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消失了?”

    众所周知,天下第一庄的庄主胡华是个柔的美男子,而高高在上的天君却是个雄伟的美男子,于是,由此可以大致推断出,胡华的母亲,传说中天君在人界的私对象,应该是个媚可人的女子。

    但现在,庄内的大管家正小心翼翼的从台阶下往上瞄着,好像看着某个洪水猛兽般战战兢兢。

    远远地,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和一大堆衣着暴露的女妖们正对他实施着注目礼。

    “你说它们消失了?”

    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从那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口中传出,这就是传说中迷倒天君的人界美女,此时她正在天下第一庄内宴请宾客,至于她的客人,全是妖界有份有地位的大妖怪的女眷们,而女主人本来想要用来作为压轴大菜的药鸡们,却在一刻前消失了,或者用厨子的原话就是:升仙了。

    “你确定吗?”

    主母的左手背托着下巴,和下方抖抖索索的管家进行确认。

    管家继续颤抖着,趴伏在地,口齿颇为不灵便的回话。

    “厨房周围的阵法未发现任何的损伤,地下也未见任何的地道,况且庄子的周围布满了我们的人手,因此小人猜测,除了天上………….或许是这些母鸡们长时间的被灌以各种仙丹妙药,从而有了灵实,成为了妖,掌握了腾云驾雾的本领,然后就在刚才从空中逃走了,夫人。”

    宴席上一阵喧哗,女眷们相互之间挤眉弄眼、窃窃私语。

    一阵轻笑。

    主位上的女子瞟了一眼下方面带讥笑的众女妖们,那双露在面纱外的双眼依旧弯弯着,没有显现出任何的不快。

    巧笑嫣然间,她又转向了低头站在管家侧的厨子。

    “你说呢,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我的药鸡们真的是化成妖形逃跑了?”

    厨子缓缓的抬起头,平凡无奇的脸上却长着一双颇为不登对的眼睛,妖媚且惑人。

    酒席间的女眷们瞬间呆了一呆,原本窃窃私语的嘲笑讥讽也消失殆尽了。

    显然,这是一双能让妖魅都为之失神的眼睛。

    于是,连带着那张平凡至极的脸更是被所有人忽略的一干二净。

    “不是,夫人。”厨子回答,声音同样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波动,“刚才一阵香风,且伴有管弦之声,想必是仙界的天君平时经常眷顾着夫人您,此时看到夫人您精心圈养的此等妙物,一时新奇,携带上天而已。”

    管家的呼吸滞了一下,接着咽了一口唾沫。

    他平时办事向来利索,为人也精明,却不知为何,每当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主母时,全上下会出现一阵的眩晕,连带着脑子也变得浑浑噩噩。

    就像刚才,他居然失策到在一大堆妖物们面前说了那段话。

    不管是不是事实,但这件事从他这个管家的口里说出,不就代表了天下第一庄甚至连一堆刚刚才脱离了混沌的鸡们都对付不了了吗?

    而这次宴席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收服这些女妖们,接着收服女妖背后的大妖怪们。

    但…………….

    一滴滴豆大的汗珠顺着管家的额头滴了下来。抖抖索索的体趴伏的更低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那位说起话来轻轻的主母从未做过任何超乎寻常的事,一双美丽的眸子永远泛着蒙蒙的水汽。

    但是,管家的心里就是莫名其妙的感到害怕,甚至连庄主有时候表现出来的毫不手软的杀戮,也不能与主母给他带来的恐惧进行抗衡。

    沉默间,他似乎听到主母如此吩咐。

    “既然如此,都下去吧!”

    浑浑噩噩的管家顿时精神一振。

    “谁都有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在心中喃喃着。“如此柔的主母又怎么会对他这个庄主最得力的助手不利呢?”

