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小乌睁开双眼,眨巴眨巴眼睛想要驱散噩梦带来的无力感,并试图回忆自己现在到底处在什么地方。

    她转着自己的头,四下张望着。

    在她的下,遍地都是翠绿的草丛,它们因为中午的太阳显得干巴巴的。

    很显然,这里并不是小乌的父亲启风为她精心准备的那个山洞。

    下午的暖风风依旧有规律的呼呼刮着,这让原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小乌突然清醒了过来-------她几乎在野外睡了一夜。

    小乌的脑海里似乎又闪现出一些让她很是颤抖的片段:为了脱离那片漆黑的空间,她是如何的尖叫和奔跑的。

    她狠命的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把这些不好的回忆给甩掉似的,不过这个举动却让她那颗被风吹了将近一夜的头脑,更加痛了。

    “小乌,早,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火风的声音就在这时从她的边响起,那嗓音听起来非常欣慰。

    “没事,火风,我好着呢!”

    小乌觉得,自己为一只乌鸦,却和一只狐狸这么亲密无间的打招呼,实在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毕竟,乌鸦和狐狸之间好像一直不太对付。

    虽然火风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除了小狼和自己的乌鸦父母外,在妖界他是对自己最好的一个妖怪了,昨晚貌似为了自己,不顾他狐族皇子的份,还跟她一起睡在这片荒郊野外,确实也非常难得。

    小乌瞟了一眼火风,发现他依旧紧紧的盯视着自己。

    “你叔叔流云到底怎么样了?”小乌满怀好奇的问,体却一蹦一跳的朝有阳光的地方跳跃过去,只希望借着光的普照,她昨晚的恐怖经历可以被迅速蒸发掉。

    “没事,我和我父亲昨天到那的时候,流云正好端端的在修炼呢!”

    “真的?难道昨晚我们两个的眼睛都瞎了吗?”小乌不可置信的说,“他当时看起来和一具尸体完全没有两样。”

    火风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最后轻叹一声。

    他不是小乌,可以无所顾忌的说出这些话来,那个现在被他们品评的毕竟还是他们狐族的一员,而且还是他火风的叔叔,有些事有些话,他是不能那么容易开口的。

    只是现在,火风想,自己的任务应该是把眼前这只小乌鸦的思路给转移开来才行。他记得,以前小狼曾经告诫过他:要是小乌揪着一点不放的话,那么,他的末就不远了。

    “小乌,待会儿我们下山出去玩吧!”

    小乌往火风的前跳了几步,然后在阳光下舒服的抖了抖自己上黑色的羽毛,接着又靠近火风用自己的嘴巴磨蹭他的手心。

    “火风,你真是太好了,我从出生到现在,看到过的地方就这么些,其实我早就想到人界的集市上去转悠一圈了,但我的父母总认为我太小。”

    就在小乌欢快的语调声中,火风发现,这只小乌鸦脸上的表一下子变得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起来,连她不断的跳跃也不显得无精打采了,同时小乌仿佛已经完全忘记了流云这件事般,这个发现让火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他站了起来,使了一个法术,让自己全的衣服看起来更整洁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待会儿正好能碰上山下的夜市,据说那里的晚上会有非常多的食物。”

    “哇哇~~~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小乌发出了一阵怪叫,“一说到吃得,我的肚子确实叫得比小狼的狼嚎还要大声,我觉得自己现在都能把一整只狐狸吞下肚子了!”

