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 【已经重生了】

    王璐璐坐在树荫下的石阶上屈肘支着下巴。

    “怎么今天不用上班么?”

    “请假了。”

    “怎么了?”我坐在她侧揽过她的肩。

    “不想看到某人就不看喽。”

    “吵架了?”

    “我恨死那个老男人了!”王璐璐转抱住我,“上次公司突然跳闸,我的程序没来得及保存,任务没有按时完成……我已经够倒霉了,他还在组会上批评我。我又不是故意不做的。”

    “好啦好啦!”我轻拍她的背,“谁让他是领导呢,总不能让别人看出他偏袒你吧。”

    “我也理解他,但是事后他也没有跟我解释。我生气也不哄我。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想起那天在黄山上白马兄对我说过的话,我依稀记得他那时的眼神和说话时坚定不移的口吻。对于一个事业有成英俊多金的男人来说他是不会花这许多经历来哄骗一个小女孩的感的。

    “不会的,或许他是恼你让他处境尴尬。正因为跟你亲近他才觉得你应该做得更好不是么?你有没有解释说是停电导致程序丢失呢?”

    “哪有机会?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开组会了。”

    “那他一定是误以为你依仗着有他就不好好工作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以白马兄的格,他一定会生气的。”

    “确定?”

    “问过就知道了。你今天这样请假他一定又觉得你太骄纵了,你要找机会解释啊。”

    王璐璐点点头,我继续说:“有的事其实很简单,只是双方都为了面子僵持着才会错过了和解的最佳时机。所以很多时候逃避抑或冷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当然,也没必要和对方争得面红耳赤,你对了,他觉得你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你错了,他会认为你无理取闹没完没了。所以问题出现后首先要做的就是交流。”

    王璐璐嘟着嘴:“说别人的时候就是头头是道,自己呢?你和闻斌还掩耳盗铃呢?”

    “唔,他啊,他这几天回家了。我们刚通过电话,他妈妈生病了。”我低头掰着手指。

    “虽说打破冷战局面也算是进步了,但是你们那也不算‘交流’,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这不一样,还是想好再说吧。”

    圣诞节转眼就到了。那一天华灯初上,霓虹闪耀时,街上人影攒动,柳艳拉着我风风火火地穿梭于人群中。

    “这几天商场活动是比较优惠,但也不是不要钱啊,怎么这么多人。”柳艳一脸哀怨。

    “早说今天不出来了,想也想得到。”

    “如今的圣诞节就是变相的人节。让我待在实验室里凄凄凉凉地搞科研门儿都没有!是谁规定单的人就没资格过节了?”

    “不敢不敢,女王陛下此话又是从何说起呢?哎?圣诞节到了,曲研应该放假了吧?”

    “买八十八送一百,不错!”

    “别转移话题啊,问你话呢!”

    “他的假期短,所以这次不回国了。”

    “英国硕士只需一年,他有没有说毕业后的打算?”

    “你总替他什么心啊?”

    “不是替他,是替你们心。”

    “他说他不确定是毕业就回国,还是先工作几年再回来,他让我给点建议。”

    “这不明摆着试探么?你若是对人家还上心就直说让他早点回来。两人的幸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你若是没那个心思了也趁早说清楚,逃避或是拖延不是办法也很不道德懂不懂啊?”

    “丫的就你懂!纸上谈兵你总有一。”

    我擦擦脸上女王陛下的口水,小声嘀咕道:“总比你啥都没有强。”

    女王陛下蓄势待发,我忙从边衣架上取下一件衣服比在她前,装模作样上下打量一番:“嗯,这件不错。”

    晚上收到一条短信:“圣诞快乐!”

    陌生号码。或许是发错了,或许是串道了。我没有回信,接着那人又说:“在学校么?”

    我疑惑:“你是?”

    “放假了,我回国了。”

    我心里一紧。曲研不回来了,莫非是任超……当然还有可能是他。或许是心底还有一丝期望,或许是所谓的直觉……而我隐约觉得就是他。

    “哦,那你在家还是在X市?”我试探的问。

    “明天到X市了。”

    “来X市有事么?”短信一发出我就暗自后悔,我似乎听得见他轻笑出声。

    “想去看看我当年的小学妹不行么?”

    猜测是他时,我小心翼翼,极力压制心底泛起的小小波澜。确定是他时,我虽激动却也觉得有些伤怀。

    大学以来我唯一收到过的圣诞节礼物已经被我丢在之前的宿舍里了。本以为他已经走远了,远得让我觉得那些琐事也只是一个氤氲的梦境,抑或是我天马行空的想象。然而他又回来了,虽然只是短暂的停留,但是想到他又要真切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感到自己还是有些无措。

    “明天有空么?我想见见你。”

    我怀着极为复杂心回信说:“好,明天见。”

    我拿出木雕小盒,呆呆望着躺在里面的两把小梳。果然,“回忆永远是惆怅。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小盒内木梳玲珑、玉梳古朴。然而放在那绯红的缎面上,木梳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玉梳却被衬托的莹润滴、饱满剔透。我哑然笑着,这本就是专为玉梳而配的,难怪木梳会那么的格格不入。

    我屈肘支着下巴,看着书桌上小镜中的自己。

    Miss somebody I lost. Forget somebody I miss.

