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 【王子谁不爱】

    纠结了大半年,考研的事终于结束了。我看着窗台上几盆小花,本来都是仙人掌一类好养活的品种,不知怎的自从被我收养以后它们竟一天比一天萎靡了,尤其是其中一盆,是佟送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绿绿的窄叶,姑且称作“弱不风的草”吧。

    我本以为它的生命就这样进入了倒计时状态,直到有一次,佟到我宿舍来看到了垂着头的“弱不风的草”,不心疼:“后妈就是不比亲妈啊!”

    我挑眉:“我是生不出这样的来。”

    于是佟天天跑来给她的“亲草”浇浇水晒晒太阳。想不到,本已没什么生命迹象的草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且长势良好。我感动到飙泪,脆弱得如“弱不风的草”给点阳光都可以绽放的如此灿烂,那么我呢?年少的时候虽然轻狂但也未驻足太久,挡不住的那点锋芒虽招惹非议但也足有底气。如今终于趋于平淡,但我却害怕,怕为了这份平淡而不愿前行。看看“弱不风的草”,看似弱不风,但它懂得抓住机遇重生……

    我将空间状态改成了“涅槃”。没错,经历了那一次的洗礼,我也要看到重生后的韶华了。

    闻斌短信说:“几号回家啊,等你一起走。”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就下周吧。”

    最后的狂欢过后就是离别,对于我们这种继续留在X市的人,对离开的感触并不那么深刻,但是对于那些要离开这承载着自己四年青葱岁月城市的人,离别显得多了点感伤。

    我们班上每个人离校的时候其他没有离开的同学都会前来送行。那天下午,X市又下起了小雨,班长要乘下午的火车回东北。我们都笑他背着背包戴着渔夫帽手里还拎着一个电风扇的搞笑形象。

    班长额上的皱纹似是更深了几分,着一口东北腔道:“没办法啊,就它运不走啊,只能我亲自护送了。”离开时又回头看我说:“别动不动就红眼睛知道不?有点出息啊!”我哑笑着点点头。

    我和闻斌也买了那天晚上的车票,所以对我来说,那天就是我大学本科生涯的结束。

    佟将手上的背包递给我:“以后有空一定要去看我。”

    佟没有考上,所以决定回河北老家工作了。

    我佯怒道:“为什么不是你来看我?”

    佟勉强地笑笑。

    我笑着说:“不用送我下去了。”

    她缓缓点头。

    我走出几步,又转对她呲牙咧嘴地摆摆手。看到那小小的人儿倚在栏杆上双眼通红地目送着我。我的眼睛竟有些酸胀。

    火车上,闻斌的铺位是下铺,我的铺位刚好在他的上面。我们对面是一家三口。上车不久,对铺的阿姨就跟我聊了起来。知道我即将在D大的读研后,她一脸赞赏,回头对女儿说:“看姐姐多厉害,你也要好好学习听到没有!”

    好我悄悄抹了一把汗。这似乎是天下父母的惯有思路。

    而闻斌则是跟小姑娘的父亲聊的起劲。一会,那小女孩的父亲激动地跟孩子的母亲说:“看看人家小伙子,是D大的研究生呢!”

    女孩母亲睨他一眼道:“你那不是废话么!人家小姑娘都是,那小伙子可不也得是么!”

    我再汗!什么逻辑?我刚想开口解释一下,发现闻斌正噙着笑看我。我白他一眼翻爬上铺。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钟了,闻斌看我说:“哎呀呀,没睡的虚脱了啊?”

    “这年纪一大了早上就睡不实醒得早,你是在嫉妒我吧?”

    闻斌微笑着没说话,低头削着苹果。我在上用手指拢着头发,低头见他递上那个刚刚削好的苹果。

    我皱眉:“还没刷牙呢。”

    他不以为然:“火车上这么干燥,我一起也吃了一个。”

    我撇嘴:“你可真恶心。”

    我见他笑得一副缺心眼样,白他一眼接过苹果,复又躺在上,边啃边咧嘴笑着。

    吃过午饭,闻斌爬到我的铺上去睡午觉,我在下铺和那阿姨有一句无一句地闲聊。

    阿姨瞟了一眼上面的闻斌说:“一看就知道小伙子人不错,你们年纪也不小了吧,是不是毕业就把事给办了啊?”

