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最终,小乌还是决定和火风一起去拜访他的叔叔,顺便看看是否可以学点什么。

    并不是这只小乌鸦想通了,一下子开始勤奋起来,主要因为,在那天她和火风以非常难堪的姿势摔倒学院里之后,不仅没有得到安慰,还受到了所有在场小妖的嘲笑。

    尤其是那对白狐姐妹,她们的话小乌至今还无法忘却。

    “你就是那只连化形都不会的胖乌鸦,竟还敢在奢望妖族最尊贵的小狼下的同时,又勾搭狐族的皇子?”

    四周嘲笑之声纷至沓来,小乌又气又囧。

    其实完全不是她不努力,而是直到现在,小乌都没法控自己体里强大的仙气,但同时,她又不敢在妖怪林立的地界,强制的开拓自的力量。

    于是,在思考了好一番后,小乌还是决定,在小狼正和流花院长闭关学习的这段期间,自己也完全不能懈怠下来,应该立刻和火风见见他那位叫流云的教习法宝的叔叔,据说那只狐狸最擅长的就是开发一只妖怪的灵魂之力,即便**上的建树并不高,但只要精神力够强大,依旧可以拥有一件绝世的法宝。

    小乌觉得这种技能对现在的自己是再好不过的了。

    一来,作为狐之一族,看在火风的份上,即便流云看出了她体中隐藏着仙气,但秉承着狐族内部护短的格,小乌完全不担心他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况且,小乌还听说,流云的格非常淡然,就像那种世外修行者一样,这种人,一般来说,最讨厌的就是一些唧唧歪歪的谋论。

    二来,如果自己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运用自修为的话,那么拥有一件不需要法力就可以控的法宝,确实是在妖界立的一大保障,尤其现在小狼的份已经有所改变,如果她还想继续呆在他的边的话,好好的保护自己,是现下最急需的一条了。

    暗暗下定了决心的小乌,自然也不会忘记自己这几天随时会从那帮小妖处收到的“好礼物”,于是在正式出发拜师前,小乌在火风的协助下,就在这间书院中,来了一场绝地大反击。

    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大多数的学员们还沉浸在睡梦中时,只听“噼啪”一阵巨大的水响,接着是什么东西轰然落水的声音,转瞬间就传遍了整间书院。

    所有被惊醒的小妖以及夫子们,全部涌入了院子中,他们诧异的发现,一个平时最喜欢臭美的叫倪眉的漂亮女孩,正手跑脚蹬的落在书院中间最大的水池里,体还一沉一浮的。

    她是一只孔雀妖,法力并不见得多高强,但却是白狐姐妹的死党,再加上自己牙尖嘴利,平时在书院中,也属于那种无人敢惹的大姐大人物。

    当她被夫子施法救醒以后,总是絮絮叨叨的说,自己是被什么巨大的东西从头顶上重重的击了一下,不过鉴于倪眉的个子几乎是所有小妖里最高的那一个,而且她当时正施以法力,悬浮在水池中央欣赏着自己的倩影,四周除了池水就是水草,又哪里会有什么妖怪可以悄没声西的在她头顶来那么一下呢?

    不过有一点倪眉一口咬定,就是那时不管发生了什么,也不管她到底是被谁打晕的,都应该和倒影在水中的模模糊糊的红色影子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而这事确实给这一天开了个好头,让这个有着大太阳的一天,成了“乒乒乓乓”的一天,几乎所有的雌小妖都得到了老天的眷顾,这也让书院一下子显得闹非凡。

    玉兔精摔碎了自己最喜欢的玉镯子,她平时放在房间里当零食的一大箱胡萝卜,也莫名其妙的发了霉。

    茶水间里的水瓶也发起了大脾气,把前来倒水的稚鸡的全都烫起了好些个大红泡,这让她那原本非常光洁的皮肤显得坑坑洼洼的。

    白猫精不小心踩到了路上的水果皮,摔伤了自己长长的双腿,同时还让自己的脖子扭歪了将近半天,直到忙于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的夫子来帮忙诊治,她才停止那声声令妖怪都害怕的惨叫声。

    为此,这只白猫精在接下来的好几年时间里,都不肯再化作人形,而是宁愿以普通小猫的样子,行走于房梁大树之上,从此过起了双脚不踏土地的生活。

    至于那对白狐姐妹,更是凄惨无比。

    她们不仅被一大群马蜂蛰的容貌全毁,同时全还泛起一股股令妖恶心的臭味,那是一种混合了狐臭的巨臭,这令她们的周围头一次缺少慕者的殷勤,甚至连学院里的夫子们,都不愿意为这对臭烘烘的狐狸精治疗。

