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 【咱都叔控啊】

    小宇宙燃烧吧!

    我要变得更强大。

    变强大一刹那,

    让心中的力量,

    全部爆发!

    ……

    第二天一早,王璐璐的闹钟铃声响彻云霄。我们迷迷糊糊爬了起来,洗漱完毕,拎起背包朝楼下走去。一出楼门便看到闻斌等在门口。

    我打着呵欠道:“早!”

    王璐璐抻着脖子张望,等了不一会,一辆路虎停在了路边。车上下来一个穿白色运动装头戴鸭舌帽的小青年,想必就是王璐璐的白马兄了。远远看不清他的相貌,倒是拔。

    王璐璐笑着向他招招手,白马兄抬起脸微笑着朝我们点点头。这一次看得清楚,我站在王璐璐后小声嘀咕:“果然帅!”

    王璐璐侧首向我挑挑眉,甚是得意,然后一步三扭地朝白马兄踱去。我大翻白眼暗叫:“靠!真臭!”

    闻斌笑着拍拍我的肩拉着我跟了过去。白马兄笑得很有涵养,王璐璐装的很有涵养。

    “这是我姐妹姜男,我学长闻斌。”说完又转向白马兄甜蜜一笑:“我男朋友兼我上司沈东成。”

    我抽动着嘴角呲牙咧嘴地跟帅哥打着招呼。王璐璐对我如此发达的面部神经完全无视。我抽了一会觉得很是无趣,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被遗弃感,垂头丧气地上了车。

    中午就到了黄山脚下,我们找了一处干净整洁的宾馆住下,决定第二天一早上山。

    吃过午饭便总有三三两两的人来询问我们下午是否有出游的打算。王璐璐随手翻着几张景点介绍图,朝我撇撇嘴。我笑着摇摇头,回头看白马兄。白马兄看了王璐璐一眼,又将介绍图递给导游:“谢谢,我们不需要了。”

    王璐璐眼眸一亮,对白马兄撒道:“东成,那我们下午怎么安排?”

    白马兄宠溺的对她笑笑:“不想去那些地方,那我们自己出去转转吧。”

    隐约看得到公路旁有条入山的小道,我们将车停到一边,步行如山。小道两旁满眼翠绿,偶有鸟鸣。我们继续向前走了一段,左右的山景越来越近,直到走至一所低谷处,两面亦远亦近的伟岸巍峨、斜栽于空的郁郁苍苍、低旋于头顶与苍穹间的禽鸟、回在耳畔的声声啼鸣无一不让人神清气爽。

    我倚在路边的石头上喜滋滋地喝下一口泉水。大自然啊大自然终于等到今天我可以一亲你芳泽了。

    偶有微风,心实在舒爽啊,却听边王璐璐骂道:“!这鸟怎么飞这么低啊,我还真怕它随地大小便。”

    我眉头一皱,一口水喷了半口。王璐璐睨我一眼,又笑嘻嘻地跑去追白马兄。我看她倚在白马兄边,时而笑两声时而附耳几句,那小脸微红,那眸波流转,继而又回头大声朝我说:“我俩先去前面看看,再决定往哪个方向走啊。你们先在这等等。”

    我啧啧摇头,闻斌挑眉笑着:“怎么了?”

    “我觉得白马兄不安全,很不安全!”

    闻斌淡然道:“你担心个啥劲?”

    “王璐璐那可是千年狐狸精啊!”

    “同样是帅哥,待遇怎么就差这么多啊?”

    我歪头看他,继而哈哈大笑:“我怎么感觉这山里一阵酸之风啊?”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在鼻前来回扇着。

    “对你姐妹的男朋友还算满意么?”

