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 【小三的殷勤】

    这是我第二次为闻斌精心的打扮,虽然我的目的不只是单纯的让他觉得我还算动人,但总归都是为了他,这与“女为悦己者荣”的强大定律并不冲突,也算是曲线救国了。

    我选了条黑色无袖修连衣裙,配了条宽皮带系在腰胯处,再穿上我那11.12cm的黑系带高跟鞋。

    柳艳一脸惊艳地看着我:“什么时候买的?”

    这个表让我很是受用。

    “早买了,只是觉得穿着它在校园里招摇影响大家搞科研就不好了。”

    “研究美女那也是科研。”

    “怎么样?”我原地打了个转。

    “啧啧!魅惑了。现在外在条件是有了,接下来比的就是气场了。把你大老婆的范儿拿出来!你不足够的重视她,她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随处可见的小三呢!”

    女王陛下实在威武。而我的气势则是在看见张小玲的那一刻彻底的被瓦解。她不似之前见到的那样打扮得知妩媚,而是穿了条白色连衣裙,平底鞋,甚至留着齐刘海。我以为这样的装扮与她的年龄并不相符,但是那样的她看上去却不做作,纯恬静得就如邻家的小妹妹。

    她拉着我的手笑得极为恬淡:“上次见得匆忙,闻斌又醉的不省人事。”

    她边说着边责怪地睨了闻斌一眼。闻斌只是但笑不语。

    她继续说:“好不容易等到这次机会,可得好好聊聊。”

    上次还没有看出来,原来她是个及其善谈的女孩。她同我说的无非是闻斌如何,她和闻斌如何,同事们和闻斌如何……这些都是我极为陌生的话题。我想要了解闻斌的一切,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渴望。但是这都不该从张小玲的口中得知。我一度以为,这是我作为闻斌女朋友的一种悲哀。

    被她握着的手早已是一把冷汗,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别别扭扭地将手抽出。这个动作并不大,但是足以被边的人看得清晰。张小玲脸上的表凝固了一瞬,闻斌则是皱着眉头看我一眼,那一眼却满是难掩的失望。我偷偷地窥视他的脸,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许多,他不再看我,扭过头与旁边的同事聊了起来。

    他的无视使我的心跌倒了谷底。我看着他的侧脸,许久,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感知我的目光,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回应。

    边的张小玲还是絮絮叨叨了一车,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又或许是对我的心境早已了然,她停了下来,也不再对我说什么。

    席间我孤立无援地坐了许久,像是与他们都不相干的人,我觉得自己实在像个傻子。

    我拉拉闻斌的衣角:“我的胃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他依旧不看我,沉默片刻后说:“我送你。”

    我们起与其众人道别,临出门时我看了眼张小玲,她的笑容依旧是恬淡温和,毫无半点愧色。想到此,我不自嘲地笑笑。她凭什么要有愧色?是我先抽出我的手让她难堪,是我的男朋友冷落我让我孤立无援,怪罪她……理由实在牵强。我都说服不了自己,又怎么说服闻斌?

    “就那么有意思?”闻斌的声音冷冷的:“你心眼就那么小?人家玲玲是好意,你却给人家难堪。人家不跟你计较,主动陪着你说话你又理不理的。你是不是太幼稚了?”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

    我冷哼一声:“我是幼稚,可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吵架。我本想避免,到头来还是无处可避。

    闻斌终于回过头看我,又挂上他那一脸的失望:“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幼稚,是不是觉得有意思的?竟然还笑得出来。”他苦笑着摇摇头。

    我对他的失望,他的无奈,他的冷嘲讽统统感到厌烦。

    我常会觉得委屈,也常会幻想着自己是个悲的女主角。但是,我却不善于,甚至不屑于在别人面前表现我的委屈,尤其是面对我自认为了解我的人。

    一路上我们相顾无言,直到宿舍门前,我停下来等着他说些什么,他仍旧不看我,淡淡地说:“早点休息吧。”

    他并不关心我是否真的胃疼,或许在他看来那只是任的撒而已。

    见我进门,柳艳激动地迎了上来:“怎么样?有没有大获全胜?”

    “有,不过不是我。”

    柳艳不解,双手握着我的手臂自己的端详我:“这不是美的么?”

    我甩开她的手,翻

    “累了,先睡了。”

    我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还记得上一次失眠也是因为他,我不无自嘲:女人,你已泥足深陷!

    泥足深陷?防不胜防!不还可以洒脱地说放手,而此刻却只留伤怀和恐惧。害怕失去总是能够让人变的卑微。当中,受到伤害相对较小的往往就是付出较少的那一个。如今我已泥足深陷了,那闻斌呢?这一夜极度的漫长,我几次昏昏睡,又几次转醒。

    第二天一早,柳艳便围着我转悠,见我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悲恸,她便更加的迫不及待了。见她一脸的八婆样,我索把前一晚的经过简单地讲述了一遍。

    我双手一摊,耸耸肩:“就这样。”

    “嗨,我还当啥事呢?这不就是个误会么?那就解除误会啊。你去解释下不就好了。”

    “又不全是我的错。再说了,就算我解释了他会信么?他只会觉得我昨天是任,今天是强辩。”

    “这就是你不对了,不管是不是你有意的,但是事实上确实是你让他在外人面前没有面子,就凭这个也该你先解释。恋双方有了误会,总要有个人先迈出一步,他平时总是忍让你,你主动一次不但不会没面子,反而会让他觉得你懂事。”

    我有些动摇:“那我给他打个电话?”

    “打什么电话啊!直接去找他!你不是怕他觉得你强辩么,直接去找他就看得出你的诚意了,也免得在电话中说不清楚反而把事搞得更糟。”

    我认同地点点头。电话,是个看不见表,甚至听不真绪的途径。电视剧中因此而陷入误会中的男女不计其数。我握了握拳,我愿意为我的付出更多,何况是走这短短的一段路了。

    

    

  • 作者有话要说:小三往往比正妻更淡定,更从容,男人看到自家老婆的一哭二闹就会觉得同样是女人怎么人家那么娴静?其实他不懂,不永远不会变坏,在乎了才失控,在乎了才绝望,小三对他有几多感?当然这种况与我们文中的男女主间有所不同~
  •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