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万里无云的空中带着出外郊游的色彩,一声声鸟鸣婉转清脆,人界最大的庄园------天下第一庄内,依旧闹非凡,人声鼎沸。

    当然,这句话也许并不完全正确。

    一方面,庄园里那些久经训练的老人、职位是训诫指导员的教养嬷嬷、或者眼瞎耳聋的某些残障人士,基本上都沉默不语。

    除非遇上危及到他们主人的人和事,或者有了某些生理上的需求,一般这类人轻易是不会被“闹非凡”和“人声鼎沸”这类词语所形容的。

    当然另外一方面,新入庄的人、格很是散漫的家伙、或者精力旺盛的一些下人,此时个个神清气爽,兴高采烈的干着一些诸如爬墙上树、猜拳喝酒、嘻嘻哈哈用各种器皿发出意义不明音乐等不属于他们那个职位所应该干的事

    不过总体来说,白如觉得,这一堆人的格要比那一堆人的格来的有意思的多。

    问题在于人的思想很少能够在某个方面达成完全的一致,哪怕大致的一致也很是困难。

    比如阿呆。

    那个总是面无表的丫鬟。

    现在脑子里转动的念头就和她家小姐迥然不同。

    显然,她认为,那一堆人的格要比这一堆人的格来的靠谱许多,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合格的员工应该有的样子。

    阿呆本名不叫阿呆,不过就在她成为白如的贴丫鬟之后,就被她家那位非常没有文化底蕴的小姐赐了这么一个很是男化的名字。

    当然,男化对于一个保镖质的丫鬟来说,完全就不是问题。

    问题的关键在于,“呆”这个字一点也不符合阿呆对于自己格的了解。

    于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非常善解人意的白如为曾经拥有一个很诗意化名字的阿呆提出了如下的设想,以此给像她们这样比较弱势的群体谋取一点福利。

    那就是举证。

    比如,如果你认为自己的格和主人给你起的名字非常不相符,或者这么说吧:你其实就是传说中“无人不佩服称颂的小攻”,而非传说中“无人不想压一下的小受”之流的话,那么你完全可以当众把某位肌男压在下,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

    而假如原名叫“夏酒”的阿呆,固执己见的认为庄主起的名字比庄主的未来夫人起的名字更符合她的格的话,那么就必须当众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长相确实长的好像一坛夏天的酒。

    阿呆木着脸,在白如切的目光下,在庄内一大帮子丫鬟仆妇的注视下,坚持了非常之久,最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长相确实比较呆,而不是像一坛红红的酒一样,起起伏伏,波涛汹涌。

    然后,备受庄主宠的白如、在到天下第一庄修养了将近半年才被许踏出房门的白如、全佩戴有庄主赠送的金饰的白如、且脚脖子上还拖着一根长长链子的白如,大受启发的在后院中举办了一场取名大会,准备考证一个非常具有哲理的问题。

    “到底是博学多才的天下第一庄庄主取得名字更好,还是目不识丁的天下第一美人起的名字更好?”

    于是,结局就是,大约一小半沉默的、久经训练的老人、职位是训诫指导员的教养嬷嬷、或者眼瞎耳聋的某些残障人士,在被白如改名之后,依旧面无表,呆立在原来的工作岗位,继续兢兢业业的工作着。

    而另外一大部分新入庄的家伙、格很是散漫的家伙、或者精力旺盛的家伙,此时却个个神清气爽,兴高采烈的干着一些诸如爬墙上树、猜拳喝酒、嘻嘻哈哈用各种器皿发出意义不明音乐等不属于他们那个职位所应该干的事,只为证明,他们其实更加欣赏庄主在起名字上的品味。

    一时间,天下第一庄里,依旧闹非凡,人声鼎沸。

    当然,这些忙着保住自己名字的人都没有注意到那阵冲天而起的淡蓝色轻烟,只有惯于在混乱中制造更多混乱的白如-------不,我们也许可以称她为小乌------坏笑着目送着这屡轻烟扶摇直上。

    我们前面说过了,天下第一庄其实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宫,也就是说这里有起点也有终点,更有数不清的中间点。

    很多富有冒险精神的侠客、刺客、邪教徒深受其害,他们会像探寻其他庄园一样,一往无前的朝最宽阔最亮堂的地方冲,企图在出发点之后找到一个终点。

    但这些人很快就会明白,为什么自己总会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的确确在迷宫般的庄园道路上消失了。

    因此,现在的小乌,在贼笑了不过两下之后,忽然对上了一双比她的眼睛眯得更加细长的眼睛,再往下,则是一个弯弯勾起的嘴唇。

    笑容!

    一种非常不好的设想涌上了小乌的心头。

    她猛地抬头,然而,即便没有了地上的迷宫,在青天白的半空和冷风习习的光照下,小乌的视线依然无法追寻到自己放出的那屡信号。

    沮丧的低下头,小乌的双眼又对上了胡华的双眼。

    在她眼里,险的笑容正端端的浮现在胡华脸上,他的笑容和他的本事一样远近闻名,据小乌这段时间的观察,光是这些笑容的种类,就可以分门别类九九八十一个,但不管是假笑、冷笑或者暧昧的笑,在小乌看来,最终都脱离不了对她的嘲笑。

    比如,现在!

