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山洞内,小乌脑袋下,在启风视野外,静静趴在地上的小狼,正用自己那半开半闭的眼睛窥视着那只不断盘旋的大乌鸦。

    他正仔细的观察着启风的行动------那个用狼外婆口吻把他拐骗到这里的大乌鸦的行动。小狼觉得这只黑乌鸦似乎对自己上那只小乌鸦非常关心,几乎像对待金子一般的呵护着。

    从某种方面来说,除了形状,他们的一言一行简直和人类没有丝毫的区别,因此对于自己的女儿,这种如珠如宝的疼也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那种来自上一代的关,小狼是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在他前世的记忆中,自己的边除了年龄相仿的小伙伴们,其余不过就是些脸色严肃的黑西装。

    他们固然不会虐待自己,但也没有给过他任何关,甚至连肢体上的抚都难得施舍一次。及至他长大了,也穿上了那么一黑西装,然后再转面对一群连他膝盖都不到的小萝卜头时,才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当初完全错怪了那些大人。

    他们并非不懂得如何抚关,而是不敢,因为那在他以前看来非常帅气的黑西装,完全就是为了战争而设计的,它们拥有完美的力量,它们可以让穿着它的人瞬间飞跃好几丈之外,它们还能让拥有它的人化为无敌的巨人,但不论哪一种特点,这种被移植到体上就永远不能脱卸下来的衣服,绝对不是任何一个人类孩子的**可以承受的,哪怕他用的力气再小,也能在瞬间让一个弱的孩子命丧当场。

    这就是力量的代价,因此即便现在,当重生的他,面对一只刚出生的乌鸦,即使知道她是一只妖,将来的力量也许绝对不会比他小,但依旧不敢向她伸出自己的爪子,只是懒懒的趴着,让这只呱噪无比的、叫小乌的乌鸦舒服的躺在自己的背上作威作福。

    这是小狼在他意识中形成的一种心理定势,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不敢产生出一丝一毫的侥幸之心。

    但小狼也清楚,自己必须尽快的克服这种心态,反抗这个对自己来说百害而无一利的心理定势。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在现在的环境下,这种心理定势只会让他腹背受敌,从而把他拉入更大的危险之中。

    尽管到现在为止,小狼依旧不知道那装备的力量是否随着他的重生而注入了这具体,但眼下这一点完全不是问题的关键,力量的拥有和是否敢于使用毁灭力量,这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命题,至少在他看来,确实如此。

    小狼决定先从那只不断盘旋的乌鸦上寻找突破口。如果他不抓紧一切机会前去尝试的话,那只明显不怀好意的大乌鸦便会像只真正的狼外婆一样,把它吃的干干净净。而假如他可以成功的控制这只妖怪的话,这里其余的妖怪也许都会被他紧紧的攥在手里,当然也包括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将近一个月的小乌鸦。

    他希望小乌死在自己手里吗?不,当然不是这样的,无论如何,她只是一只刚刚出生的小乌鸦而已,虽然因为是妖精,从而天生拥有怪异的妖力,但不管怎么说,这只小乌鸦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如果可以把她收为自己的宠物,这也不失为一个解闷的手段……

    小狼在脑海中飞快的转动着脑筋,眼睛却依旧半眯不眯的偷窥着启风。

    ★☆★☆★☆★☆★☆★☆★☆★☆★☆★☆★☆★☆★☆★☆★☆★☆★☆★☆★☆★

    小乌惯于冒险,以前,当她还是个自由自在的散仙时,她就经常驾着一朵云,海内八荒、上天入地的闲逛着。刺激、欢乐、自由,这些构成了她那段漫长岁月的全部,但是,以前从来没有哪一次的游历像这次一样危险无比,哪怕被那些天兵天将追赶时都不曾如此。

    小乌曾经差一点让一个拥有无上仙力的上仙为她疯狂,她依靠自己的魅力,获得了这个清高仙人的青睐,但………..

