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如果你是那个上仙,接下来你会做什么?”

    药鸡期待的看着小狼。

    后者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流露出一幅沉思的摸样,硬是把自己光洁的额头挤出了好几道难看的皱纹。

    “我绝对不会把自己到那个境地,如果这颗断魂草真如你所说的那么邪恶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不会把它往自己的肚子里塞,更何况只是为了向一个不我的女人证明我她。”

    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的自信。

    药鸡依旧望着他,眼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期待,却似乎转向了怜悯。

    他甚至发出了笑声,那声音仿佛来自黑暗的墓地一般森古怪。

    “那个上仙”他慢吞吞的说,“他催动**花,向他的敌发出了命令,然后……..上仙就死在了自己敌的掌下,临时前,他给那个女人------那个她曾经深过的女人------喂了一颗解药,一颗三界独一份的解药,可以解开断肠草的解药。”

    小狼没有动,他觉得自己上很有些发冷。

    “继续。”他轻轻的说。

    “继续什么?”药鸡也轻轻的问。

    “之后的事怎么样了?”小狼茫然无措的回忆着刚才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心不在焉的问。

    “哦,接下来啊,那个上仙一死,一切就再次变得轻松容易起来。先是那个妖物彻彻底底的疯了,毕竟只有一颗解药对不?然后这只傻乎乎的妖怪就此消失在三界中,有消息说他是被他的那些仇敌挫骨扬灰,魂飞魄散了。至于那个女人,在这件事后,她依旧快快乐乐的活着。”

    “快快乐乐的活着?”小狼发傻,“你说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她还开开心心的活着?”

    “对,据说,她该吃吃,该喝喝,子过得好似神仙般逍遥快活。”

    “她难道就没有一点难过?”

    “难过?为什么?”

    “他喜欢的男人疯了,喜欢她的男人死了,不管哪一条,总归能让这个女人少吃一顿饭吧!”

    “但她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啊!”

    “没有看到?你到底在说什么?”小狼糊涂至极。

    “很简单,她在吃下断魂草后,当上仙祭起了**花时,这个女人也疯了。”药鸡一副理所当然的摸样。“因此,你瞧,疯子是不会记得她所经历过得事的。”

    “疯…….疯了?”

    “对,千真万确的疯了!”

    “我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你是想说,她根本没有过任何人?”

    “不,如果说的更加精确一点的话,她根本没有过当时在场的那两位,不管是那位傻乎乎的上仙,还是那个同样傻乎乎的妖怪,一样的命运------他们都被耍了。”

    ※※※※※※※※※※※※※※※※被耍了被耍了※※※※※※※※※※※※※※※※

    小狼关于玑芍药上特殊香味的回忆,在看见妖皇的宫时被彻底切断了。

    他举起自己的右手,看着上面闪着强烈青光的芯片,心头那始终摆脱不了的怀疑再次气势汹汹的涌了上来。

    “你确定不去帮胡华?”小狼皱着眉再次确认。

    “怎么,你希望我去?”墙用轻快的声音回答。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之所以从未来世界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把你送到胡华的边,现在却为什么……..”

    “因为人家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小狼你啊!”墙的声音依旧轻快,甚至还透露出一丝的暧昧。

    小狼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寒战,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你的意思是会帮助我们?”

    墙那谁都看不见的透明灵魂此时正飘在半空中,他看了一眼满脸狐疑的小狼,嘴里发出一阵轻笑。

    “不,这一回,我谁都不帮,你和胡华,你们的较量,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小狼的子僵了一僵,嘴唇动了动,然后闭上眼睛,最终还是决定不再理睬墙的不知所谓。

    “芍药,我们现在就进去吧!”他转对跟在后的玑芍药说。

    没有了魔力的小狼现在正靠他的双腿,带领着一对妖怪们向胡华的所在地发起了猛攻。

    这群妖怪包括:

    打头阵的玑芍药及他的一众美人姐妹们,被达克大主教通过术瞬间提升了体潜力,但持续时间只有一个时辰,而从现在算起的话,只剩一炷香不到的时间。

    武力值:SSS级。

    后援团里有两只受重伤的乌鸦,一头魔力和妖力尽失的狼,以及一个魔力同样被抽干的魔,再加上一个份未明、敌我未明、能力未明的机器墙。

    武力值:???

