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六十七章 迷死人的尤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既然已经确认这小子与神尊没有干系,自然便没来哦后顾之忧,那巨蜈蚣体之上乌芒一闪,一道剑影便从嘴中脱离飞出。于是在离忧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道数丈宽的气剑,便想着他旋飞而来。只是奇怪的是,剑气出起只是动如雷,快如电,但越是往上,速度却越来越慢,连威力都开始锐减,定然与这怪树奇异的重力压脱不了干系。

    虽然那气剑的威力已经被消减了九层九,但依旧相当于引气七重天气修的全力一击,绝非如今的离忧能够抵挡的。看着快如惊鸿的气剑,离忧一惊,暗道,“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脸,这妖怪就是妖怪。”离忧以脚使力,形往枝干中间一跃,险险的躲过了这道犀利的气剑。气剑从离忧的额前数寸之地擦过,几根青丝被削落,缓缓的从空中掉了下去。若他慢上哪怕一分,被削落的就不是几根头发而已了。如今离忧心已经扑通扑通的跳过不停,背上的冷汗将衣衫都浸透。

    “死条虫,你为什么要攻击我?”离忧本不是一个生气的人,但这时也未免的生出了火气。

    “哼!为什么?因为你太弱了,而这汕木灵果唯强者方能得之,既然你想染指于它,那也因该量力才行!”那蜈蚣冷冰冰的语气很是的不屑,将离忧看的就如同一根手指就能揉碎的蝼蚁一般,或许在他眼里,离忧连蝼蚁都不如。

    不过此时这只他眼中的蝼蚁却麻烦的很,他那双铜铃大小的眼睛看了看千米之上被气剑击中的树枝,仅仅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痕迹,不到片刻,便又自动的愈合如初,连一丝痕迹都再也找不到了。

    离忧算是明白了,原来先前它是怀疑自己和那个叫茗音的神尊有关系,才对自己那般客气,但一发现自己不过是没有背景的毛头小子,顿时便没有顾忌杀人取物。只是可笑的是自己还真没有染指这所谓的汕木灵果的意思啊?现在想解释怕也解释不清楚了吧!

    “得快一点摘汕木灵果离开,估计那几个怪物,也料到灵果成熟的时间,不时便要赶来了!”那黑的似墨的蜈蚣,也不再对离忧进行攻击,展开一百多条玄黑色的触脚,开始往上爬来。

    离忧开始还担心,以它的修为会直接飞上来灭杀自己!现在看来事有点怪异了,难道它也要受这未名的重力之压。离忧心中突发一想,但又不太确定,于是脸上诡异的一笑叫道:“死条虫,怎么不以你绝世的修为飞上来啊?是不是怕小爷一招打扁了你啊?”离忧故意刺激他,目的就是要试探出是否如自己猜测的那般。

    那巨蜈蚣冷哼一声道:“若不是这汕木对所有修者都要产生压制,我岂会将你放在眼里,再加上你上一件不知什么的器物,居然可以抵消我的精神压力,不然我一个眼神就可以把你这蝼蚁杀死。”那蜈蚣依旧在往上爬着,不时已经爬了数十米的高度。

    嚯!离忧冷笑一声,看来这妖兽的智力还真是有限啊,我只问了一句,它倒是把我想知道的都说出来了。看这那蜈蚣缓慢的速度,似乎这里诡异的压力跟修为是成正比的!也不知何等大神通,居然让如此修为的妖物也不得不按规矩出牌。

    不过还是要阻它一阻,不然要是让它爬了上来,它的实力已经高出我许多,到时依旧难逃一死,离忧柱着头苦恼的想着。但左右寻思又一点办法也没有,看着不断上爬的巨大蜈蚣,离忧的心终于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了,心中刚落下去的巨石又被提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轰!下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碰撞之声,接着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噹!“何方鼠辈偷袭于我?”已经掉落到了地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坑的黑色蜈蚣破口骂到。

    一个冷而沙哑的声音接着响起:“嗻嗻!死蜈蚣你还真是早啊!这汕木灵果可不是你这肚子能全部吞下的!”

    “烂头蛇**就不想独吞!”那蜈蚣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一点也不惊讶。但心中却又把离忧骂了上百遍,若非他的出现巨蜈蚣也不会耽搁那么长的时间以至于将他的对头给引了来。

    听到下方传来的对话音,离忧暗自好奇,不知又来了何等妖物,居然可以和变.态蜈蚣对上口,看来这实力也不会差到哪去!这况越来越复杂了,不过这又未尝不是脱的契机。于是探出头望向了下方,看看来的又是什么怪物。

    但这回却让离忧失望来哦一次,下方没有怪物,却多了一个人。这是一个头颅尖尖的快成三角的秃顶老头,升高不过一米,佝偻而瘦弱的体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就如同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此时正和那蜈蚣对视着,那青黑的头顶和脸面上还斑斑点点,倒真有点蛇头的味道。难道他已经修出妖丹,脱离蛇形,化人形?

    就在离忧猜测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欢愉的玲玲笑声,如同一曲密林深处奏起的阙乐。一道青色的光线在树林间穿梭而过,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那似乐如弦的笑声也随着青色的光线飘。下一刻那青色的光线以到了近前,一个着暴露的高挑美女鬼魅般出现在了附近的一颗古树之上,短的退至大腿根部的玄织丝裙,懒散的系在腰间,仿佛风一吹便会掉落下来一般,肚脐之上皮质的抹也仅仅遮住了两点之地。

    一双挑逗的美目传达着幽幽眼波风万种的看了看正紧张对视着的两大妖物,然后好像不关自己事一般,坐在了一根细枝之上,一条细嫩白玉般的美足,摇晃的掉了下来,完美的就如同一轮挂在树梢的翘月。嫩的皮肤仿佛一点也不怕树皮刮伤一般,不定的摩擦着树干,让人望之便yu火焚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