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很忙!!!非常忙!!!

    因此此文会暂停一段时间,但不会弃坑!!!

    明年一月份,基本恢复更!!!

    
  除了两点黯淡渗人的绿光外,以及令人感觉难闻到反胃的香味外,周围依旧一片黑暗。

    斑驳的树影下,空气显得格外紧张。

    火风开始聚集体中的法力,脸上却尽量显得放松,即便知道在黑漆漆的夜晚,没有任何人会注意他的表,但作为狐族的皇子,应有的高贵与从容却是在哪里都不能舍弃的。

    毕竟在他看来,面子问题比心脏受到的压力大多了。

    树丛里的沙沙声,更加响了,即便因为投了乌鸦胎而对珠宝没有任何抵御力的小乌,在最后看了一眼它们后,也把眼神移动了过去。

    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恶香味,忍不住皱了皱鼻头,然后一个修长、一声黑衣的影,倏地从路边的叶丛中窜了出来。

    是一个长得非常英的黑发绿眸男孩!

    他的打扮非常奇特,一的黑衣,但却披了一件血红的大氅,这种极其鲜艳的颜色,即使在现下这种黑暗的地方,也和他本人以及四周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把小乌和火风的眼睛晃得够呛。

    男孩甩了甩自己的长发,又拍了拍上的衣服,把草丛的碎屑一股脑儿的抖落在地上,又从地上挖了一大块臭烘烘的泥巴,在自己的上不停的涂抹起来。

    当臭味渗入香味,那股令妖怪都胆寒的味儿,让火风都不自的后退了一大步,而他怀中的小乌,则忍不住动个不停,正试图把自己的脑袋塞到火风的怀里才好。

    “这样好多了!”那个男孩突然开口,“香味还有吗?”

    火风只是紧闭着嘴,然后又大大的退了一步,把小乌的头使劲的朝自己的怀里带,用无声的肢体语言,做着回应。

    那个男孩眯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忽而微笑。

    “总得给我点时间吧,火风!”他说,“香味只有一个优点,尤其是流花的香味,那就是它们也一定讨厌臭烘烘的泥巴。”

    说着,男孩又从地上拿起更多的泥巴,开始不遗余力的往自己上涂抹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这个刚才才见证过一场大火的山脚,正飘扬着难闻的香味与臭味的混合体。

    火风和小乌第一次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还是非常幸运的。

    “小狼,你是在流花的上呆了这几天的吗?”小乌抬起头,憋着气,怪声怪调的问。

    没错,这个英的男孩正是小狼,即便他已经幻化成人,即便他上散发着浓烈的香气,但小乌的乌鸦眼,还是帮助她辨认出了自己的朋友。

    小狼眨眨眼,眼睛向小乌看去,但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

    此时他的脑海中,就在前一刻还紊饶在内的影像,那个妖异的影、媚的嗓音、以及总会贴上来的体、加上散发不去的香味,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火风和小乌,以及夜幕下的树木草丛和石头。

    小狼觉得自己现在非常安全,因为自己上的香气已经完全被恶臭所替代,即便流花神通广大,但也没法在段时间内找到他了。

    但是这能支撑多久呢?小狼有些不确定。

    “哦,你非要火上浇油吗?”他喘着气回答小乌的调侃。

    火风和小乌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笑意。

    “你们最好别笑。”小狼说,他的神色已经非常恼怒,“相信我,任你们当中的谁和流花呆在一起几天后,都不能够像我这样完完整整跑出来。”

    “火上加油?看来今天被点火的地方还真是多啊!很闹不是吗,火风?”小乌的声音依旧怪里怪气。

    “火上加油点的不是闹,是痛苦。”

    “痛苦?”

    “对。”

    “哦,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心的帮助痛苦的小狼下?”

