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父亲”这个词汇的含义就是,他们必须拥有为自己的子女随时奉献的高尚怀,因此确切的来说,这是一个高风险且在很大程度上收不回成本的职业。

    造成这种局面的直接原因就在于,从盘古开天辟地开始,三界中就不断的制造着诸如启风这样溺子女的父亲,同时还一定会产生像小乌这样桃花运特别旺盛的女儿。

    此时,房间内,太阳光正从窗外直直的入,这些明亮的光点遍布在满是狼藉的地上、墙上,然后以一种非常活跃的姿态不断的跳动着,旋转着。

    启风直直的站在房间的角落里,一墨黑的乌鸦毛咋呼着,整张乌鸦脸也藏在了这些愤怒的毛发下,一双绿豆小眼更是闪烁着点点火焰,而一对受伤颇为严重的翅膀也以刽子手般的气势,上下拍打着。

    他的下,碎裂的木屑以它们所特有的声音大声的呻吟着,然后瞬间变得更加粉碎,不过启风老乌鸦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英雄般的站在它们上,尽显乌鸦的凛然霸气。

    胡华和小乌对视了一眼。

    “夫人,”这位天君的私生子一脸轻松的拍了拍上的灰尘,走到小乌旁的椅子前,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夫人,您平时是不是做了某些事,让父亲大人对我产生了某些非常不好的误会呢。”

    小乌托腮微笑。

    “夫君,父亲只是在和你开玩笑呢,”她说,“你一定要理解,乌鸦一族的想法是非常特别的。”

    “那你是否可以告诉为夫,我应该为你父亲嘴里的两位才俊和你打上一架吗?”

    “您夫人追求者的独特份和地位将会为我和我的夫君您带来巨大的荣誉,”小乌抬起头,眼中闪现出点点光芒,“以后所有人都会记得是夫君您英勇的把我从两个特别优秀的人手里夺了过去,瞧,你的夫人我为自己的夫君带来了多大的好处?”

    “我可以认为你这句话里带着对我的挖苦吗?”

    “绝对没有,夫君,您要相信您的夫人我其实是非常忠诚于您的。”

    “连一丁点的挖苦都没有?”

    “连一丝一毫的挖苦都没有,夫君。”

    “很好。”胡华脸上的微笑一直没变,此时,他转过头,看向启风。

    “父亲大人,还有问题吗?”

    “我看是你对我的话有了某种误会才对,好女婿。”启风平静的说,至少他的声音比起刚才的剑拔弩张来,要显得平静很多。

    而在启风老乌鸦的眼睛里,在他那对灰黑色的瞳孔深处,点点微光却似乎在表达着另外一层意思,或者说他眼神里表达出来的意思和他嘴里说出的话是截然不同的,至少感觉上是不同的。

    胡华看着这双眼睛,看着这双带有某一种颜色、某一次凝视、某一个颜色、某一回责难、以及某一样了然的目光---------这一切胡华都静静地看在了眼里。

    而当那对眼睛里的这些思想每多增加一个的时候,胡华发觉启风的体离他也就更加接近一步。

    一步又一步。

    当启风最终已经站到了胡华的跟前时,这位总是微笑示人的天下第一庄庄主终于板正了他的体,而不再是斜斜的靠在椅背上了。

    “哦,没错,是我误会了,父亲大人,请原谅我对您的冒犯。”他很是友好的说,同时伸手搀扶了一把自己那连走路都不稳的岳父大人。

    “我并不喜欢无缘无故的暴力行为。”胡华继续说,“而之前的流花一事,也是我和夫人为您献上的一点心意,只是为了向您展示我们的诚意。就拿这个孩子来说,要是我真如你想象中的那么残暴的话,或者说我真如你刚才言语里职责的那样不近人的话,您就不会在这里看到她了,毕竟她的拳头虽然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封印了,但是如果我和我的夫人存心想要的话,这种程度的力量还是不足以抵抗的--------比如。”

    说到这,胡华停顿了一下,体前倾,双眼微眯,一字一顿的说,“比如,我们可以摧毁。”

    “如果可以摧毁的话,或者如果你们舍得摧毁的话,现在你和我就不会面对面站在这里聊天了,不是吗?”启风冷冷的回应。

    胡华突然把体往后靠,脸上重新挂上了那种慵懒的笑容。

    “啊,父亲大人,小婿我突然想起来了。很奇怪,您的养子小狼和狐族的下火风竟然没有出席我和小乌的婚礼,就连我们孩子的出生也不见他们过来道贺,您不认为他们的礼仪课学得确实有些不太好吗?或者还是他们被某些事给牵绊住了,因此不能前来?”

