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 【女人第六感】

    第二天一早四帅的课。我载着极大的心理压力走进教室,刚一进门就觉得感到教室内顿然安静了许多。和我不太熟的同学都含蓄地对我行瞩目礼,和我稍微有点交的则是主动跑来关怀我。

    住在我们隔壁的一个女生跑来坐在我边:“姜男,听说有个男生昨天在你楼下向你表白呢!那表白方式可真有创意!他可真浪漫啊!那你什么意思啊?这么浪漫的男生可不能轻易放过啊!”

    我本想解释接不接受他与浪漫与否毫无关系,但是支支唔唔了半天不知从何说起。

    望着她那满是求知的大眼睛,我尴尬地笑笑:“我有男朋友了。”

    “啊?那真是可惜啊!”她小手捂着嘴,一脸的遗憾。

    “同学,你要坐这么?”王子珂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我第一次这么庆幸听到他的声音。

    那女生抬头看看王子珂再看看我,笑得一脸神秘。

    “不不,我坐后面。”她站起又转过头对我眨眨眼:“其实也没那么可惜。”

    我干笑两声。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王子珂不咸不淡地说:“最近有你忙乎的了。”

    “好没同心!”

    “同心我有,不过不是给你的。”他转过头仔细地端详我:“你到底哪里好?”

    我苦笑:“你这人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这人是没啥优点,刚好却是你的朋友,这又说明什么?”

    “我是说你作为一个人是没什么问题,但作为一个女人,啧啧,你不具备女人该有的魅力。”

    “我怎么没有?至少我没有让你迷惑到不知道我想要什么,这不是你最看重的么?”

    “所以说你没有魅力。”

    我眯着眼睛看他:“我算看出来了,被生活虐过的人往往都有其原因。总有那么一些人像你一样,都是极度渴望被虐的。”

    王子珂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地笑着。

    学期末很快又到了,一个学期的收获如何关键就在这一周。女王陛下依旧强悍得无可撼动,我等也在女王陛下的光环庇护下过的还算滋润。

    放假回家时,闻斌把我送到车站。他揉揉我的头发:“路上无聊就发短信给我。”

    “嗯!”我双手环着他的腰,侧脸靠在他前。

    “到家后无聊的话就多看看书锻炼锻炼体,我会常打电话给你的。”

    这是我们认识以来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我有些不适应,当然很大程度上是不愿去适应。谈恋的女人没有不矫的,我时常这样宽慰自己。

    我抬起脸来,对着他重重地点头“放心吧”,转上车。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没有他的子有二十几年,有他的子仅有半年。我不得不承认人的适应能力是相当可怕的,仅仅半年就使我忘记了半年以前的生活状态。但是人的这种适应能力往往是顺向的而非逆向的,也就是说,从无到有易,从有到无难啊!

    刚到家的几天我的确因为时常的思念闻斌而显得有些绪低落,但是很快,我就使自己忙碌了起来。我再一次将减肥大业提上程。当我绝望地发现通过加强锻炼来减肥的效果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显著时,我还是不不愿地走上了节食的道路。

    女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当我饿得七荤八素的时候,我就再没力气感慨生活之平淡如水、感的无波无澜了。每一天都是规律的作息,规律的节食,规律的头晕眼花。我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写本《狂人记》来记录一下当前的生活,眼下的我着实有些疯狂。当过段时间在体重方面小有成就后,我可以再试着写本《朝花夕拾》,来记录一下今天的疯狂并怀念一番昨的平静。

    闻斌打电话过来:“不想我?”

    “想,怎会不想?”

    “怎么个想法?”

    “想得头晕眼花胃酸滚滚……”

    闻斌嘿嘿地笑着。我听到电话那边有人叫他。

    闻斌对我说了声“你先等一下。”

    那个声音由远及近:“上次那衬衫我帮你从干洗店拿回来了。”

    “谢谢,帮我放在桌子上吧。”

    那高跟鞋的声音再度走远。

    闻斌说:“是玲玲。”

    我状似无意地问:“哦,什么衬衫啊?”

    “上周部门聚会,饭店的服务员不小心将菜汤撒了我一,他们经理就赔了一件新的给我。那件脏的本来不打算要了,没想到被玲玲收起来了,这不,还帮我洗好了。”

    “哦,她还真上心。”

    电话那边的闻斌低声笑着:“大家都是同事,我们部门女生又少,刚好她也是个比较细心的人,你就别多心了。”

    “不是朋友么?”

    “也是朋友……”半响,他说:“小男你别太敏感。”

    再聪明的男人在面对女人的问题上都有失算的时候,有的的确是估计错误始料未及,有的则是选择的无视种种迹象,直到事实摆在眼前的那一刻才会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的预感,或者说是传说中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张小玲对闻斌有着非比寻常的感。只是我不知道,闻斌是真的不知还是故意无视。

    人一旦有了目标,时间就不再显得多余。暑假结束前,我的体重离我的预定目标还有两斤的距离,但是看着镜中的自己,比刚入大学那会儿还要瘦一些。我想象着自己三十几岁的样子,即便是有些风姿也只能用“犹存”这类的词语了。所以要趁着现在尽一切可能抓住青的尾巴,不然我恐怕会抱憾终

    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网上的王璐璐。

    “你本来就不胖,抽什么风啊,简直就是自虐嘛!”

    “女人减肥跟她本胖瘦与否并无多大关系,往往都是由自己心态而定。虽然浮动几斤也看不出来,但我就是不能接受体重计的指针比原先偏右。”

    “是你自己不能接受,还是闻大少不能接受啊?”王璐璐说话时还不忘挑挑眉。

    我笑着摇头。

    她继续说:“现在人都不提倡柏拉图式的了,那对男人来说就是无能的代名词,是对其人乃至人格上的侮辱!现在人提起理念,那都说‘柏拉图式的□’啦,你out啦!”

    “没错,我是out了!”我佯装着遗憾。

    “对了,你和闻斌最近还好吧?”

    “还那样啊,怎么这么问?”

    “哦,那就好,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我预感这和张小玲有关,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在好的方面不一定灵,但在坏的方面十之**都非常灵验。

    

    

  • 作者有话要说:当危机出现时多数女孩会有所谓的第六感,当然也有主动屏蔽和天然迟钝的个例~
  •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