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美人儿咯咯一笑-------以一种奇怪的声调,就像蛇在沙土上行进时发出的动静。

    “我们做个交易吧!”这个沙沙的声音说。

    缓缓的,毫无感□彩。

    美人儿头上的芍药花在微风中颤抖着。

    小狼望着她,上穿着从母鸡之而来时幻化而成的五彩霞衣,不过一会功夫,就因为墙的野蛮赶路而显得破破烂烂。

    他低下头。

    “什么交易?”小狼问。

    “我们帮你救出那只乌鸦,”人形母鸡说,“但需要你的承诺。”

    “承诺?”

    小狼似乎有些迟疑。

    他们现在正面对面的站在树林里,而比起美人儿面无表的咄咄人,她上衣不蔽体的曼妙姿态其实也并不显得多么可怕了。

    “我要当皇后,妖界的皇后。”

    小狼的脸上露出了惊愕。

    “呃,你瞧,这话你应该和那边的那只黑乌鸦说,据我所知,他现在已经担任了妖界的妖皇一职。”

    “你是说你要嫁给我的夫君?”

    芊芊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测测的味道,一边用翅膀使劲的拍打着启风,一边挑衅的看着母鸡美人。

    “我要当皇后,但是要嫁的却是他。”

    美人用手一指尚弄不清楚况的小狼,面无表的开出条件。

    “小狼?”狼豪一直以为让一群才从母鸡状态化形成人的妖精,代替他们去和胡华进行面对面的决斗,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

    尽管从理论上来说,不管是启风、芊芊的受重伤,还是他和小狼上的力量全部被墙抽干了,再或者墙虽然空有强大的力量,却不知为何只肯用来保护小狼,也就是说,这面自称慈悲为怀的墙坚决不肯使用暴力,尤其暴力对象是胡华,因为它坚称,作为一个有原则的电子墙,是绝对不能对“人”进行精神或体方面的攻击的。

    同时,他还声称,如果狼豪和启风、芊芊做了某些让小狼不开心的事的话,他并不介意为自己的大人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哪怕使用上残酷的暴力也在所不惜。

    至于原因也非常简单--------

    因为他们不是人。

    因为他们都是妖。

    当时听了这番言论的狼豪非常客观的指出:墙口中的那位大人,其实质应该是魔。

    但墙却对他的这番诽谤之词进行了严厉的驳斥。

    下面就是墙当时的原话,而这段对话发生在小狼他们出发前往妖皇宫之前,也就是在启风的乌鸦洞里,那堆母鸡刚刚被小狼指认为是妖怪之后的事

    “他有防伪芯片。”

    “防伪芯片?”狼豪疑惑。“那是什么?”

    “对,每个人一出生,政府就会为他们烙上的一个印记,这是为人类的独一无二的证据。”

    “政府?独一无二?那又是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用某种力量凭空变化出来一个印记?比如妖力。”

    “那个又有谁会介意呢?”

    “哦?”

    “法律规定,只要有芯片就是人类,我们为电子墙就应该保护他们。”

    “但胡华肯定没有,我敢用七个鸡腿打赌。”

    “我用十个鸡腿打赌,他确实没有。”小狼插了一句,作为未来世界唯一幸存下来的人类,他自认为自己很有发言权。

    沉默中一阵滋滋声。

    “事实上,你们都错了,他有,我不得不说,我为自己赢得了十七个鸡腿。”墙坚定的纠正了狼毫和小狼的话,“我检查的非常清楚,独一无二的防伪芯片,条形码上的数字绝对是真货,而且还是最高级的那种。”

    片刻的死寂。

    然后小狼的声音谨慎的响起。

    “你说你检查过?”

    “对,确实检查过,大人。”

    “胡华?那个据说生长在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去过未来世界的人,就是他找人变化成小乌,然后自己亲自上阵,和这个假冒的胖乌鸦成婚,却把真正的小乌封印在了婴儿的体里,然后利用她来胁迫启风、芊芊…………..胁迫两只一无是处的乌鸦来当妖界的皇和皇后?”

    小狼的声音里透出了更多的谨慎。

    “我们哪里一无是处了?”启风暴跳如雷。

    “至少我把你这个无父无母的狼崽子好好的养大了。”芊芊气咻咻的反驳。

    “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清楚,大人。”墙的回答也前所未有的谨慎了起来,“但他确实叫胡华没有错,因为根据刚才那对乌鸦的描述,以及我对千里之外那个正把一只人形豹子的头拧下来的人进行的扫描,他和我数据库中一段绝密档案中的资料完全吻合。”

    “符合什么?”

