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 【我是伪后妈】

    那之后的一周内,我再没有和闻斌联系过,但是那一周的最后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他的电话。

    “公司在德国的一个项目需要我去跟进一下。”

    “公司要求你去的?”

    半响,他说:“是我自己要求的。”

    他的笑声听上去有些无奈:“我甚至希望我们只是因为距离的缘故才变成这样。”

    我无言以对,说什么好呢?

    “要去多久?”

    “等你说服了自己。”他的声音有些寂寥。

    这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在别人看来也只是小侣闹别扭说分手而已。但就是这别人看来平平凡凡的一刻,我感到我们都很难过。所以我从不轻视别人的感,命运时常顽皮得让人无奈,你前一刻看到的景,下一刻就有可能发生在自己上。

    窗外起了风,呼呼地吹着茂密的枝桠发出沙沙的声音。

    “不要因为别人而左右了自己的未来,随遇而安吧。”

    “我愿意被你左右,但不是这样被左右。”

    我不会说对不起。当男人对女人说“对不起”的时候,那么女人也便彻底输了。我知道,当我对他说“对不起”的时候,那我们也就彻底完了。我还抱有希望么?

    “那你照顾好自己。”

    “如果……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先发邮件给我。我到了那也会将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你。”

    他的满心期望我并不是感受不到,我有些伤感,这或许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别过了。

    闻斌走后,我尽量让自己忙碌了起来。王璐璐约我去吃本料理。

    我跪坐在桌前摸着自己的胃:“这个姿势我实在是吃不下太多。”

    “那你就少吃点!”王璐璐一脸的嫌恶。

    我不以为然:“难得你请客。你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少吃点!太过分了!”

    王璐璐瞥了一眼跪坐在门前的服务员。

    “妈的,我家东成当年就是这样折磨我的!搞得我出了这门就开始犯饿,晚饭后还不是直接开车回家,还要压压马路,我饿得头晕眼花的只能往他上靠,现在想来……啧啧,他可真险啊!”

    我感慨于王璐璐的想象力:“人家估计没想那么多吧,吃晚饭溜溜食儿不很正常么。你这人,说你什么好呢?狭隘!”

    “嘁`!你懂啥?他要是对我没啥想法那才不正常呢!”王璐璐咽了口清酒继续说:“前不久见过东成的父母了。”

    “哈?怎么样?”

    “以我这人见人的模样……你说呢?”

    “什么人见人啊?不就一副狗腿样么!”

    “怎么说话呢!”

    王璐璐的表凌烈了一瞬,继而又不无得意地说:“你是没见他妈见了我时那两眼放光的样子,准是没想到他家沈东成会这么有眼光,嘿嘿,后来还送我一见面礼,听说是什么传家宝。”

    王璐璐从挎包中拿出一个小盒子:“一听说还有见面礼,我当时心里还偷着乐呢,直到我见到这传说中的传家宝。”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同时对那传家宝表示深深的同

    王璐璐打开盒子,是一个系着红绳的金镶玉观音吊坠。

    我失笑出声:“真难想象白马兄在这么……这么传统的环境中长大。”

    王璐璐拎着吊坠的红绳,面露险恶之色:“啧啧,他妈还让我一定要天天戴着,说是什么驱魔辟邪之类的,我看它才是我要驱要辟的呢!”

    她收起“传家宝”不咸不淡地说:“东成年纪不小了,他妈开始着急了,命我们尽早择完婚呢。”

    我大惊:“你怎么说?”

    “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啊!”

    “你爸妈见过他了?”

    “下周我们会回深圳一趟。”

    “好快!”

    “唔,是有点急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一向“开朗”的王璐璐这么快就要嫁为人妇了,我对她能否适应平淡的人妻生活深表怀疑。

    我摸着额头:“女人!你可想好了!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人家怎么催促,都不能随便的对待婚姻啊!婚姻不是打牌,重新洗牌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王璐璐看着我,一脸的不安:“小男,你说我们会幸福么?”