    我的尴尬一言难尽,抬头看闻斌,还好他已经睡着了。

    我赔笑说:“不是您想的那样,他就是我的学长刚好又是老乡。”

    阿姨一脸狐疑地看着我,见我表严肃且眼神坚定,又笑着说:“现在不是并不见得以后也不是啊。”

    我无语,干笑两声,不再搭话。

    闻斌一觉醒来撩起窗帘看了看窗外:“都过了山西了,快到家了啊。”

    我点点头:“终于快到了。”

    他伸个懒腰,坐在我对面,翻着报纸状似不经意地说:“听你说我只是你学长和老乡,我很伤心呢。”

    我心里一紧,脸上有点烫。见我错愕他哈哈大笑继而又装着委屈的样子说:“总请你吃饭,你又那么能吃,怎么我这朋友还不够格啊?”

    当我反应过来时,我相信我的脸已经由红变白。我怒道:“这跟我能不能吃有什么关系!”

    对面那一家三口在我们前面一站下车,临下车是,那女孩父亲还不忘鼓励闻斌。他拍着闻斌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的心意大家都明白,人家姑娘肯定也明白,而且我看得出,只要你继续努力前景还是不错的!”

    我低着头竖着耳朵,听到这句话时有点无措,抬头看闻斌,他正伏在女孩父亲的耳边说着什么。

    待他们一家下了车,我问:“你和他说了什么?”

    “帮你解释了一下。”

    我半信半疑的点点头:“那就好。”

    抬头正对上他似笑非笑的表,我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

    7月4王璐璐生。一早起来便看她在线。

    视频时我说:“此时此刻不知道美国人民要怎么庆祝你这个祸害的诞生呢。”

    她嬉笑着说:“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美国人民乖乖地等着我尼!”

    “这次GRE考的怎么样啊?”

    “嘿嘿,这次还不错。”

    “什么时候到公司报道?”

    “八月中旬吧……在国内的最后一个假期了,总觉得应该干点什么。”

    “出去玩吧,一起去!”

    半响,她说:“好,可是,就咱俩?”

    “我这边没什么人,你那呢?”

    她神秘地说:“嗯……有一个,嘿嘿。”

    我向前挪了挪,挑着眉毛看着她:“从实招来!”

    原来那男人叫沈东成,也是王璐璐实习期间认识的。可惜我忙于考研,很久没关心过王璐璐的风流韵事了。

    据说王璐璐第一天到公司的时候要办门卡、饭卡及各类手续证件忙得不可开交。后来刚闲下来没多久,那边电话说经理招呼新来的实习生开会。于是乎她又抱着一大叠资料冲向电梯,刚好电梯门没有完全关上,急之下她伸脚一挡。因为腾不开手,一时没站稳,手上资料撒了一地。她头也不敢抬地蹲下捡起东西,起时才尴尬地发现自己高跟鞋的超细鞋跟已经挤在电梯轿厢与楼板的夹缝间。她从未遇到过这种况,半蹲着子不知所措。片刻后,只见一只大手伸过去握着她的后脚跟用力一提,鞋跟就被解放了出来。王璐璐长舒一口气却未敢抬头直视“大手”的主人,只匆匆扫了一眼,干净的下巴,白色的衬衫。原来电梯里还有一个男人。安静了一瞬,王璐璐又听那人问自己去几楼。她看着亮着灯的“12”说跟他一样。那男人似乎是看了眼她的卡,问她是不是实习生。王璐璐点头。电梯门打开,男人率先走出电梯,只一个侧影,王璐璐只看到他的侧影:剑眉星目,英鼻薄唇。总之,按王璐璐的说法就是他帅得不食人间烟火。

    以上是王璐璐对沈东成的第一印象,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概括这个第一印象的话,那便是:帅!

    到了会议室,正当王璐璐庆幸经理还没到时,却意外地发现那不食人间烟火的白马兄又出现了,更让王璐璐意外的是,那白马兄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经理。

    王璐璐同学对他的第二印象就是:年轻有为!

    但美中不足的是白马兄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当时的王璐璐只道是电梯光线不好,没看清她惊天地泣鬼神的花容月貌也属正常。

    正当王璐璐发现自己找到了工作的动力时,一阵腹鸣提醒她午饭时间到了。到了食堂,排了队,谁知轮到她的时候打饭的大师傅说她是实习生没有体检所以不能用公司餐盘,可她又没准备饭盒,正值囧际,后一个熟悉又悦耳男声说:“这是我们新招来的研发人员,卡搞错了。”那大师傅一看王璐璐后的人顿时眉开眼笑不予计较。

    王璐璐对这个沈东成的第三印象那就是:酷。

    后来的事自是不用说了,一个祸水让人很头疼,两个祸水让人很无奈。

    我笑着说:“你怎么确定他不是认错人了啊?”

