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究竟是因为狼豪的伤势太重、法力消耗过多,还是由于他太过小瞧自己的对手,再或者是他的对手的真正实力的确非常强,在这里我们对上述这些假设先不去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

    事实上,在这个空间里,屏蔽墙怎么说也被冠以了“史上第一墙”的称号非常之久,因此对于狼豪在这面墙上受到的某种打击,除非他真的想不开到要拼个你死我活的话,现下还是静观其变的比较好。

    尤其当那道突然出现的白色障碍里,小狼依旧一脸平静(在狼豪的眼里就跟个僵尸似的),狼豪就更加坚信,自己完全没有必要表现的和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狼人一样,脑袋上的毛刷刷直竖,一瞧见点儿风吹草动就要干出某些特别不符合他大妖怪份的事来。

    于是,随着狼豪对于自己份的定位,或者说随着狼豪不再试图对屏蔽墙发出的白色光屏做出攻击后,这间地下掩体再次恢复了死寂---------就像那种某人发现自己的所有财宝都被偷光的第一刻所形成的死寂。

    屏蔽墙的墙体上装有许许多多的小灯管,原本一直噼里啪啦的提供着免费的音乐,虽然这种音乐难听了点,但好歹也是屏蔽墙为先前一系列的屠杀行为提供的某种配乐,最主要的当然还是:这种配乐是免费的。

    但现在对于被白光隔绝在外的狼豪来说,连这点可以把死寂赶走的免费音乐都已经远离他而去。

    就好像两个世界。

    没错,被白光隔开的两个世界。

    这边是狼豪,那边则是小狼和屏蔽墙。

    现下,就让我们说说那边的况吧。

    小狼可以感觉到,所有的眼睛都在一刹那的时间里盯视在了他的上,这些眼睛既包括被屏蔽在外的狼豪的狼眼,也包括他自己正对面的屏蔽墙的电子眼--------当然之所以这么说是基于小狼相信这面墙绝对有电子眼,而且不止一双的形下得出的。

    作为以前经常和机器人打交道的现代战士小狼,他非常清楚,这种被人类制造出来的种族做事一般都会非常合乎规矩,说好听点就是死忠,难听点的话就是死板。

    但对于这面敢于把自己当成为史上第一智慧墙的屏蔽墙,小狼却一点不敢对他进行思想上的生搬硬,尤其在现在这个时刻,在它声称要把自己的弱点告诉他的时候,小狼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天知道接下来他得到的会是一个秘密,还是一个攻击?

    “你的血液流动值越来越快,全的肌也起了某种化学反应……………..难道你是在害怕什么?”

    屏蔽墙说话了,它的声音里满满的透出着高兴。

    “害怕打不过我?你难道对我的能力这么忌惮?那我们可要好好的聊聊,一般来说,在这种况下,我们关于先前达成的某些结论可以被好好的修改一下,比如关于让我听命于你的问题、或者你自认为你是一个人类的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你要知道,我可是被设置成对人类的命令完全不得违抗的智慧墙体、再或者你要求我泄露我的弱点的问题……………….”

    “我并不是害怕,”屏蔽墙谈话的对象小狼这样回答,他现在处一个被隔绝的空间,前还有一个唠唠叨叨的电子墙,声音却显得低沉柔和甚至是平静无波。

    小狼上前一大步,把自己的手按在了墙体上,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墙上的一截灯管就应声而碎,并在落地后瞬间成为了一堆粉末。

    “你这是想较量一下吗?”

