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 【师兄和师妹】

    王璐璐消失三天后回来了,一头栽倒在上说:“旅游这类费体力的活真他妈不是人该干的,王均那傻竟然给我俩报了个旅行团,而且整团都是老头儿老太太,更郁闷的是人家竟然一个比一个有精神。那步伐,那速度,岂是我等短腿儿能赶得上的!”

    她大喘着气继续说,“第一天下来我就心疼我的腿,就说这团咱不跟了!后面两天都待在宾馆里,本想着不用那么耗体力了,没想到事与愿违,现在心疼我的腰了……”

    “咳咳,那……那你好好休息。”

    我看着桌上的《校规》,琢磨着该什么时候还他。还是过几天再说吧,这类书一般人很难有机会再用第二次了。

    我收拾了几本书,打算去图书馆陶冶陶冶,体验一下“学在D大”的浓郁气息。走至半路,觉得前面那人的背影实在眼熟。

    我传了短信给付远:“你在哪呢?”

    前面的人低头摸出手机:“去图书馆的路上,怎么了?”

    “站着别动,等我五分钟,还书给你。”

    我调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回跑。那书怎么能带在上?万一被人看到了可比怀揣一本《金瓶梅》丢人得多啊!

    气喘吁吁的跑回宿舍,王璐璐回头看我:“怎么这么快就学成归来了?”

    “忘带东西了。”

    她看着我手上的《校规》,撇撇嘴:“真丢人!”

    刚要出门,看到付远短信说:“不用了,也不着急用,下次再给我吧,我去自习了。”

    我回头把《校规》往桌上一扔,一头栽上,大喘着气。

    “怎么又不出去了?”

    半响,我说:“我也觉得丢人的!”

    -----------------------------瓦是痛恨高数的分界线:)---------------------------

    有一种东西……严格地说应该是一门学科,叫做“数学分析”,我纠结于其中久久不能自拔。面对类似于“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这类的命题,我显得有些茫然。

    老黄是数学系的人气之星,形象憨厚、笑声爽朗,他是至今为止我在D大遇到的唯一一个还本着“教书先育人”这样原则的老教授。

    我悄悄从后门溜进教室,他抬头看我,竟微笑着向我点头。我回头看看,发现自己的座位已经是最后一排了,又回头冲他笑笑。

    老黄继续道:“知识就像个孩子,别以为他不懂你的绪,你越烦他他离你越远。看看我,向来是抱着愉悦的心来研究他,所以在研究他的这段时间里,我快乐的导数一直是大于零的。”

    人说眼小聚光,果然,我见老黄眼中闪着点点精光。

    回到宿舍,王璐璐刚从上爬起。

    “老黄讲什么了?”

    “道德经吧!”

    我们是四人宿舍,除了我和王璐璐,另外两个女生都是X市本地考来的学生。其中一个叫赵勤,此女虽不比王璐璐惊艳,但也绝对有资格被称作美女。她材好、皮肤好,格冷傲,不过最难得的还属她的成绩,惊人的优异,在以后的几年里,直到大学毕业,她都没有让出过年级第一的宝座。然而我不会相信世上会有“完美”这种神话。毕业后她被誉为我院“三大巫女之首”绝非因为上述原因。另外一个叫陈晓宁的,父母都是X市的高干,虽然她偶尔会暴露一下自己生惯养的事实,但比起巫女同学,她可算思想先进得多了。

    陈晓宁是王璐璐的忠实仰慕者,王璐璐不仅长得漂亮,且很有格,做事张扬,出口成脏。面对这样的王璐璐,陈晓宁时常仰天长叹:“为啥我总觉得自己就他妈一土鳖呢?”我认为,这绝对不是一个问句。

    还记得大二暑假结束,回到学校后大家纷纷谈论着暑假在家的见闻,王璐璐说:“该怎么办呢,我真的只喜欢松岛枫啊,其他人都不敌,不是太做作就是表现的过于忘我,总之就是看了让人……难受!”

