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 【小三后遗症】

    我盯着黑板,想起闻斌的话。他说我固执。我承认,很少有人喜欢固执的人。固执的人常让旁人觉得很无力,很有挫败感,有时甚至愤怒。“固执”过头就会变得“自以为是”,然而“自以为是”从来都是个贬义词。

    感到有人在推我的胳膊。我抬头,看到坐在旁的人时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老师让大家看书,你还盯着黑板看什么啊?”传说中的王子同学笑着摇摇头。

    我忙低头翻书,他又戳了戳我。

    我不耐烦的看他一眼:“又怎么了你?”

    “嘿嘿,我没带书。”

    我大翻白眼:“你怎么总不带书,不带书还总喜欢坐第一排。”

    这回我没有把自己的书完全贡献给他,而是与他和看一本。

    “你刚才想什么呢?盯着黑板眼睛都不转动的足有十分钟。”

    我嗤笑:“你还真无聊,就盯着我眼睛看了十分钟?”

    他嘿嘿笑着,不置可否。

    “……你说固执的人是不是很讨厌?”

    “你那么长时间就在想这么无聊的问题?”

    我撇嘴:“看书吧。”

    王璐璐短信:“今天来学校办手续,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在教学楼门前等你下课。”

    从教室出来,王璐璐上来挽住我:“这是死了多少脑细胞啊?这么憔悴。”

    我无力地抬头看她,无精打采地说:“我的心,很不好。”

    王璐璐高涨的绪顿时低沉了下来:“哦。心不好的话……哎?那不是闻斌么?”她边说话边拉着我的手。我抬头,闻斌正向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我想装作没听见没看见,撇过头看着别处。等了好久不见他过来,悄悄抬头瞄了一眼,发现他正停在路边跟一个女生说话。

    “哎?我明明看他看见我们了啊,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 王璐璐说完又回头看我,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看向闻斌。

    “那个女的是谁?” 王璐璐警惕地问我。

    我莫名,也顺着王璐璐的目光看去,这才恍然大悟。

    “我不认识,不过应该不是因为她。”

    “那为什么啊?”

    我想了想,叹口气:“他说我固执。”

    “我也觉得。”

    我白她一眼继续说;“我觉得他昨天似乎是要说什么,但是还在踌躇要不要对我说。”

    “那还用问么?肯定是想说他喜欢你啊。他喜欢你我们都看得出来。”

    “是那样么?既然大家都看得出来那他还犹豫什么?为什么不跟我说?”

    “可能是怕你拒绝呗。”

    “他说那是他不能确定的事所以不能不负责任的告诉我,等到他确定了以后他就会说。如果只是想确定我会不会拒绝,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问我不是么?但如果只是不确定自己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那就最好先不要告诉我不是么?”

    “你是说他只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你?”

    我点头。

    “那跟你固执不固执又有什么关系啊?他还说了些什么,你不要断章取义啊!”

    “他似乎是觉得我曾经认真的恋过,而且有过不开心,至今还没能释怀。”

    “他说的没错啊。”

    我无奈:“是有过认真的恋没错,是有过不开心没错,但是都过去了,也释怀了!”

    王璐璐看着我摇摇头:“这几年为什么不谈恋了?”

    “很多人到现在还没有过初恋呢!你总不能因此就断定人家向不正常吧!没有合适的自然就不谈了呗。”

    “你害怕!你害怕了吧?”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王璐璐:“我害怕什么?”

    “因为你的恋从一开始就是从小三做起。那时的你对感的态度就从起初的傻乎乎变成后来的神经兮兮。现在的你更是前看看后看看患什么得什么的。”

    我大翻白眼:“是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还以为你有长进了呢。你还认字的话,有空就多读读书,也提升下自我修养。”

    “你别转移话题啊,现在在说你的事呢。”

    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还有谁这样说过我?我模糊记起在黄山上我生病时闻斌对我说的话。的确,这世上没有笃定未来的感就好比没有毫无风险的股票一样吧。王璐璐这样说是因为她了解我,那么闻斌呢?或许,他们说的对。看不到真相的也许只有为当局者的我吧。

    正如王璐璐所说,或许是因为我的恋从一开始就是畸形的分享。而那又是当时那么年轻的我没有预料得到也无法驾驭得了的形。这使得那时的我对感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单纯执着终究变成了猜忌多疑。那件事上,我似乎无意间成了施害人,然而受害者却是我们三个人。不可否认,现在的我比旁人更害怕背叛,而那种背叛甚至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更多的是来自未知的外界,或是感它本的某种不确定。

    “想起那时的心我就觉得后怕,我不想再体会那样的感受。”

    “那是付远欠你的,你不能让闻斌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人来还啊。”

    “……但这不该是他不确定的原因。”

    王璐璐耸耸肩:“那没办法了,我了解你但不了解他。”

    柳艳对着镜子说:“我也胖了,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可不行。不该在电脑前坐太久,该去运动运动的。”

    “我也觉得,可以定个计划每天跑跑步。”

    “专家都提倡傍晚运动,怎么样?择不如撞,就从今天开始吧!”

