的女子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护灵甲,是伴生灵甲。传说中伴生灵甲亿万人中也很难出一个,当拥有者实力达到炼甲阶时,将护灵甲与伴生灵甲相融合,防御力将是十倍,百倍。”

    那兰衣女子仔细的听着暖颜的话,凤目不多看了几眼挥剑的蛮奴。

    “噹!”

    离忧青色的右手与蛮牙的剑锋狠狠击在了一起,发出了爆炸式的声音,震的整个地面都发出轰轰之声,不时便裂开了三尺的地缝。

    拳剑相击之后,离忧手上却没有半点伤口,冒出一片火花之后,双双向后开,紧接着又再次迎了上去。

    青龙初窥之下他居然可以如此轻易的接下,而且在速度之上更是胜离忧一筹不止。在速度上因为有赤骨魔杵万斤重力的影响,自然差了许多。但如果使用九转紫翼或是云霄步完全可以扭转整个战局,但这并不是拼命的时候,自己的实力少露一点总没坏处,输就输吧!

    离忧并不是一个在乎输赢的人,既是如此,定是有败无胜之局。

    又是相互拆了数十招,蛮奴越打越不来劲,有些失望的叫道:“若你只有这点能耐,今天这架就没必要再打了。”猛的一举蛮牙,划出一道犀利的罡风,轰的一声将离忧打飞了出去。

    离忧霍然翻而起吗,抖了抖上的尘土,看了看又破碎的衣服,这可是一针一针给自己缝的,一手一手为自己补好的,离忧一直都当生命护着,从来都不敢轻易的损伤。

    “我不会再让你再破了!”

    离忧将那件满是补丁的衣服脱了下来,缓缓的折叠好,放在了地上。

    再次看向了蛮奴,右手依旧呈现着淡淡的青色,那龙形的图案甚至溢出了点点血丝,离忧狂吼了一声:“赤骨魔杵!”手腕的上的赤色手镯瞬间脱落,发出一声雀跃的欢呤,在离忧头顶旋转了三周方才落到了离忧的手中,却依旧不停的抖着。

    这时的场中离忧顿时气势大变,如盖世魔神一般,云天之上,铅黑色的死气从千万里外翻滚游涌,院落之中一道血色的光芒直冲长天,划落丛云,一股嗜血的气息覆盖了整个月牙城。

    以离忧为中心直向冥空,顿生万千白骨之幻像,有点粒大小的虫蚁之骨,也有庞山若城的巨妖神兽之体。森然的死气压得整个古月洲十数亿凡达未达先天之境的众人呼吸不能,双眼惊惧,直是感到末降临,天崩地溃。

    而此时的院落之中方才还人满为患,未及片刻便跑的一个不剩了。

    和如玉抱着小海夺命而逃,望着两米长碗口粗的血色骨头,一脸猥琐的向小海问道:“你哥这是哪捡的?太拉风啊!我也要去捡一根来。”

    楼阁之上的兰衣女子首次露出惊异的表:“通灵!不知是几品魔器?端倪老人的兵器谱上怎么没有这么一件?”

    右边那个略带羞的女子思叨道:“看来这小子的背景不简单啊!要不要拉拢一下?只是……”

    左边那冷酷的女子接道:“只是他是魔门中人。”

    对与两人的话,兰衣女子似乎一点也没有听到,看了蛮奴,轻哼了一声:“想拉拢他的可不只我们一家啊?蛮奴既然来了,那么蓝扇羽也应该就在附近!我看连他也拉进来吧!现在月牙岛局势太微妙了!连那几个常年闭关的家伙都出来了,说现在月牙城风起云动也不为过。”

    看来所谓的正魔,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显得也很是微不足道!

    “玄叶大陆,三十六仙山灵府,他楚蓝府也就排在三十二位而已,若非他蓝扇羽拜在九灵岛火灵尊第七子天机子的门下,还真没资格做我们的盟友。”左边的那个冷酷的女孩颇为不屑的说道。

    这火灵尊一共十大弟子,个个实力超绝,若到玄叶大陆,皆是一方霸主的人物,再加上背后庞大的灵修势力,绝对是各方不愿得罪的人物。

    兰衣女子笑道:“哏哏,你这小呢子!还真眼高于顶。三十六仙山灵府,七十二魔窟邪洞,都没那么简单,九大势力之下,也就他们能排的上号嘞!”

    这时万丈夜空之上,魔气浩瀚之中,一头齐平白发的老头,肩上正扛着一块丈大的黑色门板,悬浮在青冥的月空之下,望着离忧手中的赤骨魔杵叫骂道:“哎!这混蛋小子,到那里捡了这么一根东西来,天堂阁真他妈大手笔,随便出手都是神器一级的,但也不能这么嚣张啊?这月牙城的老怪物可不少,现在怕是不少已经上心了吧!看来这趟没白跑,这门板之上看来是又要多刻一个名字了。”

    轮椅上摇着的翟扇顿了下来,蓝扇羽自言自语的微笑道:“看来这架是没法打了,更没有必要打了。”

    此时蛮奴手中的蛮牙都瑟瑟发抖,若非蛮奴死死压制住,恐怕这时已经脱手逃离而去了。

    蛮奴一时苦笑的暗道,这架还怎么打?