    王璐璐“嘁”了一声继续说:“怎么可能?”继而又激动地说:“我还以为他没看清我啥样呢,没想到啊没想到,看到我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容貌还能淡定成那副死样,后来遇到还能装作没看到,那可不就是酷么!哎哎,你说他当时是不是故意营造出英雄救美的那一幕啊。”

    我抽抽嘴角:“那也得你非常配合地把鞋跟塞进轿厢缝里啊!”

    看着她那眉飞色舞的样,我继续说:“听你说那人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不容易啊。”

    “也不算年纪轻轻了,今年已经32岁了。”

    我惊道:“哇靠,这都几个代沟了?”

    她不以为然:“这年头没沟哪成?”

    我狂汗一把:“真替他那颗老心担忧啊,不知还能不能承受得起你的活力四啊!”

    半响,她说:“其实我俩也纠结了很久,尤其是他,需要承受的东西可能更多。”

    “那你还出国么?”

    “先准备着吧,等等再说。”

    “这次,你是认真的么?”

    良久,她说:“嗯。”

    我叹口气又鼓起精神说:“好,支持你!”

    “男男,谢谢你。”

    晚上我边在心里琢磨着王璐璐的事,边随手翻着刚买来的旅游杂志。翻了半天才发现杂志上介绍的都是些阿玛尔菲海岸、维京群岛一类的世界名胜,顿时觉得极不靠谱。我合上书闭目养神,暗自思量着自己可不能再当那发光发的灯泡了。

    我发短信给闻斌:“长假漫漫,怎么过啊?”

    “敢问您是单纯的问候还是有什么提议啊?”

    我暗道:靠你个人精!

    回信说:“出去玩吧!”

    “美女竟然主动相邀出游,等我去翻翻黄历看看今天到底是啥好子。”

    “正好少个拎包的。”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还是必要的。”

    “还没想好如何骗你怎么办?”

    “算了,愿者上钩啊,说什么都好。”

    第二天和王璐璐视频时,我说:“您那位有空么?”

    “去个近点的地方就好了。”

    我皱眉:“跟长辈出游,我有压力!”

    “别想排挤我的未来老公!”继而又咬牙切齿地说:“我他妈很重色轻友的知道不?小心姐姐我跟你绝交!”

    我撇嘴:“出息!”

    她又挂上一副讨好的笑容说:“嘿嘿,咱打算去哪游山玩水啊?”

    我淡然道:“人家不是没时间么,那就近点呗,就黄山吧!”

    “嗯嗯,那你先回X市,咱自驾去!”

    “事先说明我不当灯泡啊。我也要带个人。”

    她挑眉:“有况?”

    我大翻白眼:“没你那么多风流韵事!我决定带上闻斌去帮我拎包。”

    她嘿嘿笑着:“不错不错,别累着您那老腰。”

    八月上旬我和闻斌回到X市。到达X市的时候正是下午头高照的时候。毒阳如火啊!气压低的让人窒息,我感觉背部的衣服都已被汗水浸渍,头发湿嗒嗒地贴在脸上。

    我抹了把顺着下巴滴下的汗珠,望了望天:“最受不了这鬼天气,就不该这时候回来!”

    闻斌笑着摇摇头,接过我手上的包:“就这样还爬黄山呢,空调房里凉快着算了。”

    我回头瞪他一眼,朝宿舍方向走去。到了宿舍楼下,我嘟着嘴接过闻斌手里的背包。

    他看了看我笑着说:“回去洗个澡凉快凉快,小心别中暑了。”

    我“嗯”了一声转上楼。边走边想自己对闻斌还真不客气。

    打扫了宿舍,擦好了褥席再洗过澡后,太阳已经落了下去,气温稍缓了些。王璐璐哼着歌推门进来时,我正趴在上看着小说。

    看她进来,我白她一眼:“真没良心,见色忘义!”

    她嘿嘿笑着不置可否。我侧过单手支头看她:“老男人果然有魅力啊,你这千年狐狸精都被制服了。”

    她“呸”了声说:“懂啥叫不?真面前你那些理论要是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俗’!两个字那就是‘忒俗’!”

    我坐起:“被‘’冲昏了头了吧?一个自称‘正儿八经俗物’的你竟然会嫌别人俗?”

    她睨我一眼:“我就是跟你这种人待久了!”复又感慨道:“还好迷途未远啊!”

    “会四个字四个字的说话了,长进了你!”

    我随手将枕头扔了过去,王璐璐偏头一闪,又站起来双手叉腰咆哮着:“!想打架啊你!”

    我乐呵着将双手枕在头下,翘着二郎腿:“就知道你装不了多久。”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