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 【小三】

    王璐璐大摇大摆地推门进来:“这鬼地方可真难找!”

    我抚了抚额头,听到这声音我就忍不住烦躁。

    王璐璐走过来不咸不淡地说:“听说你小腿骨折了。”

    只是骨折?谢天谢地!

    “闻斌忙着工作还得照顾你……”

    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王璐璐。

    她不再继续,反而是低头逗弄点点。我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我努力撑起子想要坐起来,听她又说:“点点就暂由我带着了!”

    我就知道,我一只手撑着子,一只手去拉点点,结果很惨烈地扑了个空。王璐璐甚至不多停留一刻,而我就那样不无凄凉地倒挂在边看着她拉着点点往门外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刚刚睁眼,看了女儿一眼,对于一个刚从鬼门关绕了一朝的人,她的做法实在有些残忍。

    我满目凄然,声嘶力竭:“王璐璐你这厮……离我女儿远一点。”

    经过多年的磨练,她已能轻而易举的对诸如此类的控诉绝缘屏蔽,甚至反

    此时点点扭过头来,那是一张不谙世事的纯真笑脸:“妈妈你好好养病,我会常来看你的。”

    话还没说完便高高兴兴的挥挥手跟着王璐璐离开了。没有一点不愿?没有一点舍不得?我痛心疾首,久久爬不上

    闻斌这才低笑着过来扶我。听到他的笑声,我火气更旺,甩开他的手:“你也跟着去算了!”

    俗话说流年不利,我这次不仅伤了胫动了骨,还彻彻底底地伤了心。王璐璐这厮偶尔也会带着点点和她家小金子来看我。

    这一天,王璐璐在病房里修着指甲,点点歪歪斜斜地靠在我前。

    “妈妈你什么时候能走路?”

    “快了。”我闭着眼睛说。

    “快了是什么时候?”

    我扭过头看到点点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释然了。何必跟孩子置气呢?她还不是盼着我早康复么?

    我抬手揉揉她的头发:“嗯……不一定你下次来看妈妈的时候,妈妈就可以走路了。”

    她高兴的击掌欢呼:“哦!哦!太好了!”

    我有些感动,她小小年期还不更事就已懂得亲的与众不同了。

    我微笑着看着她拉了拉小金子的裙摆:“姐姐你看,我早说我妈妈快好了。”

    小金子耸耸肩,我的表凝固了一瞬,这神太像她老妈。

    我听到女儿继续说:“那样我就不用来看妈妈了,你可以带我去跟隔壁康明哥哥玩了。”

    我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我的女儿,又看了看小金子。

    小金子一脸无奈:“康明不喜欢小孩子,你太小了,懂不懂?”

    我的天!我揉了揉太阳,咬牙切齿:“王璐璐!”

    这厮将一个保温壶放在我头:“要我说你家点点就比你强多了,你该高兴才是。唔,这是我家阿姨炖的鸡汤,我约了康明的妈妈逛街,过段时间再来看你啊,你要看开点,哪那么多气好生?”

    王璐璐边说边起整了整裙摆:“那我先走了。”

    不等我再多说一句,她已转出门,点点则是像个小尾巴一样急忙去拉小金子的花裙子,头也不回地道了句“妈妈再见”。

    我有些气馁,但是跟王璐璐认识太久,我早就明白我要学的只是接受。

    躺了两个月后,我终于行动自如了,闻斌才将点点接了回来。几岁的孩子长的最快,一天一个样。离她上次去医院看我时已有一个月了。我发觉她长高了,也变漂亮了。表也不那么天真无邪了,学会故作惆怅了。

    “妈妈你渴么?”

    “……”

    “妈妈你饿么?”

    “……”

    “妈妈我给你扇扇风吧。”

    现在知道讨好我了?我闭着眼睛不做任何回应。良久她也不再出声。

    我好奇地睁开眼睛,发现她坐在边双手托着下巴,撅着小嘴,皱着眉头。看她这样我有些不忍。

    见我睁开眼,她却摇着头说:“啧啧,不要学小女孩耍脾气,你已经不小了。”

    我的火气顿时冒了起来,但很快便觉得不对劲。

    “这话跟谁学的?”

    “干爸总是这样说干妈,一开始干妈可生气呢,后来就不生气了,干爸一这样说时干妈就只会笑。”

    我嘿嘿笑着,风水轮流转,王璐璐你也有今天!

    “妈妈你笑的好恐怖。”

    我腾地坐起来:“懂什么叫恐怖么?妈妈这叫可、温柔,你干妈那才叫恐怖。”

    “干妈也这么说。”

    我再一次闭上眼睛颓然地说:“你干妈还说什么了?”

    “干妈说你为了救我差一点死掉……”

    我倏地睁开眼,注视着点点。她扎着小手躺在我边来搂我的脖子。

    “我会好好你的,不会离开你。”

    我哭笑不得,但不可否认,我是真的感动了。良久,边不再有动静,我的宝贝已经进入梦乡了。

    脚上之后,我的子又回到了受伤以前,平静的毫无波澜。点点一天天的长大,如今的她已懂得男女有别,对此我不知是喜是忧。而闻斌则是越来越忙,有时甚至一周我们都说不上几句话。

    今天闻斌起的比平时晚了些,急急忙忙地吃了口面包便要出门。

    “最近怎么这么忙?天天早出晚归的。”

    他一边穿着皮鞋一边说:“有个项目快要结了。”

    “唔,还是要注意体。”

    他愣了一瞬,然后微笑着轻轻地拥抱我:“对不起,实在是太忙了。”

    我轻笑着回抱他:“我没关系。”

    这一切都无懈可击,直到家门关上后,我才颓然地坐在沙发上。我从不用香水,而他上的香水味是个可怕的信号。我们结婚至今已有六年,我们的点点也刚刚过了五岁生。还不到七年就已痒了,我有些气馁。

    “或许是我多疑。”

    王璐璐在电话里显得有些激动:“你什么时候这么唯唯诺诺了?每个男人到了中年都会再遇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运气好的话,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会克制自己,会以家庭为重,运气不好的话,要么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等着协议离婚。我记得这还是你告诉我的,我当时奉为警示名言呢!”

    “别说这样的话,那说法的确有点片面和绝对了。”我毫无底气。

    “那你就经常去他公司走走,让那小狐狸精见识见识你大老婆的气场。”

    “有没有这人还另当别论!”

    “嘁!那么浓的香水味你不也闻到了?少自欺欺人!”

    挂了电话,我有些忐忑,要不要去呢?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了七年,哪有不厌烦的?

    不知何时点点也爬在我的梳妆台边,看着镜子中的我叹了口气:“妈妈你怎么从来不化妆?你本来就没有干妈好看!”

    我瞪了她一眼:“别忘了你是谁的女儿,我再不好看,可惜你还是得像我!”

    她提高嗓门嘟着小嘴激动地嚷着:“骗人!骗人!别人都说我像爸爸!”

    我挑着眉看着镜子中的点点:“是么?那好吧,你像谁就让谁带你去海底世界吧!”

    “可是爸爸没时间。”

    “你又知道?”

    “他每次回来的时候我都已经睡着了,我都没机会跟他讲。”

    我想了片刻:“要不……我们去他公司里看他,顺便跟他说?”

    “好啊!好啊!”点点拍着手在原地跳了两下。

    我可怜的女儿全然不知,即便知她或许也会说:“我喜欢漂亮的阿姨,妈妈我会有空来看你的。”

    

    

  •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亲的们还喜欢《无云》,还喜欢这文的风格,那请顺便收了我吧

        点击我的专栏-->乌云阁

        
  •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