    “夫君……..如果我和这些姐妹们打不过胡华怎么办?”玑芍药胆怯的问。“当初胡华灌输到我上的**花灵力,只够对付那些妖物,但如果是拥有神力的胡华,或许我们最多就是让他昏死过去。”

    小狼一呆,然后很是光棍的说:“最差的况也就是你们变成烤鸡,我变成焦炭。”

    微风送给玑芍药的是一丝淡得不能再淡的声音。

    “夫君,芍药明白了。”她低垂着头,柔柔的回答,接着又加了一句,“芍药会努力让自己被烤的焦一点的,那样的话,就可以和夫君的焦炭永远在一起了。”

    ※※※※※※※※※※※※※※※※※※焦炭焦炭※※※※※※※※※※※※※※※※※

    大内。

    载歌载舞的美人毫无预兆的闯了进来。

    而跟在这些美人后的,则是传说中正养病在家的启风妖皇和芊芊妖后,以及………

    很多颇有些见识的妖怪们已经认了出来,这头以狼形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妖狼,正是妖界前前妖皇------狼豪,而狼豪的后,则跟着那个据说是狼豪儿子、被前妖皇流花收为义子的小狼。

    一阵喧哗,大内顿时嘈杂起来。

    惊异、兴奋、猜测,等等绪,瞬间弥漫在宫的各个角落。

    然后,一声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

    “胡华小贼,可还认得我们?”

    玑芍药昂首,气势汹汹的责问。

    而他们的上,瞬间爆发出一阵浓郁至极的香味,在众妖尚未明白过来的时候,小狼等一行已经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各自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长长的黑布,然后在一个“滴答”声中,把这些黑布严严实实的缠在了自己的鼻子之上。

    层层叠叠,厚厚实实,古里古怪,当然,功效同样显著异常。

    于是,当不明就里的妖怪们悲催的倒在地上、做出各种幼稚之极的动作之时,当围在宫各个角落的天兵天将丢盔弃甲,却因为拥有神力,只是瘫软在地昏迷过去的时候,胡华的双眼中已经流出了暗红的血。

    而坐在他旁边,正抱着婴儿版小乌的假小乌,却从喉咙里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此时完全散了开来,随着失控的妖力飞扬而起,四散乱舞,瞧那形,颇有黑发魔女的派头。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吗?”眼角流淌下来的暗紫色血水,滴滴答答,正沿着胡华那苍白的脸庞,悄没声息的落在皇宫中华丽的地摊上。

    “他说什么?”小狼在中一片鬼哭狼嚎的嘈杂声中大声问。

    胡华强行运起妖力,拨云破雾间,他的体已经直飞而起。

    “没听见。”玑芍药也大声的回答,但他的声音被胡华运起的狂风吹得东一块、西一块,破碎不堪。

    胡华低垂着头,他看着下面尽跳舞,挥洒汗水,以此散发更多香味的玑芍药,以及把自己脸上绑得像僵尸的小狼等,傲慢的一个挥手,呼呼生风,空气越发稀薄了,好不容易散发出来的香气也淡薄了不少。

    风如利剑,小狼觉得自己的耳膜“濮”的一鼓,难受得直想吐。

    大宝座处,他注意到,假小乌已经昏倒在地,而她的旁边是一只狐狸,一只全披着金边红斗篷的狐狸,一个婴儿正歪歪扭扭的骑在上面。

    “芍药,你还能坚持多久?”小狼扭过头,急急的问。

    玑芍药的喉咙里接连吞了好几口凉风才终于说出话来,胡华祭出的风似乎被冰渣子浸泡过了,寒冷且刺骨。

    “夫君,我现在全冰的快变成雪人了,完全没办法出汗散香。”他沮丧的说。

    “这一次,你依旧会输。”小狼的耳畔,墙的声音隐隐约约响起。

    小狼尽量冷静的思索,却认为这话无论如何分析,都显得毫无逻辑。

    他的后,启风已经拽住了他。、

    “小乌,快看小乌,那只狐狸是怎么回事?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狐狸总比胡华好。”小狼猛的推开刮噪的启风,没有朝小乌的方向看,反而抬头看向悬浮在半空中的胡华。

    胡华缓缓抬起手,嘴角勾起的弯度好像鬼面具上的眼睛。

    芊芊已经耐不住子,朝着小乌的方向冲了过去,但却在半路上被一道看不见的结界挡住了。

    于是,只见这只女心切的乌鸦,不管不顾的运起了全的法力,幻化出一道利剑,势如破竹的朝着结界刺去。

    “不要!”

