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小乌觉得,自己应该拿出为乌鸦公主的勇气来,但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勇气的下场并不比那些蜡烛好,她紧张的闭起自己的乌鸦眼,静静的坐在当下,力图不要发出一丝声响。

    但接下来,一声响亮的啼叫声突然响起,然后是噼噼啪啪的走路声,小乌甚至不用睁开眼睛,就可以听出这是那只叫小差的小鸡发出的嘈杂声。

    这股源于绝望气氛中的声音,彻底粉碎了小乌的少女心,她猛的跳了起来,朝着先前自己研究过的逃生路线,闭着眼睛,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起来,接着,在下一刻,她很顺利的冲进了小茅屋外的黑夜中。

    呼呼直响的夜风吹起了她的羽毛,刮痛了她的肌肤。冷冷的夜雾已经完全笼罩了这片妖怪林立的山林。

    小乌继续不要命的往前飞着,把自己上海之魅的法力发挥到了及至,用力的往高空飞着。她一点也不在乎自己会飞到哪儿,此时此刻,在小乌那颗饱受惊吓的心里,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飞的越远越好。

    今晚的月色非常好,衬的那漫天的繁星黯淡又细小。

    经过长时间的飞行,再加上冷风的吹拂,小乌的心已经安定了下来,她睁开眼睛,四处张望着,企图在这片全是树木的地方找出自己的具体方位。

    她的下,到处是黑色的影和深绿的草丛,小乌甚至发现,有些影居然还会时不时的移动一下。

    凡是住在这座山上的妖怪都知道,每到晚上,就是夜之精魅的天下。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并不是妖怪,而属于精魂一族,他们是黑夜的统治者,他们控着三界中所有生灵的梦魇。

    有时他们的影会从四面八方回开去,然后随着夜雾侵袭入各种各样的梦境中,在那里,他们会欢快的畅饮着,在那里,他们也会开心的跳着舞,或者,当他们想要来些更加刺激的节目时,就会往梦境中塞入各种各样的恐怖与惊悚………….

    但是不管怎样,这些夜之精魅都不会去主动伤害别人,这也是迄今为止,为什么他们在给大家的梦境制造了如此多的麻烦后,还能平平安安存活下来的原因。

    但是小乌的运气显然并不好。

    因为今天的天气特别好,而这种充斥着之氛围的月夜,显然并不受那些精魅们的欢迎,他们需要的是噩梦以及恐惧,他们已经饿了非常之久,甚至于把自己不主动攻击生灵的原则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乌从来就是启风与芊芊的心肝宝贝,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让自己年幼的女儿独自前去冒险,因此他们也向来没有和小乌说过,当遇到这些精魅的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清醒,哪怕他们看起来并不想攻击你,但为了以防万一,至少也应该燃起一堆熊熊烈火。

    当然,如果前两种办法都不行的话,就应该用上乌鸦一族天生的武器----------呱噪,怎么样也应该让这些精魅先烦心一下才行。

    最不可取的办法就是睡觉或者逃跑。

    前者简直是自投罗网,而后者,如果你自信自己的速度比那些没有体的影子还要快的话,那倒不妨试上一试。

    但是小乌并没有接受过这种教育。

    而且小乌现在非常累,在经过了将近一夜的惊吓后,原本就嗜睡的她,哪怕还站在树枝上,双眼也已经完全睁不开了。

    另外,作为一只接受高贵公主教育的乌鸦,小乌从来就没有睡觉点火的习惯,况且她也完全不会用法力凭空生火,就像火风惯于使用的那样。

    于是,当处于黑暗之中,斜倚在一片树叶上,已经渐渐进入睡梦中的劳累小乌,完全没有意识到,从她的四面八方,一个个长长的影,正缓慢但却迅速的脱离了黑暗,朝她步步紧而来。

    小乌只是把自己的头缩在双翅间,子紧紧的缩做一团,朝后微微晃动的树叶靠了又靠。

    现在的她又累又怕,脑子里一片空白,而这种状态却正是夜之精魅最喜欢的食物。

    于是,朦朦胧胧间,她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黑暗而痛苦的从前………….

