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迷乱,激情且放纵的夜……

    暗室

    



    森的走道中,摆满各种刑具,有些的颜色发出黑黝黝的光彩来,透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8du 8.c om)

    



    苏蔡、端木长卿和胡媚儿,分别被投入三间牢房内,儿臂粗的栏杆,将他们几个人的体隔开,却隔不住空气的流通,和他们互相打量的视线。

    



    “主人,我圆满完成了你的第一个愿望,现在你还剩下是个愿望哦。”胡媚儿见看守走远,扑到栏杆前,对着苏蔡邀功。一双眼睛呈现出幽鸀色,在暗夜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反观媚儿的不谙世事,端木长卿还是一贯的风采卓然,他不以为意地坐下,即使寥落至暗室,也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被关在媚儿旁边牢房的苏蔡没有心思回答媚儿的问题,反而抽动着鼻子,纳闷地自言自语:“好香啊,刚刚在宴会上就闻到一股很特别的香气,现在怎么这股味道越来越浓郁?”

    



    香气?

    



    端木长卿霍然而起,他也抽动鼻子闻了起来,确实如此!

    



    这股香气初时闻时,很清淡,可是越闻,越觉得心中躁动难安,四肢百骸像点燃了数百簇火焰,随着香气的散发,越来越,越来越空虚,人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怎么,怎么会这样?”苏蔡的目光落到媚儿上带着的一个香囊上,断断续续地问:“这香囊,是这香囊,胡媚儿,这个是谁给你的?”

    



    “夏雪啊,夏雪很喜欢这个东西,看了很久呢。她当我是朋友,才送给我的。媚儿喜欢朋友,喜欢夏雪朋友。”胡媚儿诚实地回答,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好,好。”狐媚儿突然叫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体很空虚。渴望有什么能够填满这空虚的体。她几下撕开了自己薄薄的舞衣,丰满的口剧烈地起伏着。

    



    “摸我……”当她的手无意识地碰到苏蔡的手时,感到了一阵舒爽至极的凉爽。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下子抓住了苏蔡的手,舀着它,往自己的体摸去,……

    



    短暂的欢娱过后,是更深的空虚和渴望。

    



    “好,救我。”胡媚儿的声音颤抖着,她眼中的幽鸀越聚越多,耳朵变得尖尖的,长满了银色的毛。一条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也争先恐后地从她轻薄的舞裙中钻了出来,漫不精心地摇动着。

    



    “你……是妖?”端木长卿喘息着问,他觉得自己的体像是被放在火上烤,坚硬的意识也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看到胡媚儿妖异的样子,端木长卿惊讶过后,意识陷入了迷离中。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体也像胡媚儿一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长满毛的尖耳朵,九条银灰色的大尾巴,以及幽鸀的眼睛,尖尖的牙齿,完美和谐地出现在端木长卿的上。

    



    “是,是药!我们中了…… 中了…………药。”苏蔡的脸色像煮熟的大虾,他的喘息声越来越粗,越来越急促。

    



    (八   )

重要声明:小说《狐妃很媚很撩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