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二十四章 印之舍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异修分为两类,一类:灵根深源可以吸天地之灵气,化形人,吞云吐雾,飞天遁地,修如圣的被称为妖;而另一类:灵根浅薄只能吞噬天地灵宝,强化兽,但却灵识低下,不能化人形,只能为战的被称为兽。

    玄叶大陆上的人们一般将妖看做是气修;而兽更接近于武修。当然无论是妖还是兽只要境界一到,依然能够延年千万载,甚至长生不死也有可能。

    人类九域分别有着一位大神通者守护,九位大神通者在创立九域之时,便分别与妖中巨头达成了某种协定,凡是妖族皆是不能进入人类的处所,凶残爆裂而实力强劲的兽族也是如此。

    池三用眼睛瞥了瞥众人关注的目光,嘴角微微一翘,不紧不慢的找了一张椅子安稳的坐了下来。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在地上痛的翻滚的离忧一眼,仿佛有意如此这般一样。久久才道:“老黎啊!你猜都猜不到,在这古月洲居然也存在王级妖兽!双头化蛇王!什么时候这妖王品味比我们还低了,不毛之所这种灵衍贫瘠的地方也来垂涎。”

    人类九域的人们虽然生存在众妖的夹缝之中,但却很少有人真正见过妖、兽。别说是妖王就算是普通的次妖都极少在人类的眼皮底下活动过。

    如今在古月洲却惊险妖王,这个信号绝对可以让天下人都睡不安稳。

    嫣织雨美目连闪,说不出的动人,脸上平静,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甚至对右十七的死一点也不关心,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若不把我放开,后面你们还会遇到更厉害的妖兽。”

    连池三也暗自赞赏,这份冷淡的心境。至少他还做不到,对边的人死后而无动于衷的地步。若知霖能有她一半的心狠和果断,以他不弱于那女娃儿的心智,池家必定能长盛不衰。此女现今修为尚浅,但它必定将是影响整个玄叶大陆的人物,只是现在要不要将她先给灭杀以绝后患呢?

    “你的手下已经死了,交出解药吧!我便废你源珠饶你一命。”池三心中暗叹,还是打算先要解药救回离忧,在他心中离忧比什么都重要,即使要他付出一切他的会毫不犹豫。

    “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通,雾海之上无论神识,气感都被压下了千倍不止,两位前辈不知是如何赶上五牙神舟?又是如何在雾海中找到方位?若能解答一二,解药自当奉上。”嫣织雨满是疑惑,虽然池三和儒黎的修为超绝,但依旧还不能和神秘的雾海想抗衡,她相信其中定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池三想了许久,仿佛很难抉择。最后终于被离忧哀叫声打断了思绪,妥协道:“好吧!我便答应于你,别让人觉得是我们再欺负后辈。但是如果发现你在和我耍花样,那么···”

    嫣织雨连忙道:“前辈放心,织雨还没这个胆子,现在不依旧还是两位前辈的阶下之囚吗?”

    池三点了点头,道:“今天我遇到了一个朋友,他给了我一样东西,让我帮他办一件事,而我又失去了你们的踪迹,于是就顺便做了一回好人,遇见你们纯粹就是一个巧合。”

    “不知是什么东西?什么人?”嫣织雨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池三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说道:“三个时辰前,弥陀山的苦海请我帮忙去找一个人?”

    “谁?”

    “他师兄苦果!”

    “他来过了,却已走了???这好像和问题无关吧?”嫣织雨不解的说道。

    池三从怀里拿出一颗通体白色的佛珠,上面还刻着奇异的佛文禅理,叹道:“这件事乃是迦岚寺的一大丑闻,你们得答应我绝不外传我才敢说。”

    嫣织雨冷声道:“在场若有一人说出去,我定然灭他十族。”

    “九年前迦岚寺六大神僧之首的苦果盗走了一件事物,叛出了弥陀山。而我手中的这颗白玉佛珠便是苦海神僧产生的第一颗舍利——印之舍利。用它便能感应到苦果神僧上的那颗印之舍利的方位。”

    离忧脑海之中顿时一震,忍着疼痛叫道:“那不就是说他骗了我们,骗走了小林,他肯定是个坏人,干爹你一定要去救小林啊?啊···”话还没有说完,离忧的头更加的裂疼痛了。

    “什么?”儒黎一惊,接着叹道:“哎!看来他是偷走了再生舍利,想先一步找到转世佛灵,以此来和弥陀山抗衡。”必竟他是知道林立煌份的,难怪当时苦海走的那么急,看来他是感应到了转世佛灵的位置追去了。

    但苦果又是如何和珈岚寺接下如此大的怨恨呢?看来出来他自己,别人再难有人知道了。

    嫣织雨不解的问道:“但他叫你们来找他师兄这是何意?”

    池三说道:“印之舍利之间的感应是有限度的,但佛修和自己舍利的感应却是没有空间上的局限,所以他从弥陀山到这里一共追了他师兄不下数十亿里,历时九年,依旧没有追丢。其中最大的凭借就是我手中的这颗印之舍利,但如今,如今看来苦果是彻底的摆脱了他。”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要你们钓住他师兄,等到他寻到了转世佛灵,再来找你们。哼!可惜的是却被他师兄给摆了一道。”嫣织雨眉头一蹙,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们的意思不就是说,苦果将他的印之舍利放在了我们这里?”

    池知霖断然否定道:“不可能,当时甲板之上空无一物,他能放在何处?”

    池三拿着手中的白色佛珠不停的改变方位,印之舍利旋即不断地光亮,最后看向了离忧的右手出了一道实质般的白芒,疑惑的叫了一句:“舍利嫁接?”

    “原来如此!”

    嫣织雨顿时明白了过来,难怪苦果走时会拉着离忧的右手,说那番“以后要探讨佛理的话”。原来是在我们都没防备的况下,已经将他的印之舍利植入了离忧的手骨之中,来看来不是探讨佛理,是取回舍利吧!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