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 【番外之付远】

    申请学校的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了。今天周末我还像往常一样和雅丽来逛超市。

    “如果这一年工作不顺利还是申请出去吧,你在我边我也安心。”

    就要毕业了,要离开D大了,要前往澳洲了,又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有些兴奋也有些恐慌。当然也有遗憾,雅丽还留在国内。

    我们在一起七年了,从高中开始便一直没有分开过,就连上大学也是顺利的一同来到了D大。这次分开让我觉得既新鲜又不安。

    “唔,到时候再说吧。”

    我不喜欢她这种没有憧憬的态度,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对关于我们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淡漠。难道在她的规划中没有我们的未来?

    我拿了几包鱿鱼丝放在车筐里,她喜欢这个。

    “这要提前想好啊,等到时候再决定就怕时间又不够,申请程序很复杂的,万一错过了又要等一年……”

    她微微皱眉:“你别老催我好不好?是你自己决定要出去的,又不是我你的。当时我说去Y市上大学,你非要来这,我听你的,跟着你来了……现在你又要去澳洲,又要我跟着,谁说你就是我人生的GPS了?”

    她说完扭头朝收银台走去,我却愣在原地。一直以来都是我在做决定,这让她不好受了?

    她在前面对我招手,一脸的不耐烦。

    “快点啊!磨蹭什么?”

    我一一把东西摆到收银台上,才发祥忘记拿巧克力了。

    “忘记拿巧克力了……”

    我刚想说让她帮我去拿,我在这结账应该赶得上,抬头却看她在发短信。

    “雅丽?”

    她头也不抬:“大男人吃东西那么挑,少吃两块会怎样?”

    收银员的嘴角抖了抖,我尴尬地朝她笑笑。

    我拎着两大包东西往外走。她两手口口的走在我前面,一直低头发着短信,偶尔回头催促我。

    “快点!快点!”

    我终于有些不快:“你有什么事啊,急成这样。”

    她回头看我一眼,顿了一下:“唔,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你磨蹭。”

    “我一刻都没停。”

    她不再走的那么快了,而是和我并肩走着,却一路无话。我实在有些郁闷,但又觉得因为这点小事发脾气显得没有气量。

    到她宿舍楼下,我将她的东西递给她:“早点休息。”

    她点点头转,刚进了楼门我就见她又掏出手机来。心里有些堵得慌,她到底在忙些什么啊?我揉了揉头发,长舒一口气。也许……也许她是生我的气了,故意气我吧。

    是啊,我没有跟她商量过就自己为她筹划了未来,即便是商量也多少带着只是告知的意思。是我想的太少了,让她觉得太有压力了,我甚至没有问过她毕业后想做什么,而只是想着让她如何跟着我。

    一路走回宿舍,我觉得自己有点失败,打电话给她。

    “睡了没?”

    “要睡了。”

    “……”

    我想要道歉,但是还是希望她能跟我一起出去。不知道这种想法要怎么表达,我有些迟疑。

    “没什么事我挂了。”

    我听见电话一边QQ信息提示音响个不断。

    “你在做什么?”

    “正要睡。”

    “那还上网?”

    半响,听她不耐烦地叹了一口气:“你不要老是以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行么?你又不是我爸,凭什么什么事都管我?我有我的自由,我需要空间好不好?”

    我呆了一瞬:“对不起,我只是关心你。”

    “关心?不要自以为是的将这种控制解释成关心!”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么?你一直这样,让人觉得很压抑……”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我害怕她说出什么冲动的话。

    “好好,是我不对,那你困了再睡吧,晚安。”

    我话音未落,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声。我突然感到有些无力,多久了,我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

    还记得两年前,姜男说,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她的心里话。在前一天晚上说过分手以后,我一夜没有睡着。

