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洲 第二章 古香书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几凡几凡 书名:无尽缘
    古香书院坐落在古色小镇的北边,占地数十亩,乃古月洲东边十八镇的唯一学府,但在这片尚武的土地上,学文并不是前途所在,所以学员并不多。

    古香书院之外是一片绿荫的杨林,烈当头,这里却是嘈杂一片,一杆被老神仙蛊惑而来的少年,正要冲进书院之际,却被两名块头硕大的粗壮教管,拦在了门外。

    古香书院是什么地方?乃是方圆十八镇的高级学府,岂是这些平民少年能够随便出入的。这是一个阶级分得很是明显的社会,平民永远没有地位。

    远远的望着书院门前发生的一切,离忧微微一笑,便折离大门,向着书院的右径而去。轻车熟路的在一面丈高的石墙下停了下来,脚上微微一发力,便灵巧的跃起,跳入了三米多高的院墙之中,看来这种事做的并不少,已经摸清了路子,丝毫不顾及跳进去之后被人发现。

    远远的朗朗的书声,墨画的气息便袭了过来。里面错落的书社,林立的草堂并没有让离忧迷失方向,径直的向着东面而去。

    书院东侧,有一间朱梁竹窗的书堂。每天下午无论风吹雨打离忧都会到这里,躲在草堂的竹窗下听儒大夫子讲课,所以对这里很是熟悉。

    儒黎在古香书院以有了近五十年的教龄,资历、才华、见识整个古色小镇,甚至整个古月洲都无出其右。对于玄叶大陆上的各种人风俗都了如指掌,在离忧眼中他是一个极有才华和品行的人。

    “今天给大家讲一点风俗礼仪、雅颂文章吧!”儒黎如往常一般站在木阶讲台上说道。他已是一个六旬的老者,一蓝色长衫,敝屣直垂脚尖,手里面拿着一根三尺长的教竹,神淡然如无。

    下边一群锦衣华裳的少年又叹气的嘘声,一个少年说道:“先生,这风俗大家从小都知道,礼仪在宗门里更学的精要如常,不讲也罢。”

    “那你们要听什么呢?”它语气很是耐心。

    “修炼之法!”

    “玄叶大陆的奇闻趣事!”

    “离炎大漠之外天地!”

    ……

    下面的一群孩子同时起哄,草堂中显得极为喧哗,比之闹市也相差无几。但儒黎依旧面带微笑,道:“真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那好,我就先给你们讲一讲这整个玄叶大陆的地理常识吧!这也算是增长一下你们的见识!”

    他缓缓的将教竹放了下,清了清喉咙,坐在了竹椅上。

    “天下楼的上古记事里曾这么写道:我们生活在一颗巨大的球体之中,不知从何时起它便被定名为了:玄衍星。

    玄衍星,仅有一块叫做玄叶的大陆,没有人知道玄叶大陆长宽几何?只是传言它是一片叶形的存在,离炎河与它的大小支流便构成了这片玄叶的脉络。

    人类的居地相比极其狭小。被星罗的点缀为了九块:六大鼎胜之境,三大不毛之所。

    每一个鼎盛之境,人口都超过了万亿,占地皆不下方圆亿里,风俗气候,修炼主流更是千差万别。

    而不毛之所,占地却是大小不一,有的甚至远远超过鼎盛之所,确因气候恶劣,灵衍贫瘠,天地灵萃奇物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人口稀少皆在百亿左右···”

    一个十二、三岁的白衣少年问道:“那古月洲在九域扮演着什么角色?”这少年叫做古阑,乃是当今古月洲第一高手古凌天得儿子,也是古月宗的少门主。

    儒黎道:“什么角色也算不上,他只不过是离炎沙漠二十四绿洲中一块普通的洲地。而整个离炎沙漠也只能算是三大不毛之地中最贫瘠的一个。”

    “诶,这九大居地都是哪些呢?”

    “六大鼎盛之境分别是:永恒国度、九灵岛、修罗位面、三十六城域,神女源、幕歌平原。而三大不毛之地分别是:离炎二十四绿洲、巫海、雪域。”

    儒黎能够将这些如数家珍的知道的一清二楚,绝非一个教书先生这般简单。离忧望着畅谈的儒黎,心中对他的敬佩更加的于眼。

    “先生,你不是说六大鼎盛之境每一个占地都超过千万里吗?这九灵岛不过一个岛而已怎么可能成为六大鼎盛之境呢?”一个少年好奇的问道。

    “就是啊!九千里古月洲都只是不毛之所中的一小块而已,一个岛凭什么?”