    “年轻人总该让他们自己出去闯一下,既然当初他们选择了这条出行的道路,那么前方会碰到什么就应该靠他们自己去解决,而我和狐皇对于这两个孩子的能力也是非常欣赏的。”

    胡华看了看他边的小乌,然后抬起右手放在自己夫人的肩膀上,斜睨着眼瞧着启风。

    “话说如此,但不同的年轻人就应该被处以不同的教养方法,尤其当那个年轻人很可能还是一个魔的时候,越加要区别对待,不是吗,父亲大人?”

    启风和胡华的四目再次相对。

    好一会,启风才转开了他的视线,然后一阵的猛眨,显然刚才那种让眼睛像一个僵尸一样一动不动的姿态,让老乌鸦总是感觉不太舒服,这种相互瞪眼的把戏就像在照镜子时发觉那里边什么也没有一样,而在这里,代替镜子的正是胡华的眼珠,从而让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显得更加强烈了。

    “或许,”启风咕哝,“我只是想说一个男人在他的一生中就应该有点拼搏精神,而不是总想着寻求帮助。”

    “父亲大人,恐怕我不得不说,像我们这样经历远远不如你们多的年轻人,在许多方面还是非常需要帮助的。事实上,比如我和您的女儿小乌,就是需要得到帮助的年轻人之一,而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的指路人,可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上妖皇的位置?”

    “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这个位置是你作为我女儿的聘礼送给我的。”启风哼了一声说。

    他的对面,胡华站起,背着手很是潇洒的走到窗前。

    窗框上横七竖八的插着一些门破裂时飞溅出来的碎屑,既有长形的也有不规则型的,仿佛一个个未经雕琢的木刻般,深深地嵌入了窗框中。

    胡华抬起手,毫不费力的一抹,这些小木片就已经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上,他似乎非常满意,还不时的用手摩挲着千疮百孔的窗框,直到窗户也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接着他转过

    “没错,聘礼确实是原因之一,但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胡华背对着窗户朝着启风比划了几下手势,才接着说,“看到这些没用的朽木了吗?只有把他们弄走,新鲜的血液才能干出更多的好成绩,而妖皇的位置就是我们这个大改革的重要一步,至于您,更会成为这次变革的领军人物,只要您肯让我在您的边辅佐,小婿保证要不了多久,妖界就会成为三界中最为强势的一个存在,而您也会成为凌驾于天君之上的皇---------一个真正的皇。”

    启风吃力的把自己的体拖向边,一路上,他不断的咕咕哝哝,耳尖的胡华的嘴角不易察觉的抽了好几下。

    就连一旁的小乌也为自己父亲的言行感到了剧烈的无力。

    因为,这只老乌鸦在听完胡华上述这段如此激昂的言语后,是用下面这段话语一边蹒跚前进一边小声的回应的。

    “等我成为了主宰三界的皇之后,我会对芊芊说,再也不要用木门来装饰我们的房间了,全部换成钻石的,天花板也是钻石的,窗户也是钻石的,连我们的衣服都是钻石的,到时候看谁还能把这些讨厌的木头碎屑弄得满地都是,害的我这个主宰差点半不遂,连芊芊的后半辈子都要耽误了。”

    看着自己这位言行脱线到一定程度的岳父,胡华最终还是决定再次转看向窗外。

    房间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最后还是启风再次开口。

    “我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也知道我应该为芊芊和小乌做些什么,但是就凭我和你们两个的力量,想要控制住整个妖界,你们不觉得太过异想天开了吗?”

