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大人?”

    小狼睁开双眼。

    原先穿越时空时的一片白已经被现在的一片黑所代替了,如果说,纯粹的白让他感觉到深深地不安的话,奇怪的是,暗沉的黑使得小狼的心脏更加不舒服了。

    “对于我们的第一次时空旅行,您感觉如何?”

    “不好。”

    “真遗憾,大人,我甚至还在旅途中播放了一段非常精彩的视频,如果您和狼豪先生不是全程都紧闭着双眼尖叫的话,一定会非常欣赏这些节目的。”

    “我也感到非常遗憾,如果你在把我们载到这里的时候,可以稍微稳妥些的话,我和狼豪绝对不会失礼到漏过你精心安排的节目。”

    此时的小狼已经翻坐了起来。

    他似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股底下正垫着一块非常舒服的毛绒垫子,但它却好像又不具备毛绒垫子的全部特征。

    例如,一块真正的垫子是不应该、也绝对不可能动弹的。

    黑暗的影依旧在他的周围飞舞,在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况下,小狼决定求教于自己新收的小弟------墙。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平举到自己的眼睛前,此时一小片镶嵌在他手背上的芯片正在黑暗中散发着青色的暗光。

    就听小狼的声音响起。

    “我要光。”

    于是就有了强光,刺眼且炫目。

    小狼看黑暗是好的,就紧闭着被强光刺痛的双眼,绷着声音继续吩咐。

    “我还要暗,把他们混吧混吧。”

    于是就有了暗黑:有光也有暗的黑。

    小狼接着说。

    “我的体要有力气,手里还要有鸡腿,越多越好。”

    于是墙就凭空制造出了一根拐杖,并变出了一大堆母鸡。

    躲避着母鸡咯咯的扰,小狼有气无力的吩咐。

    “我要狼豪,至少也要听到他的声音。”

    于是一个更加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小狼的股底下响起。

    “劳驾抬抬股,不用吩咐你的墙,我自己就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小狼立刻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体。

    “你还好吧?”

    这个问句里带着满满的关怀之

    狼豪开始呻吟,全上下的骨头也在不间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声。

    显然,这头素来以强壮著称的大妖怪的骨头对于最近所遭受的各种各样的遭遇非常不满,此时正一块接着一块的排队进行示威游行。

    “我只想知道,我们是不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还有你曾经和我说,穿越就好像是一次飞行,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绝对不适合去修习飞行技术,尤其在你的手上还带着你的‘墙’的时候,哪怕只是低空练习,它不仅会瞬间抽空你体内所有的妖力,而且你所得到的唯一结果就是撞上一棵千年老树,或者直接冲到某只猛兽的嘴巴里。”

    “谢谢你的建议。”小狼郑重的点了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摸样。

    “有我在,大人完全不必练习飞行,况且穿越虫洞需要的是能量,在附近只找到一堆纯度不高的宝石的况下,在找不到更多的能量源时,为了大人和先生您的安全,我才不得不在用完了由那堆宝石供给的能量后,抽取了你们上的力量,当然这种力量上的缺失只是暂时的,你们完全可以在几个月后就恢复正常,因此,你们尽管放心,而且,我认为你们以后会疯狂的上这种充满刺激味的穿越活动的。”

    “闭嘴!还有不许你再鼓动小狼。”

    “明智的人不会被鼓动,而我相信大人一定会做出他的决定,一个符合他智商的决定。”

    “谢谢你的夸奖。”小狼说,“但我不当一个明智的人,那会让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好像活在一场可笑的梦境里。再说,我敢肯定,飞行无论是对于一个人还是一头狼,都是不符合规矩的,这种行为从根本上就是不对的。”

    “别担心,”墙说,“我不是纪检委的那帮家伙,而且他们也都已经死绝了,因此就算你以后做了什么不符合规矩的事也不要紧,我们完全可以把规矩改过来,这样一来你就永远可以站在规矩的前沿了,当然如果你想称自己为神,我也不反对。”

    小狼和狼豪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讯息“苦笑”。

    显然,这面墙的脱线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此时,一声轻响,是棍子敲击地面发出的“梆梆”声,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接一阵的西索声,微弱但清晰,仿佛是一个巴掌尽量轻手轻脚的拍在木头上。

    “啪…………..啪………….”