    在看到安静的瞧着他们的胡华,看到胡华嘴角挂起的诡异笑容时,似乎已经有些明白过来的小狼,一声惊呼,企图阻止芊芊的鲁莽行动。

    但一切都晚了。

    利剑闪电般飞出,没有遭遇到任何的阻碍,毫不留的朝着小乌的方向疾驰而去。

    对,没有任何障碍,刚才那道透明的结界瞬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那只披着斗篷的狐狸,此时却灵巧的腾空而起,带着小乌朝着大门口越飞而出。

    “想走吗?”

    一声冷哼,从胡华的嘴里冒出。

    风一下子更猛了,尖啸着,夹带着芊芊用妖力幻化而成的利剑,朝着狐狸的方向紧追不舍。

    地上原本昏迷的假小乌,此时突然睁开了双眼-----或许是被烈风吹开的,-连死人都抗拒不了的烈风--------这是一双血红的双眼,妖异的血红。

    狐狸拼命的超前跑着,带累的他上的小乌不得不狠命的抓着红色斗篷,才不至于落得个摔断脖子的下场。

    而他们的前方,就是宫的大门,在那里,狐一一和狐八八正在牵制外的天兵天将。

    影子部队是狐皇的最后力量,影子部队里所有的成员都有以一挡万的能力,当然这是针对一般的妖怪而言的,如果对上的是拥有神力的天兵天将,以一敌百还是有可能的。

    而这一代,影子部队从队长到队员总共两只。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牵制住两百个天兵天将。

    狐狸的脸上露出了满满的自信,胡华把大部分兵力安排在了内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失策,现在内的天兵已经完全倒在了药鸡的香味下,而外的那些零碎绝对不会是狐一一和狐八八的对手的。

    只要能出去,只要能会和了他们,他就能带着小乌瞬间转移,到时候,任凭胡华再厉害,也鞭长莫及了。

    法力全失的小狼和狼豪,此时却只能眼睁睁的在一边瞧着。

    而玑芍药及那些美人儿,早就累到在了地上,全紧缩,一层厚厚的冰包裹在他的周

    晶莹剔透,好不漂亮。

    启风和芊芊虽有法力,但和在场的妖魔比起来,确实弱小的很,哪怕芊芊刚才幻化出的利剑,此时也全是依靠胡华的神风帮助,才能继续如闪电般的跟随着狐狸那矫健的影,一步不拉。

    也因此,即便这两只乌鸦如何有心,他们的体却完全不能让他们追上狐狸的速度,抢回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女儿小乌。

    门口的希望之光越来越近,后的利剑破空之声也如影随形。

    然后一声笑,长剑划过狐狸的红色斗篷,已经带着寒意刺透了小乌那只紧紧握住的拳头。

    “撕拉”华丽的斗篷瞬间被法力化成的箭撕个粉碎,露出底下瘦骨嶙峋的无毛狐狸,全伤痕累累,哪还有一丝原先俊秀红狐狸的影子?

    小乌的眼里闪过点点亮光,她最后扫了一眼瑟瑟发抖、眼露哀光的火风,以及凄厉刮噪、猛然前扑的乌鸦父母,还有那呆立着的魔头小狼,决绝的松开了双手,体随着利剑的去势,不由自主的朝后倒去。

    “不好。”半空中的胡华猛的一个下扑,掌风如闪电,似乎想从小乌那松开的手里抢过什么。

    但小乌只是微笑着,嘲讽的看着他,婴儿的脸上怪异的浮现出的无尽嘲讽,在胡华惊骇的叫声中,一片红色的粉末随风飘扬,从小乌的手心里散了出来。

    她的嘴唇蠕动着,无声的开开合合。

    “想要吗?陪我到曹地府走一遭如何?”