    小乌看起来非常兴奋。

    “你的法力学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化形了?”被谈论的小狼下,突然问。

    “不能,还不能,我还是一只不到一岁的乌鸦宝宝呢!”小乌一点不觉得惭愧的回答。

    “一岁对于一只妖怪来说,够大的了。”

    “也许你可以教我。”小乌回敬道。

    小狼发出了一声类似“切”的声音,意思像是在说,“我才不”,而且他的表也配合的非常到位。

    “你今晚打算去哪里?”火风问小狼。

    “你说他?”小乌插嘴,“他还能去哪?在发迹以前,就寄宿在我父皇的宫里。瞧形,现下一定是和流花闹崩了,我还真想不出妖界谁敢在这个时候收留他。”

    小乌把头抬得高高的,用眼角的余光藐视着小狼,眼神里满是“求我啊,求我就给你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的意味。

    小狼却没有理睬小乌的挑衅。

    “我想出去瞧瞧。”他说,“到处走走看看。”

    “什么?”火风和小乌一起惊呼,小乌的声音更是吵吵闹闹。

    一般“什么“这种词汇有好多种意思,有时可以表示疑惑,有时又可以表示惊讶,而小狼认为这个词语,从那两只的口里冒出来,只会代表一种意思:对他能力的不信任。

    就好像他想要凭借着自的本事,离开妖界的庇护,到其他地界游历一圈,但却被认为转眼就会遭受秒杀一样。

    “别的不敢说,但现在我已经足以自保了。”于是他说。

    “你是认真的吗?”火风按下非常焦躁的小乌问。

    “就是在开玩笑。”

    “非常认真。”

    两句意思迥然不同的话同时出口,前者来源于小乌,后者则是小狼的表态。

    他们彼此眼对眼的瞪视了良久,然后,小狼笑了起来,但小乌依旧板着乌鸦脸。

    “你不是想一个人走吧?你难道忘了自己的份了吗?你是我父皇给我找来的童养夫。”小乌气鼓鼓的问。

    “哦,如果你愿意抛弃这种养尊处优的公主生活,我不介意多带一只胖乌鸦出去。”小狼回答。“而且我们的关系也只是你和你的父母一厢愿的结果,如果你一定要坚持我是你的童养夫的话,只是我不像以前那样没有话语权罢了。”

    小狼不喜欢说谎,所以很坦的把心中所思表达了出来,“所以,如果你舍弃不了妖界的安逸生活,我想我们就要分手了。”

    “这就是你的态度?”

    “是啊。”他说,“对不起。”

    小乌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有些蠢,会为一只小狼的离开而感到伤心难过。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火风看看小乌,又看看小狼,突然问。

    “越快越好。”

    “你就不怕流花震怒吗?”

    “感觉得到,不过也没关系。”

    “你怎么知道会没有关系?”

    “如果我一意孤行,除非他敢于放弃手中一切的权利,否则作为妖族的皇,是没有那个时间来追捕我的。”

    小狼认为自己已经摸透了流花的心思,只要从此远离妖界,不再去找他,对于他派来追捕的妖怪,更是没必要害怕,他们显然都不喜欢小狼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皇子,因此也不可能真正的执行流花的命令。

    而任何感都是不起时间的摧残的,到时候,不管流花再有什么心思,对于像他这样的小狼,也会无可奈何的放手而去。

    就像前世的阿瑞,在自己的战友一个一个倒在政府的镇压下之后,有一个晚上,他收到了一个信息,内容只有短短的三个字:我你。

    那一刻阿瑞觉得自己非常的悲愤,但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作为小狼的他,甚至都记不得那个曾经慕过他的人的容颜。

    虽然有时还会替他感到难过,但那种感受已经和当初的撕心裂肺完全不能比拟了。

    小狼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自己非常冷血,总之,他试着跟体中正默默看着眼前一幕的狼毫聊起自己的往事。

    “你认为我很坏吗?”小狼在心中问狼毫。

    “你只是一个白痴,竟然让流花在这几天占了你那么多的便宜。”狼毫回答。

    小狼知道狼毫在气什么,他在生气自己利用他的这具体学习法术的事,然后在事态有些不能控制的时候,又很没有骨气的桃之夭夭。

    狼毫说他是一个白痴,但想要在这个弱强食的世界里拥有更多的自由,其实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吗?