    作为王璐璐的忠实仰慕者,自然要全方位了解偶像的喜恶,熟记偶像的每一句精辟言论,效仿偶像的每一个出位的举动,方可在适当的场合化偶像的为自己的。

    陈晓宁说:“是么?真的么?有没有现成的,传过来看看。”

    王璐璐难逢知亦略显激动:“有有,你看这部……还有这部……再拿这部别人的作品来对比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

    说完抬头看了眼坐在旁边的巫女同学,在QQ上对陈晓宁说:“记得戴耳机!”

    陈晓宁回道:“OK!”

    不一会,我和王璐璐同时回头看着陈晓宁,王璐璐是仇视,我是疑惑,巫女同学也不动声色地挑挑眉,却仍就从容不迫地翻着手上的书。

    我听到王璐璐大叫:“陈晓宁!你他妈就一傻!”

    原来陈晓宁本来是戴着耳机的,只不过耳机的另外一端没有插在电脑上……

    ---------------------------------瓦是被勾搭的分界线---------------------------

    一觉起来,看到王璐璐蹲在书桌边,手边一叠废纸。

    我皱眉:“干什么呢?出门左转第二间是厕所,谢谢。”

    她拍拍手站起来:“有历史的学校里任何东西都不忘吐露它的历史是何等的悠久,开学这么久了难得我今天想看看书写写字,没想到这桌子的四条腿竟然都不一样长,哎对了,还有废纸么?”

    我翻了翻书桌,丢了本《校规》给她:“随便撕!”

    老黄看着依旧姗姗来迟的我微笑点头。

    “记得我带你们上一届的时候,有个女生很喜欢迟到,且每次进来就坐最后一排。我一直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前排来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实在是OUT了。”

    我抹了把汗,听老黄继续说:“在最后习题课时,我正讲的投入,看着她走进教室、翻开书,我当时想这姑娘虽然每次迟到但至少证明她不逃课。”老黄嘿嘿笑着:“我就是个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啊……可没讲多一会,一个男生直接冲进教室,将那女生抱起来放在腿上。我本为那女生担心一番,没想到她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淡定的看书,其实老师也会怀着一颗八卦之心啊……那一幕严重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刚要整顿思绪往下讲,没想到那男生又强吻了她,她也不反抗,完全无视老师的存在!”

    说到此,老黄有点愤愤然,然而就那么一瞬过后,他又从容微笑地像在说一个道听途说来的笑话一样继续说着:“我本想说:‘同学们快看,后面一道亮丽的风景!’但是发觉大部分同学都在认真的听课,我是实在不忍打扰同学们学习啊!”

    老黄意味深长地笑着,我朝后门看了看,莞尔。

    课间时付远发短信来:“啥时候还书啊?”

    “你不是不急么?”

    “是不急啊,这不是想起你了也就顺便想到我的书了么。”

    我“嘁”了一声回信:“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书被王璐璐拿去垫桌脚了。”

    “额!算了,反正也没什么用了。我们班要去秋游,想邀请你们班一起去,有兴趣么?”

    付远那时是他们班的班长,而他们班又是出了名的团结玩,更团结起来玩。那时的我,又因为浑散发着不容忽视的文艺气质而被辅导员选定为文艺委员。所以他想联系我们班一起秋游来找我商量也是非常合理的。

    我想了想回信说:“我不一定有时间,不过可以帮你问问其他人,打算去哪?”

    “枫红山,这个季节枫叶都红了正好去看,你也一起来吧,去年我去过,枫叶还没红透的时候就已经很美了,听说现在都已经红透了,那一定更美!”

    “我尽量吧,也会帮你问问我们班同学,看还有没有人想去。”

    “好好,谢谢,那就尽快帮我问问你们班女同学吧,人数要马上就要确定下来。”

    我挑眉:“女同学?”

    “嘿嘿,由于男女比例实在有那么点失调,所以我们班同学一致决定只邀请学妹不邀请学弟了,呵呵,看你的了啊!”

