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五十八章 女人的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百血歌面若无事,厚着脸皮说道:“这个还行吧!啃!所以呢!你要赢我是容易,但要杀我就难了。嘿嘿,我也是先天高手嘛!”

    舒灭颜不屑的冷道:“哼!就算你达到了引神一重天,五招之内我照样能取你首级,你信不信?”

    “那你为何不杀我呢?”百血歌当然明白她有这个实力,在这里,从小到大没有人能在她手上走过三招以上。

    “我何时说要杀你?”舒灭颜冷笑道。

    “这就好,就好……诶!天神啊!你居然笑了!”百血歌何曾见过她笑过,即使是冷笑。

    离忧说道:“女孩子笑一笑总要好看一点!”

    舒灭颜狠狠的转过头来绪激动的对离忧道:“你说我好看?我这样子能好看吗?笨蛋,你去死吧!”说完手掌一翻,一剑向离忧刺了过去。

    古人说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离忧一直以为古人是在研读哲学,十年难翻一页。现在看来古人其实是打着哲学的幌子看小说。

    呲!

    剑是冰凉的,剑上还迸发着淡淡的乌光,剑尖正好浅浅的刺在了离忧的心口,鲜血嘀嗒的掉在了地上。

    “笨蛋!为什么不躲?”舒灭颜手一甩黑剑又被它的主人扔了出去,孤独的躺在墙角。看这那不断溢出鲜血的浅浅伤痕一时不知所措。自己明明只用了一层的力量,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躲开,他为何不跺?她的心乱了!

    虽然她上的伤比离忧所受的伤多上百倍重上十倍,但她却从没有今天这么痛过,那是一种她也不知道的感觉,一种心痛的感觉。

    原来人的心也是会痛的?

    离忧看了看隐隐作痛的伤口,他不是躲不开着一剑,因为他知道舒灭颜不是真的想杀他,他也从来没有想去躲那一剑。女人的剑,又特别是心的女人的剑,永远都是例不虚发的,因为真正她的男人都会学着去承受那一剑。

    离忧转过目光真挚的看着有些慌乱的美目,道:“我说的是真的,其实一个人的容貌并不重要,因为外貌是最不能永恒,最容易随时间风化的。”

    “笨蛋,笨蛋。”舒灭颜一双小而坚实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指尖由于用力过大蚀手掌都破裂而开,晶贝的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然后快速的上前将离忧扶了起来,在自己上扯了一块布条为其包扎了起来。她包扎的动作很是的笨拙,因为她很少有人伤的了她,即使受伤也从来不需要包扎。

    百血歌明明看见,从来只有一个死亡眼神的舒灭颜,眼中居然晶莹滴,暗叫一声:乖乖!这铁树也有开花的时候啊!

    “一个人,只要她会笑,就一定有可的一面,只要她会哭,就一定不算是一个绝对的坏人。啊!轻点!”离忧没有组织舒灭颜的动作,但刚才舒灭颜在打结之时依旧没有把握好力度将离忧弄的吱呀咧。

    “笨蛋,给我好好的躺下。”

    “我没事!”

    “没事你个头,流那么多血了。”

    百血歌汗颜嘀咕道:“哪次训练流的血比这小子少啊!也没见她这么关心过我。”

    舒灭颜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你们两个笨蛋,难道你以为今天你们在外边的举措,没有引起反响吗?”

    百血歌一惊:“难道他们……不会这么快吧?”

    “哼!凡戈,千氏兄弟那三个笨蛋,以为你们两个要扩张势力,你们的联合定然会打破现在的平衡,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再加上你们今天的那番鬼话,更以为你们是想一统众人,成就唯一霸主。我来的时候,他们便在集合人了,你再不快一点,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百血歌想也没想便闪而出,看来他也去集合人了,虽然他人数上少很多,但如果能拉舒灭颜下水,这胜率又会高很多。

    “还能走吧!”舒灭颜白了离忧一眼。

    离忧眼中也是焦虑,疑惑道:“去哪里?”

    “哎!你还真是一个笨蛋,你以为就凭百血歌一方,能和凡戈与千氏两兄弟两方相抗衡么?”

    “那怎么办?”离忧还是不明白。离忧疑惑道。

    舒灭颜意味深长的说道:“走吧!还有一个人不是笨蛋,他估计也在等我们吧!”

    “哎!笨蛋,都说的这么明了还不知道?”舒灭颜一把将离忧从上抓了起来:“去了你就知道了!笨蛋!”

    另一间石室当中传出放不羁的声音,当然这是此时千觅对池三的形容。

    “哈哈!想不到离忧这愣小子泡妞的天赋这么高啊!这么高难度的货色都不费吹灰之力就泡到手了,果然有老子当年的风采!”池三舞手画脚,满脸红光的说道。

    儒黎目凝幽叹,负手而立道:“这女孩子的天赋的确吓人,离忧配她倒也合适,真是不明白她出了万蛇洞后为何又要在自己涂上腐毒,使伤口溃烂的吓人?如今腐毒已经侵染如髓,以非寻常丹药能治了。”

    “黎老鬼你怎么也这么世俗啊?居然这般重于容貌,真是白修行千年了!”千觅在墙上便排演着阵法,一只拿着拳头大小的赤晶石的手举棋不定,不知放在什么位置才好。这一块的赤晶便不下百颗原粒,若离忧在此定然垂涎三尺。

    “容貌对于一个杀手的确不重要,但对于一个妻子而言却非常重要!”儒黎似乎想起了什么,表中有些哀伤。

    千觅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排演,转过望着儒黎:“你还是忘不了她,当年她那么做多半都是为了你!或许她还没死,你就没想过回去找她?”

    儒黎缓缓的坐了下来:“就算找到了她又能怎样?”然后绪激动的道:“我是一个懦夫,在逆苍天的刀下,我永远都不敢再踏入幕歌平原。”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