    火风悲催的扭过脸,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办法说些什么来反击这种对狐狸一族□的食,更加不要提他自己也确实饿坏了,而且火风也非常清楚,如果没有人界的美食作饵,这只胖胖的小乌鸦完全没有可能面对长长的下山之艰险的旅程。

    当然另一方面,他也为自己的同族感到庆幸,如果自己不是想到这个办法,从而让小乌跟他到山下打打牙祭的话,火风完全不怀疑,这只乌鸦会真的把一只狐狸给活吞下肚。

    他叹了一口气,弯下子,把这只即使学会飞了却依旧喜欢赖在自己怀里的小乌鸦,轻柔的抱了起来。

    火风现在只希望自己的速度能够更加快一些,毕竟当小乌饿的前贴后背的时候,即便一只法力高强的大妖怪,都不得不佩服这只小乌鸦那尖尖的利爪追捕猎物的恐怖速度的。

    当火风在心中哀叹的时候,小乌却在这个舒服的怀抱里开开心心的窝着。

    她眯缝着自己的眼睛,表现的好像对于她这样一只已经大到可以飞行的乌鸦来说,在大白天依靠自己的双翅飞翔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一样。

    就这样,一只狐狸和一只乌鸦,在一个微风轻抚的下午,慢慢悠悠的踏上了下山的道路。

    ★☆★☆★☆★☆★☆★☆★☆★☆★☆★☆★☆★☆★☆★☆★☆★☆★☆★☆★☆★

    一场熊熊大火,就那么突然的从安林镇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烧了起来,然后在小小的火苗触及一堆干燥的草料时,烈焰终于呈现出它恐怖的一面,以一种无可抵挡的攻势,在大风的助力下,奇迹般的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席卷了整个城镇。

    火舌已经脱离了原先的红色,正朝着诡异的蓝色和绿色发展,它沿着夜市中临时搭起的小木棚一路窜向粮油店,然后在遇上坐落在小镇另一个角落里的粮油店后,火焰的气势更加高涨了。

    浓烈的烟尘带着“劈啪”作响的声音,烧到了全镇不会移动的房屋上,人们早就在一开始不知哪里传来的一阵难听的声音中,避到了镇外,但是他们的财务以及那些鸡鸭却没有那么幸运,随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转瞬间就被焚烧殆尽,并且在大火中散发出阵阵的香气。

    这种食物的香气让疲于奔命的人类更加气愤了,这些才刚准备开饭的普通人类,此时一个个哭号连天,有的却气得发疯,开始无所顾忌的咒骂起天上的神明来。

    烈焰生出万丈的黑烟,仿佛一根龙卷风形成的黑柱,即便站在远远的妖界之山的山脚,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因此,此时此地,在凉幽暗的山顶下,正有两位悠闲的坐在那里,观看着眼前这个原本非常美丽的小镇,是如何在一瞬间变成一堆黑黑的灰烬的。

    不同于那些人类心中的惊心动魄,他们却看的非常兴趣盎然。

    这两只正是拥有美少年外貌的火风和一只胖乎乎的小乌鸦小乌。

    此时,小乌正舒服的坐在火风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吃着鲜美的烧鸡,要不是看到她时不时从嘴里冒出的一两句话语来,任谁看到,都会以为,这只小乌鸦只不过是那位美少年的宠物,而且还是一只贪恋口腹之的野蛮宠物,绝对想不到,她其实是乌鸦一族的公主。

    相比起小乌的野蛮吃相,小狐狸火风则显得优雅从容许多,他从头到脚的衣服都是火红色的,就和他原本的狐狸毛一样,鲜亮而美丽,因此即便是在黑沉沉的夜里,前方还燃烧着滔天的大火,火风的风采依旧不减丝毫。

    就在刚才,从逃离小镇到静坐观赏的这段时间里,这两只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除了偶尔冒出一些对灭火来说毫无意义的争论,这些争论涉及到了一场事关金钱珠宝的赌注。

    小乌认为,这场大火会在经过粮油店时,来一个彻底的爆发,而火风则持有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在到达粮油店前,这种一点没有威胁的大火就应该已经被人迅速扑灭了。