    “好的,快换个衣服咱就出发……哎?换运动衣就好,换什么内衣啊?”

    柳艳手上动作不停:“没办法,也就只有运动的时候才能让我体验一下它们的存在感了。”

    一地鸦毛……

    太阳已经落山,我俩绕着场小跑。

    “看那边,是不是王子,我看不清。”

    我顺着柳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篮球场上有几个光着上的男生在打球。

    “唔,好像是。”

    “王子材可真好啊!”

    “擦擦你的口水吧。”

    “哎哎,王子朝我们这边来了!”

    我抬头看,果然是王子珂。他似乎是在朝我招手。

    “姜男,你来跑步啊?”

    “不会看么?这还用问!”

    王子珂略显尴尬的挠挠头:“我就是觉得像你,所以过来打个招呼。那我打球去了。”

    看着王子珂离去的背影,柳艳一脸不舍,“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的?”

    “不是你说我还没觉得我们熟呢。”

    “哎!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凶啊?”

    我想起那天篮球场上的形,“最讨厌有王子病的人了!”

    “那闻斌有么?”

    “他?偶尔吧!”

    一圈过后,我们由小跑变成跑跑走走,两圈过后我们又由跑跑走走变成纯粹的走。这期间柳艳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王子珂。

    “不跑了咱就回去吧,围绕着你家王子做离心运动有意思么?”

    “你懂啥?你看看人家那上篮的动作,那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啧啧,光线这么差也一眼就能把我家王子跟那些伪球迷区分开来。”

    “那女王陛下您慢慢欣赏美男上篮吧,小的告退了。”

    “哎哎,等等我啊!”

    研究生生活与本科生活没什么本质的差别,都是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当然,这也极有可能只是我们宿舍的况。研一一般是没有项目任务的,所以上课之余,我们都在闲逛,不是在网上闲逛,就是在商场里闲逛。

    “现在我唯一保留下的健康好就是逛街了。”柳艳拿起一件翻领小风衣比在上,“这件怎么样?”

    “还不错。”我拿起吊牌看了看:“就是贵了点。”

    “丫的舍不得银子不着郎啊!现在的恋那绝对都是竞争上岗的,说拼内涵丫的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在男人眼里只有美女才有资格谈内涵,否则这词儿用在别人上那都是种侮辱!”

    柳艳边说着又走到穿衣镜前端详自己的脸:“看来是得学学化妆了。素颜美女那得拼年龄,咱就快没这优势了。”她又拉拉自己的头发:“这头发也得做一下了,顶着这头草,彩妆估计也彩不起来了。”

    于是女王陛下掰掰手指若有所思了片刻,仰天长叹:“我的银子啊!”

    我嬉笑着看她:“这才是女为悦己者荣呢吧?”

    “嘁!你别光说我……哎对了,怎么最近没见闻斌啊。”

    “你以为人人都像咱这么闲?”

    他最近在忙些什么呢?上次之后一个多月再没有见过他了。我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不管他说与不说,我们还是没有办法轻松地面对彼此了。这种半死不活的生活状态让我觉得就像便秘一样。现在的我虽然不会因它而有生命危险,但是它却让我很不畅快,心里总有记挂,惴惴不安却又苦于找不到立竿见影而又无害于健康的办法。我无声地叹气。

    等待或是猜忌让我很累也渐渐失去了耐心。或许从一开始我就猜错了,或许他也已经忘记了那天的事,或许他也像我一样在等待一个时机打破这种尴尬,回到我们过去的状态。

    我发短信给他:“最近忙什么呢?”

    “我回家了。走得急也没跟你说,回来后又一直在忙。”

    “家里有事么?”

    “嗯,我妈病了。”

    等了好久没见回信,我有些担心,打电话过去:“你妈妈没事吧?”

    “嗯,没什么,做个小手术,我回来照顾她。”

    “唔,看你这么久不回短信……”

    “小男,谢谢你。”

    “怎么突然这么客气。”我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

    他爽朗地笑起来:“你问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会你短信啊?我妈一听我的手机铃响比我还激动呢。我跟她解释了半天。”

    “唔,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好好照顾伯母吧,也代我向她问个好。”

    “小男?”

    “嗯?”

    良久,他说:“我下周三就回去了,回去联系吧。”

    “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