    “你这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么?”我笑着牵起她的手,“我希望你幸福,而且你也会幸福的。如果你不是昏了头才打算要嫁给他,那么女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而两个女人的直觉就更加保险了。”

    王璐璐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你说的对,重新洗牌的代价的确很大,我也不想再重蹈我父母的覆辙了。”

    我轻轻的拥抱她:“亲的,你一定会幸福的。”

    一个月后,我收到了王璐璐婚礼的请帖。婚礼之前我以伴娘以及新人好友的份跑去帮忙筹备。

    “我也给闻斌寄了份请帖。”

    “那么远就为寄份请帖?”

    “不然呢?”

    “电话或者邮件多方便!”

    “那多没诚意!”

    王璐璐翻出一个白色的礼品盒,俊逸的字体写着“梅兰竹菊”四个字。

    “谁送的礼物?这么不了解你。”

    我就比较实惠,用了几乎所有的积蓄送了她一副钻石耳环。

    “有品位的东西谁不喜欢?”

    我撇撇嘴,打开那“有品味”的礼品盒。竟是四双筷子。

    “莫非这是寓意一家四口?”

    “谁知道?反正看着就很有品位。”

    我猜想那筷子的材质应该是黑酸枝,筷的花纹分别参入了梅兰竹菊的元素,银质筷端。我“啧啧”感慨,的确是很有品味啊。

    “这可是德国银质的筷端,多有质感啊!”王璐璐挑着眉。

    “哪国的银还不是银?不过他还真有心。”

    “他一直都很有心。”王璐璐又将一个信封推到我面前,“喏,给你的。”

    我的手不争气的有些颤抖,有多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过去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离我这么远。

    拆开信封是一张照片,没有他的影子,只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是水。在德国,最美的水便是它的命运之河莱茵河。微波粼粼河面清澈碧绿,透着悠远而神秘的美感,而莱茵河畔则更是被无数传神的诗句所赞美过的。这是幅远景,一眼望去,河畔上只是浓密的翠绿,而只有在童话中才得一见的浪漫古堡般地建筑错落却又有致地穿插于其中。

    “好景色!”

    闻斌到过那里么?那景色美得令人窒息,他看到了,真好。

    照片背面还有一行字母“Ich Liebe Dich”。

    “什么意思?”我问王璐璐。

    “哦,一看就知道啊,写的那么飘逸一定是他的德文签名呗。这你都想不到?”

    我觉得王璐璐说的很有道理,重重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这名字起的可真不怎么样,‘吃梨拨的吃’。这梨怎么能拨着吃呢?对了,他吃梨么?”

    我被王璐璐问得一头雾水:“也许可能大概吧!”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脑子进水不要紧关键是不能空啊!”

    我仰天翻个白眼:“我对你真该刮目相看了。对了,教堂选好没有?”

    “选好了。不过……”王璐璐又皱起眉头,“我还真担心我老爸接受不了西式婚礼。别看他始终走在科技的前沿,但是在这方面的观念上还是非常陈旧的,再看东成他妈送我那传家宝……”

    “谁让你非要选一西式的,中式的不也很好么?多闹。”

    “闹是闹啊,但是那样的话我妈爸发挥的余地也就大了啊,西式的他们就不用怎么发挥了,我更安心!”说这话时,王璐璐一脸得意。

    我抽抽嘴角:“你们公司的同事都知道你俩要结婚了?”

    “是啊,不过我在想婚后要不要做个全职的沈太太就好了。”

    “万万不可!女人啊只有你有份稳定的工作,自己也能赚钱,经济独立了,人格才能独立。不然干脆别谈什么平等了,你们不可能平等的。也只有这样你的家庭才更稳定。”

    “就目前看来,我的家庭一旦不稳定了,我的这份工作估计也就不稳定了。现在这样貌似我是经济独立的,实际上全是假象。”

    “谁让你跟老板结婚了!经济和人格,生机与婚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看着王璐璐一脸的惶恐,我又急忙安慰道:“你也不要光想着‘一损俱损’的事,关键是还可以‘一荣俱荣’呢!”

    王璐璐面色稍缓,婚礼前夕的女人绪最易波动,我急忙转移话题:“不是说去看婚纱的么?”

    

    

  • 作者有话要说:有好事也有坏事,王璐璐与白马兄即将修成正果,姜男和闻斌却要天各一方,同学们住啊!!
  •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