    “恐怕我不能说,大人,这属于最高机密,但我可以向您保证,他和您一样,是一个拥有防伪芯片的人类,而且他以前在政府里处于非常高的位置。”

    “非常高?”

    小狼迷惑的喃喃。

    “对,非常高。”墙再次加重语气强调。“而且他的力量也非常高,当初正是他开通了一条虫洞,才把您和那位狼豪先生送到了我所处的未来世界。”

    小狼目瞪口呆。

    “你说是他-----胡华把我们送回未来的?”

    “对,”墙肯定的回答。“一个月前,我曾接到一条一级密令,当虫洞开启,一个叫小狼的人和一头叫狼豪的狼被送进地下掩体的时候,我要给你们提供一切的便利条件,哪怕………….哪怕你们对那里幸存的所有人类进行全灭,我也要为你们进行相应的帮助。”

    “难怪……………难怪……………”小狼再次低头喃喃。

    “难怪什么?”经历过当初那段血淋淋的屠杀的狼豪,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对,诧异的询问失魂落魄的小狼。

    “难怪,当时我们不仅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入屏蔽墙,还不怕那些牧师最新研究出来的新式武器,原本我以为是因为我已经变异的妖,现在看起来…………..再加上当初毫无来由的狂暴状态,虽然那些牧师们确实该死,但我确是用了最残忍的方法杀死的他们……………”

    小狼眼中的迷茫更盛乐,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

    “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墙,或者说-----------胡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的声音干涉且粗哑。“还是说这也属于最高机密?”

    “最高机密!但除了一条。”墙纠正道,“如果你想知道的是我的任务的话,这条是完全公开的。”

    小狼拼命地瞪着手上的墙体芯片,有一刹那,他似乎觉得自己的人生完全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掌紧紧地拽着,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一切似乎都变得模糊起来,他到底算什么呢?或许只是空气中的一点点尘埃,渺小的近乎卑微?

    “好吧,”小狼眨了眨眼说,“拜托,能否让我清楚一下,我在你的任务中到底处于什么位置?”

    “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很简单,车夫,你的地位就是车夫,一个把我从那个世界带到这个世界的车夫。”

    “车夫?我这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悲哀?”

    “如果你希望听到我的建议的话…………..那我不得不说,你可以把这个职位当成一次赚钱的好机会。”

    “赚钱?你是说车夫?”

    “其实你也可以把这个职业理解为押镖的。相信我,那个叫胡华的人绝对是个阔气的雇主,当然前提是你必须稳稳妥妥的把我带到他的面前。”

    “如果路途中间出现了某些意外,又如何呢?”小狼嘎巴嘎巴的捏着骨节,邪笑着说,“比如,我这个车夫------或者押镖的,一时不查把你捏碎了!”

    墙嗞兹一笑-----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就像触电时发出的动静。

    “你应该问,胡华一时不查把那只胖乌鸦捏碎了,该怎么办?”

    “他敢!”启风立马大声刮噪。

    “他当然不敢,小乌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在没得到前,这个恶魔和那个伪装成小乌的骗子绝对不敢伤害我们的女儿。”芊芊一脸的镇定自若,当然如果忽视她全竖立起来的乌鸦毛的话,上述那段分析确实很有气势。

    “答案会和我的问题一样吗?”小狼的声音听起来比两只乌鸦更森。

    甚至连启风和芊芊都缩了一下脖子,一种关于他们的女儿小乌和眼前这个似乎已经完全进化为魔头的小狼之间,某种可以被称为的东西,在他们的心底,正从他们那探头探脑打量的眼神中,鬼鬼祟祟的向着小狼发起猛攻。

    “很糟糕,如果你给出的答案同样糟糕的话。”墙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欢快,“那个叫胡华的人给我的感觉可不太平易近人,你要知道,就像那种一点儿不肯吃亏的人一样。”

    “那和你在我手里出现某种意外又什么关系呢?”

    “小狼,你这是什么意思?”

    启风和芊芊听出了小狼话语中的狠意,立刻质问。

    “唔,我只想说,那只胖乌鸦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是你的未婚妻!”

    启风强调。

    “她和你青梅竹马!”