    显然没有被小狼这种暴力的威胁吓退的屏蔽墙,发出了上述这句更加具有威胁意义的句子。

    然后,从墙体的四面八方突然伸出几十根手指来,迅捷而狠辣的缠住小狼的全

    至于被缠住的那位,现在已经如五花大绑般不能动弹了。

    鉴于这是屏蔽墙出场以来的第一次动手,因此我们在这里非常有必要对它的武器、武力值等等一系列和暴力倾向有关的况,进行一个全面而细致的介绍。

    先来说说这些被称为“手指”的东西吧。

    尽管这些手指上面没有也没有一丁点的皮,而且在灯光的作用下,还不间断的散发着机械所特有的冷光,但决不能因为这些,我们就坚决否认一个既定的事实,那就是:它们就是手指,是这面屏蔽墙的手指,至少这些手指的外形酷似手指,或者说至少这些东西当初被设计的时候,就是抄袭了人类手指的形状。

    于是,现在这些手指被连在一个又一个不大也不算小的巴掌上,而那些同样散发着冷光的巴掌又被连在了一根又一根铁棍子一样的手臂上,至于这些不用说还是散发着不详冷光的手臂却没有被连在任何东西上。

    也就是说墙体在释放出了它的这些手指后,却非常豪迈的让它们连同巴掌再加上胳膊一起脱离了自己的体,然后以一种疯狂的轨迹路线,铺天盖地的、全方位的、没有空隙的把小狼整个包围,然后制作成了一具颇具现代风格的木乃伊---------全用电线包裹的木乃伊。

    这种摆脱自己的体却依旧能够灵活运动的手指,其深层次里究竟拥有什么样的科学、玄学方面的原理,确实是一件非常值得商讨的问题。

    比如,它们也许是受到了磁的吸引,就算离开了自己的体,却依然被自己体上的某个不知道现在在想什么的电子大脑所控制---------这可以作为科学方面的解释。

    再比如,从神学或者玄学方面进行解释的话,我们就可以把这些手指、巴掌、胳臂之类的东西认为是一堆被某种强烈的忠犬思想所围绕的家伙,于是即便它们在前一刻刷得一下离开了墙体,却完全不会再下一刻就失去控制,企图险的自立门户、另起炉灶。

    有了上面的这番介绍,对于屏蔽墙的武力值相信大家都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或者不管怎么说至少是有了一个称得上笼统的了解。

    那么,就让我们的视线进行一下切换,转回到正在被攻击的对象小狼上。

    小狼站得端端正正--------以一种军人特有的姿势,一动不动。

    “你根本打不过我。”他的话语里带着满满的自信,配合着一的冷光,就像一个银光战士般,而且是那种从来就不知道打败仗为何物的银光战士,或者说是那种即便战败却拥有某种叫小强的生物的超级生命力的银光战士。“我们甚至用不到较量。”

    小狼说的非常肯定。

    但刚刚进行过一番、接着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屏蔽墙,压根儿不相信什么自信或者银光战士之类乱七八糟的事,它只是通过不间断的计算和对小狼上各部位的测试,得出了一个特别让它高兴的科学结论,那就是对于这场它和他之间的、面对面的较量,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胜算概率的一方正是作为史上第一智慧墙的它。

    至于这剩下来的零点零一的战败可能,那也是为了贯彻科学的一贯规则,而做出的一种假设。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不论是什么事,我们都应该许有某个意外发生的可能,哪怕这个意外的发生概率真的非常非常低。

    于是,那些手依旧搭在小狼的全,抚摸、纠缠,还不时发出一些噼里啪啦的声音,以此来回应在屏蔽墙看来完全是一脸找死表的小狼的不败宣言。

    继续把视线转回小狼。

    他正在飞快的思考。

    思考要不要向这位一看就精力非常旺盛的屏蔽墙坦白交代,或者说是好心的告诫一下对方,自己除了人类这个份之外,还兼职着妖界的妖怪一职,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非常方便的把自己的体也变成一堆手,这样不仅现在在他上进行不间断扰的机械手会没了用武之地,相反他还能用自己的手来扰一下对方。

    扰、抚摸一堆像蛇一样七歪八扭的手?

    木乃伊小狼的眉头不仅皱了起来,眉毛也不自觉的上挑了好些。

    “可能你没闹明白,”小狼的表已经渐渐地从平静过渡到了极度的难以置信,好想他正在面对着的不是一个智慧的电子脑,还是一面真正的、不会思考的墙一样,“一个可以在转瞬间就干掉把你制造出来的牧师命的人的手段,一个不怕任何武器的人的手段,难道你都没用你的逻辑认真判断一下我体里可能存在的某种特殊力量--------比如妖力?”

