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争床他的东西就是好

    媚儿躺在上,从这头滚到那头,那头滚到这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是为什么呢?媚儿翻坐起,蹙眉沉思。

    



    良久之后,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铺没有苏蔡的好!每晚她化成狐睡在苏蔡边,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而且她的比苏蔡房间的小,比他的硬,总之就是他的好!在这样次的上,她睡不着觉!

    



    媚儿从里滚到边,从头滚到尾,打了无数个滚,就是睡不着觉。那个喜欢打滚的搞不清’我’是谁的丫鬟夏雪,在侍候她换了半透明的薄纱白睡裙后,就开始趴在边的脚榻上睡得口水横流,媚儿水媚的眼眼睛转了转,突然想出来一个绝好的主意:她要潜上苏蔡的上睡觉!

    



    念头刚起,媚儿立刻从上跳起,穿着又薄又透的纱衣,兴冲冲地往苏蔡的屋子跑去。

    



    虽然不知道他的屋子在哪里,但是凭着狐狸的超好嗅觉,媚儿很快就找到了苏蔡卧室的具体位置。媚儿灵巧地跳入围墙,靠花草树木的掩护避开守卫,小心翼翼地靠近苏蔡的屋子。里面一片黑暗,灯火全部熄灭,而他呼吸均匀,似乎早已入睡。

    



    黑暗阻止不了狐狸的夜视,媚儿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端详眼前大良久,终于决定从尾外侧那一角入手。

    



    媚儿偷偷摸摸地爬上去,将被子掀开一点点,然后钻了进去,慢慢挪动到最中间,将自己躯盘成一团,依偎在苏蔡旁边睡下。

    



    当她被夜风吹的微凉的躯贴上苏蔡时,苏蔡受不了地颤抖了一下。

    



    媚儿在被窝里爬来爬去,调整了好几个几个礀势,终于拉出苏蔡的手,将小脑袋枕到他的手心上,舒舒服服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当媚儿正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她上的被子突然被掀起。寒意涌来,媚儿诧异地张开眼,苏蔡狠狠地缩回手,脸色绯红咬牙切齿地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啊呜~~”媚儿扭动了一下体,有些不高兴地说,“我来睡觉。”

    



    我给你准备了那么大的房间,那么大的,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我的没你的舒服。而且也没有人陪我睡,”媚儿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颇有些理直气壮地顶撞着苏蔡。

    



    苏蔡的脸色很不好看:“就是这个理由,让你穿成这样爬男人上?”

    



    “啊?”穿成这个样子不行吗?媚儿呆愣了好久,终于明白苏蔡生气是衣服惹的祸,虽然她不知道原因在哪儿,但是马上以自己狐狸的直线思维解决了这件事。“不是变成人形只要穿了衣服就可以吗?要不我变回狐狸?”

    



    话音刚落,媚儿利索地转了下,轻烟浮出,一只段妖娆的没毛狐狸出现在苏蔡的面前,冲着已经被气的七窍生烟的苏蔡咧开尖尖的嘴笑了一下,媚儿再一次拱入被窝中。

    



    苏蔡的呼吸声听起来很粗重,手握成了拳状。只听他低低地喊道:“你给我恢复人的样子,穿上衣服!”

    



    媚儿倦怠地看着苏蔡一眼,想了想不高兴地从温暖的被窝中爬出来,碎碎念:“你们人类真是奇怪,不穿衣服不行。穿了衣服还不对。变成人不行,变成狐狸和你睡也不行。难怪大家都说人是最善变的动物~~”

    



    有一阵青烟冒出,一个绝代风华的女子出现在苏蔡的上,不不愿地上了充满惑的纱衣……

    

重要声明:小说《狐妃很媚很撩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