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 【我被偷拍了】

    脑子里空白了一瞬后,我笑着说:“那你过生怎么也不把女朋友带上,好让大家见见?”

    他像上次在枫红山上一样,跟我倚在一棵树上。良久,他双手搓搓脸,再回头看我,那双眼睛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没有了往常的清明。

    他朝我笑笑,又仰头看着天空叹了口气:“去年她出了车祸,当时病危通知都下了,不过好在有惊无险,现在正在家休学。”

    “那……那她体恢复的还好吧?”

    “是啊,恢复的不错,下学期就可以复学了。”

    “那就好。”

    邪恶的我竟然有一丝失望。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我说:“那你为什么还不开心?”

    他回头看我:“因为我累了。”

    时至今,想起当时的我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竟然就那样误会了他的意思,那样自作聪明地以为自己了解他的感受。而那些,早已被时间证明,都是我一厢愿的想法罢了。

    那天以后,我们仿佛忘了有过那样的对话,我不知道他是否是真的忘记了,毕竟那天,我比他要清醒得多。

    转眼圣诞节到了,王璐璐小两口又消失了。

    付远短信说:“下来!”

    我反应好一阵,拎着挑好的水果拿给老板称。

    回信说:“下去哪里?”

    “你不在宿舍?我在你宿舍楼下。”

    我拎着水果赶回宿舍,远远地看到他被宿舍楼的灯光照得模模糊糊的影,手里拿着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难道是送给我的?这么想着,我走了过去。

    他低头看我,笑着说:“圣诞快乐!”

    然后将手上的枕头递给我。等等,枕头?我第一反应就是:怎么送我一个枕头?便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继而笑笑说:“早点上去吧,外面冷。”

    “嗯,你也是。哦对了,谢谢。”

    我晃了晃手中的枕头转向楼门口走去。我感到他的目光一直尾随我直至我拐进了宿舍楼的走廊。我急忙跑上楼,躲在窗前,想看他是不是还在那里。当我看到楼下只有那几对常年雷打不动的侣时,我苦笑着摇摇头。这整的跟小罗和小朱似的可就不好了。

    再看手上的枕头,发现上面有个手绘的女孩子,而且这女孩子还有点面熟,下面还有一行字:男男,开心每一天!

    我短信他:“哪来的我的照片给人家参照?”

    “没照片,我就口述,靠他自由发挥。”

    “看来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啊!”

    半响,收到一封彩信,竟然是我的照片,只是照片上的我,下巴微扬着,微闭着双眼,不似手绘的那个女孩,微笑的眼睛,勾起的嘴角。看的出那照片是我在枫红山山顶上被偷拍的。

    我回信:“骗人,这也相差太多了!”

    “只要是你就好了。对了,你这个没心的,我的礼物呢?”

    我看着头那打了一半的围巾,回信说:“今年是错过了,明年一定记得。”

    自从他生过后我就没有再动过那条围巾,我想,这样也好,免得劳心劳力。

    第二天中午,王璐璐回来了,给我一盒费列罗:“借花献佛了,补你一个圣诞礼物!”

    我大咧咧的吃着巧克力:“管你是借还是怎样,有总比没有强。”

    王璐璐看着付远送我的靠枕说:“哪来这么丑的枕头,还好死不死的在上面画了这么丑的一个人!”

    我吃着巧克力,咬得牙齿咯咯的响。王璐璐回头看我:“悠着点!没人跟你抢!”

    下午,我牙疼,本想着坚持一会,可是实在疼得厉害,我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发觉右边脸果然有点肿的迹象。

    我将右脸凑向王璐璐:“璐璐你看,我的脸是不是肿了?不能再忍着了,真得去医院了!”

    王璐璐认真的看了看我的脸说:“你不是一直这样么?其实军训的时候我站在你右边就发现你右脸比较肿。”

    我愤然:“我牙疼!我牙疼!”

    王璐璐看着我,使劲地抽了抽嘴角:“既……既然这么疼,那……那还是快去医院吧。”

    在校医院排队挂号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秦业。原来圣诞节那天秦业为了追文学院的院花制造浪漫气氛,大冷天的站在人家宿舍楼下吹了两个小时的萨克斯,可那女孩始终都没露个脸。本以为人家八成是要拒绝他了,可没想到正当他灰心丧气想离开的时候,那女生竟戏剧地从外面回来了,看到他时还很是惊讶。后来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后遂被秦业的诚意打动了,但是秦业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当晚就高烧三十九度五,直到今天还没退烧。

    我同的看着他,也表示对他为了追到那院花而表现出的超凡的毅力与浪漫细胞而大为钦佩。在我对他的感生活加以勉励,对他的体健康进行了诸多关怀之后,我们就分道扬镳各奔各的诊室了。

    从医院回来后,收到了付远的短信:“生病了?”

    “不算什么病,牙疼而已。”

    “牙疼不是病啊,疼起来直要命。”

    我苦笑:“请问你这是在幸灾乐祸么?”

    “想替你疼呢。”

    我合上手机,躺在上。牙,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迷迷糊糊间手电话响了又响:“怎么不回短信啊?”

    “牙疼,想以睡觉来麻痹自己,结果刚睡着就被你吵醒了。”

    “你下来!”

    “我牙疼!”

    我不知道他怎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我接受他的好意,而这好意不是我想要就要得起的。

    好一会,他口气缓和了许多:“知道你牙疼,我有个办法,你试一试不一定会好些。”

    他在宿舍楼门口,看见我时忙走了进来。

    我皱眉:“干什么呀,这可是女生宿舍!”

    他不以为然:“外面风大,你穿这么少,在门口站会没关系。”

    说话期间他们班的一个女生从外面回来,可能是看到竟有一个男生站在女生宿舍楼里便很是惊讶,待看清那人是付远时就更是讶异了。

    “咦,付远你怎么跑这来了?”

    他看我一眼说:“给她送点东西。”

    那女生看着睡衣拖鞋的我,笑容暧昧地“哦”了一声走远了。

    我不看他只是淡然地问:“什么东西?”

    他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盒:“这是花椒,我问过我外婆了,她说如果实在疼的厉害又没什么有效的止痛药的话,在疼痛的牙齿间咬上几粒花椒也可以止痛。”

    我低头看了会手上的药盒说了声“谢谢”便转上楼了。

    我将药盒丢在头,继续酝酿睡意,发现还是疼得厉害。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跟自己置气,咬了几粒花椒,过了一会果然有所缓解。我闭目躺在上。半个小时过后嘴里的花椒没有味道了,再换上新的,周而复始好一阵,还是没有睡意。

    付远在短信中问:“睡了么?”

    我合上手机吐掉口中的花椒,打算继续酝酿睡意。

    短信铃声继续响着:“我知道你没睡,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好点了么?”

    我闭着眼长呼一口气,回信:“你他妈能不能滚远点?!”关机。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