    胡华没转,他只是彭的推开了窗户,掐了一个诀,嘴里默念了一句咒语,右手朝天上一挥,于是,他们这间屋子的正前方,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顿时云密布起来,而后乌云散去,现出了妖界的鸟瞰图。

    这副地图被做的非常精致,上面所有的树木和生灵全部活灵活现,甚至一个个还会移动奔跑,总之,这副地图上所有的东西除了比例和真正的妖界比起来,显得微小许多外,其余的一切都真实的不可思议。

    此时的胡华正专心致志的注视着这张地图,然后一把华丽丽的弓箭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妖皇陛下,您狩猎的本事如何?”

    他一边说,一边把弓箭平举到前,拉弓,箭,一气呵成。

    在启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之前,这只带有强大劲风的箭,已经在胡华微笑的表中,带着熊熊的烈火离弦而出了。

    假如让事物的一般规律说了算,也就是说假如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弓箭被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使用的话,按照现在箭者和地图的距离,这支箭完全就应该“彭”的一声掉在离地图还有好一段距离的地上。

    但是上述的所有假设都没有成真,于是由这些个假设所引起的结果自然而然的也没有实现。

    随着一声难以言表的声音响起,不过为了我们能够更加客观的了解这件事的始末,也为了方便我们在只是看到文字的况下就能够清楚的了解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暂且把这个难以言表的声音描述为“濮啪”好了。

    于是,就听“濮啪”一声,原本生机盎然的地图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火的海洋。

    大部分的树木花草都燃烧了起来,浓烟夹带着呼喊,从四面八方传出,所有的小人都惊慌失措的奔跑着,还能不间断的听到一些奇特的嗖嗖、砰砰声,顺带便再夹杂一些恐惧和痛苦的嚎叫。

    启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很了不起………………我得说,这些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过……………我似乎记得,前不久你才说过,你从来不喜欢和暴力扯上关系,对吗?”他说,虽然这只老乌鸦的这句话是用疑问的口气说出的,但是任何眼睛没有问题、耳朵也还算灵敏的人,都不会错过启风话里透出的浓浓的深意。

    他又瞪着眼睛看了看那张现在已经乱成一团的地图,一根带火的箭赫然映入眼帘,对于启风刚才在自己脑海里冒出的某种念头,这根箭让他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胡华轻松的把手中的弓箭凭空一扔,露出而笑。

    “妖皇大人,恐怕您的记忆还是有些偏颇,我当时的原话应该是‘我不喜欢无缘无故的暴力’,但是对于那些胆敢妨碍我的人,众所周知,他们的下场都不会太过顺利,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如此。”

    “当然,我已经看出来了,难道你想在妖界也放上一把火吗?这可不是一把弓箭就可以完成的,不是吗?”

    “没错,但如果是几万把弓箭呢?您不会认为我为天界的皇子,手底下会缺少几万个善使弓箭的将士吧?”

    “我只是不认为天君会无缘无故的往妖界派遣天兵天将,哪怕现在三界中仙界的实力最大,他也不可能这么做,除非他想引起再一次的三界大战。”

    “天兵天将?妖皇大人,恐怕您再次误会了!作为皇子,没有几万亲兵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况且我在人界的势力也是非常庞大的。”

    “就算是你也一样,只要你的兵士一出,就代表了仙界和妖界的开战,到时候你又如何向天君交代?”

    “不,不,您还没明白吗?今天在这里我可以和您说这些,但当一切都成为事实的时候,您认为那些被火焰包围的妖还有这个本事在被天火炼化后站出来指认些什么吗?至于您,妖皇大人,您别忘了您的另外一重份,那就是我的岳父大人,您总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寡妇,或者………………”他顿了顿,才似笑非笑的接着说,“或者因为您的一时鲁莽,让您的女儿丧生在您那糊涂的决策之下。”

    启风不再看向那团着火的地图,现在的他已经靠在了沿边,正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视着芊芊以及她下被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孩子,接着说,“我必须说我非常羡慕天君,他居然能拥有像你这样优秀的儿子,看得出来,小乌要想在某方面和你进行比较,确实需要非常好的运气才行。”

    胡华第一次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这种笑容和他以往的微笑完全不同,这是一种带着自信和侵略的笑声,这也是一种对他自己的前途充满无比期盼的笑声。

    没有做作,没有虚伪,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

    有的只是对“赢定了”的无限肯定。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