    就在蛮奴为难之时,蓝扇羽赤翼一展已经凌空飞了出来,笑道:“蛮奴你还是回来吧,离忧兄弟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离忧满脸煞气,青黑色的经脉暴突,邪邪狞笑道:“谁说我是开玩笑?我的衣服岂是可以随意弄坏的?”

    蓝扇羽一愣,这魔门中人还真是格怪异,居然是为了一件衣服大发雷霆。哎!但却万万不能得罪啊!不然以他背后的实力,恐怕我楚蓝府将会束一个大敌!脸上却露出微笑道:“离忧兄弟真是言重了一件衣服而已,改我送你一车便是!”

    离忧冷哼道:“我这件衣服是我亲手缝补的,你拿什么赔?”赤骨魔杵之上血色的腥杀之气正在聚集,连天空之中的万千兽骨都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离忧脸上显得无比的狰狞,犹如魔神降世一般,如果有高手在此一看就知这是走火入魔,器将驭主之兆。

    就在离忧精神快被魔骨侵蚀之际,忽然前一阵清凉之意缓缓的流出,直达大脑灵台,然后遍及全各处。

    那股魔气瞬间便被压制了半刻,离忧灵台忽的一凉,蓦地的清醒了一刹那,但就这么一刹那却救了他一命。

    当骷髅魔尊从修炼了亿万年的魔躯真之上取下了肋骨一根赠送给离忧之时,何曾想到洪荒古伊遗洲的位面比之玄衍星不知高出了多少,从上面任何一件普通的事物拿到这个世界都是了不得的宝物,更别说像赤骨魔杵这等魔物,不知经过骷髅魔尊多少年的锤炼,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世界灵衍对其魔的压制能力自然就有限度,所幸的是其已被九重封印,加上青茗神玉的及时相助,离忧所遭的反噬才并不严重,只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他的

    刚才是怎么了?连心境都变得如此浮躁,难道是这赤骨魔杵的原因?再看了看天空中恐怖森然的怪象,当时在古伊洲怎么就没有这些?然后摸了摸脖子上的青茗神玉,暗道,你又救了我一命。

    这骷髅魔尊的肋骨居然如此霸道,连人的都会影响,以后还是少用才是。

    就在蓝扇羽苦笑的以为拉拢离忧无望之时,夜空中爆乱的魔气忽的消失的干干净净,露出了荧荧的月颜,好不漂亮。

    原来离忧已经将赤骨魔杵收了起来,化为了一条骨玉镯。虽然依旧皱眉疑惑着,却也主动的歉道:“刚才发生了一件未明之事,真是抱歉,话语当中若有何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蓝扇羽当然看出离忧前后的变化,也猜到了七八分,如此魔兵又岂是他小小少年能够驾驭的了的,就算修为万年的古董也未必能够轻易掌控。想及此处便就释然了,笑道:“离忧兄弟说笑了,该是我代蛮奴对你赔不是才对。“顿了顿又道:“听说离忧兄弟实在寻你的,看来你也是一方高人,在你心中的地位很高啊!”

    离忧神一黯,接着向着疮痍的院落望去,那还有半个人迹,如此声势之下,及时一般的先天修者都惶恐不安,更别说这些普通人了,叹了一口,暗自想到:“也不知群姑找到小海他姐和没有?”

    然后忽的才响起蓝扇羽的话,于是说道:“大哥你误会了,她只是普通人而已,本不会些许武力,只是两前便被接到了这胭脂阁来了,至今了无音讯,也不知现在何如?”

    阁楼之上那兰衣女子脸色微变:“这是怎么回事?冷颜你去将十三娘找来,这件事可大可小,必须谨慎处理,千万不要给胭脂楼惹来可怕的祸端。暖颜和我下去吧,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估计一些人在暗处看闹已经等不急了!胭脂楼今天闹着呢?”

    蓝扇羽笑道:“这点离忧兄弟到可放心,这胭脂阁虽然名声不怎么好,但还不会对一个老人家下毒手的。”

    “呵呵!蓝公子倒是了解本家啊!”这时一个窈窕的影一袭兰衣宛裙的女子,婉转的走了出来,脸上蒙着一袭淡兰色的轻纱,材料极其稀有,即使是离忧、蓝扇羽这等高手也看之不透,不知容颜几何。但微露的双手却堪称天工造物,神笔着色,灵刀细削,无一丝之杂,去半分之余,盈毫末之亏,完美的连旁边温文尔雅,美动人的暖颜都失去了颜色。

    暖颜也是极美,比之古卉也只差一筹罢了。这就是一双手“打败”了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