    小乌的视线有些迷茫,她无意识的看着依旧盘旋于自己头上,为她遮挡阳光的乌鸦父亲,然后又机械的转向了趴在自己下的小狼。

    她这次玩的确实有些过了,现在的事已经完全不是用一场游戏这个词可以定义的,只要稍微不谨慎,魂飞魄散的危险就会瞬间降临到她的头上,就像那个迷恋她到疯狂的上仙一样。

    她不过刚刚被孵化出来,仅仅才学会如何用鸟语和自己的父母交流而已,但启风----自己的乌鸦父亲,就迫不及待的催着她开始练习飞行,而且还在每天天刚亮就用一种叫“”的实际行动来默默的鼓舞着她。

    当地面才刚刚冒出腾腾的蒸汽时,这只勤奋的大乌鸦就用自己的体为小乌遮挡起**的阳光,连着好几天都是如此,他会用那双忧郁的小眼睛盯视着小乌,然后在自己女儿看向他时,瞬间抖抖自己的翅膀,摆出一副帅乌鸦的威仪,用让老鹰都眼花缭乱的速度诠释着花样飞行的乐趣,力图把小乌的飞行兴趣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从而可以执行他作为飞行老师的下一个教学计划。

    但很显然,小乌这只小乌鸦,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启风这只大乌鸦的行动给激励而起,反而显得更加颓废无力了,作为旁观者的小狼觉得,这就是典型的拔苗助长,或者也可以称为父女间永存的代沟问题。

    当然启风是完全没有这种感觉的,他依旧不停不歇的在小乌面前表演着绚丽的鸟技,而他头上的皇冠,在阳光的照下,越显瑰丽无比。

    小乌依旧蔫蔫的躺在小狼上,双眼微眯的欣赏着自己父亲的表演。才一会功夫,启风便做出了一大堆异想天开的飞行技巧,这些绝对不像一只乌鸦可以做出的飞行技术,带动着小乌的眯眯眼不断的绕着圈子。

    但是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一个人-----哦,不对,应该是依旧没有一只乌鸦或者一头狼考虑过如下的问题:小乌这只天生与众不同的乌鸦,其实是会飞行的,而且她的技术绝对不比现在正满洞乱窜的那只差…………..

    启风的脑子是用和一般父亲完全一样的物质组成的,在他的思想里,自己的女儿即使再神奇,仙力再强大,她依旧只是一只出生不过一个月的乌鸦宝宝,因此,除了吃、睡、拉屎这些就是笨蛋都会的技能外,小乌其实完全不应该懂得任何技巧。

    追杀嘶喊,自己慕者的疯狂报复,让小乌完全的失去了方向,之后她又不得不呆在一枚小小的蛋中,虽然她依旧强作镇定,但和以前潇洒游历的散仙相比,此时的小乌那颗乌鸦脑袋,已经成功的退化了,即便现在周围一片祥和,她的边还围绕着一对世界上最伟大的父母,但依旧不能弥补那段创伤给小乌带来的摧残。自制力,这个本来就不属于一个得过且过的散仙的格,现在更是完全的消失殆尽了,剩下在小乌脑海中的,除了吃,就是喝,当然还有她下的那枚随时会爆炸的小狼,偶尔也会在她的脑海里蹦跶一下,至于以前的那些法力……………小乌茫然的环顾四周,法力?那是什么?

    洞壁上镶嵌着数不清的珠宝,光线照在上面,然后朝四周折出来。小狼的眼睛一直没能适应这种绚丽的色彩,他看到了前世只有做梦才会看到的东西,甚至有些细节在梦中都是不曾遇见过的:这里有一堆乌鸦,他们都会说话-----说话?呱噪个不停的乌鸦妖蛮狠的掠夺了他为一只狼的婚姻自由权,连恋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到时候,两只完全不同的物种到底应该如何洞房花烛呢?洞中一阵阵风拂过,虽然实际上这里比外头凉多了,但小狼依旧觉得没有任何不同,这个梦如此的怪异,但又那么的邪恶,这些幻觉,为什么如此真实?唯有那只一心想教自己女儿飞行的乌鸦------只有这种父母对子女的的行为------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才显得平淡真实。于是………….被的氛围所感动的小狼,已经完全想不起任何别的念头,当然也包括:其实这只聪明早慧的小乌鸦是会飞行的这种念头。

    启风继续飞着,几乎陷入无知无觉的状态。洞内的气场更加安静了,小乌的反应就是完全没有反应,他以前也接触过一些正在学习飞行的小乌鸦,他们的反应真的千奇百怪,有的惊恐,有的兴奋,有的害怕,但不管哪一种,至少他们都会给出一种乃至几种不同的态度,但小乌…………