    我一早知道,我们当时的关系是她心里的一个结。但是对雅丽,我有着难以名状的感,不像对她般烈,但却难以舍弃,我以为这才是,而对她只能说是喜欢。我这样说服自己,要选择的人,而那畸形的关系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们彼此。

    我害怕同学异样的眼光,更害怕让雅丽知道。我曾经克制自己远离她,想要等感觉淡了再提出分手……可是当她若无其事且真真切切地说要离开的时候,我觉得心抑郁到极点,却又无处宣泄。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

    我不想承受这种痛苦。第二天我借着还资料给她的机会想要挽回我们的关系。然而她决绝得让我有些绝望。

    中午雅丽约我吃饭,我甚至无力去伪装出一幅好心的样子。我没有去,说胃疼。雅丽很关心我,这让我抑郁的心又添了分愧疚。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失败,但是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失败。

    我打电话给雅丽:“今天天气不错,要不出去走走?”

    想着要离开,我分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唔,我今天觉得有点累,改天吧。”

    “雅丽……”

    “嗯?”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知道这些年为你考虑的不足,我以后会尽量弥补的……”

    “我不生气,是真的累了。”她语气淡淡的。

    “那好吧,你多注意休息。”

    吃过中饭我收拾了东西,打算去图书馆查点资料。刚打开笔记本,就看到雅丽的舍友张静提着书包进来。她也看到我,朝我这边走来。

    “你们今天没出去啊?”

    “嗯?”

    “雅丽一早出门了,我还以为你俩出去玩了……唔,她可能有别的事吧。”她边说话边左顾右盼地找位置。

    我本想问她雅丽最近在忙什么,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她指指一个角落的位置说:“我去那边了。”

    我点点头。

    从张静跟我说了那话后,我便坐立难安。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打电话给雅丽。

    “你在哪?张静说你一早出去了,不是说今天累么?”

    “我毕设上遇到点问题,过来请教学长的。”

    她故意将声音压的很低,过了好一会才大喘一口气:“拜托你不要总是这样,像监视嫌疑犯一样监视我。”

    “刚才遇到张静了,她说你一早出去了。”

    “所以你现在是在审问我么?”

    我有些无奈:“雅丽……”

    “没事我挂了,学长还在里面等着呢。”

    我觉得这局势在一瞬间变得超出了我所能控制的范围。

    是要轮到我了么?

    只一瞬间,这个想法只在我脑中闪现了那么一瞬。

    人都说,感就像握在手中的沙子,握得越紧,流失得越快。可能起初只是一个小矛盾让我变得紧张了,最后却只能是越忙越错。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尽量使自己忙碌起来。我想着等过段时间,她绪好点了,或许又是当初那个乖顺的她了。

    这段时间我刻意不去联系她,然而她也没有主动联系我。事实上我一直在等她联系我,所以眼下的景让我不无失望。

    我一直坚持不要给自己太多束缚,尽量做到行随心动。所以我极少这样,还记得上一次这样也是在两年以前了。我想要远离姜男,那时候我有两个星期没联系她。现在也过了两个星期。

    我不失笑,真是世事无常。

    我打电话给雅丽:“在宿舍么?”

    “嗯。”

    “我在你楼下了,今天去了趟超市,就顺便帮你带了鱿鱼丝。”

    她久久不回应,QQ信息提示音不断。

    我有些烦躁:“你在听么?”

    “唔,哦哦,在……什么事?”

    “我到你楼下了,你下来一下吧。”

    “……嗯,好的。”

    我见她穿着拖鞋和睡衣走下来,笑着抬手想要揉她的头发,可是她却下意识地避开了。我俩都是一怔。

    “有事么?”

    “我晃晃手中的鱿鱼丝。”

    她伸手来拿,我便顺势握住她的手。

    “走走吧。”

    她缓缓地点点头。

    我们没有走多远,就在她宿舍附近慢悠悠地晃着。她在前面走着,我拉着她的手落后半步。

    走过一盏路灯,光线由明转暗,我看到我们的影子在地上交叠着。我伸手从后面抱住她,有那么一瞬,她有些抗拒。我将下巴支在她的肩窝上,轻轻蹭着她的脸。

    “到底怎么了?”