    我嘟着嘴思量良久,长舒一口气说:“她满意我就满意。”

    说话间,我感到闻斌抬头看我,似是眼眸一亮。我回头看他,笑着轻推了他一把:“想什么呢你?大家都追捧好的事物,然而好的却未必就是对的。美好的事物应该有与她同样美好的东西来相配不是么?我并不羡慕她,只是希望那是她对的选择。因为她很好,她配得上更美好的和生活。”

    他认真看我半响:“其实……你很好。”

    我一脸嬉笑着看他:“你想象力还丰富么!没事瞎猜什么?”

    抬头见王璐璐朝我们招手。王璐璐指着前面说:“那边有水,顺着水流上去估计有泉。”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继续向山里走去。白马兄牵着王璐璐走在前面,我和闻斌在后面跟着。走了没多久,便看到水流越来愈大。王璐璐兴奋地撒开了白马兄的手,蹲在水边拨弄着泉水。闻斌从包中取出矿泉水递给我们,又翻出块毛巾走到靠上游的地方沾湿了拧干递给我。我道了声谢,接过来擦脸。

    白马兄望了望天说:“可能要下雨了,我们玩会就得回去了。”

    王璐璐边点着头边脱了鞋袜,坐在水边把脚放在水中一下一下地着。我看着她的举动,下意识地摸摸脸:“如果我们上游也有人洗脚,我还真怕脚气长到我脸上来!”

    闻斌听后大笑着朝王璐璐那走去。我坐在离他们几米远的石头上歇着。不一会儿,白马兄走来坐在我旁:“你男朋友对你很好。”

    我看了他一眼,笑的很无所谓,被人误会太多次了,再听到这样的话我也不那么容易激动了。

    “我们不是一对。”

    “哦?”白马兄挑眉看我一眼,复又看向闻斌,“你怎么不去玩啊?”

    “说不准下游有人渴极了盛这泉水喝呢。”

    白马兄笑了一声:“璐璐就是顽皮!”

    我回头看他,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你喜欢她么?”

    他似是有些诧异地看着我,继而回头望向王璐璐:“她很可。”

    “也很年轻。”

    良久,他说:“的确……很年轻。”

    “那你怕不怕?”

    “怕什么?”

    “她还在成长,而成长是需要代价的不是么?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终将会成为她成长的代价?还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根本没想过你们的未来?”说话间我略显激动。

    他笑着看我:“怎么会不怕?自然也是因为在乎才会害怕。但是行随心动,喜欢当然想要在一起,当然也希望她的未来有我的存在,哪怕终有一天她嫌我老了,想要离开了,那样成为她的代价也没什么好后悔的。可是现在的我却不能为了一个未知的未来而放弃一次心动的机会。”

    这么大年纪了还谈心动,我觉得白马兄他……很不容易。我所欣慰的是不管他们的未来如何,而此时此刻的白马兄怕是满心满眼都是王璐璐,也正是此时此刻的他让我觉得王璐璐会因他而幸福。想要存在于她的未来么?我觉得有那么一瞬我是那样的羡慕自己的好友。过去的曾几何时,有没有一个人也想要存在于我的未来?

    回到宾馆,我和王璐璐住一间,白马兄和闻斌住一间。洗完澡出来时看到王璐璐抱着手机一会咯咯笑着,一会眉头微锁。

    我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镜子中的她:“啧啧!不正常!真不正常!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她翻个仰望天花板:“我可真喜欢他!”

    “姜还是老的辣啊,看来是你着了这老男人的道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开车到了黄山入口。背上前一天准备好的雨衣和干粮,我本是想坐个缆车上去看看风景便罢,没想到王璐璐打了鸡血似的坚持自己动脚丰衣足食。于是无奈,只能一路负重攀爬。

    一早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天沉沉的,心中正琢磨着看到出的概率有多少,听到闻斌叫我。抬头看他向我伸手:“背包给我吧。”

    “不用了,我背的东西本来就不多。”

    他二话不说走到我后拉下我的背包,顺手牵起我向上爬。我本抽手却发现他握得太紧,只好随着他爬了一段。王璐璐回头看我,笑的暧昧。我朝她呲牙咧嘴,她却拿出相机作势要拍照,我慌忙低头,感到头顶闪光灯一闪,复又抬头白她一眼。

    又继续爬了一段,我借故口渴要喝水,趁机抽出手来。王璐璐和白马兄也停下来歇息。王璐璐跑来坐在我旁边石凳上大喘着粗气:“真他妈累,小命都快不保了。”

    我睨她一眼:“谁说要自己动脚来着?”