    芊芊再次强调。

    “我只知道许多年来,经常受到她的奚落与嘲笑。”

    小狼撇撇嘴。

    “许多许多年前,”墙说,“政府曾经安排了我的一位电子兄弟住进了你的脑袋,别瞪我,所有初生的人类孩子都得到过这种待遇,因为某位类似胡华这样高位的官员预见到,总有一天,你们之中的某人会在某个时刻扮演某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据我那位兄弟的观察,你对你口中的胖乌鸦还是有些许关心的,至少不像你口中说的那么毫无顾忌。”

    小狼再次撇撇嘴。

    “我怎么记得自己已经转世投胎了?难道你的那位电子兄弟对我就那么不离不弃,也一同转世到了这具体里了吗?”

    “你曾经是未来的战士。”墙解释说,“这样非常好,因为你可以接触到很多先进的科技。”

    “先进的科技?对,我自己本就是死在先进的科技之下,一场由政府主导的病毒大战。”

    “既然如此,你应该可以理解,一个人的思维其实是无限的。”

    “哦,这点我非常赞同,然后呢?”

    “然后,当有人在你脑子里调拨了一下,比如他们希望你发挥想象,把自己想象成为一个有着先进技术的世界的战士,那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奇特,至少比起这个世界来说,确实如此,那么你就一定会用你的大脑幻化出一个神奇的未来世界。”

    寂静中一片喘息。

    “你是说我原先的世界只是存在我思想中的一个幻想?”

    “机密,最高机密,当然我无权阻止你追寻机密的步伐,但你却没有这个权利要求我-------很有原则的电子墙说出这个机密。”

    “你确定你是电子墙,而不是别的什么?比如妖怪?”

    小狼依然不甘心的穷追猛打。

    “关于这点,我不得不抱歉的说,同样是机密。”

    “事实上,你们俩都错了。”狼豪插嘴,“我们妖怪一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么无耻的一类,要我说,它简直就是比恶魔更可怕的存在。”

    又一个声音从狼豪的边传来,是启风。

    “不,出现过,最早的是胡华,当他以小乌的夫君自居的时候,当他强迫我和芊芊登上妖皇之位的时候,就成为了妖界的女婿,至少在其他不明就里的妖怪看来,我们就是一伙的,一伙邪恶的妖。”

    “想听听我的意见吗?”芊芊刮噪的破嗓门说,“你们都错了,当小狼那一年重生的时候,就注定了成为一个魔王的命运,但是我们却因为自己的某种私,让他得以用狼妖的份陪伴在小乌边,却只是为了暂时保护我们女儿的安全………….因此”

    芊芊的声音更加难听了。

    “因此,我认为我们确实是最邪恶的妖怪。”

    “没错,你们应该为这事道歉。”心不好的狼豪立马发飙。

    “抱歉。”芊芊态度诚恳的忏悔。

    “我认为让小狼重新回到他重生的那一刻,然后我们什么都不做,事态是不是不会比现在糟糕更多?”

    启风开动脑筋建议。

    “放。”

    同样得益于重生好处的狼豪立刻跳脚。

    小狼却只是郁着一张脸,森森的开口。

    “如果你们找到可以回到过去的方法,不妨通知我一声,我会为此奉上我的全部谢意。”

    “你的那个叫墙的魔不就可以转换时间?”启风说。

    “没错,但我的任务栏里现在没有这一项。”墙干脆的拒绝。“而且我也不是小狼大人的。”

    小狼眯眼看着手背上的墙体芯片。

    “能不能行行好,解释一下你到底希望我做什么?”

    墙发出一声叹息。

    “看来隐晦的话确实不适合像你这样不聪明的人来听,瞧,你必须保护好你手背上的我,然后在尽快的时间里把我带到胡华的边,这个任务其实非常简单,你只要明白事的重要,或者那只胖乌鸦的危险境遇,再或者你现在心里存在着的关于你世的谜团,总之,不管哪一个原因,你只有在把我安全的送到目的地后,才能开始解决你自己的问题,明白?”

    小狼低头在想:“安全”的送到目的地。

    他隐隐约约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但是他没有再仔细的想下去,因为墙宣称可以监听他的思想,而他对此暂时保持相信的态度。

    于是,小狼漫不经心的回答。

    “从车夫的角度,我要求在我的车上再增加一些人。”

    他朝前走了一大步,指着那堆一声不响的母鸡说。

    “帮我把她们变成美人,我要带着她们一同上路。”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