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启风这个名字的由来并非空来风。风,自由的象征;风,迅捷的代名词,风,即使暴雨烈火也奈何不了它;风,柳叶云翱翔于天的真正奥秘。

    柳叶云------顾名思义,就是一朵云,像柳叶般轻飘的云,启风最引以自豪的一项妖技。

    从某方面来说,翱翔于天际对于一只乌鸦来说并非难事,比如滑翔,就是飞这种技巧中最基本的一种形式,相比较在空中的自由飞行,滑翔更着重于对自平衡的把握。不过即使是精于此道的鸟类-----比如启风,也不得不承认,这项飞行中的基本功,其实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好学,而如果想全面掌握它的话,那简直不是一两天就可以达成的目标。

    飞行能力几乎总可以归结到体上某些特定的部位,当然不能忘记的还有对空间的感知能力,学习和技巧的融合则更加复杂多变,例如,失败、碰伤,这些在学习中必备的因素,在飞行的修炼中,也是必不可少的。

    和启风绝大多数其他妖技一样,他对于飞行这个技巧的掌握,应该归功于他对于自的冷酷无,抛弃一切思想,紧紧把握住对自的控制力,启风不断的飞起,再不断的跌落,当最后一鲜血的他成功的翱翔于天际时,这中间所付出的绝对不止汗水与努力,还有自控、坚韧以及鲜血。

    随后,在积累了几百年的飞行技巧后,在没没夜专研妖术后,启风才最终创造出了柳叶云-------一种可以带着他上天入地的辅助工具。

    在取得这个名字之前,启风为此请教过了许多的妖,有一次他甚至还不远千里的飞到了京都,一个离这里十分遥远的地方,只因为他听说那里有一颗万年老树,学识非常渊博,也就是在那里,启风为自己的成果取得了“柳叶云”这个名字。

    那之后的一切便非常轻松了-------启风凭借着自己的妖技,再加上柳叶云的辅佐,在这片乌鸦林立的大山里,用他的鲜血为自己赢得了皇帝的宝座,同时还迎娶了乌鸦界第一美女-----芊芊为后,然后就有了小乌的诞生。

    因此启风对于小乌飞行学习的认知,已经按照他自己的经历,设定好了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在他看来,用鲜血和汗水培养起来的技巧,再顺理成章不过了。所以这段子里,启风带领着自己的女儿,不仅单纯的是出去遛弯嬉戏,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飞行启蒙。

    但小乌显然并不认同乌鸦父亲的理念,在她看来,用如此野蛮血腥的方式,只为了学习如何飞翔,简直就是一个得不偿失的馊主意,甚至可能让她这个还未修复过来的散仙,再次命悬一线。

    于是,两只乌鸦间为到底应该如何飞行这个问题,爆发了一场谋与反谋、作战与反作战的过程。

    ★☆★☆★☆★☆★☆★☆★☆★☆★☆★☆★☆★☆★☆★☆★☆★☆★☆★☆★☆★

    在小乌出生一个月且已经可以很流利的用鸟语和自己的乌鸦父母交谈后,那已经是酷的盛夏季节了,一天,启风飞进自己为女儿精心装扮的闺房,两只小圆眼睛四下张望着。

    珠宝依旧安好的镶嵌在洞壁上,阳光从洞顶的天窗中泻下,正照在那堆干燥的草垛上-----那是他从上千根野草中,精挑细选出的用来给自己宝贝女儿做的原材料,而现在,他非常满意的看到,一只全乌黑的小乌鸦正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睡的非常舒服,至于被她垫在头下当枕头的东西………..启风的眼睛眯了一眯,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是小狼。

    可能是启风飞进来的时候,弄出的响动惊扰了这两个正呼呼大睡的小家伙,此时此刻他们正睡眼惺忪的抬起头,然后动作一致的打了个哈欠,这个姿势对于两只幼小的动物来说,还是非常可非常惹人怜的,尤其其中一个还是拥有一毛茸茸的灰团子,那是芊芊最萌的一种类型,不过对于启风来说却完全不是如此,在他看来,即使眼前这只小狼再可,他的本质也是个魔,启风另外一个优点就是-------从来不以貌取人。