    又一根手指从墙体里跳了出来,它径直跃到了小狼的眼前。

    “我最为史上第一墙从来就没有……………..”屏蔽墙的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铿锵,就像一个史前的野人一样,“听说过妖力这种玩意儿。”

    与此同时,小狼上的几个手指开始不断的敲击另外几根手指,那样子,就好像是一堆正在为彼此进行着某种方面按摩的棍子一样,当然在这里,这种按摩的始作俑者并没有估计到观看者的感受,比如--------小狼。

    现在的小狼非常希望早点把这件事进行一个了结,至少也要抢在那些摸摸擦擦的手指把他的耳朵折磨疯前了结此事。

    妖力这种事对现在的小狼来说,始于他前世以人类的份终结,然后在今世以妖狼的份诞生的那一刻,原本就是源于地狱的一个非常严重的工作错误。

    至于是谁做错了,而错误的严重程度又有多少,小狼在被小乌欺负的那一刻就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也就是说,在小狼以人类的份死去后,地狱的某位叫孟婆的工作人员,不仅玩忽职守的漏发了一碗孟婆汤,而那些鬼差也很是不负责任的没有行使他们的职责,用一些锁链来拘捕他这个浑充满血腥味的战士,从而导致了他带着可以进行思考的大脑投胎转世,并以一个绝对弱小的体引发了后来的一切暴力事件,当然这其中就包括一头狼被一只胖乌鸦欺负的事件,也包括一个狼变的人被一堆机械手指纠缠的事件。

    “我还以为,”小狼的话里极尽嘲讽之意,“你的脑子真如你所说的那么聪明呢!”

    于是,他这样回应着屏蔽墙对于“妖力”这个词汇的无知。

    “我说过,不许侮辱我的智商,更加不许侮辱我的坚硬。”这面墙的声音显得平静了不少,至少不像刚才那么吵吵嚷嚷,暴力至极,但是小狼却感到了一种更深层次的威胁。

    这是一种妖怪特有的灵感。

    对于危险的灵感。

    “我再最后说一遍,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小狼清了清喉咙,声音显得更加理直气壮。

    竖在他面前的手指恶毒的对着小狼的脸上下乱晃,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手指同样用它们恶毒的形状使劲扒拉着小狼的体。

    “看来,你确实非常看重你自己的名声,不过,你瞧,非常碰巧的就是,我对于我自己的名声也是特别注重的。我这样说,想来你也是明白的,对吧?”

    小狼很是慎重的点了点头。

    这场较量看来是不可避免了。

    很显然,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执行了所有该执行的步骤,也给了这面不知天高地厚的墙无数次的机会,甚至是真心诚意的企图用自己的言语来挽救它那不知道有还是没有的面子。

    但是,对方拒绝了,而现在他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当一个人类的生命受到由他们制造出来的机器人的威胁时……………….

    小狼的脸上缀上了一丝微笑。

    “既然,”他特别缓慢的开口说道,“这关系到你的名声问题!”

    电光火石间,小狼的双臂暴涨,一下子变粗的手臂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冲破了那些手指的监控圈,然后左手一划,右手上臂处瞬间出现了一串数字,数字下方还有一个精致小巧的锁。

    “鉴于你一直不相信我作为人类的份,现在这个从人类一出生就被烙印上的基因识别锁,你想把它和我一起毁灭掉吗?”

    墙体上的灯管亮了又暗,暗了又亮,那些手指也摇摇晃晃的定住了。

    “防伪基因锁!刚才我怎么没发现?”一阵平板没有波动的声音从墙体处传了过来,这种似乎是被挤出的音调只能勉勉强强的让小狼听清,“地下掩体屏蔽墙,编号3366,为您服务,先生。”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