    于是一只乌鸦和一只狐狸就此定下了赌注,赌资是一大堆的金银珠宝。

    接着小乌开开心心的啃起了烧鸡,然后随意的把这只趁火打劫来的鸡的骨头抛在了草丛堆中,笑里带着一丝胜利又有一丝怜悯的意味开口了。

    “看吧,你输了,现在整个小镇都已经毁于一旦,我觉得可惜的,尤其是那里的烧鸡………….只希望那些普通的人类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还有那些金银珠宝………….”小乌停顿了一下,歪了歪自己的乌鸦脑袋,又补充了一句,“这些东西应该是不会被烧毁的把,听说他们是世界上最坚硬的东西。”

    “我觉得那要看它们碰到的是什么火,一般的火自然不会危及到这些金银珠宝的安全,但如果是这种加了料的大火的话…………….”火风的话显然非常打击小乌。

    “那可真可惜,我的父亲和母亲会为了这些被烧毁的金子或珠宝大哭三天三夜的。”

    火风的嘴角抽了一抽,却没有回答小乌的感叹,继续自言自语。

    “所有的鲜花和美酒,都在这场大火中沸腾了……………..”

    “还有烧鸡,它们现在一定已经变成焦炭了。”小乌不甘示弱。

    “对……………烧鸡。”

    “这种天气,风又那么大,那些平时只会咕咕哒哒的小鸡们,完全没有逃跑的地方。”

    “…………………小乌,我觉得你分析的非常有道理,但我觉得,你这话有点……….有点…….”

    火风瞧着小乌那双滴溜溜的小眼睛,最终决定还是不要说下去的为好。

    他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然后转换了一个话题,用一种非常欢快的语调开口了。

    “小乌,我们还欠烧鸡店老板的钱哪,虽然那只可怜的鸡已经在你的肚子里安营扎寨了,但我认为,它的前主人一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会忘记自己曾经拥有过如此肥壮的美丽小鸡的。”

    小乌严肃的点了点头,对火风的淡淡嘲讽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异议。

    然后,就在小镇中原先没有烧着的地方,又爆发出新一轮的燃起,原本已经有些颓势的大火再次在夜幕中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小乌默默的盯视着下方,良久之后,才开口。

    “火风!”

    “怎么了?”

    “你认为是谁放得火?”

    小狐狸没有回答,他也同样默默的盯视着前方被大火无摧毁的小镇。

    他们一起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直到-----------

    在大火的映衬下,从小镇通往妖族的毕竟小路上,正疾驰而来两个人。

    虽然现在正是暗夜的天下,但依旧挡不住小乌为乌鸦的优势,她用那双可以看破天下一切的乌鸦眼,清清楚楚的辨认出,这两个人都是年纪不超过20岁的年轻人,他们的穿着非常华丽,即便在如此的大火中,依旧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狼狈来。

    他们的速度非常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离妖山不太远了,可见,载乘这两个人的马儿必定是行千里的宝马。

    现在即便没有小乌的魔眼,火风也能清楚明白的辨析出这两个人的外貌来。

    显然,他们应该是趁乱从城镇中逃脱而出的富贵之人,尤其从他们上那到处可见的珠宝来看,这两个还在脱离前疯狂的聚敛了一番,现下他们上必定珍宝无数。

    火风看了一眼已经受到本能驱使,双眼变得贼亮的小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觉得,小乌,拦路抢劫的勾当,完全不符合一个王子和一个公主的高贵份。”

    “但我认为恰恰相反,火风,平民百姓才应该远离这种勾当,而我们的份就赋予了我们强取豪夺的权利,尤其是对于那些贪婪的富人更加如此,你没瞧见吗,人界的帝王最干的事,就是查抄自己大臣的府邸,这完全就是上流社会的一种定势。”

    火风动了动自己的嘴唇,刚想辩驳些什么,但那俩骑两人已经疾驰到了山脚下,而小乌也一个,从火风的怀里挣扎了出来,拍了拍自己的翅膀,借着海之魅的飞行力量,腾空而起,意气风发的飞到小路正中央,张开双翅,大大咧咧的把道路一挡,乌鸦脸上的笑容也恰到好处的流露了出来,配合着熊熊的大火,显得不不阳,但却气势人。

    “两位,打劫了…………………..”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