    狂怒中,胡华一声冷笑。

    “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然后只见他快速结印,天翻地覆间,宫内华丽的摆设瞬间变成一片急速后退的灰色,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暗绿,稀疏的树木和草地仿佛一块块会移动的幕布。

    接着,前方白光一闪,也许是终于到达了终点,小乌又看到了幼时的自己,那段她一直试图要从自己脑海里赶跑的记忆,现在正货真价实的竖立在前方的终点处,瞬间吓跑了小乌脑子里的其他事,还把它脑海里的其他地方毁得个彻底。

    彻底的昏迷前,她似乎听到胡华大魔头如是说。

    “既然你毁了我要的东西,那就委屈你陪我再玩一次,如何?从头开始,从你我的仇恨之源开始,怎么样?”他的声音轻柔至极,“而且,这次我要你上我,彻彻底底的上我。”

    ※※※※※※※※※※※※※※※我是美丽的分割线※※※※※※※※※※※※※※※※

    妖皇的宫内,千疮百孔。

    小狼依旧呆立在原地。

    启风和芊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状态:两只乌鸦张着翅膀,在空中保持着,但却没有做出任何上下拍打的动作。

    接着,随着胡华拐带小乌进行私奔,一时无风无浪,寂静如常,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大终于从重力的守则中清醒了过来,无的行使了它应有的责任,把那对企图不用拍翅膀就想飞行的乌鸦夫妇,从半空中狠狠的打了下来。

    飞行健将启风在自己的鼻子快和地面进行接吻的瞬间,终于清醒了过来,一个翻,芊芊重重的掉在了他的上,两只乌鸦嘴一碰,接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还没等被压得金星直冒的启风从自家夫人的中清醒过来,一声难听的尖叫已经恬不知耻的破坏了这对夫妻间的甜蜜。

    “鸡腿,好多鸡腿,香喷喷的鸡腿,小乌最喜欢的鸡腿。”

    不要脸的\体狐狸,正眼冒红心,抱着才从融化的冰块里爬出来的玑芍药的大腿,开心的大叫大嚷。

    因为灵力透支过度,玑芍药再次变回了公鸡的摸样,此时蔫蔫的后退着,想要躲避那只不要脸的狐狸放在他鸡腿上的爪子,但是,弱小的公鸡终究反抗不了强大的狐狸,于是,被摸了的玑芍药泪眼婆娑的看向小狼,看向自己的夫君,讨好的“咯咯”直叫。

    小狼没有反应。

    他那鸡美人的柔眼神在空气中抽打着他,可小狼就是不醒。

    外,狐一一和狐八八迈步而入。

    他们的脚步冷静且沉着,带着影子部队成员惯有的沧桑与神秘。

    “队长,少主的癔症又犯了。”八八说。

    “恩,我来搀扶少主,你去收拾狐皇的骸骨。”一一命令。

    “是。”八八言简意赅的从命。

    “不走,不走,我要鸡腿。”不要脸的狐狸紧紧的抱着玑芍药的大腿,抗拒着一一的怀抱。

    “少主,您眼睛要找人看看了,他不是鸡,我才是鸡”一一撒谎不打草稿。

    火风狐疑的看看眼泪汪汪的玑芍药,又瞧瞧全被罩在黑披风下的一一。

    突然展颜一笑。

    “乌骨鸡啊,给我咬咬。”

    一一伸出一只狐狸腿。

    “啊呜。”

    火风毫不留的一口咬下。

    除了发呆的小狼和看不到面部的一一八八外,所有人齐齐的打了个寒战。

    然后一众发抖的妖怪,目送着一只脚上拖着狐狸的狐狸,腾云驾雾,坚如磐石的朝远方飞去………

    “我们该怎么办?”

    被忽视了很久的狼豪耐不住寂寞的开口。

    “如果我是你们的话,我会让现在的一切都保留原样。”

    同样被忽视了很久的假小乌,现在已经坐了起来,一头的黑发柔顺的垂下,遮住了她的整张脸。

    刷得一下,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