    “什么声音?”狼豪警觉的问。

    “我觉得很熟悉!”小狼回答。

    “你们是指哪一个?‘梆梆’?还是‘啪啪’?”墙很有逻辑的反问。

    “啪啦”

    这是一根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小狼和狼豪站了起来,一人一狼抖擞精神,立刻就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你们想干什么?”墙好奇的问。

    “闭嘴!”小狼嘘道,“他们会听见的。”

    “他们?你是说……………”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狼豪不客气的打断了。

    “小狼,你觉得我们现在在哪?”他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

    “不知道,但是这里的气息很熟悉。”小狼拖着下巴沉思。

    “我说…………..”墙似乎有什么要说,但才开了一个头,就被小狼和狼豪毫不留的打断了。

    “闭嘴,不许说话!”

    “你觉得以我们现在受伤的现状,是不是应该进行暂时的撤退?”小狼提议。

    “但…………….”墙似乎依旧不死心,想要努力的发表着什么长篇大论。

    只不过它的企图立刻就被狼豪摧毁了。

    “你是说躲起来?”妖狼赞赏的看了一下小狼。

    一直以来,狼豪都把战略的后退视为最好的求生方式之一,在他的理念里,当一个不论是体还是灵魂都比较弱的家伙,在面对一头长着尖利獠牙的野兽时,这个人的行为可以被分为两个模式:一类自然就是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另一类则是悄悄后退,出其不意,猛然反攻。

    “那儿是死角。”于是,狼豪指了指他们右前方的一个角落,然后率先朝着那里飞奔而去。

    小狼立马跟了上去,同时发出命令。

    “我要黑暗。”

    原本还有些白光的暗黑空间顿时在墙的控制下完全暗沉了下来。

    伸手不见五指。

    完全的寂静。

    当然,我们这里说的完全的寂静只是在说小狼和狼豪,他们甚至尽力控制住了他们自己的呼吸。

    但是,那群由墙变出来的母鸡依旧不依不饶的咯咯叫着,并拍着翅膀到处寻找可以吃的东西。

    小狼和狼豪再次叹气。

    只有墙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

    不用猜都可以知道,它对于能为小狼弄来那么多的吃的感到非常得意。

    不说这里心思各异的三位,让我们把视角切换一下,看看刚才弄出动静的到底是什么?或者说是谁?

    就听黑暗中,上方某处传来“噼啪”两声。

    一片昏暗的火光闪现,显然是有人点亮了烛火。

    摇曳的光影中,就听一个粗哑的声音响起。

    “我发誓听到说话声了。”

    另一个同样粗哑的声音回答。

    “恩,就在下面,但为什么现在全部变成鸡叫声了?”

    “而且我们的宝石都没有了,芊芊!我真的不想做出这样的假设:我们的宝石、闪闪发光的宝石已经全部变成了鸡,变成了只会咕咕叫的鸡,虽然鸡腿很好吃,但…………….”

    “你怎么会这样想,启风?这事根本不符合常规。”

    “是你们!”小狼突然跳了出来。

    “谢天谢地,你的这面该死的墙总算做了一件好事,到底还是把我们送回来了,刚才我还以为我们现在正呆在什么龙潭虎呢?”狼豪依旧呆在他选中的死角,但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听出,这头妖狼确实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嘿,瞧你说的,他们只是一对乌鸦,和龙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连十八辈的远亲都排不上。”墙洋洋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博学,“其实我在一降落这里的时候就扫描到他们了,简直和我数据库里的乌鸦图片长得一摸一样,虽然他们会说话这一点确实比较古怪。”

    “那你不早说!”

    被抽干了妖力的小狼与狼豪正纠结于他们刚才的胆小行径,此时一致对外,瞬间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向了这面罪魁祸首墙。

    “我一直想说来着,但也确实是你们让我闭嘴的。”他的声音颇为委屈。

    “咔吧咔吧”这是小狼紧握双拳发出的声音。

    “呲~~~~~”这是狼毫露出尖牙威胁的低吼声。

    “该死的!”此时上面的启风突然大叫起来。“居然是你。小狼!就是你毁掉了我的山洞,在这里弄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还把我和芊芊所有的宝石都变成了叽叽咕咕的母鸡。”

    小狼头痛的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就算不用看,他也能想象出现在启风上到底聚集了多少的怒气,更何况他的边还有一位更加可怕的乌鸦夫人-------芊芊。

    “狼豪,我想我是启风抓来给小乌当童养夫的这件事,现在还算有效地吧?”