    管家缓缓的站起,抬起头,心底似乎有某种不受控制的绪咆哮着,挣扎着。

    主母的眼神依旧柔媚,管家脑海中的思绪渐渐翻涌而上,过了片刻,他微微一笑,这是一个稀薄的、紧巴巴的笑容。

    没错,做错事就应该负责。

    所有的事都应该遵循上述这条准则,如果说天下第一庄最大的优点是什么的话,那可就非严苛的准则莫属了。

    一片霾闪过管家的双眼。

    “小人办事不利,扰了各位夫人们的雅兴,特此赔罪。”

    他猛然举起右手,运起十足的内力,由上而下朝着自己的脑门快速拍落。

    势如破竹,雷霆一击。

    瞬间一片红色弥漫开来,带出阵阵鲜血特有的味道。

    女妖们目瞪口呆。

    “厚葬了。”死寂间,一声无波无澜的声音幽幽响起,正是那位面纱蒙面的主母,“你且暂代管家一职。”

    只见她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指,懒懒的指向依旧立不动的厨子。

    “尊夫人之命。”

    厨子,不,现在应该是代理管家了,弯弯腰,声音中依旧听不出是喜是悲。

    ※※※※※※※※※※※※※※※※我是管家的分割线※※※※※※※※※※※※※※※

    雷电卷成了一团,霹雳着向前疾驰而行,一路上刮起花花草草无数。

    墙体贴入微的忙碌个不停--------

    往乌鸦的翅膀上扶一把,免得他们掉出电闪雷鸣的中心地带;在小狼的胳膊上拽一下,免得他跟不上步伐;拉狼豪的脚脖子一下,免得他再次跌个鼻青脸肿。

    至于另外的那些乘客嘛,美丽的女孩们惊恐万状,徒劳的抓着上轻薄的衣裙,竭尽全力的圈起子,显然比起从迅捷的雷电上掉下去的悲惨命运,这些女孩子更加担心她们上薄纱般的衣服。

    “大人,前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是否需要加速?”墙兴奋的呼喊甚至盖过了雷电特有的噼啪声,“只要您一句话,我还可以更快。”

    小狼晕头转向的从眼睛缝里往前瞧了一眼。

    在视线的尽头,有一幢巍峨巨大的宫,金色和黑色的排列组合了这座建筑的大部分所在,因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阔气且庄严。

    “不用快,只要稳一些就是帮了大忙了。”小狼几乎是奄奄一息的命令。

    雷电的趋势带着惯,滑行了好一段,才戛然而止。

    “大人,您说什么?稳一些?您是想让我的雷电马车稳一些吗?”

    “不错,像现在这样就不错,”狼豪插了一句,然后又赶紧加了一句,“我们其实完全可以自己走过去,就靠我们的腿。”

    “遵命,如果这就是您的愿望。”才兴奋起来的墙的声音显得很是不不愿,“不过我依旧认为由我带着你们前进会更加快一些,尤其当有女士在场的时候。”

    “哦,当然。”芊芊抖了抖上乱七八糟的乌鸦毛,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脑袋,言不由衷的说,“不过在战斗之前进行一下适当的运动,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启风连忙点头,对于他来说,夫人的话永远是对的,尤其当自己被那个据说叫‘墙’的魔用雷电马车移动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更是如此。

    “谁和谁之间的战斗?”那群衣衫不整的美女中,一位头上插满芍药花的美女如是问。

    其余的美女们立刻点头附和,一个个用眼睛盯视着小狼,一眨不眨。

    “抱歉,刚才走的太急,忘了和你们说了。”小狼特别是诚恳的进行道歉,“有只胖乌鸦似乎正面临着危险,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作为刚才没有被吃掉的回报,请代替我们和险的魔头-------胡华进行决一死战吧!”

    为首的芍药美女平静的点了点头,平静的拉了拉上因为刚才赶路显得破破烂烂的衣裙,平静的转过体,平静的呼吸,平静的举起双手,用一种依旧非常平静的语,以及同样平静的眼神盯视着狼豪,吼出了一连串词汇。

    这些词汇组合成了一个完整的句子,因为当下的一切都很是平静-------既没有墙弄出来的雷电噪音,也没有任何乌鸦刮噪,所以这句话非常平静的传到了当下所有人(或者妖,再或者是魔)的耳朵里---------

    “拜托你,请现在吃了我们吧。”

    风已经小了下来,在众人的黑线中一个位移,轻轻地拂过芍药美女额前的刘海,再轻轻地拂过她的后。

    一大群美女同样平静的闭眼,脑袋上上下下的点着,她们的姿势看上去极为熟悉,竟好似母鸡啄米般,巧妙的在沉默间,就把体语言混合进了满腔的愤怒与悲凉。

    伤痕累累的狼豪从刚刚被强拉上雷电马车的那一刻起,就憋在嗓子眼里的一口闷气终于在此时化作了一团长长的叹息,这声叹息是如此的黯然、如此的**,以至于它才刚刚从狼豪的嘴里冒出体、获得自由,就瞬间感染了在场所有人的嗓子。