    小狼想不出答案。

    远处的人类村庄里,传来一阵一阵的喧哗声,伴随期间的还有大水的“哗哗”声。

    那是在大火面前终于反应过来的人类,那些不知是有见识还是没有见识的人类,正组织起来用数不清的物资,堵塞了城外的一条河流,河水在受阻的况下,开始回涌,然后迅捷的上了岸,最后以不可抵挡的速度,涌向了依旧被烈火肆虐的村庄。

    很快,原来的火变成了蜿蜒一片,曲曲弯弯的小道已经在视野中彻底的消失了,村庄中所有的房屋,此时就仿佛大海中的一座座孤岛,随着河水的渐长,那些孤孤单单的岛屿,也慢慢的缩小。

    但所有的这一切,依旧抵挡不住火舌冒出的烟雾,那些迷茫的雾气,此时依旧紊饶在村庄的上空,在冰冷的河水伴奏下,一股股水雾腾空而起,遮天盖月,一时间,灾难的肆虐似乎更加严重了。

    小乌盯视着眼前的一切,她心中焦虑的烟雾,一点也不比那里冒出来的少,因为她知道,现在该作出最后的决定了,而且要快,要在那头小狼离开之前就作出最后的决定。

    她在心中和自己的心魔做着各种各样的交易,或者说,试图和自己那强大到无匹的心魔做交易。

    这种事其实非常好理解。

    如果没有前世发生的一切,如果她小乌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乌鸦,,那么此时就不会产生任何的抉择问题。

    而摆在面前的道路无非就是两条:去或者不去。

    去的话,就当是一次快快乐乐的旅游,反正有着海之魅的保护,要自保还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不去的话,则可以继续快快乐乐的当一只高贵的乌鸦公主,享尽自己父母的宠,并且可以随时随地的奴役火风。

    取舍就是那么的容易,好像这件事和玩儿一样轻松。

    但前提是,她小乌没有前世的记忆。

    现下的形却恰恰相反,需要考虑的事太多了,需要顾虑的事也非常多。

    比如,她如果出去的话,碰到以前那些追杀她的仙人该怎么办?

    再比如,她不出去的话,没有了小狼上魔气的遮掩,自己的仙气还能在妖界隐瞒多久?

    再再比如…………………

    小乌的头脑越来越繁杂,所有的思绪似乎同时涌了进去,她甚至觉得,自己愿意提供当下所拥有的很多东西,以换取一时的安宁,那些愿意被她拿出来和自己的心魔进行交易的东西包括:永远不呱噪、不再拥有闪闪发亮的宝石、不再吃到美味的鸡腿。

    不过小乌没有提到一样东西,那就是

    因为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上任何人了,所以自己的心魔一定不会对这项交易感兴趣,反正对于小乌来说,已经结束了,永远结束了,无需置疑。

    她又看了一看小狼,那头已经幻化成英少年的狼,此时的脸色在夜幕的遮掩下,显得影影绰绰,但从他周散发出的气场来看,小狼和自己的心境一定差不了多少,他也一定正在被他心中的心魔所困扰。

    小乌试想,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事让他变成了这副样子,而不单纯是流花的迫?

    也许他体中的魔气苏醒了?也许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这种魔气了?或者他正在想着如何摆脱自己这只什么都不会的小乌鸦?

    小乌没有马上作出决定,而是继续杂乱无章的思索着。

    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乌鸦生活,就要在安稳了没有几天后,彻底改变了,小乌希望在此之前,能够多维持一会原先安稳的生活,哪怕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也好。

    小狼还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语不发,小乌甚至希望他的静默可以是有史以来最长最长的,最好在她下定最终决定前都不要有任何的反应。

    虽然不管选择哪一条路,对于小乌都会非常悲摧,但现在毕竟一切都没有成为既定的事实,而一旦等到她下定最后的决心,事就注定会变成那样了。

    而事实上,事态的发展一般总会朝着最不好的一面发展,于是小乌就看见小狼动了动自己的子,然后咳嗽了一下,这种行为程序,向来都只能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行动人准备做总结了。

    小乌在那一霎那间,除了抢取话语权外,完全想不到自己还能有任何别的选择。

    “哈,小狼!”她说。

    “怎么?”他回答。

    小狼似乎立刻就明白了小乌的意图,这可以很轻松的从那只小乌鸦松软下来的语调中察觉出来。

    “要不要先来点鸡腿什么的?”

