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小狼以前经常可以在书上读到“动物宝宝最可了”之类的话语,但不管是他的孩提时代,还是长大后踏入战士的行列,小狼重来就没有机会拥有过一只完全属于自己的动物,哪怕,曾经有一次,他在执行任务时,遇到了一只受伤的小豹子,但还在他纠结是否要收下它时,那只动物就因为小狼的力量意外亡了…………

    不过现在,他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书上那些话的意思。打从一开始,在他刚刚被卷进这个洞府的时候,那只聪慧的乌鸦小妖就会用她那独特的方式来逗他开心,虽然对于一只刚出生的小宝宝来说,小乌的行为确实在很多方面都非常不可思议,但抛却这一点的话,不可否认,小狼觉得自己对于这只小乌鸦还是非常着迷的。

    跌跌撞撞,连走路都不稳,轻抚他的背脊,懒洋洋的躺在他的上,或者呱噪无比的絮絮叨叨,但不论在做什么,这只小乌鸦都会用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当然她或许会以为自己做的非常隐蔽,但对于一个久经战争的士兵来说,用这点小九九就想瞒过他,还确实早了些。

    小乌的眼睛是灰色的,但当中又带着些许红色,跟她全一抹黑的羽毛比起来,显得滑稽极了。

    这只乌鸦精几乎在出生的第一天就会说话了,比她父母-----那两只呆头呆脑的大乌鸦------以为的时间早了很多,很显然,这只叫小乌的乌鸦,她上隐藏的秘密并不比自己来的少,这从她一开始就对自己父母隐瞒了她其实是会说话这件事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有时晚上睡觉的时候,小乌似乎还会呜呜咽咽的哭泣,那声音虽然小小的,但却显得非常悲戚。

    而当那只乌鸦母亲飞进来把吃的放在他们面前时,这只小乌鸦才会有片刻的安静,很显然,她和小狼自己对于这些食物的看法完全吻合:它们简直就是糟透了,不管从外观来看,还是食物的本质内容,都不能引起一狼一乌鸦的丁点兴趣。

    也正是在食物的问题上,小乌这只企图把自己会说话这件事隐藏的更久的小乌鸦,十分悲摧的在他母亲面前露了底,至少小狼是这么觉得的,如果没有那些糟透了的食物,兴许到现在,那对糊里糊涂的乌鸦夫妻,都不一定会知道他们女儿的秘密。

    但让小狼奇怪的是,平时无论何事都对小乌言听计从的启风夫妇,唯独对于食物这件事上,显得非常固执,把一对不应该惯自己女儿的严父严母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论小乌如何撒泼打滚,绝食抹泪,都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甚至当小乌吵闹的有些过份时,芊芊这个绝世老妈还会把他的翅膀拍的震天响,企图用一只妖怪的威仪把自己不听话的女儿震慑住,虽然在小狼眼里,那纯粹就是白费功夫,但这却很好的说明了一个问题:显然,那堆恶心至极的食物,它的营养价值和其表面形象绝对是不相符合的。

    小狼记得,当时他强忍着恶心,把那堆依旧蠕动不已的软虫子巴拉来巴拉去,试图透过表面现象发现其内在的本质,但直到最后,他这个曾经吃过许多怪异无比食物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那些其实就是最普通不过的蠕虫,一种乌鸦最吃的食物。

    小狼知道这里不是他从前的世界,不是人世间的又一块新大陆,说不定都不属于地球这个位面。如果自己不能很好的适应这里的话,很可能在被妖怪吃掉以前,他就得先被自己的惯有思想给活活的饿死。

    小狼认为现在就看小乌怎么做了,如果那只小乌鸦最终屈服于自己父母管教之下的话,他这个童养夫自然只能舍命陪乌鸦,但如果不是的话,那更好,反正也没有比吃这些恶心的东西更加糟糕的事了不是吗?