    ★☆★☆★☆★☆★☆★☆★☆★☆★☆★☆★☆★☆★☆★☆★☆★☆★☆★☆★☆★

    白山发现自己还是被困在这个没有边际的黑暗空间中,她依旧什么都看不见,但却可以清清楚楚的记得这里,因为她能够听到自己不断奔跑的脚步声,她的喘气声也越来越响,然后变成了剧烈的咳嗽,随后又变成了无奈的低喃。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又开始奔跑了。

    那盏灯不是已经消失了吗,那个和他一起追赶光明的人,不也早就消失了吗,而她不是应该在上次就被黑暗再次吞噬的吗?

    带着这些疑问,白山一边不由己的跑着,一边开始努力往前想象。

    接着,她听到了一个尖锐而愤怒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对你做了什么?”她的影子依旧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无法停下,于是白山在急速的奔跑中,这样问道。

    “我一直都是那么的喜欢你!”

    “喜欢我?”

    “但你的脑子里只有那个妖女!”

    “我喜欢妖女?”

    白山觉得非常困惑,虽然她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过去的事,但有一点却非常肯定,她以前应该是个女的,但女的又怎么会喜欢妖女呢?

    “你不该那样对我的。”

    “我对你做了什么?”

    可怕的寂静……………

    很久,很久之后,那个声音才怨毒的响起。

    “谎言,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谎言。”

    然后一个凄厉的大笑声响了起来,中间还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

    有人正在撕挠着什么,疯狂的撕挠,然后是更大的笑声,尖利而野蛮。

    “我一定会离开这里的,我一定会先她一步离开这里的,我会让你后悔,我要让你也尝试一下这种背叛的滋味…………..”

    白山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即便是没有体的影子,也完全受不了这种毫无止境的声音折磨。

    “别说了,别再说了!求求你,快点停止,别再说了!”

    她的哀鸣痛苦而悲切,但是那个疯狂的声音依旧不断的在她的耳畔响起,就像从来不知道劳累的木偶一样,单调而疯狂的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会出去的!”

    “我会出去的!”

    “我会出去的!”

    ……………………………………..

    仿佛是地狱,直到一束白光出现,迅捷的把她从那个恐怖的梦境中拉了出来。

    然后,她醒了。

    ★☆★☆★☆★☆★☆★☆★☆★☆★☆★☆★☆★☆★☆★☆★☆★☆★☆★☆★☆★

    夜还非常深,火风纵着流云扇,焦急的在林间穿梭着。

    刚才,当他带着父亲赶到流云的住所时,自己的叔叔正一脸平静的坐在茅屋前吞吐修炼,小差则躲在自己主人的后往他们啾着。

    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与平静,仿佛一刻之前他的所见所闻都是幻影般不真实。

    “咳咳~~~~”火风的父亲------狐族的族长,不满的瞪视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然后上前几步,朝眼前这个据说已经死掉的狐狸走去。

    然后他满脸带笑的和流云闲谈了起来,

    火风有些不明就里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小乌不见了!

    他又用眼睛四处巡视了一遍,但是那只小乌鸦却连一点影子都没有发现。

    火风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谁重重的揪了一下,沉闷的喘不过起来。

    不顾自己父亲诧异的眼神,他一脸焦急的询问流云有关小乌的事

    但显然,流云比他更加茫然。

    据他说,自己刚才一直在屋内修炼,直到一刻前才因为一声震天的巨响被惊醒,然后只看见小差陪在他的边,除此之外,四周空无一人。

    火风对流云的话非常怀疑,但又寻不出任何的破绽,即便自己的叔叔怪异到喜欢在棺材里修炼,那也是人家的癖好,和自己这个当侄子的完全没有关系。

    但是小差……………

    火风又把眼睛转向了小差,神中透出浓浓的期盼。

    但是这只小鸡只是低着头,把子紧紧的依偎在流云的边,也不再用难听的声音叽叽咕咕了,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下火风。

