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九章 美女与金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只见那白衣女子,玉葱十指快速转动,如幻如影,手指掐转,瞬间数十个手印便结成,低喃一声:“成——漫天星光撒晶源!”

    突然一道三彩的光芒,从那三色石中冲天而起,在半空中颜色不断的减少,当仅剩下一道白色之时,在半空中爆裂而开,撒落了下来。就如那漆黑的夜晚,月光淡淡,突然一朵烟火在空气中撒开。只是那烟花却并不消散,纷纷的掉落着余星。

    现在的街道上便呈现了另一番光景,因为天上掉落的不是余星点火,而是一颗颗白色的原粒晶石。青石板,黑土岩的街道上满是晶莹,被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晶石。

    在整个玄叶大陆,都有通一的货币,那便是晶石,又因为所有大小的晶石都是有一粒粒指头大小的原粒够成,所以晶石的单位都是以原粒来算。

    晶石又分为三色,白色最低级,赤色次之,青色最是珍贵。他们之间的换算,差值都是万倍。也就是一万颗白晶原粒才相当于一颗赤晶原粒,一万颗赤晶原粒也就相当于一颗青晶原粒。一颗赤晶原粒差不多就够一个中等家庭一个月的开销了,甚至维持一个平穷家庭一年的基本生活也是绰绰有余的。

    天上下晶石这种事绝对是整个古色小镇的头一朝,一时间整个大街更乱了。

    男人有两样东西是永远也不嫌多,一是女人,一是财富。往往更多的人更加看重后者,因为财富多了便一定有女人,而女人多了却要丧失更多的财富。

    池知霖看来也是被这群人的疯狂给吓住了,如今出现一个空挡怎么敢错过。“快走。”当他叫出这么一声的时候,哪还有离忧和林立煌的影子。四处一看,原来二人早已加入了捡晶石的大战中。不断的在人群中窜来窜去,满头大汗却是不亦乐乎。离忧破烂的衣服被扯了下来,打了一个结,一头被林立煌拿着,一头被他咬在嘴里,仿佛用手拿着都嫌影响捡的速度。

    “白色晶粒而已至于吗?看来这两个家伙是穷疯了!不过,倒是可以从这方面想想办法。”池知霖暗自点了点头,当他再看林立煌时,眼中的炙更加的强烈了,不经意的笑了出来。

    “此少年额头隐有佛金纹,全骨骼居然天生半神化。出生绝不简单,很可能乃是某位绝世高人转世,定要将他带回去,让师傅好好看看他的来历。说不定还可以为池家再添一员守护神。自从三爷爷离去后,池家太需要绝世高手的守护了。”池知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几个闪,迅速的划开人群,来到离忧和林立煌侧。一手一个提着挣扎着不愿离去的二人,纵而起向远处闪去。刚刚落定在地,另一群人便又向这边扑了过来。

    池知霖顿时冷汗直冒,一把将手中的林立煌扔给了白衣女子。托起离忧便向着街尾狂奔而去,一直到了镇口才松了口气,将他放了下来。此时白衣女子也将林立煌带到了这里。

    “啊!啊!我,我太幸福了。”林立煌刚被那女子放在了地上,便发傻的冒出了这么一句,嘴角的口水早就将衣襟湿透。鼻腔一,两条暖暖的血液流了出来。看来还真是被美女迷住了,连不断掉在地上的白晶原粒都没有看见。

    白色晶粒掉在地上后便化为一缕缕白光消失在空气中,直是看的离忧目瞪口呆,连林立煌为何那么“丢脸”都没问。便将自己衣服翻来翻去的找,哪还有白晶晶粒的影子。泄了一口气,叹道:“天下还真的没有白捡的晶钱。”失神的向四周看了看,两排紫杆柳树后一座废宅跃然眼帘,脸上一喜,讶道:“咦!居然到家了!不知干爹和先生回来没有?”

    原来池知霖二人为了躲避那疯狂的人群,不得以便向街尾人希少之处而来,却想不到,送了离忧一程。

    池知霖看了看破旧的荒宅,和已经破碎的大门,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家?”

    离忧笑道:“不是,只是我和干爹租用的而已。”

    池知霖自然明白他说的“租用”是什么意思,但他却不点破。贫苦的人有贫苦人的活法,他们的世界有太多的辛酸,但也有只属于他们的快乐。傲然的说道:“你干爹在家吗?”他既然已经看出了淋立煌的不凡,为了不让人看出其中的端倪那么就一定的将离忧一并带走。将离忧带走,自然要跟他的干爹说一声。

    只要是他要的人,别说是一个乞丐,就算是古月宗的宗主,都巴不得将自己的子女送来,他有这个自信。

    林立煌失笑道:“一个邋遢的老乞丐有什么看的?恐会污了大侠你的眼睛。”通过两人刚才表现出的那手本事,林立煌早就佩服的五体投地。就算现在池知霖说自己就是人口贩子,他都绝不相信。心中更是暗下决心,跟定他了。

    离忧狠狠盯了林立煌一眼,道:“干爹他虽然邋遢了一点,人还是很不错的。”

    白衣女子听到“邋遢”二字,眼中一丝厌恶一闪而逝,轻轻的拉了拉池知霖的衣角,使了使眼色。

    就在池知霖犹豫不决之时,大门中传出了一阵笑声。

    “哈哈!我就说这小子不到午时一刻,准会回来吧?”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跟着两个人影便出现在了大门的门口。

    离忧连忙跑了过去拉着池三肮脏的手,兴奋的叫道:“干爹,我就知道你们昨晚是去吃好东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老乞丐抓了抓头皮,老脸一红尴尬的说道:“吃?嗯!的确……吃东西……还行。”

    离忧伸出手向着池三怀中掏去,叫道:“肯定给我藏了不少好吃的回来。”

    池三一把将离忧的手扯了开,老气横秋的说道:“你脏不脏啊?慢点,别把我衣服弄破了。”谁都看的出他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破了,当然更是不能再脏了。

    “这是你的朋友吗?”儒离看了池知霖和白衣女子一眼,眉头微皱,暗自猜测:“这古月洲年轻一代何时出现了如此修为的人物?”

    老乞丐也将目光转向了眼前的一男一女,男的潇洒,女的飘逸。突然脸色一变,两眼神采四,满脸激动的看向池知霖。继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丝悔恨和愁苦浮现在了脸上,但很快他便控制了住绪,转便向大门内而去,好像很不愿意见到他一般。

    但他还是被叫了住。

    “你是……三爷爷?”池知霖声音有些颤抖,,一脸不可相信的看向老乞丐,神激动非常。白衣女子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失态过,即使是面对师傅的时候也没有这般。

    老乞丐浑一震,露出一丝苦笑的点了点头,叹道:“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七蛋子。”池知霖因为在家排名第七,所以又有一个名:七蛋子。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