    儒黎想了想,道:“这个嘛!九灵岛其实反而是六大鼎盛之境中最大的一个,占地南北两亿八千万里,东西一亿六千万里。但是在苍茫海上繁星岛屿中也就算中等大小罢了,只因其余万亿岛屿人类皆不敢涉足而已。要知道玄叶大陆之广,除东边苍茫海外,其余西北南三方从来都没有人走到尽头过,更不知尽头之处是一番何种光景。九灵岛和这庞然大物比起来还真的只是一个小岛罢了。

    九大聚居之地,两两相距最邻的也有数之亿里,其间密林陡崖,泥泽险地,奇兽凶禽,妖魔精怪多不甚数。

    可以说玄叶大陆九层九的土地是被异修所占据的,人类不过在寥寥大地之上获得几丝夹缝罢了。”

    一群少年久居古月洲,在他们心中九千里古月洲已经辽辽无边了,哪听过这等奇闻,一时都怔在当场,一时浮想联翩,一颗想要踏遍整个玄叶大陆的种子已悄悄的埋在了心底。

    古阑最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笑道:“天下如此之阔,我并没有兴趣,能成为古月洲之主我就满足了!“

    另一个少年问道:“这天下布势如此之大,先前先生也说了不同居地的修炼主流千差万别,那这些修法都有哪些呢?”

    儒黎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家都知道整个古月洲六大宗门除血炼门外,皆是武修,这武修因为要求低,所以便是玄衍星上修炼的人最多一种修法;这炼血门修炼的气修,便是修炼人数排在第二的修法。”

    “那修炼人数排在第三的又是什么呢?”看来这群少年是来了兴趣。

    “灵修!这便不得不提九灵岛了,灵修被称为同阶之王,但九层都被垄断到了九灵岛上,由九大灵尊执掌统领。除了这三种修炼人数最多的修法之外,其余修法万千,但成气候的也就佛修、巫修、兽修等几种而已”

    儒黎看了看台下的一杆少年,问道:“灵衍化天地,衍粒存灵元。这天下三大修法:武修炼体,灵修炼魂魄,哪气修又练什么呢?古阑,你来说吧!”指着台下的一个十一二岁的白衣少年问道。

    古阑嘴角微微一挑,略带骄意的笑道:“炼化元神!”

    “那元神又作何理解?”儒黎轻轻瞥了他一眼,又缓缓的问道。

    “这……”古阑眉头紧锁,面色一红,紧紧的将头低了下来。

    “啧!”儒黎微微的摇了摇头,向下边的一杆学生看了看,却无不将头埋的死死的。儒黎顿时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正要开口。

    一个颤微微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元神…是气修…炼出的具有…灵魂的化,而化便是修者,修者即是主者!”

    儒黎和那是十几位学生,同时诧异的转过头向门外看去。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正不知所措的站在竹窗之下,那少年正是离忧,显然刚才的话便是他说的,当然也是老神仙教他说的。

    儒黎略带深意将离忧看了看,突然他眼中一道精光出,额头之上法眼隐开,直指离忧腹下丹田,大脑灵台,心脏窍,三大命脉。十二颗闪着不同光芒的珠子正悬于三处。分别为,心脏一颗,为赤色,指头大小;丹田一个,为白色,也是指头大小;而灵台之处却有十颗之多,皆为米粒大小。

    儒黎沉寂近五十年的心,又一次被点燃了,萎缩在古月洲这荒凉之地又岂是永久之策?如此天才人物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如能归于我的门下,苍天阁也就不再那么可怕了。

    “你这叫花子,嚷嚷什么啊?你以为我们阑哥不知道啊?”

    “谁让你进来的?想找死啊?”

    “这等民真是让人看了都恶心。”

    ……

    书舍内众学子,时不时的瞟着古阑,对窗外的少年嘲弄道,讨好之意自是不用多言,古月宗作为古月洲第一宗门的确有几分慑人的魄势。

    古阑嘴角微微的挑着,脸上还带着一瞄奇怪的微笑,不知在想着什么。

    “够了!莫欺少年穷,你们还是没有记住。”儒黎厉声喝道,接着略带深意将离忧看了看,道:“离忧是吧!从明天起你就不准再到这来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先生,下次不会了,我保证不会了,我就在外面听,不说…不说了。”离忧急了,看来那满口胡话的老家伙的话听不得。

    “我们继续上课!”那老先生再也没看离忧一眼。书舍中的少年皆是露出得意的冷笑,就仿佛铁血刀刃的士兵在战场上打完了一场胜仗,只是还带了一点什么,却是士兵没有的东西。

    离忧转过向大门而去了,只留下了一个落寞的背影。他本是一个识趣的人,但在这里,在这一方竹窗外,踩下了六年的脚印,流下了太多的回忆。

    即使有痛苦的,至少它也是一种记忆,试问天下人碌碌一生,留在心中的东西,可有十之一二,或许百之一二也没有。

    这就是人死前的那一瞬唯一拥有的东西——回忆。

    离忧又越过高墙,出了古香书院,前面是一条陈旧的街道,看了看西边那一抹赤色晚霞和挣扎着不愿下落的夕阳,手一拍额头,大叫道:“遭了,今天又要被干爹骂,连讨饭都忘了,今晚看来是又要挨饿了!哎!糊涂!”说完,拔开双腿向街尾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尽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