    于是,只听一连串的叹息此起彼伏的响起。

    哀哀怯怯,悲悲惨惨。

    一个黑洞凭空出现在众人的侧,就听‘啪’的一声,接着一个头带尖帽,长须飘飘的老头从黑洞里冒了出来。

    他手握一根长长的小棍子,吃惊的瞥了一眼脸上流露出惨淡神的众人,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小狼。

    “小狼上帝,愿您赐福。”他深深的行了一个礼说道。

    “你好,达克大主教,怎么又回来了?”小狼问。

    “忘了说,变形术的持续时间可以维持终生,但接受变形术之人只会在接下来一个时辰内拥有我的所有法力。虽然小狼上帝您一定不会不知道此点,但鉴于您公务繁忙,也许会在百忙中忘记这个法术的小小缺陷,从而给您接下来的计划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因此我才特地过来提醒一下。”

    小狼呆了呆,张嘴正要问什么,却被黑洞内冒出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主教大人,通往上帝之路的能量就快耗竭了,卑职们最多只能再坚持三秒钟,请立刻转回。”

    达克主教立刻朝着小狼再施一礼,然后手脚并用的爬进了黑洞,‘啪’的一声,黑洞就此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启风和芊芊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那群美女。

    “小狼,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启风问。

    “赶快到妖皇的宫,在一个时辰内把小乌夺回来,怎么样?”芊芊提议。

    小狼没有理会这两只吵吵闹闹的乌鸦,只是定定的看着那个头带芍药的美女,满眼的深沉期盼。

    被盯视者疲惫的心里则升腾起一团又一团酸涩的雾气,即便她努力让自己的心冲破这片酸涩的阻碍,却依旧不能忘记当她们还是一群药鸡时,那段没有尽头和前途的黑暗子。

    虽然就在前不久,这个叫做小狼的魔向她们保证,从此可以让她们免于被当成一只只烤鸡端上餐桌,并且还从异世叫来了一个叫达克的老头为她们施了法,让她们得以用美丽的人形面对这个残酷的、喜欢吃鸡的世界。

    但是,交换的代价,却原来是让她们面对更大的危险-------胡华,那个饲养了她们,却只是为了利用她们上的特殊香气来达到某种不可言说目的的可怕男人。

    芍药美人目不转睛的盯视着小狼,泪水在眼眶中流转。

    况且这个好像有点驻扎进她心房的男人,这个和她说了第一句话的男人,做这些事只是去为了救一个女人,一个被胡华封印在婴儿体里的叫小乌的女人,据说这个女人的原型还是一只胖乌鸦。

    难道漂亮的母鸡还比不上黑漆漆的乌鸦吗?

    难道叫声悦耳的母鸡还及不上刮噪的乌鸦吗?

    为什么眼睛那么酸涩?

    为什么心脏那么疼痛?

    芍药美人儿有种感觉,这几个问题的答案就藏在她脑子里的某个地方,随之,芍药美人儿又产生了另外一种更加令她彷徨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坚定的挡在她的思想前,哪怕她这个思想的主人也不能冲破这层阻碍,从而清清楚楚的看清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个叫小狼的男人却正用他大大的眼睛窥视着它们。

    思想原本深藏在母鸡的心底,安安稳稳的藏在无人能够涉足的小脑瓜深处,现在体改变了,思想也成为了可以被窥视的一件宝贝。

    芍药美人猛的眨眨眼,低下头,毫不留的晃了一下脑袋。

    不行,她一定要把自己的思想推回去,推回那个狭窄的、却非常安全的秘密基地。

    或者说,把它们推回黑暗的、腐朽的墓地,那种整天都充斥着“沙沙“声的腐朽墓地。

    芍药美人儿抬起头,环顾了一□前后的姐妹们,然后直直的盯视着那个男人,一字一句的开口了。

    “小狼。”

    “怎么?”他回答。

    美人儿咯咯一笑-------以一种奇怪的声调,就像蛇在沙土上行进时发出的动静。

    “我们做个交易吧!”这个沙沙的声音说。

    缓缓的,毫无感□彩。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