    这种至出生以来头一次遇见的倒霉事,让她们俩非常气愤,于是她们运起了自己上的法力,以强大的飓风,刮向那些胆敢嘲笑她们俩的小妖们。

    但是这种做法不但没有让她们重新得到尊重,反而让她们自己都被臭气熏趴下了。

    因为随着法力的运用,体中的臭气散发的更加强烈,再加以大风的协助,即便是臭气的源头-------白狐姐妹自己,最终也没有幸免,全部倒在了这种令妖都惧怕的生化武器之下。

    这天的书院是闹的。

    这天书院上的天空也是闹的。

    即便大风阵阵,依旧驱不散空气中那阵阵的恶臭气味。

    而就在这一片闹的人仰马翻中,一只乌鸦和一只狐狸,已经驾着一把红红的流云扇,疾驰在前往狐族的道路上了。

    至于书院的流花院长,此时正笑眯眯的躺在密室里,把自己香软的体,紧紧的贴在一只小狼的上,用好听的轻柔声音,教导着他最基本的吞吐知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书院已经闹的近乎片瓦不存。

    ★☆★☆★☆★☆★☆★☆★☆★☆★☆★☆★☆★☆★☆★☆★☆★☆★☆★☆★☆★

    小乌自认为自己是一只非常懂得礼貌的小乌鸦,尤其对于拜师这一方面,更是经验丰富。

    于是她在火风好笑的神中,左翅膀挎着一个精致的竹篮,里头放着鸡腿、鸡蛋和一大堆从自己父亲的皇宫中搜刮来的珠宝,右翅膀则拿着一封书信,那是她昨晚借着昏暗的烛光,用歪歪扭扭的字体,辛辛苦苦写下的拜师信。

    火风早就学会了如何在曲折的小道中寻找前往狐族的通道。

    这里有很多微小的细节,既能迷惑不安好心的外人,也能防止他们自己人迷失方向。

    火风从来不担心自己会迷路之类的况出现,因为在他还是一只非常小的狐狸宝宝时,狐族的族长就会抱着他,在这片全是茂密大树的地方,到处转悠,一直到他可以自己行走为止。

    虽然这种事对于像狐族族长这样的大人物确实比较费工夫,但效果确实明显的,尤其对于父子之间的感沟通问题,更是如此。

    落花和着落叶,断断续续的在小乌和火风的头顶飘飘洒洒。他们现下已经离开了小道,通向了走往狐狸流云小屋的荆棘之路。

    流云在自己洞窟的周围栽种了各式各样的荆棘,加上四周的参天大树,每过午后,太阳才不过微微偏向,这里就已经完全被笼罩在了一片深深的绿荫中。

    “这里的路可真难走,连一点外人的足迹都看不见。”小乌说。

    “那不是吗?”火风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脚印回答。

    小乌跳了过去,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番,又掉头对着火风的脚丫子一顿猛看,乌鸦嘴不屑的撇撇着。

    “要不你变回原形让我比对比对?我觉得这个脚印应该就是你的叔叔流云,用自己的狐狸脚爪留下的,而且我好像听书院里他以前教习过的学生提起,他总喜欢把自己变回一只狐狸,或者有时他也会把自己变成别的任何东西,比如会飞的小鸟,对于人形,流云反而并不衷。”

    “唧唧~~~~”

    随着小乌的话语,有阵阵的鸟叫从近旁的树上传来。

    小乌和火风一起四下张望着,那里的大树上,还真的站着一只脏兮兮的无名小鸟,此时它正用自己的绿豆小眼,瞧着树底下的一只乌鸦和一个美少年。

    他们俩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不要把这只脏兮兮的小鸟当成此行的目标人物为好。

    “我认为叔叔只是比较随意罢了,”火风道,“他的本体毕竟是狐狸而非人,即便有时候我自己也是如此,并不希望总以一种有别于自原貌的样子出现在别人面前,这就和玩秋千差不多,就算你借助外力飞的再高再远,但最终,你的子都会回复到原点………….”