    小乌不自的冒出了这么一句,她不是在和小狼开玩笑,也不是在讨好或者嘲讽小狼,反正不是任何带有感□彩的问题,小乌只是想拖延时间,好能够继续当原来的小乌。

    她不希望自己的未来来临,而她即将要决定下来的事,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就是她小乌的未来。

    “我还不饿,况且人界烧制鸡腿的技术,据说是三界中最棒的,我只要早一步启程,就能吃到更加美味的鸡腿。”

    小狼回答,就是那么简单,小乌的未来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破壳而出了。

    “哦,”小乌喃喃,“就知道你要怎么说。”

    “你为什么会知道?”

    “毕竟吃就是你生下来后唯一的嗜好不是吗?”输人不输仗的小乌依旧强硬。

    “不过你有钱吗?”她继续说。

    “为什么要钱,我不是妖吗?”

    小乌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确切来说,应该是找到一个顺理成章打败自己心魔的理由,虽然这个理由非常扯。

    “妖有什么用,在三界中,妖的命,有的时候甚至都比不上人类来的值钱,他们至少还得到了仙界的保护,而我们只要离开了这里,除了被杀戮还是被杀戮。”小乌的声音洋洋得意。

    “那我不会变形吗,可以变成人类,就像现在这样。”

    “就你?那么一点点道行,再加上上的魔气,就算你幻化成佛祖的摸样,也会被那些修仙者识破的。”小乌的表更加鄙夷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

    “很简单,我可以作为你的保护者,以我上的仙气来冲淡你上的魔气,这样除非碰上修为高超的上仙,一般在人界还没有任何生灵可以识破你的份。”

    小乌一副高高在上的摸样,把自己的意图表达了出来,应该说是把自己所有可以表达的意图都表达了出来。

    至于那些需要被深深隐藏起来的事,她绝对会守口如瓶,即使对上自己的心魔,也不会透露半分。

    “保护者?”

    “对,保护者!”

    “要不要我付你薪水?”

    “如果你付得起一位公主的薪水的话,请便!”

    小狼似笑非笑的耸了耸肩膀。

    “行,你想怎么说都可以,只要到时候遇见危险时,别让我冲锋陷阵就是了。”

    “要知道,我也不是一点法术都不会。”小乌回应,“至少我飞行的速度就非常快………………当然这也多亏火风给我的海之魅,我才不会拖累你呢,不过,”小乌顿了顿,又接着说,“你刚才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你自己有没有什么保命的本事,能不能说点儿来听听?”

    “小乌,你都说是保命的本事了,那你还认为我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吗?”

    从未在小狼面前如此掉分的小乌,今天终于把里子和面子都丢光了。

    她用力的深吸气,同时用力的深呼气。

    小乌不确定自己这样做对于缓解心中的烦闷是否有效,但至少感觉起来像是个好兆头,有那么几秒钟,她的心脏确实好受多了。

    小狼眼对面就站着火风-------小乌的现役保镖加移动座驾火风下,早在一只乌鸦和一头狼针锋相对时,就被□的忽视了。

    所以当小狼以挑衅的言语刺激的小乌上蹿下跳时,火风除了要牢牢的抱住这只胖乌鸦,免得她一个激动掉下去外,还得不时做出些动作,发出些响声,以免在三人行中彻底的沦落为路人甲。

    比如,现在。

    “小乌。”他把小乌的子转了过来,好让她的眼睛直视自己。

    “我一直想问你,我在你心中到底处于什么位置?”

    “火风,难道你就不能下次在和我谈论这些吗?”明显被冒犯到了的小乌,很不客气的把心中的怨气洒在了这只永远对她温润有加的狐狸上。

    “下次?你不是决定要和小狼离开了吗?”

