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作为一个纯正的地球人,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小狼完全不能理解这个世界的诡异形。他只知道自己因为救人,反而被困在了深深的海底,然后当他再次清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朵巨大的荷花中,头顶上还飞着一只呱噪的乌鸦,满的黑色羽毛,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皇冠,简直滑稽之极。

    他记得当时的自己还在琢磨------这只乌鸦是不是有主人这个问题时-------他的研究对象就那么突兀的开口了,那声音简直怪极了:嘎嘎…….咯咯………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显得非常诡异,但不可否认,那确实是人类的语言,至少是他可以听懂的语言。

    “小狼,想不想和我回去,我那里有很多的宝石,还有非常大的宫可以给你住哦!”那只乌鸦的声音透出无限的惑力。

    他却只是瞪大着眼睛,定定的看着这只在自己面前不断盘旋的乌鸦,心里陡然升腾起“你其实不是乌鸦,而是欺骗小兔子的狼外婆”这种非常无语的想法。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那只乌鸦并不是狼外婆,其实他就是一只凶猛的老虎,而且还是一只会妖法的老虎,在自己完全没有答应的况下,就擅自刮起了一阵妖风,把他这个细皮嫩的小狼崽掠进了妖怪聚集的老巢。

    既然说到小狼崽,小狼决定好好的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显然这也是让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个问题。

    从前他最多就是在动画片里看到过这种传说中的动物,可现在,自己这个摸起来毛茸茸的体,加上嘴里尖尖的小牙齿,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向他昭示了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他------一个靠双脚直立行走将近三十年的美男,从现在开始,需要重新学习如何行走……….不过唯一庆幸的是,这种动物在他的认知里,是不折不扣的食物种,和他以前的饮食习惯颇为相似,虽然貌似他们对各种类的要求是新鲜-----那种血淋淋的新鲜,但总比让自己变成一只小兔子来的好多了,不是吗?

    就在小狼还在思考自己的饮食习惯时,那只乌鸦妖的洞府-----哦,不对,应该是宫----已经历历在目了。

    那是一座非常巍峨、非常雄伟的…………山洞,这也是小狼从前只有在电视中才得以一见的景色。

    那座巨大的山洞顶上种着黑压压一大片的参天大树,在它们的遮掩下,这座本来就显得非常森的山洞,现下变得更加幽暗可怖了。至于山洞本,你完全可以参照恐怖片里吸血鬼的城堡自行想象,反正这种气氛已经完全超出了小狼的语言范围,现在的他除了“可怕”这两个字,根本想不出任何字眼可以形容眼前这片景色。

    风卷着他柔弱的体一路疾行,然后以豹子见了都汗颜的速度朝山上飞去,风声伴随着滚滚的泥土,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只讲话像巫婆的黑乌鸦并没有伤害小狼,但它的妖风却让小狼受伤不轻,小狼甚至觉得自己的腿已经完全折断了,但他没有出声,只是让自己的爪子更加用劲的抓住乌鸦的羽毛。

    一个尖尖的鸟嘴凑到他的脸旁,毛毛躁躁的刮擦着他脸上的狼毛,小狼甚至可以听到一种摩擦的声音,他觉得连自己的尖牙似乎都感受到了这种酸麻的震动。

    小狼感觉不出这种姿势到底是抚慰还是□的威胁,毕竟以前他从没有过被一只乌鸦抚慰脸颊的经验,美女倒是非常多。因此现下,小狼只是紧紧的闭起眼睛,让全都绷得笔直,尽量忍耐着不要流出眼泪。在他看来,哭泣对于一个像他这样心理年龄在三十岁的男人来说,还是非常惊悚的一件事。

    洞府里呼啦啦飞出一只小点的乌鸦,额头上也傻兮兮的戴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配饰。

    “这就是那个被天兵天将追赶的魔头吗?我怎么看着像只小狼妖,还是一只没有断的小狼妖。”这个声音更尖更细,相比较而言,小狼觉得自己还是更加喜欢此时正带着他飞天遁地的那只乌鸦的声音,至少它的声音不会震得他的耳朵直发痛。

    “对,就是他,不过重生后,显然已经法力全失,这真是我们女儿的福气啊,芊芊,我敢打赌,他绝对拥有上万年的修为。”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小心些,毕竟他可是全知全能的存在!”

