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 【约会吧哈尼】

    晚上闻斌发短信给我:“回家怎么样啊?”

    “舒坦!你呢?在做什么?”

    “陪我妈看电视。明天有空么?”

    “应该没什么事。”

    “那明天出来吧。”

    “好的,什么时间?”

    “十一点在你家楼下等你。”

    “嗯,那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我兴奋地倒在上握着手机空挥了几拳,这时老妈刚好推门进来。

    “这是抽哪门子风呢?”

    我的拳头定在空中片刻。

    老妈挑挑眉头凑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快跟妈说说。”

    又来了。我收回拳头,一脸淡然,眯着眼睛扭头看着她。

    “听我爸说,你昨天打麻将又输了。”

    老妈清清嗓子说:“你这才回来,累了一天了还不早点睡。”

    看着她转出门了,我得意地用拇指摸了下鼻子。

    我握着手机兴奋了半宿,不知什么时候才枕着那份久违的怀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梳洗打扮。老妈看着我一脸疑惑:“这是要赶哪个场子啊?”

    “约了几个同学。”我边穿鞋边说。

    老妈目送我出门,随着家门关上,她的表也越显得诡异。我浑一颤,快速下楼。闻斌见我出来伸手来拉我的手,我一把拽过他,贴着墙壁,抬头看我家的阳台,一个人影闪过。果然,我心呼不妙。

    “怎么了?跟做贼似的。”

    我垂头丧气:“完了,被我妈发现了。”

    闻斌淡笑着摸摸鼻子:“那么我得找个时间问候下伯母了。”

    “唔。电影票买好了?”我吱吱呜呜。

    “怎么?我的长相不符合伯母的审美?”闻斌依旧淡笑着,拉着我的手亦很放松。

    “我不希望父母再为我们心,恋带来的喜怒哀乐两个人承受就够了,何必让他们的心思一直系在我们上?”

    他停下来看住我,缓缓地将我搂在怀中。

    “他们一直如此,不为这样的事挂心,还会为那样的事挂心。我们不能拒绝他们的关心,但我们可以不让他们忧心。”我在他怀中缓缓地头。

    头顶上的声音继续说:“我妈知道是你,她很开心。”

    “可是她并没有见过我啊。”

    “她已经了解你够多了。”他的声音带笑,我听得有些怔怔。

    “可是你马上就要离开X市了,至少有两年的时间我们要遥遥相望了。”

    他嘿嘿笑着:“原来是因为这个。舍不得我早点说呗,看把我女朋友给愁的,一夜之间皱纹都长出来的。”

    我笑着锤他:“怎么这么油嘴滑舌?你一定是经验丰富,我亏大了。”

    “没有过去的男人也就没有了魅力,那样的我估计你也不会看得上。”

    都说聪明人不问过去,但是我想要了解他更多,这或许是个错误的开始,但是我就那样一头扎了进去。

    “那些又是什么样的经历?”

    “那些?”他轻轻揉着我的头发,“承蒙娘子抬,为夫惭愧啊,在你之前只有过一次短暂的经历。但是……”

    “别说‘但是’!”

    “为什么?”

    “男人在面对新近的眼前人时都会说过去的无非是个过场,现在的才是真。却也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让当初的‘真’再度变成‘过场’,这样循环往复,这种话又有什么意义?”

    闻斌双手环嘴角微扬,挑着眉看我:“看这样子是有‘要把丑话说在前头’的架势了。”

    “那倒不是,就事论事罢了。”

    他揽着我的肩边走边说:“那照你的意思从一而终的男人都只是传说了?”

    “不见得。不过的确有一些男人婚前对女朋友护有加,婚后对老婆尽职尽责,这样说来怎么看他都是个老实的好男人。但是女人善变是变得有因有果循序渐进也罕见六亲不认的,男人却是选择短期的骤变。然而男人的天往往来的晚而且凶猛。一过四十他们就蠢蠢动,潜在的不安分因子渐渐地崭露头角,直至某个女人出现。而这个女人并不需要有姣好的样貌,花样的年华,清爽的家世背景,甚至样样看来都远不比他的原配。但是就有那么一股老男人的愁的忧思一击即中了他。他恋了!这回是真的了!短短的几天就可以让他面目全非翻天覆地!家庭妻儿又算什么?真才是最伟大的!”

    我的语气像是在调侃,但是心里却泛着些许苦涩。

    闻斌皱眉:“怎么会这么悲观?”

    “我只是分析社会现象,实话实说!”

    “没有责任心的人才会那样。”

    他想说他不会那样,我明白。他没有想要欺骗我,这更不是在许诺我什么。此刻的他对那样自私的人也是不愿苟同的吧。至少他没有说“或许他们也有难处”这样的话。但是他只是不能预见他的未来,或许未来的某一天他真的“有了难处”,然而今天的诚挚也不是假的。如果届时真只是为了责任将婚姻继续下去,那么心又要怎么办?

    见我不语,他低声笑着:“我看就算跟你过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你都得防着我为了真抛弃你呢!”

    我惨笑着坦白:“或许我是有些悲观,或许这也是一种病。”

    他环着我的肩的手紧了紧。我抬头看他,他只是微笑着目视前方,再不多说。我有预感,我的病似乎是有机会痊愈了。他很坚定。而我,不由自主地又投入了些许期望。

    在外许久,最想念的就是家乡的火锅。我吃的鼻尖冒汗,闻斌抽了纸巾替我擦干。我朝他皱皱鼻子,继续埋头大干。

    闻斌手握着啤酒杯,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杯子。我见他放下筷子才抬头看他。

    “吃饱了?”

    “看你吃。”

    我喝了口饮料:“有什么好看。”

    “啧啧!”闻斌手上动作不停,靠在椅背上悠哉地摇头。

    我撇嘴:“想说什么?”

    他食指勾勾让我上前,我向前坐了坐,他边用拇指抹去我嘴角的芝麻酱边说:“吃相还真难看!”

    我打掉他的手:“不是早看过了么?”

    我不擅长伪装,也从未打算伪装。生活就是这样,长期相处的人早晚会回归本尊,何苦要小心隐藏着。面对想要长期相处的人,我会暴露更多,甚至是夸大一些所谓的缺点。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个底线。这或许也是种病态的试探。

    我继续说:“以后你还会发现更多我难看的一面,直到某一天彻底入不了你的眼为止。”

    他子前倾,双肘支在桌上:“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吧?怎么你既不像有些女生那样羞涩可小鸟依人,也不像有些女生那样矜持,努力保持着能够产生美的距离,却只是一直在预警惨淡的未来呢?”

    他揉揉我头顶的头发嘿嘿笑着:“想让我知难而退?还好我早有心理准备。就知道你这人别扭!”

    我白他一眼继续低头吃饭,心里忍不住竖起两个手指。哦耶!

    电影院离我们吃饭的地方不远。饭后我满足地摸着肚子挽着闻斌的胳膊朝电影院的方向走着。闻斌低头看看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即便是冬天那么厚的衣服也遮掩不住我微微拱起的肚子。我终于有些尴尬,悄悄看他,发现他嘴角噙着的笑容越来越大。

    “嘁!想笑就笑呗!憋出内伤可是我的错了!”

    他爽朗地笑出声来,看着我说:“我怎么像是看到几年以后的我们了。”

    我睨他一眼不再搭话。对我而言,幸福就是个比较级,看着形单影只的路人,想到宿舍里那帮愁嫁的女人,我就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是幸福的,这种有人垫底儿的感觉真叫一个爽啊!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