    小乌无谓的点了点自己的乌鸦脑袋。

    “话是这样说,但我确实想象不出流云夫子玩秋千的样子。”她一边说还一边呱呱的笑着。

    …………………

    他们的谈话内容就和一大群的乌鸦一样,漫无目的的乱飞乱撞,想到哪说道哪,不过小乌和火风都不得不承认,这种谈话方式确实非常有意思,尤其是在这种深深的地方,旁边还总有一只脏兮兮的小鸟盯着你的时候。

    远处,一个黑幽幽的山洞已经渐渐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这个山洞经历了千年的岁月,又是风雨的侵袭,又是雷电的摧残,简直完全看不出最初修建的洞府到底是什么摸样的了,小乌甚至觉得,到底有没有一个“最初”也非常成问题。

    或许它原本就是那么破落不堪也说不定。

    洞外,地上的植被非常茂盛,那全是一些怪里怪气的植物,五颜六色的,横向发展的,四处勾搭缠绕的,有的还结着稀奇古怪的小花或者颜色艳丽的果子,它们看起来确实非常能引起食,但即便贪吃如小乌,也知道越是漂亮的东西,越是有毒这个至理名言。

    不过,那只站在洞外长得花花绿绿的斑尾小鸡一样的生物除外,小乌觉得,这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小鸡,但也是她见过的最蠢的小鸡,看到他们这两个外人前来,它不仅不会发出叽叽咕咕的警报声,还非常兴奋的向他们跑来,脸上甚至露出傻兮兮的笑容。

    当然,如果那张大大咧开的鸡嘴以及眯缝的连一丝眼珠子都看不见的眼睛,确实代表着笑容的话,小乌神神叨叨的的想着。

    然后,她就看见,火风一把抱起那只眉开眼笑的花衣服小鸡,然后用连她这只乌鸦听了都觉得恶心的语调和对方打起了招呼。

    “小差,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咕咕”

    “很好吗,看出来了,你的羽毛越来越漂亮了,你也越来越有少女鸡的风采了。”

    “咕咕”

    “呵呵,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好像瘦了一大圈呢?”

    “咕咕….咕咕….”

    “减肥?但你以前也不胖啊!”

    小乌翻着自己的乌鸦眼,非常不屑的看着这对互诉衷肠的人和鸡,满脸的不屑。

    她发誓,在说到减肥那个字眼的时候,她绝对看见火风偷偷的瞄了自己一样,而且还是对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瞄了一眼。

    小乌高高的仰起头,决定用自己高贵的公主份来藐视这只只会咕咕撒的花瓶小鸡。

    显然,火风看出了她的意图,只听他轻轻的笑了几声,然后放下手中的小鸡,拉过小乌,抚了抚她上的羽毛,然后一用力,把小乌胖胖的子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小乌不满的挣扎了几下,但被一个人抱在前,尤其那个人还是个好看的美少年,同时这个美少年还时不时温柔的抚摸一下她的羽毛,已经舒服的闭起眼睛的小乌,决定原谅火风刚才对她的怠慢。

    就让他用自己的劳动来为他自己的行为赎罪吧!

    傲的乌鸦公主开心的在心中YY着。

    风还在吹着,被美少年遗弃的美丽花瓶依旧咕咕叫着,不过即使闭着眼睛,小乌依旧可以听出那叫声中的愤怒,这让她更加开心了。

    然后,火风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看起来,屋内没人,叔叔应该不在家。”

    小乌张开眼,又环顾了一下四周。

    “恩,也没有狐狸和小鸟。”

    本来小乌还想加一句,“这个黑森森的洞府就像传说中的龙潭虎”,但鉴于自己以后说不定也要住在这,她到底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这里到处都显现出一种怪异森的气氛,在风的助力下,险恶而刺激,即便在以随而著称的妖界,小乌也不认为有谁愿意把自己的洞府弄得那么糟糕与荒凉。

    小乌想说“我们还是回去吧!”,可她清楚的明白,如果真的这么说了,那她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学习的决心,立刻会被自己的胆小毁得干干净净。

    尤其现下还有一只讨厌的花瓶小鸡盯着,这种落面子的事更加不能干了。

    于是,思前想后的小乌,最终还是冒出了一句,“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外面到处搜搜看。”

    其实这句话也完全好不到哪里去,它把小乌对于那个黑森森的洞的害怕暴露的彻彻底底,不过总比当一个逃兵要来的强不是吗?

    火风对于小乌的话,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拒绝过,当下更加不会拒绝。

    而叽叽咕咕的花瓶小鸡,他的意见则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忽视了。

    于是,一场野外探险就此拉开了序幕。

    参与者包括一只有着散仙灵魂,体却肥的像猪的母乌鸦一只;外表是英俊的少年王子但其内在不过是一只红毛公狐狸;外加总是叽叽咕咕外表像小鸡而内里………..还是小鸡的五彩斑斓的、别不明的小鸡一只。

    风还在吹着,但火风却感觉自己有些发冷,他似乎又想起了上次的流云扇事件。

    不过小乌完全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兴奋的拉着他的衣领,像一只高傲的乌鸦女王般,朝前伸出了自己的翅膀,为他们下一步的探险定下了一个初步的方向……………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