    我无奈:“好。”

    我将付远的意思传达给班上女生的第二天就接到了辅导员的电话。

    “姜男啊,听说你们班要和付远他们班一起组织秋游啊?这样很好啊,拉近了学长学姐和你们的关系。但是要注意团结啊,我怎么听你们班有的男同学说你们组织活动考虑的不是很周全呢,既然是秋游还是全班范围的更有意义啊!”

    我暗想这消息传得倒是快:“高老师您是不是搞错了?因为之前迎新晚会的缘故认识了几个文艺部的学长,他们班要出去秋游就客气的邀请了我们部的其他同学,您要是觉得这样不好,搞得班级不够团结的话那我们就不去了。”

    辅导员急忙说:“原来是学生会的活动啊,那就是我搞错了,呵呵……呵呵,没事,去玩吧去玩吧,呵呵,路上注意安全啊。”

    于是只有我和王璐璐加入了付远他们班的秋游活动。

    我艰难的朝山顶趴着,爬至山腰时,我找了棵树依着喝水。付远从后面上来,也靠着那棵树的另一边休息,我望着前面跟秦业并肩攀爬且精力充沛的王璐璐,笑着摇头。

    付远顺着我的目光看去说:“人家比你强多了,瞧你这点小体力!”

    我不搭话收起水瓶继续前进,付远也跟了上来。看前路稍显陡峭,我不有点底虚。付远从我旁经过,经过时顺势拉住了我的手,我一愣但却着了魔似的没有甩开他,就那样一直爬到山顶。

    我看着红透了的枫红山,觉得这景色美得让人窒息,少了喧闹,远离了人群,浩瀚苍穹之下仿佛就只剩这好大一片惊人的红。顿时觉得心舒畅了好多。我站在山顶,微扬着脸,闭着眼睛感受这入了秋的微凉的风。好一会我睁开眼,看着不远处的山窝里,嫩绿的草上盖着些许残雪,这样的景致在北方是万万见不到的吧。想到此不由得开心起来,回头却见付远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见我回头,他上前说:“没来错吧?”

    我回头继续望着那片透彻的火红,半响,缓缓地点点头。

    从山上回来后,我和王璐璐双双倒头就睡,迷迷糊糊间接到付远的电话:“睡觉呢?晚上和我们班一起吃个饭吧,叫上王璐璐。”

    我反应了好一会,秋游不都结束了么?怎么还有活动?

    他继续道:“今天正好是我生,想借着这个机会顺便请大家吃个饭,你要是愿意的话就赏个光吧。”

    我立刻清醒过来,想着今天是几月几号。

    “男男?你在听么?”又听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该不会又睡过去了吧。”

    男男?我愣了一下:“哦哦,那我问问璐璐。”

    “好,等你电话。”

    那天,八年前的11月23,那是一个相当悲催的夜晚。

    我挨着付远坐着,王璐璐挨着我坐着,我看着付远一瓶接着一瓶地喝着啤酒,眉头微皱,六七瓶过后,他伏在桌上歇了一会。我夹了点菜放在他碗里,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谢谢!”

    我偏头看到王璐璐已经跑到隔壁桌跟秦业拼酒去了,还时不时大声喝道:“,秦业你作弊!喝了半天怎么还是那几个空瓶啊!”

    听到边又有几个学长来找付远拼酒,我顿感包间里的味道让人透不过气来。

    我站在饭店外面,双手背在腰后抵在后的树上闭目养神。不久,听到付远的声音:“快要满月了!”

    我睁眼看了他一会,指着月亮问:“现在有几个月亮?”

    他笑着顺势伸手想要揉我的头发,我下意识的一闪,他的手就势僵在空中,继而,他摇头笑笑说:“不好意思。”

    我挑眉:“谁的头发让你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

    一阵沉默,他缓缓抬头看我:“我女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无云躲雨的女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