    良久,她叹了一口气,语气毫无波澜地说:“我们分手吧。”

    我浑一滞。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无论如何的争吵,我们从没谈过分手。她今天这样说了,我便知道,一切无可挽回了。

    “为什么?”

    “要怎么说呢?”

    “实话实说。”

    “我觉得你要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我并不想出去。我们已经谈了七年了,这样等下去,我不知道还要多久……客观条件不许我们在一起了。”

    “那主观呢?”

    她沉默很久,我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而这答案从她口中说出时对我又是一种残忍的折磨。

    “我觉得我可能是喜欢上别人了……对不起……”

    我松开她,我觉得我的子有些飘摇。她转过来,我后退一步看住她。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高亢而颤抖。

    “你太过分了!”

    雅丽的表闪过一丝无奈,但无奈过后我看见她在冷笑。

    “呵,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过分?当初你和那个叫姜男的学妹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姜男?姜男!

    我觉得此刻的雅丽看上去有些狰狞。原来她一直都知道。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说?”

    “说什么?呵,不说你还不是乖乖回到我边了?我何必要说……我当初听说你那学妹一开始并不知道有我这么个人的存在,呵,你要是想让她知道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现在还好意思来指责我?”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从没有这样撇开面子的吵过架。我一直觉得我们的感非比寻常,但是此刻,它让我觉得有些不堪了。

    这实在太可笑,当年我没有因为姜男而与她分手,今天她却为了一个我还不知其存在的人要与我分手。七年了,这恐怕不是简简单单的七年之痒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宿舍的。我一头扎到上,我想就这样不起来了吧。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毕设导师通知我下周一毕业答辩。

    终于要走了,我想,越快越好。

    在澳洲的一年,我过得异常忙碌。我以为我很快就会忘记,但是每当我闲暇的时候总会想到那一天雅丽冷笑着说出的话。在那之后,我们是真的分开了,我没有勇气去挽回什么,或许我明白,我根本挽回不了什么。

    姜男的脸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想到她时我还是觉得既开心又为难。这是面对她时,我最常有的心。许久不见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当初分开的时候,她边的人都很仇视我,这让我没有勇气去了解她过的好不好。

    我斟酌许久,写了封信给她。

    欣喜的是,她说:“没有那么容易不开心了。”

    我想,她是原谅我了。

    欣喜之余,我的心还掺着一丝的惆怅。我笑着摇摇头,果然,不是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圣诞节我休假回国,决定去X市见见姜男。

    当我看到她时,那俨然已不是我当年见到的小女孩了。

    她笑得那样疏离,说话时神淡然。我有些失望。

    我说我和雅丽分开了。我本以为她会开心,但是她没有,像是在听一件与她完全无关的事

    呵,这本来就是与她无关的。

    面对雅丽,因为姜男我曾有过愧疚,但是她也已不遗余力地给我以还击。而面对姜男,我说不上自己又是什么样的心。听说她这几年都没有过男朋友,听到这消息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开心的,但是面对此刻的她,我想这或许于我并没有太大关系。

    她的不咸不淡让我觉得我没有资格被她聆听。我没有继续我和雅丽的话题。

    她说我们本不算朋友,她宁愿将我说成是前男友,也不会说成是普通朋友。我听了这话有些不快,但很快我又感到欣慰。这个女孩,她的固执怕是一层都未变。

    我离开了X市,我想我以后都不会想要再回来。这里那些原本属于我的,都已不再属于我了,我对她们来说,无非是过去……甚至是陌路。

    透过飞机的机窗,我看到了漫天如火般的霞云,那火红一直延伸到了远处的地平线上。又是红,我想起那一年的秋天,我也曾看到那美艳惊人的红。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