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八十五章 和记赌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和如玉对离忧笑道:“离忧老弟可要于我走这么一遭?”

    “走走又何妨。”侧动了体从牙车上走了下去,然后又吩咐小海留在车上。

    和如玉也跌手跌跤的“滚”下了角车,随同离忧一道向着和记赌坊走了进去。

    和如玉所在的家族和家,乃是月牙城排名第三的家族,比杜家都还要靠前一些。在月牙城计算一个家族的排名,往往是看这个家族属下的店面,管辖的地盘,背后的靠山,家族的实力相挂钩。这和家有蝎子门在背后撑腰,加上上千家酒楼,三百家赌坊,一百二十家宅院,自然是在月牙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很开。白道上的生意自然要数和家的家族和别映,而**上的一切打点却要数他的弟弟也是和胖子的三叔和别源。

    和别源被称为和家的第一高手,二十岁时就达到了后天巅峰,但如今已是四十有七,却依旧没能突破先天的屏障。但他的实力却没人敢小视,因为三年前已是先天高手的月牙城大统领曾说过:即使是杜肃也未必能在他手上走过三招,他的实力已经可以和普通的初入先天的高手比肩了。他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十岁之时就能在当时天下赌局的第一把手的手中赢到钱,当他十五岁时整个月牙城便再也没人能在他手上赢过一把。他赌技上的名望便节节攀升,很快便将和家不到十家的赌坊开到了三百家,连天下赌局都只能望而生叹。但今天他却遇到了一件麻烦的事,确切的来说他输了钱,而且还不少。

    “开,至尊宝!庄家赢,跟庄者收三分利。”

    “开,麽鸡三!庄家赢,跟……”

    “开,二四,至尊,庄家赢……”

    当离忧与和如玉走进乌烟瘴气的和记赌坊之时,首先传来的便是各种的叫喊声,所有人都围在东北角一张最大的赌桌之上。

    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铁青,刚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接着便又老练的接过了刚发的牌九,手显得有些颤抖,似乎有些害怕了赌钱。这人就是赌场的天才和别源,只有人害怕和他赌钱,没有人会相信他也有害怕赌钱的一天。

    他们玩的赌法叫做骨牌,每副骨牌为32张,用象牙制成,每张呈长方体,正面分别刻着以不同方式排列的由2到12的点子。

    和别源也不知自己输了多少了,但心已经还算平静,他知道一旦心慌了,就会输的更多,对着后的两个跑脚,道:“你们去将流晶街廊南边的赌坊的地契拿来交给这位客人。”

    两个跑脚自然领命向着后堂而去,其中一人低声道:“这次头算是遇上了克星,赌了七十四把,便输了七十四家赌坊,照这样下去,不到天黑三百家赌坊都要成了那赤大汉的门下了。”

    “谁说不是啊,也不知那大汉是什么来历,居然这般厉害,你说会不会是天下赌局从总局请来的高手?”就在这时他们被人拦了下来,一看来人,两跑脚顿时便停了下来,献媚的叫道:“六少爷今天怎么有空来赌坊转转,往不是都直往天下赌局去的吗?”

    和如雨脸色也不好好看,先前这两人的对话他自然听的分明,问道:“那大汉是什么来历?查清楚了没?”

    每一个大的家族都要自己的渠道,像和家这种月牙城中的地头蛇自然对整个城中的是了如指掌。只见其中一人道:“早查了,昨天午间从北门进城,当天下午便去了无间拍卖场逛了一圈,没有买任何东西,但每件东西都被他仔细看过,可见他是在找东西,至于在找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一入夜便去了天下赌局,接着便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直到今天未时三刻凭空的出现在了这里。”

    “这家伙看来和天下赌局脱不了干系,也不知他去无间拍卖场干些什么?”正在和如玉想得出神之际,一个声音响起:

    “我知道一点他的来历,一年前我见过他一面。”离忧望着不远处正笑得开心的赤大汉,又想起了当他在道上挖墓的场景,暗道:“这家伙赌钱总是能赢。”这时那大汉仿佛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微微的抬起了头,正好和离忧的眼神对上。他的眼中顿时出一道精芒,向着离忧袭来。

