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路遇,好一对俊男靓女……

    当媚儿醒来的时候,苏蔡睡的正香。媚儿眨巴着水媚的眼睛,愣愣地看着苏蔡,尖尖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沿着苏蔡的脸部轮廓游走。

    



    这个男人长的真女人,不过好迷人,让她心跳的好紊乱……胡媚儿闷闷地想。她记得,对门的狐三哥曾经告诉过她,凡是长的比他漂亮的男人,就是女人相。凡是不如他的男人就都是丑八怪,‘记得,我是最最端正,标准的。’狐三哥眨着狐狸精眼,一边对她放电一边郑重其事地告诫她。

    



    然后捏,她记得自己被封印前,认识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人长的…… 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

    



    每次都是这样,渀佛冥冥中有什么阻断了她的记忆,当她试图回忆从前,头就会剧烈的疼痛,她就会忘掉更多。

    



    胡媚儿鬼使神差地在苏蔡额上印上一吻,很肯定很认真地低喃:你是一个好人,很好的好人……

    



    然后静静地退出了苏蔡的怀抱。她没有发现,在她吻上苏蔡时,苏蔡的睫毛抖动了一下。

    



    ……………………………… 狐妃很媚很撩人………………………………

    



    清晨,氤氲的雾气包裹整个清王府,将所有的景物遮掩得似梦似幻,胡媚儿信步朝着远处葱郁竹林走去。当她经过一处假山时,那个山的后面传来了传来男女嬉笑声。

    



    媚儿小心翼翼地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一位穿着银色长袍,镶着黑珍珠纽扣的男人,斜靠在假山上。这个男人的头发很特别,是草鸀色,犹如丝绸般凌乱地散落在他的肩膀上。他的眼睛是波斯猫那种金色的,好像太阳一样灿烂,他的下巴很尖,显得他的人更加的女化。

    



    这是一个女里女气的男人,胡媚儿根据狐三哥的告诫,在心中迅速得出结论。

    



    媚儿的目光向下,看到男人长袍半开半合,露出结实的脯,而一位穿着黄色薄纱衣的美丽女人正坐在他上有节奏地起伏,不停地发出喘声和尖叫声。

    



    他们在干什么?这声音好熟悉啊。好像……拍扁乌龟那回,‘鸡猪’也是这么叫的。

    



    难道,他们又在打架?在玩拍扁乌龟的游戏?胡媚儿好奇地将头探出了些许,想走近点认真地观察。

    



    没想到那个男人的视线越过女人的肩膀,直直向胡媚儿看来,嘴角绽出一丝魅惑却清冷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狐妃很媚很撩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