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 【最恨王子病】

    回到宿舍,毫不意外地接到了王璐璐的电话。

    “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几年后再见,有何感触啊?”

    “能有什么感触?早就没什么想法了。”

    “他跟他那原配谈了这么久,什么时候修成正果啊?”

    “如果他们甜蜜如初,你觉得他会主动告诉我,还是我会主动去问他?”

    “那倒是。”

    “可是他们分手了。”

    “哦?这么劲爆的消息!”

    “可我听到这消息时还不比看到陈冠希的照片时来的震惊,也没那样的兴致去了解更多了。”

    “那是!人家陈冠希付出多少啊!值得大家这样关心他!”

    挂了电话,我和衣躺在上。重生的过程是那样的漫长而不乏艰辛,它让人想象不到真正重生的这一刻竟是这样的轻松。我闭着眼睛咯咯笑出声来。我定要好好地生活好好地恋

    感到光线渐暗,我睁眼,看到女王陛下放大的毛孔。

    “这是做什么梦呢,乐成这样?”

    我“嘁”了一声,翻不看她。

    “啧啧,真是人靠衣装啊。说!你丫这人模狗样的是去见谁了?闻斌不是周三回来么?人家刚走几天你就红杏出墙了。”

    我倏地坐起来:“说什么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个学长回国了,见个面而已。而且我这红杏还没栽在谁家墙里呢。”

    “你丫给我吐个象牙看看!”女王陛下打量着我,“不对!不对!瞧丫这打扮,真叫一用心啊。”

    我做垂头丧气状:“好吧,不是什么学长。”我故作停顿抬头看到女王陛下一脸八婆相,突然大声说:“曲研回国啦!”

    不出意外,女王陛下呆了一刻,继而又说:“骗谁去?”

    我嬉笑着打着哈哈躲过了她的问。

    我蹬掉靴子,脱了大衣,拉开羽绒被。被子很软,我在上面蹭了蹭,觉得前所未有的放松。我闭上眼,渴望下一刻睁眼时可以看到那张俊秀的脸。意识到自己竟在渴望一个怀抱,我想我是动心了。

    我猜想他总有些不被我所知道的缺点。老天是公平的,给他俊朗的外表,聪明的头脑,却没有给他惨淡的家境,也没有把他变成人品不济或者心思邪恶的小人。他总有缺点,但那是什么?我的“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症”复发了。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思念。

    我发短信给他:“睡了么?”

    “没有。在医院。”

    “你妈妈还好么?”

    “恢复得不错,谢谢你。”

    这样的感觉并不温暖,或者说,我已经不满足于这种对话了。

    “总是客气,都不像你了。可以打电话给你么?”

    “我打给你。”

    接到闻斌的电话,他尴尬地笑着说:“我妈刚睡,不然看我打电话发短信她又要盘问了。”

    “唔,二十六岁了,被盘问也是应该的。”

    “怎么要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么?”

    “打字麻烦。”

    “怎么不说实话?”

    “什么?”

    “哎!人家好失望啊,我以为你会:‘因为我想听到你的声音’。”他掐着嗓子学我说过。

    “太无耻!”

    “恼羞成怒了啊!哈哈!”他笑得放肆,我面红耳赤。不得不说,面对感时的我总是外强中干的。我的那番理论貌似只适用于他人却从来不适用于自己。想到此,刚涨起的顿时冷却了大半。

    我颓然地说:“困死了,早点休息吧。”

    闻斌的绪受我影响:“小男?还好吧?”

    “嗯,就是困了。”

    沉默一阵,他说:“那早点睡吧。今天我……很高兴。”

    王子珂坐到我边,我自觉的把书推过去一点。

    “总犯一个错误的人是最愚蠢的,知不知道?”我小声说。

    他不以为然:“这哪能算什么错误。”

    “你影响我学习。也害我被别人误会跟你很熟。”

    “前面那个还可以理解。跟我很熟怎么了?”

    “问题是我们不熟。”

    “你怕我?”

    我撇嘴,王子病又犯了。

    他继续说:“中午请你吃饭?”

    “我减肥呢。”

    “减肥连午饭都不吃?你讨厌我?”

    我心中微笑点头,总算上点路子。

    他委屈得像个孩子:“为什么?”

    我警惕地看他:“你别想对我死缠烂打啊。我最讨厌你这种类型的了。”

    话一说出,我有些后悔。王子珂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着摇摇头。继而起大摇大摆地走出教室。

    四帅之一站在讲台上呆了片刻,复又以征询的眼神望着我。

    我无奈,唯唯诺诺地说:“他……他拉肚子。”

    下了课,发现王子珂双手环倚在教学楼前的树上。见我出来他看我一眼,朝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我识相地跟在他后。

    见他不语,我问:“去哪?”