    “那就让你看看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学妹如今有了多少让人欣喜的变化吧。”

    那一天,我的心不再毫无波澜。

    我翻出难得一用的化妆品扫眉勾眼、涂唇修容。化的几乎是透明妆,却又比不化时更富立体感。又用电棒将垂直前散至肩后的发尾端以四十五度的倾斜角卷成自然地波弯。我选了件黑色立领的长款羊绒呢大衣,内搭水红色修V领毛衣裙,穿上前一天刚买的深棕色过膝靴。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有着知而又透着魅惑的美感。我鼓了鼓气,昂首出门。

    其实见老人与见敌时的心是大差不差的。精心的打扮也并非是为了让对方再度倾心抑或后悔当初未能好好把握,而只是尽可能的让他看到自己如今的境况,让他明白没有他的子也不是多么的糟糕。

    付远见我时眸中一动,继而还是挂上一副温暖得依旧如那个午后的笑容。我微笑着对他侧首点头。不是我有意作态,这只是我待人的招牌动作和表

    面对他,我笑的疏离,仿佛是在接见一位初识不久的客人。而我也谈的随意,又像是在面对一位许久不见得老朋友。

    “那时你就很漂亮。”

    我笑而不答,直视他的眼睛。

    “那时是漂亮得可,活泼好动伶牙俐齿。现在是漂亮得矜持。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转眼间已经是大姑娘了。”

    我笑着后靠在椅背上:“不久就是老姑娘了。”

    他笑笑看我,貌似随意地说:“怎么?没打算过什么时候嫁人?”

    我握着酒杯有意无意地用指甲敲着杯壁:“怎么会没打算?中国现在男女比例失调得严重,有点良心的都不能再给社会增加负担了。”

    他并未追问,轻叹一口气:“出国前,我和以前的女朋友分手了。”

    听到那话的我只是在心里默算着他们在一起的年份。如他所说从高中到分手那年刚好七年。张玲说:“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七年!对她抑或他来说或许已是所有的年华了。我俩的那段事对那漫长的七年来说不过是小小的插曲而已。那对我来说是懵懂的初恋,无疑是不可替代的。而对他来说,占满他回忆的恐怕都是他与她七年的琐碎。或许我也在这琐碎当中,可我却是以“他们感的间隙”的份出现,而不是“他喜欢过的一个女孩”。

    见我不语他略显尴尬,沉默半响,他继续说:“我一直想说那时的你曾给过我美好的回忆。”

    我微微一笑:“我会把这当成是对我的尊重。”

    那是我时常怀念时常追忆的往事。沉浸于那短暂往事时的我心中仍会不泛起甜蜜透着酸涩。而那回忆中的脸却渐模糊最终被一个影子所代替。那微弱的火苗熄了,甚至不见一丝火星。隐约看到原先那段湿木的表层已经碳化。可是那烟雾却久久不散。

    面对那影子的主人,给了我美好却又不完满初恋的他,如今已经不被我所依恋。我亦不会像当年那样会错他的意思。他谈到我的感,报备他的史,论及我们的往事,这些并不是想要与我重修旧好,而只是想要找个旧识发泄一下积郁已久的心罢了。

    出了饭店,我们一路朝学校方向缓慢地走着。

    “见到你这样,我很开心。”

    “哪样?不再自怨自艾愤愤然了么?或许是当年接触时间太短,于你,我只留下了那种印象。人当然都是多面的,旁人看到的多数不是同一面。”

    “今天看到的是哪一面?”

    “嗯……”我抿嘴思索片刻,“不是常的一面但绝对是正常的一面。”

    听后,他笑得爽朗:“为什么在我面前不能表现出常的一面。”

    我耸耸肩:“因为你不在我的常范围内。”

    他继续笑道:“好可惜啊,以后怕也再没机会出现在你常生活中了。”

    “没办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但也没有不散的宴席,可我并不遗憾。”我仰头看他,“我想要经历更多,至少那些会使人成长。”

    他的脸色稍显黯然。良久,他说:“那时分开后,我总觉得有些遗憾,但一直有个问题,哪怕今天被你骂也好,我还是想要问一下:如果你不再怨我了,会祝福我和她么?”

    “祝福是自然的。我会祝福所有两相悦的人。但是婚礼你大可不必邀请我,我不想出份子钱。”

    不了又哪会嫉妒,面对感依旧能够冷静处理的人,事实上他们并非天如此吧,或许就是因为不才会显得镇定自若。

    他笑着摇头:“为什么不能像别人那样说还做朋友?”

    “我会把周围的人分类为亲人、朋友、人、同学、校友、认识的人等等,但是朋友却不会再被分为‘好朋友’和‘普通朋友’。朋友就是朋友,无所谓‘普通’与‘更好’。而你,虽然不能简单得被说成是我‘认识的人’,但也只是我的学长、校友,甚至是前男友。”

    他苦笑:“我是不知道这些年里你长进了多少,但还是那样固执啊!”

    大家都说我固执,那我就固执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