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二十章 她叫嫣织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因为这件事关系甚大,池知霖自然不敢轻率为之,谨慎的问道:“不知……”但他的话却被黑衣老者打断了,“我知道池兄要问什么!也知道池兄的疑虑,可惜的是,这个问题我暂时还不能说出来,不过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池兄便会知道了,现在还是请池兄不要推辞,收下遗珠吧!”双手微曲,将蓝海遗珠递了过去。

    池知霖虽然知道他并不是仅仅送剑那么简单,这背后肯定还大有文章,不过这蓝海遗珠关系甚大,就算是池三在此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之收下来。想到这里,池知霖顿时便释然,道:“那在下只有多谢姑娘了。”上前接过蓝海遗珠,小心翼翼的用袍衫裹了起来,右手挥出一道白光,便消失在了左手之中,船上的空气也瞬间恢复了正常。

    一旁的林立煌摸着脑袋想了半天才问出:“你们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啊?我都糊涂了。”

    池知霖笑了,离忧和古卉也笑了,唯独黑衣老者想笑却没有笑出来,说道:“敌人可能是朋友,朋友有时可能也是最大的敌人。”

    “那你算是什么啊?”林立煌还是不懂。一旁的离忧就要骂道:“这木鱼脑,都说的这么明了还不知道。”

    黑衣老者望了望茫茫白雾,脸上顿时没了表,冷哼道:“今天还真是闹!”

    而这时白雾之外,幽深之中一道佛号忽的响起:“阿弥陀佛!老衲总算是赶上了!”

    一时四方世界佛光乍起,佛号连连,犹如有万千僧侣齐声吟唱。红光一闪一个人影以站在了船甲之上。一大红的佛袍斜挂在半,高瘦的躯行如竹竿一般,两条雪色的长眉直垂到了前,虽站在了众人的旁边,给人的感觉那不是一个人,是一颗老藤的树;是一方沧桑的老石,没有半点生气。

    来的很是怪异,连一贯镇定的黑衣老者,都露出了讶色。

    黑衣老者微微一示意,后的右十七毫不犹豫的便旋而过,双拳爆出血色灵光,向那老僧击去。

    在这偌大的雾海之中居然没有失去方向,凭这一点就说明其神识之强,将是整个玄叶大陆尖端的存在。

    众人都想看看,红衣老僧如何来应对右十七的破天碎地的一招。当然,也想看看这神秘人物到底是何来路。

    拳风刚起,右十七便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留下了一道幻影,以出现在了那老僧的前。

    “好强!好快!估计与勿用叔也相差不多了吧!如此高手,居然甘愿做他人的仆人,这黑衣老者到底是何等来历?太可怕了!”池知霖看了看一边断了双臂的左十七,摇了摇头暗自想道:“估计他也差不了多少吧!哎!不知那老僧被这一圈击中将变成什么样。”

    “噗”

    红衣老僧依旧安好的站在原地,徐徐道:“檀越,无死畏,无恶名畏,无恶道畏,乃至无大众威德畏,你切燥了!”他不休的禅道,表依然木讷。右十七那穿金透石的一拳,在空气中击出了一道涟漪,便停在了他前数尺之处,仿佛一道透明的屏障隔在了那里。手仿佛陷进去了一般,进不了一分,退不了一寸。

    这人好强的修为,以右十七的实力,即便是池三之流也绝不至于,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而他居然如此轻易的接下,很可怕!黑衣老者动容了,然后说道:“敢问大师可是迦岚寺的前辈?”却看也没看正陷在危境中的右十七。暗道:“也只有天下佛宗之首的迦岚寺,才配出如此高手吧!”

    “十年前,在弥陀山的菩提树下,老衲曾见过檀越一面,当时檀越还只有十二、三岁孩子罢了!”红袍老僧淡淡的说道,手指微微一动。那右十七便又恢复了自由,自觉的退了回去。

    离忧与林立煌同时指着暗尘那张枯槁的脸,鬼叫道:“哦!他?十年前十二、三岁?至少也不下五、六十吧!”

    黑衣老者暗道:“这人在迦岚寺是何地位,连菩提树这等密处也能去?难道是六大神僧中的一位?”但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疑惑的表,转过头对林立煌解释道:“因为我并不是暗尘,这也不是我的本来面貌,让大家见笑了。”声音依旧那么沙哑、沉。

    话音刚落,全便发出骨骼错位肌运动的声音,“咯,咯,噼!啪……”突然连体都变得虚幻了,下一刻,一个全新的人形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连衣服都变换了。

    一飘飘白衣,头上半挽羽冠,青丝束发,玉颜画骨,水蛇弄腰,一代祸水红颜,虽男儿装束却更显英气。青白手腕之上系着一串翠色铃铛,轻轻抖动之下,竟然自成绝音。一边的古卉已是人间绝色,可与之相比,便如骄阳当空,不见星月之光。露凝霜雕的红唇款款的细道:“晚辈嫣织雨,敢问大师法号几何?”声音端似的清新悦耳,醉人迷物,在耳中缭绕不绝。

    连池知霖这一对美女快免疫的人,都两眼发直,唾沫连咽,低声说道:“我们名字里都有一个“织(知)”字,还真有缘啊!”只是此“知“却非彼“织”,这拉关系近乎到也是人人都能无师自通的招数啊。估计他现在都不会再把自己当阶下囚,即使是阶下囚,他也抢着做吧!

    旁边的古卉瞪了池知霖一眼,却没引起他一丝反应。

    林立煌更是不堪,鼻头之下早已是血红一片,一个不稳便载倒在地,半天没有能够爬起来,看来这杀伤力果然非同凡响!

    离忧虽年即十一、二,此时却心中却是一颤,这个绝美的影,这一生估计都将牢牢的刻在他的心间!一种似曾相识的感从心中涌了出来,两眼泪痕不自的叫道:“妈妈!”

    “啊!”已载到在地的林立煌大叫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骂道:“苍天啊!平时怎不知你这贼子竟如此这般的狡猾,居然想到这么一招搭讪的好方法。我都装死了,也没人理我,下次我也要换新招了!不过老池的那招也太过时了。”暗自的点了点头,仿佛心里又平衡了。

    那红袍老僧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般,木然的说道:“造作诸恶业,受定众苦果!贫僧法号——苦果。世间名讳皆业障,怎奈世人皆信之,贫僧也是一俗人,自是免不了,可谓一悲!”

    听即此处,犹如一道清灵从灵台绕过,离忧瞬间清醒了过来。收住了表,暗骂自己居然如此失态,这下是损大了。闻苦果大师的话语,心中忽的生出一念,便道:“大师所言实属妄矣!名讳仅是名讳,既然有之何必为其所恼,心中有业障才会将之言为业障,心中无一物,何有业障之说。”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