    他扑棱着翅膀,低空飞到小乌的头顶,为自己的女儿遮挡住了刺眼的阳光。

    现在正是太阳初升的时候,但由于节气的关系,阳光已经非常强烈,就算洞顶有千年大树遮盖着,依旧抵挡不住酷暑的炎,就连洞内最偏僻的角落都被阳光晒得微微发白。

    以前这个时候,启风一般都会趾高气扬的巡视在自己的领地,这一带方圆百里,遍布着大大小小各种不同的乌鸦,通常他们都住在树上,只有少数妖力小成的,才有能力自己开辟一座洞府,但不管是哪一种,他们的住所都没有启风的洞府来的大,这也是让他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事之一。

    每当启风在巡视山头时,乌鸦们都会呱呱叫着从各自的老窝里迎接出来,虽然动作散乱,有时某些明显没有掌握好技巧的小乌鸦还会莽撞的撞到他上,但总体来说,自己臣民的欢迎态度还是让启风非常高兴的。

    对于这一点,他向来想不通的就是人世间的帝王,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希望自己的子民惧怕他们,就启风看来,要习惯于别人对自己的恐惧,有时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几百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所有乌鸦的戴欢迎之中,每天它们都会烈的欢迎着自己帝王的到来,然后在启风的带领下,成群结队的出去觅食、飞翔,对于启风来说,这些乌鸦就是他的亲人。

    当然,这种想法他从来就没有流露过,甚至对于芊芊也是如此。心里怎么想的是一回事,而如果把心中所想全部付诸于行动的话,那就显得太过愚蠢了。

    在他看来,对待自己臣民这个问题上,虽然不至于像人世间的帝王一样高高在上,但最起码的威严还是要有一些的,至少不能让那些乌鸦一个个的都跑到自己的头上撒欢才是最基本的一条。

    一直以来,启风都是极力的压制着自己那过于呱噪的天,尤其是当上皇之后,他在那群乌鸦面前,就再也没有流露出小时候缩头缩脑的怯生生的做派了。

    相反,他变得冷静果决,当然这是相对于他以前的格来说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巡视时,他会高高的昂起头,用一种非常威严的眼神眺望着自己------芊芊的领地,双翅用力的拍打着,让巨大的风席卷每一片土地,那时,他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当年还是小乌鸦的自己------是如何狂的追逐着前一任皇时的摸样,而这是所有有雄心的公乌鸦曾经都做过的事

    巨大山洞之外,阳光继续透过天窗火辣辣的了进来,启风依旧盘旋于小乌的头顶,他望着她,满眼的自豪。

    这个小家伙的到来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他和芊芊都已经修了妖道,但却从来没想过,他们的女儿居然天生就拥有无上的神力,当时小乌出生时,整个山洞都为之摇晃了好久,就在他胆战心惊的以为,自己的洞府就要坍塌的时候,又是这只连眼睛都没张开的小乌鸦再次施展了力量-------一种他重来没接触过的柔和力量,从那还湿漉漉的小板上散发出来,瞬间笼罩了整个洞府,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他记得,当时的自己就像个才刚出道的毛头小鸦一样,大张着嘴,一脸傻样的看着芊芊,而芊芊也难得的脱离了镇定的神,同样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夫君,间或还呱呱的叫上两声,虽然这声音在他看来,完全就是无意识的呱噪,就像那种非常普通的乌鸦经常做的一样。

    不过反过来说,虽然这种震撼的力量非常强大,但对于一只连飞行都不会的小乌鸦,它确实可以是致命的。

    那时已经是冷的黑夜,七零八落的影顺着月光从破碎的蛋壳旁延伸出来,启风的洞府已经完全被掩盖在了黑暗之中,他甚至用自己的乌鸦鼻子嗅到了丝丝冰冷的寒意,在这种夏夜,即便是丛林密布的夏夜,也是非同寻常的一件蹊跷事。

    暮色将这片大地完全笼罩在雾气一般的暗夜中,离太阳出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启风和芊芊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里,他们看到了同一个主意-----一个可以解决自己女儿强大力量的主意,但同时也是一个可以把他们拉入无间地狱的主意。