    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闭着眼睛不再说话。抬头正对上闻斌柔和的目光。在我印象中他的表总是似笑非笑得让人看了就想发作,难得也有这么正常……或者说是温和的一面。我也累极了,朝他笑笑。他却起走来,坐到我的另一侧,对着我拍拍自己的肩膀又偏偏头。我白他一眼,看向别处。

    闻斌笑着说:“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都像只小刺猬一样,我有那么惹你讨厌么?”

    我回头看他,他的脸上又挂上了那副似笑非笑的表

    “一看你那表就觉得你欠揍。”

    闻斌听了哈哈大笑:“不过我就喜欢看你那蓄势待发的样子。”

    我没劲理他,他却拢着我的头靠上他的肩膀,我是累极了,一动也不想动。

    爬至莲花峰时,眼前的景色让人忘却了一路的疲惫,只觉得之前的一切都是有所值得的。

    放眼望去,满目尽是青山云海郁郁苍苍。我觉得自己似是站在云端,一览群山叠叠,旗云袅袅,恍惚间仿佛至仙境。这一幕苍劲嶙峋巍峨陡峭让人望而生畏却又觉得多了份神圣。我不敢想云层的下面是什么,却又像看一看远处群山交叠之处隐匿了什么样的奇妙景色。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置清冷云海心里却泛起了一片惊红。那年的那一天,晴空万里,红山满目,我记忆犹新。而那埋藏于心底的年轻眉目却是越来越模糊了。都说初恋就像在湿木上点火,往往是烟雾大于度。几年来我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只是上了那烟雾,上了那不得不浅尝辄止的酸涩。我纠结于那些琐碎的片段中久久不得自拔。感到面上一阵清凉后又是摩挲的触感。抬头,却对上闻斌的满眼清明。缓缓地,他将我揉入间,良久,我双手垂在侧,良久。

    我们朝着大峡谷的方向继续前行,不一会就下起了小雨。贴山的小路弯弯曲曲,只一步的跨度,就是悬崖万丈。壁沿架着铁链,铁链上挂满了大小各异形状不同的铁锁。据说那些是同心锁,同心人走到这里都会挂上一把属于自己的同心锁,以表二人同心也祈求美满的未来。

    看着王璐璐和白马兄挂上他们的同心锁,闻斌笑说:“难得来了,也没其他人,要不就委屈委屈,咱俩也挂一把。”

    我挑眉:“是委屈你还是委屈我?”

    他嬉笑着说:“自然是委屈美女您了。”

    我笑得不置可否,继续前行。

    看过了一路的悬崖峭壁云海青松,我们走至了石壁之间。“一线天”景如其名,左右贴石壁耸入云端,唯露头顶一线天光,壁上粘满水露,说话间有回声。

    我仰头看着,感到那天光亮得刺眼,伸手挡在眼前,透过指缝望着天。闻斌也顺着我的目光望去:“看来是要晴天了,山上天气就是这样晴不定。”温的光线打在石壁上,山间天气回暖了,脚下泛起了一阵阵的潮

    走了一路,观望了一路,拍照拍了一路,终于天色渐暗。我和王璐璐不复来时的精神,耸拉着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白马兄将我们带到提前订好的宾馆:“山上的条件不比山下,我们将就一晚明早三四点钟就要出发上光明顶了。”

    吃过晚饭,我们和衣睡下。这一晚我时梦时醒,一时是满目惊红,一时是青山云海,一时是草负残雪,一时是耸壁旗云,还有那将我揉入间的人,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感觉却是那么的熟悉。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