    启风的乌鸦脸垮的更加长了,如果小乌这种天生仙力的小乌鸦,居然对于飞行完全不敢兴趣的话………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只歪歪扭扭走在陆地上的乌鸦………..启风的脸前所未有的沉了。

    劳累加失望,混合在一起,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恍惚间,那是一种噩梦袭来的不适感:眼前的事物都在剧烈的晃动着,非常剧烈的晃动着,不过一会儿,启风一头跌了下来。

    四周一片寂静,好久的时间里,他都无法动弹一下,当一片影最终飘到启风的头上时,被烈晒得几乎冒烟的他勉强恢复了思维。他再一次坐了起来,把所有的精力都调节到双目上,透过模糊的眼眸,像在发呆似的瞧着眼前…………..好久,那些原本剧烈晃动的物体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启风的呼吸也变得稍显规律,虽然频率和平时比起来依旧快上一拍。

    他转过头,寻找着小乌的影子,观察着自己女儿的态度,但小乌依旧乖巧的躺在小狼上,这次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

    启风觉得非常丧气,他头晕目眩的晃了晃自己的乌鸦头,决定还是先去休息一下,然后重新再制定一个更加有意思的计划,至于先前那个训练表,显然已经完全失败了,这确实是个千真万确的事实。

    小狼扒的地方远离着启风跌落的所在,远离着那只正为自己的计划表哀悼的大乌鸦。但即便如此,他依旧可以感受到从启风上散发出的悲切感,也许是在为自己的计划,或者是为了曾经让幼小的他疯狂过的飞翔技术,更或许,只是为了自己没有做到一个父亲最基本的职责------教育自己的孩子,早脱离大地的束缚,但现在一切都失败了。

    一念及此,即便对启风没有好感的小狼也不自的唏嘘了几下。万一小乌永远对飞行不感兴趣,万一小乌成为了一只不会飞的乌鸦,那么他的第一只宠物不就成了陆地鸦了?而且还是那种特别肥的、喜欢躺在一只狼上,懒洋洋晒太阳的陆地鸦……………..

    小狼觉得自己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

    ★☆★☆★☆★☆★☆★☆★☆★☆★☆★☆★☆★☆★☆★☆★☆★☆★☆★☆★☆★

    看着跌跌撞撞飞出山洞的启风,小乌的态度却从容的多,她上甚至连一根乌鸦毛都不乱。小乌满意的点点头,这次自己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成功的击退了想用恐怖飞行训练折磨她的父亲,这让她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相比较小乌以前的火爆格,这种不发一言从容退敌的策略,还是那位上仙教导她的,那是他们相处了将近十几年后,这位向来清冷的仙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因此就小乌来说,这件事对她的意义非常深,虽然现在他们一个已经重生,一个却魂飞魄散,但依旧不妨碍小乌对这段苦的恋曲来一次淡淡的回忆。

    当然现在的小乌已经远远不是当初的散仙可以比拟的,岁月积累下来的经验对于深受伤害的男女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解药,就如同当时心甘愿品尝那些被世人奉为毒药的恋一样,任何事其实都有着它的两面,只是有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罢了。

    小乌的思绪转回到现在,转回到自己弱小的体上。

    虽然这次启风因为沮丧暂时的撤退了,但以他女心切的态度,必然会迅速卷土重来,而自己这具体绝对不起那样严苛的训练的,显然这是那对乌鸦夫妻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他们的脑海中只有变强两个大字,至于能力底线……………..小乌歪着头,仔细的分析着各种可能

    如果勉强训练的话,他们大家都会面临不可避免的危险。

    就自己来说,现在还可以勉强控制这仙力,如果因为过于劳累,发生了法力失控这种事的话,除了会为乌鸦父母引来那些天兵天将外,她自己也很容易被强悍的法力撕扯成碎片。

    但如果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话,后果同样危险无比,至少那对乌鸦夫妻就这一点上没有分析错,一个携带者仙力的妖怪,绝对是比人参果还要危险的存在……….

    或许小狼因为重生成魔的缘故,即使知道他也有无上的神力,但真正敢于打他注意的,除了那对为了自己女儿连命都不要的乌鸦父母外,真的少之又少了,但她不同,她的存在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大家快来吃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