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0 【红毯的一端】

    王璐璐穿着白色的婚纱,中式的旗袍领,袖窝挖的极深,可以露出她锁骨的后半部分和整个肩膀,裙摆很大,长长地拖在地上,头发高高盘起,发间点零星地缀着类似于钻石的饰物,这样的她美丽得更显高贵。而白马兄本来就够白马了,如此一看更是引无数美女竞折腰啊!我看得有些怔怔,王璐璐立刻露出了她凶残的本相。

    她双手扭过我的脸,掷地有声道:“看我!”

    我机械地点点头,她才满意地笑笑:“快去试试。”

    “什么?”

    “伴娘礼服啊!”

    “哦!”

    这是一件白色外加淡绿色薄纱的露肩小礼服,下侧边是一条淡绿色宽绸带系成的蝴蝶结,裙长刚刚及膝。

    我穿着它走出试衣间。

    王璐璐啧啧称赞:“果然人靠衣装啊!”

    我不满地撇撇嘴:“为啥你们就是锦上添花,轮到我就用这个词儿啊?咦?没有伴郎么?”

    白马兄轻咳一声:“他今天有事过不来了。”

    我了然地点点头,转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虽然只是伴娘礼服,却也多了份往没有的神圣感。我摩挲着礼服的裙摆,真好看,不知道等我穿上婚纱又会是什么样。

    时下已近十一月了,虽不至于天寒地冻,但也绝不是穿裙子的季节了。王璐璐给我准备了一件宽大的皮草披肩。婚礼下午开始,午饭过后接我的车子便等在楼下,我披着披肩出门,感到凉风嗖嗖地从裙下窜入。

    据说本女孩子一年四季都是光着腿穿裙子,所以四五十岁就坐轮椅的数不胜数,我不心疼自己的膝盖,如果有一天我因为风湿而行动不便了,说什么也得找王璐璐索赔。

    到了教堂,离婚礼开始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我直奔王璐璐的“藏之处”。

    “我要是刚过中年就生活不能自理了你可得养着我,不然你也别想安生。”

    王璐璐挑眉看我:“你这是威胁我呢?”

    随即她又窃笑着说:“放心,不用我养你,有人养你。”

    这个表我太过熟悉:“有谋!”

    王璐璐不置可否:“准备准备要出去了,一会别出错了。”

    当婚礼进行曲响起时,王璐璐挽着父亲的手,在我的伴随下,一起走向圣坛。这是真正意义地踏上了红毯,而红毯对面就是我最好朋友的幸福。

    王璐璐的父亲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激动,他只是慈祥地微笑着,目不斜视。王璐璐有些感触,抬头看着父亲的脸,而他仍是目不斜视,只是轻轻拍了拍臂弯里女儿的手背。嫁女儿时的心,现在的我们无从了解。但我隐约觉得那也是种甜蜜,虽然掺着些许的不舍与不安。

    我羡慕王璐璐,她正在她的和她的人的祝福下一步步地迈向自己的幸福。我的那一天会不会要我等太久?

    离圣坛越来越近了,白马兄笔直地立在前方,注视着我们一步步地靠近。伴郎站在他的旁边,注视着……我。我有些怔怔,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注视着我们,准确的说是注视着新娘王璐璐,恐怕也只有他,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我。

    闻斌的表依旧是那样似笑非笑暧昧不明,穿上礼服的他让我有些眩晕。这张脸,这个表,在过去这几个月中我一刻都不曾忘记。人要多坚强才有勇气念念不忘!

    我折磨了自己许久,也折磨了他许久,我甚至骗了他,我没有努力去说服自己回到他边,相反,我只是强迫自己要学会忘记。我以为我就要成功了,但是当我看到他的这一刻,我知道,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部都白费了。我甚至痛恨自己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当然,在中,时间总是与危机相伴,我们经历了几个月的冒险,好在,我们都安然无恙不曾改变。

    我极力抑制着心中泛起的波澜,这是多么戏剧的一幕,而导演恐怕就是今天的主角,沈东成伉俪。

    我抬起头看着王璐璐,她只是恬淡地微笑着,与白马兄对视着。只一刻,我释然地笑了,今天的我们竟在不约而同地祝福着对方,在圣坛面前,在神的注视下。我该接受这份好意么?该接受这种安排么?或者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接受心的指向。

    仪式结束后,我们奔赴婚宴。我和闻斌被安排在一辆车上。

    “照片收到了么?”

    “收到了,景色不错。”

    “背面的字看到了?”

    “唔,看到了,不过不怎么样。”

    闻斌挑眉,俊逸的脸上有一抹疑惑:“什么不怎么样?”

    “你那德文名字呗!不管在德语中它是什么美好的意思,但是你也知道,外文的名字译成中文都是音译的,你那名字译过来后再美好的寓意也只剩‘吃梨’了,所以我劝你换一个,换一个好听点的。”

    我一边说话,一边将车窗摇起,晚上的气温比白天还要低一些。我紧了紧披肩。

    闻斌的表错愕了一刻,下一刻他便对司机说:“不去婚宴了。”

    我和司机异口同声:“那去哪?”

    闻斌将他住处的地址告诉了司机。

    “为什么去你那,谁要去你那?”我抗议。

    但抗议无效。

    他不再看我,也不再同我说话。他微微偏头看向窗外,但我看着他的侧脸,那扬起的嘴角,让我内心的不安渐渐扩大。

    我冷声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他依旧不理我,我打电话给王璐璐,无人接听。也对,她一定正忙得团团转呢,又哪有功夫听电话!

    到了他家小区门口,他并没有让司机开进去。

    “停在前面就可以了。”

    我不满的大叫:“喂!你这是在报复我吧?你明知道……”

    不等我说完,他说:“你在车上等着。”

    说完他转离开。

    我冲着他大喊:“我为什么要在车上等着?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他并不理我,继续向前走,我急忙下车,跟了过去。他走进一家体育用品专卖店。

    见我跟了过来,他微微皱眉:“你怎么出来了?”

    又不等我说话,他指着一白色运动衣对售货员说:“拿一160的给她。”

    我愣了一瞬,他捏了捏我的鼻子:“鼻子都冻红了,快进去换上。”

    我点点头走进了更衣室。我觉得目前的形有些混乱,他根本不问我是否已经想好,要不要在一起不是该有我来决定的么?

    我走出更衣室,闻斌上下打量我一番又失笑出声。他指着一双白色运动鞋说:“再拿一双36的给她换上。”

    我觉得自己像个木偶一样被他用线牵动,这不是我的风格。

    “我不要那双!”我指着旁边那双略有些不同的说,“我要这双!”

    闻斌嘴角的笑意更深:“好。”

    

    

  • 作者有话要说:呼!终于欢乐了,各位亲的看文愉快~
  •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