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 【又见小三儿】

    最后的疯狂过后,我对镜子中的自己简直想要抓狂。五一假期结束前我渐渐开始觉悟到了现实的残酷。

    “我的体重比去年同期重了四斤。”

    “可惜国家GDP的增长速度赶不上咱发胖的速度。”

    经过上一次逛街的打击后,女王陛下也决定重振旗鼓。

    她说:“女人不该如此堕落!自己对自己的放纵,就是他人对你放弃的开始。”

    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举双手表示赞同。

    她又说:“说一丈不如行一尺。”

    说话间她已换好运动衣呈原地小跑状。看我准备就绪,她率先跑出宿舍。我尾随她,扯着嗓门唱了起来。

    “北京小妞呀果然风流……”

    跑了两圈,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寻声望去,看到篮球场上有人对着我们大咧咧的招着手。似乎是王子珂。见我们放慢速度,他跑了过来。

    “好久不见了。”

    我反应了一阵。四帅同志的课我有一阵子没去了,的确是好久不见啊。

    “嗯好久不见,四帅他老人家还好吧?”

    “哈?”

    “哦,王教授那课我好久没去过了,有没有点名或者留作业什么的?”

    “那倒没有,最近很忙么?”

    柳艳在旁边不耐烦地甩着胳膊。我斜眼瞄了她一眼,对王子珂说:“唔,没什么,早上起不来了。那个……我俩先继续跑步了,回头再聊啊。”

    王子珂低头看了我一眼,笑笑说:“你是该锻炼锻炼了。”于是转回球场了。

    我呆了一瞬,回头发现柳艳在偷笑。

    “女人,你变得还真快!之前巴不得时时刻刻把眼睛贴人家上,现在多说两句你都嫌烦。”

    “我家曲研还在异国他乡孤苦伶仃的为了早回来建设祖国而艰苦奋斗呢,我怎么能随随便便看别的男人,毫无妇德可言啊!”

    我浑一颤。好家伙!“妇德”都用上了。天就这样毫无头绪地被女王陛下给撞上了。

    “哎?今天闻斌休假吧?怎么没出去约个会?”

    路灯下的树影晃动的有些猛烈。我顺了顺手臂上立起的汗毛。

    “他们公司为过节不回家的员工准备了节目。”

    “他们公司还化的么!”

    柳艳抹了把鼻子:“下雨了?”

    我伸出手感受着,雨势渐大,在昏黄的路灯下看得见细雨如丝一般密密地斜织着。

    “看来得直接跑回宿舍了。”

    作为这个季节的雨,它来的有点无常。

    回到宿舍,我和柳艳浑湿透,她边擦着头发边说:“X市这破天气,真是没个准儿啊,比它更没准儿的就是丫的天气预报了,看来以后不能光无视它了,还得反着听,防着点它。”

    我干笑两声:“还说这两天要降温呢,不知真假。”

    “你就里外三件随机应变呗!”

    我感慨于女王陛下这颇具艺术的陈词,觉得很是实用。打电话给闻斌想要顺便传达一下这个思想,电话那边却久久没有回应。当我几乎要挂断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喂?”

    女的?我大脑空白了一瞬,第一反应是自己打错了。看了眼手机屏幕我有些茫然。

    “哦,那个……闻斌在么?”

    那个声音及其轻柔地说:“不好意思,他在睡觉,请问你是哪位?”

    我觉得这场景实在有那么点戏剧。我自嘲地笑笑。

    “我是他女朋友,请问你是哪位。”

    “哦,你好。我是他的同事,他今天有点喝多了,所以我和他室友正要把他送回住处,如果方便的话可否请你过来照顾他一下?”

    为什么不方便?我男朋友我比你心疼!心里的火苗噌噌地串了起来。

    “那里的具体地址是什么?”

    “你还没来过么?”她似乎是吃了一惊。

    听她这语气,我更是懊恼,心中早已开始咆哮:我们小两口的事要你管!

    柳艳见我急急忙忙换衣服。

    “这么大雨又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

    “去闻斌那,今天他喝的有点高了。”

    “哦哦,那你快去吧,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我匆匆出门,打了车按照那地址找到闻斌的住处。开门的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小伙子,这大概就是闻斌的室友吧。

    “你好,请问闻斌住这么?”

    “对对,你是他女朋友姜男吧?我是闻斌的室友,我姓朱,叫我小朱好了”

    我微笑点头,他侧把我让进门。

    “闻斌住左边那间。”

    我推开半掩的门进去,看到闻斌躺在上,一条腿还耷拉在边,而那个传说中的“女同事”正在给闻斌脱鞋。看我进门,她抬头笑笑。我这才看清她的脸,我庆幸于那并不是张多么精致的脸,但是那长相也教人舒服。

    “你就是姜男吧,今天经理也在,对闻斌很器重,所以多劝了他几杯。”

    说话间她手上动作并没有停下,她将闻斌的腿抬到上。我呆呆地看着她。替他盖好被子,她才直起子歪着头看我,笑着说:“剩下的就交给你啦。”

    她材很好,高我大半头,配合着今晚的装扮,算得上是一高挑气质美女了。由于背光的缘故,她经过我边时,修长的影子就那样在我脸上扫了一下,我觉得这气势着实有点人。

    好一阵,才想起今天来这的目的。

    我转问小朱:“卫生间在哪边,我想给他打点水擦擦脸。”

    小朱刚要说话,后的声音再次响起:“哦,出门右手第二间,上面那条蓝色的毛巾是闻斌的。”

    这你也知道?我背对着她点点头,转进了卫生间。听到小朱在跟她说话,我将龙头拧到最大。良久,看着镜中的自己,我鼓了鼓气端着水出来。把水盆放在闻斌前,我将毛巾浸在里面摆了摆。

    “看来今晚你要辛苦一下了。”

    我起笑着对她说:“这次真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你。”

    她随意地摆摆手:“哪里,朋友之间哪用这么客气?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没有说同事之间,仅仅一个月便成了朋友之间。是否因自己太敏感?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她出门,小朱转对我说:“我们经理是出了名的能喝,今天大家都喝了不少,玲玲是一女孩子才逃过一劫,多亏她帮我把闻斌带回来了,我这会还迷糊着呢呵呵,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去睡了,辛苦你了。”

    我笑着点点头,看着他转进了房间。

    我坐在边看着闻斌的睡脸,他睡得似乎并不安稳,浓密的睫毛时不时地抖动着。我关了照灯,只开了盏头灯。昏黄的灯光下,他的半张脸陷入了鼻侧的影中。我将毛巾拧干,轻轻擦着他额角渗出的汗。他别扭的将头偏了偏。我又替他擦洗了脖子和手脚。再抬头时,墙上的钟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外面雨势比来时更猛,宿舍的门也应该早已关了。我将闻斌往里侧推了推,感到动静他微微睁开眼,眯着眼睛看我,努力扯动着嘴角像是在对我傻笑。

    “小男?”仿佛是在梦呓,我希望那是梦呓。

    我对他笑笑,他便又闭上眼睡了。

    我和衣侧躺在他边,一只手环着他,没有关灯,我怕他睡得太安稳,怕他一夜无梦。下巴在他肩上蹭了蹭,我有点难过。

    我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坚强,不过还好,你叫的是我的名字。

    

    

  • 作者有话要说:好男人总有人惦记,所以做好男人的女人要更好才行吼吼~
  •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