    一年前离忧便在他的眼神之下吃过大亏,但如今的他已是今非昔比,体内的血液瞬间高速的运转了起来,急速的涌向了眼框,顿时两只眼睛变得血红一片,仿佛黑暗中的两滴血。

    空气旋即凉了下来,但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一丝的察觉,唯有和别源似乎发现了什么异常,手微微的向着怀里靠了靠,警惕的向着四周看了看,然后才沿着那大汉的眼神看了过去。正好在这时离忧二人的眼神对决已经落下来了帷幕。那大汉颇为深意的最后看了一眼离忧,这人修为居然连我也看不透,还是尽量不去招惹,哈哈一笑之后,突然长而起,道:“今便到此结束,赢钱讲究细水流长,下回再来过过手瘾。”说完便收拾了桌上的晶石,捡起脚下大巨大黑色的斧头扛在肩上挤出人群飘然而去。

    望着那大汉消失的背影,和别源总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着边的一个伙计使了一个眼色,那伙计便心领神会向着大汉消失的方向跟了去。接着他才长而起,躬抱拳道:“今赌坊停业一天大家都回去吧。还请大家改再来捧场,别源定当让大家尽兴。”众人自然明白其中事宜,于是纷纷告辞而去,很快偌大的赌坊内便只剩下离忧与和如玉。这时两人也走了出来,和胖子一见和别源便害怕的紧,脸上满是堆笑,就要上前去给他介绍离忧。但还没等他开口,便被和别源伸手打断。他眼睛一直都看着离忧,离忧却含笑不语。半晌他才收回目光道:“今天如非小兄弟仗义出手惊走那大汉,和别源定会输光三百家赌坊。”

    离忧笑道:“和三叔真是见外了,离忧与如玉乃是兄弟,这点事自然不算什么。只是那大汉乃是先天修者一级的高手,已经能够运用隔空之法,改变赌局的结果,你以后还是不要和他赌才是。”

    “那岂不是离忧小兄弟也是先天高手?”和别源顿时大惊失色,难怪自己会每把都输,原来那大汉已经是先天高手了。其实离忧也在奇怪,整个古月洲的先天高手也就十数个而已,怎么突然之间在月牙城会接二连三的出现?难道这些人都不是来自古月洲的?那他们蜂拥来月牙城又是所为何事?

    离忧微笑的点了点头,他旁边的和胖子一听离忧和他称兄道弟顿时喜行于脸,道:“离忧兄弟一招便能将杜肃打趴下,自然是先天高手无疑。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难道离忧小兄弟有什么难处?”和别源始何等人,察言观色,人处事之道,其实离忧这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能比的,若能让一个先天高手欠自己的人,这可是百年难遇的事,他自然不会放过。

    离忧道:“本来是想来借些钱财,但如今赌坊却遭遇这等事,实在……”

    和别源哈哈一笑,拍了拍离忧的肩头,切道:“离忧小兄弟真是见外了,你既然已与如玉称兄道弟,那么自然算是自己人,淡‘借’字岂不生分了,要多少尽管开口?”

    “三十颗赤晶源粒足以。”离忧只要了三人进入胭脂楼的入场费,并不敢多要。

    “三十赤晶如何够,我看三万赤晶还差不多。如玉,和我到内阁提钱。”

    三万赤晶便是三亿白晶,那可是一笔绝大的数目,离忧还要说什么,却被和如玉拉了下来,低声道:“胭脂楼不是一般地方,不能太寒酸,多带点钱上没有坏处。”离忧苦笑不已,这两叔侄还真是做生意的料。一来就让自己欠一个这么大的人,逛院用的着这么多钱吗?逛皇宫估计也用不了吧。

    和如玉叔侄已经相拥进了内堂,和别源从来都没有给过和胖子一回好的脸色,今天却对他这般亲,真是让他受宠若惊,暗道,看来自己今天总算遇贵人了。

    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和胖子才两手空空的从内堂走了出来,而和别源却没有和他一起。二人一直出了和记赌坊上到了牙车之上。离忧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颇为好奇的道:“和兄难道没有取到晶粒?居然空手而归。”

    这次倒是和如玉疑惑了:“离忧老弟怎么这么问啊?”

    和别源于他进入内堂之后,便特别的嘱咐和如玉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拉拢离忧,而他也将一条信息快速的传回了家族族长和别映的手中。一个先天以上的高手对一个家族来说太重要了,至少现在和家还没出现一个先天。

    “三万赤晶原粒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怕是都有好大一堆吧!不知和兄将之放于何处的呢?”离忧不解道。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