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 【现实的障碍】

    电话里闻斌说:“我回来了。”

    “路上好么?伯母好么?”

    “一切都好。”

    “难得回去,怎么不多待几天?”

    “这不是好久没见到你了么?”

    我抿着嘴笑:“少来这!骗骗无知少女都不够格。”

    “唔,被你发现了。”

    我无声地笑着,停顿片刻,他又说:“要毕业了,回来准备论文,争取年前答辩。”

    我的绪顿时低落许多:“那是要好好准备了。”

    “嗯,估计要忙一段时间。”

    “那毕业后打算去哪呢?”我小心翼翼。

    “已经和深圳的一家公司签约了。”

    “啊!”大脑死机片刻,我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什么时候的事?还没听你说过。”

    “就这次回家之前。”

    “唔,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我打开电脑,翻看着我们在黄山时的照片。那景色太美,以至于让我怀疑它们够不够写实。

    一百多张照片我一一翻过去。王璐璐的每个表都很漂亮。白马兄总是笑得优雅。还有闻斌……我轻轻摩挲着屏幕上闻斌的脸。他笑得灿烂,牵着我的手,我低着头,努力想要隐在他后。这是难得的合影。我哑然笑着,这是王璐璐强行拍下的。我后悔自己当时的不不愿,没有扬起笑脸大大方方给她照,那样的话我们的笑容就会定格成永恒,现在也会少了份遗憾。

    我双手支着额头。为什么总是这样?学校里到处可见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有些甚至是我一入大学就见到的,一直维持到现在,令人羡慕。然而林忆莲唱得好:“有多**,就有多伤人。”每次都浅尝辄止的我,是否该少受伤害?

    来路上总有人在前方等我,到时再回头看看曾今擦肩而过的几位,那时该是叫风轻云淡了吧。归宿就是归宿,好或不好也是不可预知不可改变的。当人们发现,对于某些事,我们无需有所作为的时候,那便是最轻松的时候了。不得不承认,在感方面,我是个宿命论者。

    想到此,我心好转,约了王璐璐晚上逛街。

    “说吧!投诉吧!抱怨吧!”王璐璐拍拍自己的肩膀,“爷给你靠!”

    我“嘁”了一声转,却忍不住笑出来。

    她勾勾我的下巴:“这才对么!”

    “我脑门儿上写着‘怨妇’俩字儿?”

    她眉头微皱,认真地看着我说:“那倒没有,不过……印堂发黑啊!被哪只公狐狸迷住了?”

    我淡笑不语。她继续说:“你是几天没睡觉了还是抽了大烟啊?萎靡成这样!”

    “找个地方坐坐。”

    我缩在咖啡厅沙发里就想这样睡上一觉。王璐璐不管不顾大声嚷着:“找我出来又没话说!早知道我就在家陪我老公了!”

    我睨她一眼:“重色轻友!”

    “废什么话!我老公多有型啊,还会对我笑。不像你,整个脸就一囧字。”

    王璐璐很少没有活力,我坐正子:“你不打算出国了?”

    “目前倾向于不出。”

    “你就跟他了?”

    “目前还算稳定。”

    我羡慕她,但也免不了神经质:“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怪癖?我就不相信有完美的人,你看咱本科那赵勤,不是和她住在一起还不知道她人品不济。”

    王璐璐站起来拎我胳膊:“咱还是去医院吧。”

    我皱眉,她作势拎了两下又坐回去:“我以前就觉得你有点神经病,没想到一个不留神您老就病入膏肓了!”

    我白她一眼,她继续说:“人家不就是长的好点么?这么大岁数了小有成就有什么了不起?你这女人就是心里不平衡。你肯定也是这样猜忌闻斌的吧?你见不得别人有优点。”

    心事被道破,我故作镇定。王璐璐捧腹大笑:“闻斌那小子要是知道你这样想早就乐翻了!”

    “快别说他了,人都要走了。”

    “哟!我说么,原来是为这个啊!”王璐璐小手捂着嘴,斜眼看我,“那你就最后一搏呗,直接说明了,看他怎么决定。”

    “我不想。”

    “这时候装什么矜持?他对你有意思我都替他不值。看上你啥啊?所以你也不要企图有我和我老公那样王子公主式的际遇了。你以为有了王子你就可以冒充灰姑娘了?”王璐璐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我忍不住摸了摸额头。

    “你别说了啊!”我故作严肃地警告她,“从我认识你以来你可没少给我压力,那年那歪脖男的事就是个典型!我默默无闻当了几年绿叶你不感激就算了,反而还嘲笑我这绿叶一辈子红不起来。你这丫头太没良心!”

    “不!即便被说成没良心,我也要骂醒你!”王璐璐一副大义凌然;“我就是要让你意识到自己有多差劲,才能明白闻斌有多难得,而你这样扭捏作态又有多愚蠢。”她提高嗓门:“不要再东施效颦了!你又不是我!”

    我感到周围人的目光唰唰地扫过来,大概是把我们这边误会成大老婆二遭遇战了。

    我被激怒了,我彻底被激怒了。拍桌子起:“你埋单!”甩手出门。

    王璐璐结帐后匆匆跟了出来。我回头看她,她一脸委屈。我恨不得掐她的小脸。她就那样看着我,我也那样瞪着她。

    良久,我叹口气:“东施效颦这个成语用的不错,比上次你说你和你爸相敬如宾好多了,看来你已经充分理解了这个成语的意思。”

    王璐璐点头如叨米。复又讨好地挽着我的手:“我也是为你好啊。你不会真生气吧?”

    “我要是真那么脆弱,多年前就离你而去了。”

    她的脸在我胳膊上蹭了蹭:“我就知道。”

    我嫌恶地看她:“少来这!”

    她不依不饶:“亲的,你知道我是你的。”

    、

    “说这句你倒是得心应手。”

    “嘿嘿,那咱现在去哪?”

    “回去!回去想想怎么表白既能惊天地泣鬼神,又不失了我天才美少女的份。”

    我重振旗鼓,边小人儿浑一颤。

    我不打算立刻表白,他要毕业答辩。既然合约已经签了,无所谓多等几个月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