    “嘘,我们不该谈这些。”启风不安的看着双目紧闭的小狼,双翅拍的啪啪响。

    “但这非常重要。”

    “即便如此,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谈论这些。”

    小狼感到自己的心怦怦的跳得厉害。

    “他们害怕自己,他们觉得自己这具幼狼体会对他们造成非常大的威胁……..”

    他静静的躺在大乌鸦的背上,双眼依旧紧闭着,企图探听到更多的信息,但芊芊没有再给他机会,只是轻轻的一挥翅膀,小狼再次陷入了沉沉的昏睡当中。

    “好了,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谈了!”芊芊翻着乌鸦眼,非常瞧不起自己夫君的白痴脑袋。

    启风傻愣愣的看着睡的昏天黑地的小狼,在自家娘子鄙夷的注视下,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一种**法术的存在。

    其实,启风觉得这也不能怪他,毕竟,现在在他背上的这只拥有小狼外貌的妖物,天知道内里会有多么恐怖的力量,那绝对不是他们这种才刚刚脱离了混沌,连人形都化不了的小妖怪可以抵御的。

    “不过,这只小狼真可怜,如果用他为小乌增加法力的话,他绝对会送命的”软心肠的芊芊在观察了一阵这团毛茸茸后,母大发,不住的唏嘘。

    “他是魔,天道的敌人,我们才是需要被担心的一方。”启风完全不同意芊芊的思想。“我觉得他可能已经起疑心了,刚才我们的对话太明目张胆了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对此反而完全不担心的芊芊回道,“你也说了,这只幼狼现在法力全失,即便他以前是呼风唤雨的魔王,但在这里,他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况且在一切准备就绪前,我们只需当心些就行,不要在明面和他撕破脸,最好把他放在小乌的边,一来可以告诉他我们准备收养他这只孤苦无依的幼狼,以此减轻他的戒备,二来也可以借用他上的纯正之气,让小乌在这段时间内先行补上一补。”

    一片影在洞中无声的飘着,在芊芊说话的这段时间,它似乎停顿了一下,但转瞬间,这片影子已经完全的消失于这个黯沉的洞府之中,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对芊芊向来百依百顺的启风,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反对意见,他点了点头,施了一阵妖风,昏睡中的小狼已经被卷进了小乌的洞府。

    ☆★☆★☆★☆★☆★☆★☆★☆★☆★☆★☆★☆★☆★☆★☆★☆★☆★☆★☆★

    小乌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只被自己老爹拐来的小狼,就这掩盖不住的纯正之气,简直不用猜,她都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就是那只被天界追杀、现在已经重生了的魔。

    向来非常淡定的小乌,这次也被自己的乌鸦父母吓到了。

    “他们难道想在自己的洞府圈养一只魔,然后等他长大点的时候,再放到蒸锅上,慢慢煮来吃?”小乌不自的打了个寒战,显然这个想法让她这个见多识广的散仙都非常惊悚。

    她趴在地上,但依旧感到自己眼前金星乱冒,头上的一小撮乌鸦毛也一动一动的直抽抽,不过这些都被小乌华丽丽的无视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好这只随时会爆炸的魔才对不是吗?