    于是,作为一种回应,几声强烈的声响从小乌的上响起。

    或者说的更加确切些:几声纯粹的、尖利的、好似老鼠出动的磨牙声,从小乌那口漂亮的牙齿里传出。

    “小姐,磨牙的习惯真的不适合一个像你这样拥有美丽脸皮的女子。”

    阿呆板着脸,尽忠职守的规劝着自己的小姐。

    磨牙的声音更加响了。

    “我只是在和瓜子进行友好的会谈!”小乌一边说,一边狠狠的拿起一把瓜子,然后把它们一枚一枚的放入牙齿间,同时用眼睛死死的盯视着胡华。

    “噼噼剥剥”

    这是牙齿间瓜子爆裂的声音。

    “小姐,嗑瓜子发出粗俗的声音,同样不适合一个像你这样拥有美丽脸皮的女子。”

    小乌的眼睛还是盯着胡华,但她的手却紧紧的拳了起来。

    “不适合?那阿呆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适合我的举止?”

    “我不知道。”

    阿呆依旧面无表

    “那么,你在我边干什么?我为什么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当丫鬟?”

    话语虽然是对着阿呆问出的,但小乌的眼睛依旧盯着胡华。

    “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哦,比如?”

    “比如我知道我是庄主派来给小姐您当丫鬟的!”

    面无表,面无表,就像一具活死尸一样。

    小乌脸上泛起了潮红,额角也一抽一抽的跳动不已,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把阿呆变成一具活死尸。

    “这里有什么差别吗?”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总归就是丫鬟!”

    “对,没错,但在丫鬟这个份之前,我还有一个份-----女人!”

    “女人?”小乌有一霎时的错愕!

    “对,女人!”

    “你在嘲笑我的眼睛吗?”

    “不敢!”

    “那你怎么会认为我看不出你确实是一个女人?”

    面无表

    此时欣赏了这一幕好戏非常之久的胡华却施施然的上前一步。

    “白如,我恐怕对于发生在你边的事,你也只能用你的眼睛去看了。”

    “什么?”

    “但很多事不是用你的眼睛就能看明白的!”

    “比如?”

    “比如,你确实用你的眼睛看出了阿呆是一个女人,但其实阿呆想对你表达的却是………”胡华一边说,一边微笑着大跨一步。

    然后他一伸手,阿呆已经面无表的依偎到了他的怀里。

    “比如------她其实是我的女人!”

    小乌的嘴巴错愕的张了开来,似乎是要说些什么,然后又艰难的闭上了,再然后又张开,然后是闭上……………

    开开合合,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胡华脸上刚才浮现出来的暧昧笑容,在看到小乌开开合合的嘴唇后,逐渐转变成了一种得意的微笑。

    “噼噼啪啪!”

    小乌猛地站了起来,她手上的瓜子也撒了一地。

    “你……………”

    “我怎么了?”

    胡华的眼睛眯了一眯,嘴角的弯度更甚,体也随之前倾,一只本来环着阿呆腰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伸向了小乌。

    “你…………..你为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居然已经穷到要让你的女人给别人当丫鬟的地步了?”

    胡华的体一下子僵住了,他的手也非常突兀的停留在了半途,眼角更是抽抽的厉害。

    阿呆依旧面无表

    环在她腰上的手已经没有了,为庄主的女人应该做的事也已经忠实的完成了------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的。

    但一切都似乎和之前没有任何两样。

    微笑还在持续,咬牙切齿的同样磨着牙齿。

    哦,不对,有了一点点的不同,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总归是不同。

    就见眼前这一男一女,同样的华服,同样的对峙,但他们的表却颠倒了一下。

    原本微笑的胡华,现在正在狠狠的磨牙。

    原本恨恨磨牙的白如,现在正在微笑。

    有进展!

    阿呆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随即,她发现了一丝不和谐的地方。

    于是,面无表的丫鬟把原本就板得很直的体板得更加直了,然后是一声毫无起伏的咳嗽。

    “庄主,磨牙的习惯真的不适合一个像你这样拥有英俊脸皮的男子。”

    “………………”

    没有理睬自家的丫鬟,胡华只是盯视着白如,眼睛中慢慢的升腾起一股雾气,然后那些字样就那么一字一句的从他的嗓子眼中蹦了出来。

    “白如,看来你确实很会装傻,那么……………来人,把阿夜给我带来!”

    ♂♂♂♂♂♂♂♂♂♂♂♂♂我是疼痛的分割线♂♂♂♂♂♂♂♂♂♂♂♂♂♂♂

    小狼在努力思考。

    他在脑海中和狼豪沟通:前世的妖王到底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

    小狼苦闷的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就像他在当狼宝宝那阵子常做的动作一样。

    事实上,狼豪对于这同样感到大惑不解。

    只不过他的答案同样一筹莫展。

    而且,就小狼现在的姿势来说,确实不适合进行深度的思考。

    其实,小狼深深的知道,自己的生活在前世就经常处于水深火之中,而现在,他又发现,自己再一次处于命悬一线的境地。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

    然后深吸一口。

    小狼已经做好了一搏的准备。

    小狼体内的狼豪则不忍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