    ★☆★☆★☆★☆★☆★☆★☆★☆★☆★☆★☆★☆★☆★☆★☆★☆★☆★☆★☆★

    芊芊在第一次喂食的时候就发现了,小乌对于自己带去的食物非常反感,她完全不像别家乌鸦宝宝,一听到自己父母过来的声音,就会把短脖子拉的长长的,这边一转,那边一转,然后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呱呱叫嚷着,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子。

    但小乌完全不同,她只是在第一次喂食的时候,把自己的子往前凑了凑,当看清楚摆在她面前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之后,就再也没靠近过自己,反而发出了难听的呱噪声,这个声音即便在乌鸦界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可怕,而在这之后,也许是看到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没有理睬她的意思,索一下子躺倒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做着一些连自己和她父亲这对几百岁老乌鸦都绝对做不出来的丢脸形态,而这确实让芊芊感到非常头痛。

    那一刻,她还天真的以为是小乌太小,被这些看似可怕但却非常美味的东西吓到了,但后来发生的一切让她深刻的意识到,事的真相远不止如此。

    芊芊看到小乌如何从自己的翅膀底下偷偷的瞄着自己,怎么把嘴里的口水涂到眼睛下面,假装正在哭泣的可怜样子,她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表和姿态配合的天衣无缝,如果不是因为芊芊清楚乌鸦是没有泪腺的话,绝对会被这个小坏蛋给蒙骗了过去。

    就像所有的父母一样,芊芊原本都快在小乌的吵嚷中屈服了,但在看清了她的心思后,芊芊却犹豫了。

    显然小乌除了拥有强大的仙力外,连心智都比一般的乌鸦宝宝来的成熟,只不过刚刚出生,就会使用这种招数欺瞒自己的父母,如果芊芊在这次交锋中进行妥协的话,那么以后的小乌岂不是更加难以管教,再加上她上随时会被发现的仙力…………..思虑至此,芊芊觉得现在是时候该树立一下自己作为一个母亲的威严了。

    况且,她担忧的发现,因为自己的无动于衷,小乌居然开始说话了,虽然只是断断续续不成段落的几个词,但对于她的年龄来说,依旧成了让为乌鸦精的芊芊都非常担心的一件事。

    “吃……...妈妈,我不……..”这些字眼与词语不规则的搭配,显得怪腔怪掉的,但芊芊止不住的忧心忡忡。

    “别的……...吃……...”小乌继续不依不饶,间或还大嚷一嗓子,好让她的意思在吼叫中更显有力。这显然是她的又一种策略,芊芊扭着脖子盯视着小乌,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在她小小的脑瓜里,显然非常笃定,自己母亲对她的,必定会因为她的委屈样而屈服,就好像那个叫冰景的修仙者曾经对芊芊所做过的事一样……………

    有时,躲避和威胁并不是最好的手段,只有温柔夹杂着欺骗才更显效果,而且这之间所花费的力气会更少。

    当芊芊和冰景相伴的时间越长,那个如冰一般纯洁的男人给她带来的欢乐就越多,甚至在他提出那个要求时,即使芊芊当时的头脑里还存有一丝疑惑,但却依旧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并且随着那个男人的意愿,尽快的帮他完成乐那件事

    现在看来,当时的她确实是愚蠢的,哪怕当初自己可以留一手后招,而不是把所有的底牌全部摊出去的话,也许她的父母血亲就不会死的那么凄惨了。

    芊芊严肃的盯视着自己的女儿,她依旧躺在地上打着滚哭闹着,刚才在她脑海中冒出的前事再加上小乌现下的所作所为,更加坚定了芊芊的心思,绝对不能因为一时的心软,而让事朝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继续前行。

    “小乌,既然你已经学会说话了,那么也一定能够明白我的意思,这些就是你们两个今天的食物,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自己出去找吃的。”

    小乌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体依旧定格在地上打滚的摸样,显然刚才芊芊的一席话给了她很重的一击,让这只重来不知道拒绝是什么的小乌鸦呆愣当场。

    芊芊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山洞另一头的启风,这个刚刚才升任父亲一职的乌鸦,显然对于自己女儿的可怜相很有些不忍,瞧着动作似乎就要冲出来把小乌抱在怀里好好的疼一番,但就在他的子几乎已经全部暴露在阳光下时,却被芊芊一记狠狠的眼刀再次打了回去,犹豫再三,那个躲在暗角落里,正自不安伤心的影到底没有抵抗住自己娘子的霸权,只是默默的看着依旧躺在地上发呆的小乌,一言不发。