    “有吗?”小乌左看看右看看,眼神漂移。

    “有啊!”火风抱着小乌的体,调整着姿势,以便让小乌的体也随着她的眼神进行漂移,以此保证自己的眼睛永远和她的眼睛对视。

    知道躲不开的小乌,索摆出了无赖的表

    “火风,考虑过和我们一起出去进行一段冒险吗?年轻人之间的冒险哦!””

    “冒险?你确定吗?”

    “当然啊,难道你不想吗?”

    火风定定的看了小乌好长时间,然后他笑了,只是这种笑容非常奇怪,总之就是那种看起来非常像笑,但仔细一推敲,却比哭还难堪的表

    “你和小狼还真是一对啊,不是吗?不论什么地方都那么相象,但有时候,我……..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想法?”

    “你们可真是一对!”小乌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

    那是什么意思?她似乎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这句话,这句很久之前就被某人恶毒的用在她上的话。

    但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场合被人这样评价过?

    小乌低下头,拼命的回忆着自己过往的记忆。

    突然她想到了。

    那是前世的某一年,至于到底是哪一年,要看怎么算了。

    如果按照妖界的历法,那是她被追杀的走投无路的一年。

    如果按照人界的历法,就是她重新获取新生的那一年。

    而如果按照仙界的历法,则是她混进仙宫,成功偷取时空控制镜的那一年。

    当时,她和一个仙人两两对峙,然后她吐血了,他也吐血了,然后她又吐了,他也是,他们轮流把自己的血液从体中经过喉咙挥洒出来。

    “你们可真是一对啊!”

    然后某处就那么突兀的响起这个声音,再然后…………………

    但小乌的思绪却被火风的声音打断了。

    “好吧,我答应了。”

    小乌一时有些回不过味来。

    “什么?答应什么………..”但她的话只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小乌已经明白了火风的意思。

    于是她发出了一声“嘎嘎”的叫声,这是一种代表惊奇的疑惑语态。

    “我知道。”火风一脸平静,然后这样回复小乌的疑惑,“我只是不想输给自己罢了。”

    ★☆★☆★☆★☆★☆★☆★☆★☆★☆★☆★☆★☆★☆★☆★☆★☆★☆★☆★☆★

    妖界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只妖怪知道小乌一行人的出行事宜,他们包括小乌的父母和火风的父亲。

    老实说,这些当父母的也非常不舍自己的孩子就此远离,在他们的心目中,最希望的还是能够随时随地看到自己的孩子,换句话说,当这帮还非常年轻的小妖怪碰到异常棘手的问题时,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在什么地方能够寻求到大人的帮助。

    但是大人的希望永远抵不过孩子的执拗。

    当火风向自己的父亲表达了外出修行的意图,而他的父亲带着这帮孩子在流花的眼皮子底下,又秘密的向启风夫妇通报了这个消息后,刚开始,那对乌鸦夫妇就像狐族之皇当初一样,被吓住了,但狐皇毕竟是个深蕴教育学原理的妖怪。

    “既然是他们自己的决定,那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需要自己去面对。”他这样和启风夫妇说道,“就给他们几年时间,让我们看看,这帮小家伙到底能干出些什么。”

    于是,一刻后,三人行正式踏上了他们的远行之路。

    而他们的后面,在深深的夜色中,除了远远站着三位目送自己孩子的父母外,还跟上了一支手彪悍的狐族影子部队。

    影子部队目前有两位成员,顾名思义,既然是影子,就很难被别的妖怪发现,他们即没有体现在狐族的军事力量图上,也没有确定的职责,基本上,该部队的一切活动细则都听从现任狐皇的安排。

    两位成员中,一位相比另一位来说,年长了一天零一秒,于是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该部队的司令官,也就是说,部队中的一切活动都得听从这位的安排。

    至于这两只的具体长相,我们只能说,和他们的绰号“影子”一样,目前还是一个暗影般的迷。

    这就是狐皇为自己孩子准备的所有武装力量。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