    小狐狸觉得非常失望,就在他还想寻根问底之时,就被自己的父亲狠狠的拉扯了一下,然后他在父亲的眼神威胁下以及流云淡淡的笑容中,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这块森的地界。

    一等走出他们的视野,火风就控起流云扇满山遍野的寻找了起来。

    如果流云那里没有线索的话,现在也只能先从别的地方开始着手了。

    夜还非常深沉,但是今天的月色非常好,这给火风的寻人计划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匆匆飞行的火风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那是一种坚定而有力的呼呼声,就像是一大群的鸡鸭在打群架一样,闹而嘈杂,这个声音经过之处,甚至连暗夜都不得不为它让道。

    流云扇旋转着朝声音的发源地飞去,接着猛的冲进一片全是暗影的所在,那些东西似乎也感到了陌生气息的到来,只可惜,他们在自的惨痛遭遇下,已经完全无暇顾及火风了。

    小狐狸的视野范围内,那一大堆黑影的包围圈里,正有一阵阵强烈的白光透而出,间或还能听到奇怪的飕飕怦怦声,四周迷茫的全是绝望而痛苦的气氛。

    火风并不是无知的小乌,他清楚的知道,这是夜之精魅在反击,这种族群非常擅长于在梦中给生灵制造痛苦,但通常来说,他们都会适可而止,像这样群起而攻击的场面,确实很少听说。

    火风有些拿不定主意,他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小乌,如果是的话,他一定会冲进去救助的,但如果不是的话…………..

    火风觉得自己还没有疯狂到惹怒这些精魅的地步。

    最后,火风还是决定静观其变,因为现在的形势也确实很诡异,那阵阵穿透而出的光线,它的气场似乎有些熟悉,而它们也不应该是精魅这种暗夜的主宰可以拥有的。

    尤其重要的一条就是,现在被痛殴的非常惨痛的一方,似乎正是那些据说在黑夜中永不落败的精魅们。

    就在他思考的这短短的时间内,又有无数的暗影闪电般的与他擦肩而过,它们把自己虚无的影子团的紧紧的,以一种无比坚定的决心,用一种无论遇上何种险阻都不低头的精神,义无反顾的朝着亮光奋勇直前。

    四周好些树枝都因为这场艰险的战争而折断了,一大堆被白光撕扯的粉碎的暗影朝火风飞来,然后在兴奋的流云扇的旋转中,飘飘然的落在了他们的周围。

    另一大堆直直的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撞到了一颗大树的树枝上,然后迅速的被夜晚的浓雾所覆盖,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四周已经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明显落败的暗影们,正七零八落的挥洒着它们的残留物,到处都可以看见这些破碎的灰黑影子。

    白光的边界处还有几只完好的精魅,他们不是直接被吓死了,就是头脑还算清楚,知道装死。

    流云扇早一步就兴奋的呼啸了过去,火风则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

    亮光依旧没有消失,只是没有了攻击,此时它的光芒显得黯淡了许多,它的内部正有一小堆东西,紧紧的蜷成一团。

    火风蹲下,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手,谨慎的碰了一下那个光圈。

    什么都没有发生,既没有反击,也没有任何动静,至多只有光的亮度似乎微微颤了一下。

    于是火风大着胆子,把整个手全部伸了进去,然后…………….

    光晕一下子消失了,天际微微泛起了白,第一缕太阳光正静悄悄地穿过黑暗,向大地照而来。

    火风的手现下正触碰到一具柔软而温体上,随着冰凉手指的触碰,那具修长体的主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女,这是一个有着完美修长材的漂亮少女。

    而这位少女的脸…………..

    借着月光,火风认了出来,这张脸,正是小乌第一次化形时所用的脸!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