    他没好气:“你不饿我饿。”

    “王子珂!”我正色道:“我承认我有点过分,我……”

    他回头看我一眼,不等我说完继续向前走:“吃饱了再说。”

    我无奈,跟着他进了一家小饭馆,看他点菜,然后吃饭。其实我也饿,但是之前那样说了……所以我只期望他快点吃完。

    他并不看我,将一双筷子递到我面前。我摆手:“我……”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就听到自己一阵腹鸣。我尴尬地低头。他笑了两声,语气缓和许多:“快吃吧。”

    我差点感动得老泪纵横。

    “我不是生你的气,是气我自己。”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有些心软:“我那时开玩笑的,我并不讨厌你。”

    “好啦!”他像是在哄一个孩子,夹了个鸡翅给我:“你讨厌我!”

    我很后悔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哪怕他只是生气不再理我也好,但是他没有。经验告诉我,这是受伤的表现。因为我的一句话?这似乎太牵强,除非……我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明一下。

    “其实你很好,只是……”

    他笑着打断我:“不会真以为我看上你了吧?看上你什么?”

    我歪着头看他,觉得他不像在掩饰。

    “那你为什么会那样。”我看着他,他低头吃饭。

    过了一阵,他说:“我爸妈都是大学老师。”

    这我知道,但跟这有什么关系?

    他继续说:“但是他们自我上大学以后就分居了。”

    “为什么?”这是柳艳没有侦查到的消息。得到这一手八卦,我可以趁机敲女王陛下一顿了。

    “我上高三那年,我爸刚收了一个女硕士。有一次,他到我家去给我爸汇报工作,刚好我爸出去开会还没到家,我就陪她聊了一会。她很健谈,也很漂亮,我对她印象很好。后来她经常来我家找我爸作报告,每次都会跟我聊很久,我们很多话题,总有说不完的话。那样几次后,我就好奇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会来,而我爸的其他学生我却从没见过。自然而然我觉得她有可能是因我而来的,而我也喜欢她,所以每次都很期待见到她……”

    王子同学如此善谈,这本就让我很惊讶,可他竟能向我娓娓道来自己的一段事这就更令我吃惊了。我在考虑要不要将此消息告诉女王陛下,我有预感女王陛下甚至会怀疑这消息的可信程度。

    王子同学继续说:“也不是一切都如我所愿的顺利,我隐约觉得我妈并不喜欢她。起初我只以为我妈是怕我早恋影响学习,而且她也不会喜欢我和比我大太多的女生接触。我当时就想既然这样那不要在家里见面就没有关系了。我跟她提过,她也只说让我好好学习,这时候不适合想其他。我以为她一心为我好。所以那段时间我很用功,以我爸那学校为目标。但可笑的是,这些都是我一厢愿的想法……呵,后来才知道,她喜欢的并不是我,而是我爸。”

    “啊!”我没想到看似完美的他竟然有这样的经历。

    他苦笑着说,“她害我家破碎,父母关系破裂,更践踏了我最初的感。那时我很恨她,总想着如果当初不被她惑,或许我能更加坦然地面对父母如今的关系。所以从那以后,我对所有向我示好的女生都是敬而远之,我根本摸不透她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这又是一个被感伤害得有些畸形的孩子,我深表同

    “那今天为什么生气?”我的语气像是在与一个刚受过委屈的孩子说话。

    “跟你接触之后,我发现我竟然也能正常的跟女生来往,我觉得这很难得。但是没想到我还是这么惹人厌的人。”他不无自嘲。

    “原来是为这个。”

    心中的郁瞬时消失不见了。我一脸无所谓地拿起筷子开吃。王子珂抬头看我。

    “饿死了,快吃吧。”我毫不淑女地啃着鸡翅。

    我感觉得到他绪的变化亦放松了很多。

    我边吃边说:“本来觉得你这人讨厌,是以为你有王子病。既然是我误会了,也就无所谓了。”

    他无奈地笑笑:“不能怪我啊,就算我没有那样的经历,有些女生也让人害怕。就比如总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柳艳。”体积柳艳的名字,王子珂一脸惊恐,“她看人的眼神简直让人不寒而栗啊!”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要是女王陛下知道她的王子这样评价她,不知她老人家作何感想呢。一顿饭后豁然开朗。我是同王子珂的,我的初恋比起他的,要好太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