    芊芊的表已经不复往的温柔,她的目光甚至带着点凶狠。过去的岁月,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就导致了一系列悲惨的结局,但现在,这件事的严重程度绝对是以前那次事所无法比拟的,如果依旧不能好好的吸取教训,从而让那些在自己心里的保留至今的恨意再次延续的话,那她恐怕会为此崩溃的。

    芊芊的目光从启风躲藏的地方移开,脸上的神已经有了一丝的恍惚。

    启风在这里的统治已经好几百年了,这块地界的乌鸦数量早就突破了一万,现在更是每天都有新的成员前来投奔,所以有些事已经不是我们擅自可以进行决定的,那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加以避免的事,就不应该被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所阻隔。

    即便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暂时不用担心别的族类的妖精前来袭击他们,但芊芊一点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在面对那些除妖师时,自己这方的力量简直就小的可怜,估计在人家手底下,他们连一个会合都不过,到那时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

    小乌从来没有那么憋屈过,她觉得自己其实应该后悔的,当初修仙时,为什么修习的是散仙而非上仙,如果是后者的话,哪怕以现在这种柔弱到连走路都困难的体,但只要注意呼吸与心法的配合,就能达到辟谷的效果,那样的话,自己就不需要眼泪婆娑的在这个山洞里尽的表演独角戏了。

    而且在她看来,这种心法其实还是非常容易的,至少比起自己一直修习的仙技来说,确实如此,这也就是为什么散仙的数量一直很少,但上仙却非常多的原因。

    她在被那个疯狂的上仙派来的天兵天将追杀时,原本以为附上早就已经是枚死体的乌鸦蛋时,可以趁机修,顺便再了解了解这些传说中有着通灵眼睛的妖怪一族,但从现在的景来看,她对这些乌鸦的了解恐怕要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了。

    这堆可怜虫居然就是现在这具体天生的食物,就像羊一定要被狼吃掉一样,虫子的最终宿命就是乌鸦的肚子,这本来就是件顺理成章的事,如果别人碰上这样的事,说不定小乌就会非常严肃的摆出一副修仙者的容貌,高调的述说一番上述的观点,但当这件事轮到她自己头上的时候,质就完全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可怕。

    但不管如何,现在的小乌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乌鸦,显然她不能在幸运的躲过了一次追杀后,还要求继续幸运下去,用一只乌鸦的体过着一个散仙的生活,尤其在那对乌鸦夫妻为他碎了心的况下,更是如此,对她来说,这是一件误打误撞碰上的天赐好运,而对于小乌鸦的父母来讲,却是一桩不折不扣的悲剧。

    因此,在呆愣了很久之后,小乌还是决定妥协了,不过她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而且这次她没有再故意用那种磕磕绊绊的语气和芊芊说话,显然,那样做,其实完全就没有意义。有些事该知道的,总会被揭露出来,哪怕你曾经多么努力的企图去遮掩它,也无济于事,就好像自己当初的那段恋一样,双方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摆在对方面前,而那些暗的、不好的事,就被一把大锁,严严实实的密封在了大箱子内,临了还不放心的在外面围上层层仙障,企图用这些来掩盖自己曾经犯下的罪恶,但结果呢,结果却是现在她不得不以虫子果腹,而且还不能有丝毫的怨言……………

    芊芊注意到了小乌话语的改变,但鉴于她不再那么拒绝吃这些虫子,虽然提出希望先用火烤一下再吃,不过这也算得上是一个妥协了,于是芊芊决定不再强硬下去,任何事都有一个循序渐渐的过程,况且自己这只特殊的小乌鸦呢!

    当然,被小乌答应吃东西这一好消息震撼到的芊芊和启风,完全就忽视了小乌的语调,就在刚才,和芊芊对话的那只小乌鸦,字里行间已经完全听不出一刻前还存有的生涩与可笑,剩下的只是平和与从容。

    但是,一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小狼却没有忽视这一点,他依旧一声不吭的趴在地上扮演一只委委屈屈的童养狼,当然如果不看他那对时不时晃动一下的尖耳朵的话,这个形象确实被这只小狼演绎的过于完美无缺了。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