    小乌无意识的环视着自己的闺房,屋子大级了,但却一点也不像一个公主的宫

    说到公主,小乌至今都不敢相信,那对只会拌嘴吵架的乌鸦夫妻,居然是这一带所有乌鸦的皇和后,而她这个长女-----不对,是长乌鸦-----自然成了这座山中所有乌鸦的公主下,这简直就是市井里最庸俗的话本子中才有的桥段,但现今却被她-------一个前散仙幸运的遇上了。

    这间屋子的屋顶高高的,它是用很多的巨石拼接而成,因此显得又厚又硬,然后在中间弯成了一个向上凸起的拱顶,那里被挖出了一扇天窗,阳光透过上面重重的树叶照下来,在这片空旷的地方散落了许多细小的金色尘埃。

    虽然只有一个光源,但源于乌鸦一族对宝石天生的钟,那些被四周洞壁上镶嵌着的珠宝反出来的光线,把这间本来显得很是森的房间照的亮堂无比。

    眼前的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闪闪发着光,小乌伸长了自己的乌鸦脖子,一双眼瞪得大大的,仔细瞧着,那是一幅画,用某种金色的粉画在地上的画,小乌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猜出这些画的出处了。

    显然它们都是芊芊在孵化自己的孩子时,一时无聊的YY之作,至于画笔,自然是这座洞府中,那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石,只要用妖力稍加研磨,它们就成了上好的颜料,尤其对于像乌鸦这种对金色有着不可想象癖好的鸟类来说,它们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天然颜料了。

    不过,这到底都画得是些什么啊!

    小乌扭转着自己的脖子,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也只是勉强的猜测出一点点:那两只丑的让人不忍目睹的大头怪物,应该就是芊芊自己和她的夫君启风,而这块像石头一样有棱有角的东西,想必就是还保持蛋形状态的小乌把!

    小乌不自的嗤嗤笑了起来,这简直就像一个婴儿画出的东西,如果没人提示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歪歪扭扭的线条居然出自于一个已经活了将近七百年的妖怪之手。

    边传出轻轻的声音,小乌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下来,她侧耳细听着………一片死寂中,又是一阵微微的响动传来,那是小狼,那只被自己的乌鸦父母带回来的小狼,它醒了。

    小乌决定速战速决,对于这个还没有觉醒的魔,现在自己可以做的就是暂时稳住他,至于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的眼睛缓缓的张开了,那是一双大大的黑眼睛,比小乌以前见过的任何一双眼睛都要亮,虽然现在它的主人看起来非常迷茫,但依旧不影响这双眼睛的清透。

    真的完全不像是一只魔的眼睛啊!小乌在心中深深的感叹。

    双方就这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好一会,小乌决定主动出击,趁那只小狼还在迷糊中时,快速拿下,这样大家都省力不是吗?

    对于眼前正跌跌撞撞朝他走去的小乌,小狼则显得有些畏缩。

    小乌注意到,那只小狼的体绷得非常直,眼睛也慌乱的转动着,但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它的毛短短的,但却是不杂一丝其它色彩的纯黑,扁扁的尾巴此时正高高的翘起,最好笑的是他的脖子,随着小乌的动作,拉的长长的,简直像一只扭动中的毛毛虫。

    小乌开心的呱呱笑了起来,但显然这种行为让小狼更加紧张不安了。

    它突然直了体,虽然全依旧软趴趴的,却完全不妨碍这只小狼声音中的恶毒“别理我,正烦着呢!”

    小乌心里简直乐开了花,真是一只幼崽啊,连装出来的凶狠都那么可

    于是,她也故意用一种特别无所谓的态度回敬了过去,这似乎让小狼的态度好了很多,虽然他依旧蔫头蔫脑的趴在那,但至少不再显得那么警惕了。

    小乌觉得是时候了,在对方暂时松懈下来时,把自己想要他知道的事不经意的说出去,正是彻底瓦解对方意志力的最佳方法。

    所以当小乌再次抬起头时,她的眼中只剩下满满的戏虐之

    “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呆呆的小狼傻愣愣的点点头。

    小乌鸦刮刮怪笑起来。“很简单,你已经成为了本乌鸦公主的童养夫,一只无父无母,但抱起来非常舒服的童养夫…………….”

重要声明:小说《乌鸦会仙术,狼也挡不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