    顶着一声比一声强烈的刮噪声,小狼提出了这个疑问。

    “哦,应该是,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上边传来噼啪噼啪拍动翅膀的声音。

    小狼抬头看了看那两只正企图飞下来和他们进行决斗的乌鸦,继续小声的问。

    “你说在他们的眼里,小乌成为寡妇和他们成为穷光蛋,这两个命题哪一个更重要?”

    “不知道,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况且我认为,以现在我的况,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狼豪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虽然不知道大人您在害怕什么,但我觉得如果是那对乌鸦本的话,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他们现在甚至连飞都飞不起来。”墙好心的安慰。

    “飞不起来?你确定你是在说以飞行技术称霸乌鸦界的启风?”小狼奇怪的问。

    “哦,启风?那两只乌鸦中的一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根据我扫描得出的数据,它们的翅膀已经断了,而且还被某种力量封住了全的经络,估计不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并且冲破那道力量的话,别说是飞行,就算是爬行都非常困难。”

    小狼和狼豪面面相觑。

    然后他们又抬头朝着上方正前后左右想办法下来的启风夫妇打量了好久,可惜洞中太过昏暗,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过从他们没有立刻展翅飞下来这一点以及这对乌鸦夫妇的脾气来看,就算墙现在说他们已经处于半不遂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虽然那群母鸡继续叽叽咕咕的嘈杂着,但两只黑乌鸦依然用他们贼尖的耳朵听到这段关于他们丧失了飞行能力的言论。

    启风趴在被小狼他们砸出来的洞口四下打量了一番,但除了小狼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影子外,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小狼的声音自是不必说,另外一个虽然一直呆在暗沉沉的洞里,以至于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从那影影绰绰的形来看,这应该是一只还没有化形的妖怪,再通过刚才他和小狼的对话,启风绝对敢发誓,他以前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但却一时想不起来。

    至于第三个声音-----------呃,非常的怪腔怪调,听起来似乎还带着某些震动的痕迹,但是却很古怪的没有发现任何的影。

    夫妇俩对视一眼。

    又尽量缓慢的往前靠了靠,然后在小心翼翼的保护住自己体不掉下去的况下,继续观察着。

    然后启风开口了,问出的问题却透露着一股子小心谨慎。

    “小狼,你先前去哪里了?还有火风呢?怎么不见你们在一起?”

    小狼张了张嘴,还没想好该如何应答,狼豪却从黑暗中踱着狼族特有的小方步走了出来。

    “启风,芊芊,妖界出事了,对吗?我们是来帮忙的!”

    他望着他们。

    一头狼望着两只乌鸦。

    眼中燃烧着灼灼的光芒。

    看着这头突然出现在光线之下的妖狼,启风和芊芊则同时瞪大了眼睛,嘴里还发出两声不可思议的叫声。

    “狼豪!你是狼豪!”

    ※※※※※※※※※※※※※※我是叽叽咕咕的分割线※※※※※※※※※※※※※

    天下第一庄。

    宴会厅内。

    歌舞升平,一位美妇人正在举办着一场妇女间的联络会。

    主办人--------天君传说中的人,胡华传说中的母亲。

    参与人-------妖界某些大妖怪的夫人小妾们。

    主题--------鉴于大家以后的合作关系,由天下第一庄特别呈上药鸡宴。

    药鸡宴的功能--------此鸡全部经过精挑细选,别皆为雌,自出生以来,便饲以各种名贵药材,并每隔一个月便用长生草熬制的仙水喂养,经过九九八十一,方从小鸡长成母鸡。

    长生草的功能--------此草顾名思义,延年益寿,多多服用,可生肌止血,美丽容颜,白发转黑,青再现,实乃居家必备、勾住夫君之宝贝也。

    厨房内。

    “拿鸡来!”

    “鸡?”

    “没错,药鸡!”

    “咳咳~~”

    “为何咳嗽?”

    “她们升仙了。”

    “什么?”

    “刚才飞来一阵雾,然后香气袭人,雅乐袅绕,等雾散乐止时,药鸡已经芳踪难寻。”

    一片寂静。

    然后,一声咆哮。

    “你这个蠢驴,快去找,否则我们都得掉脑袋。”

    于是,此次对话戛然而止。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鸡飞狗跳。

    不,没有鸡飞,只有狗跳。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