    他抖了抖自己的翅膀,又用尖嘴为芊芊梳理了一下因为震惊而显得非常散乱的羽毛,然后在一片寂静中,幽灵般的飞入沉沉的夜色,朝那条河流疾驰而去。

    林子外面有点点光亮此起彼伏,那是在月光下反出淡淡光芒的小河,荷花依旧静静的开在那里,但现在已经显得有些凋零了,随着夏风的轻抚,左摇右摆,似乎随时有折断的可能,而上面的小狼依旧安静的蜷曲在那里,毛茸茸的一团,和自己想象中的魔完全不一样。

    当初,那个人在被三昧火焚烧殆尽后,围在一边的天兵天将立刻用法器装了泥地上残留的黑灰,然后小心的撒入这条平静无波的小河中。

    魔的属大部分都着眼于暗,而暗最害怕的就是代表光明与纯洁的火和水,那些仙人们一定是害怕他的力量吧,但到头来,却依旧被他侥幸得以重生………

    即使现在天色黯沉,仍然不影响启风的视力,他的速度、行动力比起白天来说,完全不逊分毫。

    芊芊向来善良,不,应该说是老好乌鸦一只,她是整个乌鸦一族的圣女,但自从目睹了小乌的诞生后,启风知道她变了:她害怕极了。但是芊芊确实有害怕的理由,也许到头来,他们用百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个女儿,会被自己的力量撕扯的粉碎,但即使如此,在芊芊的内心深处,她依旧是非常温柔善良的。

    在这片他们共同统治的土地上,仙人们不加警示便残忍的杀死了份未明的人或妖,原因暂且不论,但其行为就和修仙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那些天兵天将甚至用上了三昧真火,其歹毒程度更甚于他们这些世人口中的邪魅,毕竟就启风自己来说,他们妖物的本意完全是出于对自己的生存。

    曾经有别的妖警告过他,让他不要太轻信这些仙人们,而在妖界,关于他们也有着很多离奇甚至森恐怖的传说,这些不可能完全来自于旁人的造谣,但芊芊却那么崇拜那些仙风道骨的神人们,为此甚至不肯和他一起修习妖法,而是另辟蹊径,每天每天专研着那些吞吐吸纳,只为了有一可以修成正果,这也是为什么整整五百年过去了,他们俩依旧不能变换人的原因,在剔除了双修这个最好的办法后,启风完全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在瞬息间提升自己的法力。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得来的女儿,却拥有一如此纯正的仙气,只不过,这非但不能让自己感到高兴,甚至连芊芊这种为修仙疯狂的乌鸦,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果说现在他还能够勉强用自的妖力克制一下那股仙力的话,但时间一久该怎么办呢,尤其他们所处的还是妖怪林立的妖界,一个拥有仙气的小妖怪,简直比人参果还要引人注目,到时候,小乌就将成为继唐三藏之后,又一个被争夺的对象。

    这个想法如此诡异,启风不住在心头狠狠的打了个寒战。

    鉴于此,启风更加加深了自己的决定,他要把那只小狼留在边,靠着他上的仙气继续伪装。虽然这种谎言不可能永远不被揭穿,总有一天,必定会有妖或者仙发现这里的奥秘,到时候小乌难免会不招毒手,但这却给他们流出了充裕的时间,一个培养小乌自保的时间,只要自己的女儿在被人发现前,可以随意的控制自己体中那股强大的力量的话,他们便胜利了。

    启风在心中飞快的打着小算盘,嘴里也不自的发出呱呱的叫声,在一片宁静的树林中,在幽幽的黑夜中,显得异常诡异与渗人。

    他盘旋着,飞翔着,蓦然间觉得可以为自己的女儿费如此大的心思真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血缘之间的那种联系,带给他的感觉,有时甚至比芊芊这个妻子给他的快乐还要多,女儿的出生彷佛成了对他的一种激励,让他不得不继续拼搏下去,即使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天渐渐的亮了,太阳的光辉正从天边出,小河中的水也慢慢的开始升温,那朵载着一只小狼的荷花,带着数不清的露水,再次直起了茎杆,似乎昭示着白天才是这朵巨大花朵的乐园。

    花心里,蜷成一团的小狼动了动子,他的眼睛微微的张了开来,一双黑而清亮的眼眸迎向正自盘旋飞翔的启风。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呱噪的响起。

    “小狼,想不想和我回去,我那里有很多的宝石,还有非常大的宫可以给你住哦!”启风发誓,他甚至可以在自己的声音里听出一种无限的惑来。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